rOuShUwu.Xyz 揭秘,妈妈的真实身份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rOuShUwu.Xyz 揭秘,妈妈的真实身份

      米兰时装周。
    《全知》不仅拍到了比纽约时装周更好的画面,还无意中让“芳心纵火犯”孔刘出镜。
    孔刘说他不愿为人情世故烦心,那只是他不想处理复杂的人情关系,并不代表他不能完成好。
    这回,孔刘形象生动的给南熙贞上了一课。
    “拍节目吗?”他春风满面,熟稔的拍拍南熙贞的薄肩,宛如大长辈亲切的额首询问
    南熙贞反应慢半拍,没有违和感反而感觉像是见到长辈有些紧张,温顺的点点头,刚才的妩媚和张扬随风而逝。
    【请孔刘xi向观众们打招呼吧】
    扎刘放下拍挑的右,谨慎恭谨的弯腰行礼:“各位好,我是孔刘。”
    “是全知?
    他眼神好奇,明亮如少年,音调却沉稳成熟,没有僵硬与回避,热情大方的开玩笑:“我也可以出镜吗?【如果您愿意当然好了】
    说了两句闲话,他言归正传,宽肩微微向女主角靠拢,却不显暖昧
    “照贞是很珍惜的后辈,请大家多多支持电影
    南熙贞不禁转头回望,他巍峨不可跨越的后背,有轻易不会低头的脊梁。
    她非常熟悉此人
    孔刘说他受到“欺骗”后再也不会回头。但他去捡礼帽,跑来装模作样,做出他最厌恶的虚伪客套,甚至帮忙宣传电影。
    他低头了
    所以自己思维混乱脑瓜顿涩。
    “谢谢前。”她拿出最礼貌最谦卑的态度,深深鞠躬。
    却听见孔刘不耐烦的指责她:“不要装,你是看见有摄像机才这么乖的吧。
    她没忍住噗嗤笑了。【您本人会去应援吗?
    会去的。“他收敛和R轻柔的笑意,正经的点点下巴,黑色垂感西装装点出他的随和与午后慵懒的勇人在韩国,只要向大众说出会去应援人或物,就一定会说到做到并且上传相关照片。
    这是基本的信任
    只见孔刘郑重的表达完心意,又看似委屈的抿唇,笑容泛泛道:“得知电影要上映后我托经纪人发去了祝贺消息,但是…
    喷…
    他欲言又止,意味深长。
    这一招直接将南熙贞搞懵,一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想送去前辈的祝福,可好像……这位后辈并不记得我呢。
    他可惜的叹口气,双手交握放在身前。孔刘此话一出,话题瞬间上升高度,涉及到演员素质礼貌问题,不过他“表演痕迹”非常重,大家最多哈哈一笑了之“那个啊我…我换了号码,还没有来得及
    南熙贞磕磕绊绊的连忙解释,在镜头前做不了假,紧急形象管理她交出了自己手机的新号码,将玩笑当真后慌乱的样子像脱离袋鼠妈妈口袋的小袋鼠一样
    最后,在制作组的要求下他们俩人面对面,手勾手,做出了为对方互相应援的保证
    孔刘为节目组提供了可剪辑的爆点粉红素材,留给众人挺拔俊逸的背影后拿着新号码潇洒退场。
    当天晚上,南熙贞收到孔刘发来的短信,俩人约在酒店内见面。
    没有等多长时间,门外响起一阵轻缓的敲门声。
    她走到门口,摸摸顺滑的发尾深呼吸,打开了房门。
    门外。
    他戴着白口罩,深蓝色外套,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居高临下,分辨不清里面的情绪。
    熙贞让开路,将他迎进去。
    房间响起鞋底与地毯摩擦发出的沙沙声,回头一望,他已经摘掉口罩坐在了窗边的小圆桌前。
    “最近过得好吗。”
    “很好。
    “你留在我家里的笔记本我翻看了。”
    南熙贞坐在对面,睫尾飞翘,目光澄澈已对,忽然记起曾经是有过几天写日记的习惯。
    孔刘沉着,眼神炯炯,轻叹呵气:“可我没有找到你所说的藏宝图。
    已经…,她对视几秒,又掩下长睫,模样文静淑览:“没这个必要了。
    “不是要送给我吗?
    “以前想送,现在不想。”
    她狡辩,回避,故作冷漠,强摔精神,所有伪装都敌不过对方的一句话。
    “熙贞。
    孔刘打断了她,眼底暖融,黄昏色调,苍茫一片
    “我已经原谅你了。”
    她手一抖,仿佛又回到那天宛如审判的时刻,那两个男人单独在庭院谈话,似乎在决定她的生死。
    是有点怕的,她有预感会受到指责和厌惡,也隐隐知道自己做的不对可又不明白哪里不对
    “我想了很久。”
    “做了取舍
    孔刘又再次经历那些年与自我抗争的时光,他选择了接纳,借以自身的退让。
    是笔糊涂账,无法埋怨你。
    也的感性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清润的目光不是传统的深情,确有感情,藏在冰山角下的黑海,时而消失,时而显现。
    “你爱我吗。还是郑雨盛。”
    南熙贞终于支起脖颈直面他的发问,自认识以来很少从他嘴里听见情爱两字。
    熙贞觉得自己更像是学生,跟着他身后跌跌撞撞的摔跤。
    那应该是珍惜,怜惜的感情。
    她还是第一次从对方身上感受到其中的分类一一爱情的信号。
    有些懵,有些手足无措。
    以前认为这人对自己饱含爱情的可能性应该只有20%,今天却得知是100%。无法回答,望进他幽深仿若有晨暮之光的双眼里,一脚跌倒,摔得心脏分了好几瓣,急速猛跳。
    “我现在爱的是金材昱。
    应该可以粉碎,可却见孔刘微敛眉,神情从柔和转变为肃穆。“你用错了字。”
    “那不是爱,最多是喜欢。”
    k训,又开始了。
    她反叛精神从来没有泥灭,秀眉一竖,牙尖嘴利道:“我说是就是。”这种情况下还要给自己纠错?
    可说,,她奋起的肩膀又垮下来,高涨的气焰全部泄掉,觉得自己的反驳幼稚到极点。
    于是忘记这是自己的房间,起身想离开,因为对上这个人不可能会赢,他永远都会有无数的大道理教训自己。
    只听身后一声不小的响动,她腰间一紧后背贴到温热宽阔又硬实的胸膛,那人的鼻息轻轻在耳边叨扰。
    “家里没有梳妆台我买了一件,书房也重新整理选了合适高度的桌椅。
    “如果首尔太吵,济州岛我有一栋安静的住处,可以坐船游海,也可以日初爬山。
    “我想要你的藏宝图,我也想让你和我回家。
    世上谁能不犯错呢,他想了很久很久,熙贞并不是有意要这么做,或者讲她压根不明白。
    家庭的影响对她来说刻骨铭心,自己不是拯救者,可却想好好呵护。他不想放手,也不想错过如果当真,剩余的一切干扰因素都不重要了。
    他箍的紧,却没有室涩,像避风港,暖融融的包围一切,这温度和气味让人怀恋。南熙贞身随心动,想要握住他的手臂分开,却好似做梦一样,从耳后想起一句微弱的话,从肋下经过,直达心脏。
    “你不在我很不好过
    这不像是孔刘,他从不妥协,从不低头,也从不肯退让一分。
    熙贞内心惊慌,头一遭面对这种时刻,却总是会想到自己被审判的夜晚,等死的滋味很不好受。
    不能忘却,不能后退。
    她再次深呼吸,眉同轻柔慌乱褪去,嗓音全冰,冷到骨子里。
    “所以金材显就活该受蒙蔽吗?”
    魂回。
    室内满是《全知干预视角》演播厅主持人们斗嘴的欢乐吵闹。
    南熙贞撇去米兰记忆,不由得回头看向认真观着节目时不时跟着笑的金材昱。
    “走的真好。”
    “什么?
    “我说你的T台走的很棒。”模特出身的人开始吹捧自己的女友,伸臂揽在怀,眼中粼光闪闪。
    扭头,看,发现女友灵魂出宽的呆样,笑意更甚,一口咬在她唇上,“想什么呢。
    南熙贞吃痛回神,使出小拳拳神技,却越砸越把人家砸的开心
    “我在想你的前女友。”她语出惊人,将金材昱吓得眼睛都睁大不少不过金材昱不是回避型人格,他遇事直言不讳,有时片场有困惑会直接询问导演为什么要这样做
    就算是媒体询问理想型,他也毫不犹豫的怼回去:“理想型只用言语表达似乎有难度,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他非常注重私生活,就像没人能问出他的理想型和过去恋情一样,可这回如此高调的承认恋情,非常符合他所说的【不会轻易陷入爱情,但如果开始就会维持很久】“要我把前任号码给你吗?”金材昱挑眉,表情小坏。”要那个干嘛。”
    “我看你这么感兴趣,不如给你亲自去和人家聊聊。
    读呀!你好讨厌,我又不是神经病!“南熙贞吃瘪,再不作妖,老老实实的趴在其杯里看节目,不过反射弧极其长,好一阵才想起来关键点:一跃而起,揪住金材昱的领口,冷着小脸质问:”分手了还有前女友的号码?
    男友无奈,一脸着智障儿童的表情:“都过去好几年了,我存着那个做什么。
    她满意了,松开爪子,,增毛似的拍拍对方的胸口,甜甜一笑道:“这还差不多。
    躺回去的时候,还不忘作怪坏心眼的嘀咕一句:“我可是存着前男友的号码呢。”
    “嗯?
    金材昱不干了,拎着她衣服后脖领,态度不容置疑,故作严肃:“删掉,现在立刻。
    “哈哈哈就不删就不删,气死你。”
    俩人节目也不看了,闹成一团,手缠脖,腿压腰,亲亲热热的搂紧
    “材昱。”嗯。
    她摸摸对方的发鬓,亲昵的曠嘴吻他下巴的胡茬,缠紧他,好似一条夜光下鳞片闪闪的银蛇。
    她想说,我为了你拒绝了很多人,她爱的,爱她的,都当做过去可又觉得说出来太矫情,仿佛这感情变成了施舍,是对俩人的不尊重。最后,临到嘴边的话就变成了。
    “你会永远爱我吗?
    她没有遇到过永远,因为她还没有走到尽买
    有很多人向她做了承诺或保证,却如风沙,一吹就散。
    小簇火苗,默默燃烧,细看有
    金材显眸子漆黑,深不见,一小部分的热度
    他嘴唇微动,熙贞及时用手心盖住,她的细嫩,他的蠢蠢欲动。
    不要轻易承诺,她担心对方做不到;更害怕自己做不到。
    只是她忘了,金材昱有些不同,这个人说公开就公开,不在意流言蜚语,不听什么女强男弱,行事稳妥,百般包容。
    他包住了这只白哲的手,像照映那条银蛇的月光,没有太阳那样的炽热,也没有星星的微弱。
    月色凉凉,吹起小风。
    这月光遥遥照拂小蛇,最适宜的距离最适宜的温度。
    “小贞,你不要害怕。”
    他没有说爱你永远,也没有对承诺嗤之以鼻,只是眼神流光脉脉,皎月清辉,幽幽的光,映入人心底。
    “我不会让你受委屈。”
    南熙贞鼻尖一酸,投入怀中,藏进脖颈间,像在新家里内心喜悦却强装高冷的流浪猫。
    只能惊叹一句:他好懂我。
    嘿嘿,大家早安!
    应该很多人已经猜出来另一个妈妈的身份了。
    她和南妈妈撒了一个弥天大谎,不过重回nh是有目的的,后面会揭晓。
    宋禹廷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他的对手人精们李哲信和徐康焕也要有所动作了。
    不过,旧情人是不是该溜溜了?
    谢谢大家的珍珠!
    po—①⑻.:¢ǒΜ
    --

rOuShUwu.Xyz 揭秘,妈妈的真实身份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