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怒暴躁贞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激怒暴躁贞

      《UpsideDown》录音完毕,目前正在拍摄MV。
    AOMG请了李承禧导演进行这支MV的拍摄,造型方面重新合作了一位叫做mandy的设计师。
    本首歌风格较为跳跃,属于一首励志歌曲。
    没有炫富,没有美女环绕,全是自己对于成功和人生的理解。
    在这个公司工作很轻松,更像是玩,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顺便还能挣不少钱。
    郑基石换了发型,有些像泡面头的卷发,他没有什么不同,仍然喜欢开玩笑,也会从小细节照顾同伴。
    片场的气氛非常不错,能清晰听见朴宰范和loco对着监视器大笑的声音。
    表情轻松,肩颈舒缓。
    设计师mandy帮忙量尺寸的时候,他们也没能安分下来,不怎么成熟,依然玩笑着逗大家开心。
    “走吧。”loco去喊正在解决自己腰带扣问题的李星和。
    李星和头也不抬的拒绝了,本身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不想深夜在外面像孤魂野鬼一样游荡了。
    Loco抿抿嘴,没有勉强他,现在非常不确定gray哥是不是在生自己的气。
    反正他不能看透这哥的内心想法。
    李星和搞定自己的腰带扣以后,向周围人挥挥手告别,临走的时候被郑基石叫住了。
    “怎么回去的这么早……”他一边嘟囔一边向李星和走来。
    李星和没有停留,也没有给他走来的机会,翘一翘嘴角步伐依旧沉稳的迈进。
    走到一半的郑基石……尴尬的站在原地,身形僵硬的顿住,然后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
    这种敷衍朴宰范也能感受到,于是瞥了一眼远去的背影,刚刚还爽朗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沉没。
    片场再无刚刚祥和欢乐的气氛,mandy量完尺寸,继续说着朴宰范刚刚讲的一个英文梗,只是可惜这位社长没有什么兴趣的笑笑。
    一如刚才李星和的敷衍。
    大家各自玩着自己的手机,低头等待收工下班。
    宛如一群孤魂野鬼。
    回家,回家!
    李星和在心里默念着这个词,马不停蹄的赶回家,连衣服都没有换,直接拿出一只大盒子。
    竟然是一副拼图,二话不说开始搞起来。
    这个游戏有些上瘾啊,他顾不上吃饭顾不得喝水,顾不得交际,一下班回到家只为了玩拼图。
    大概过了三个小时,李星和拿出手机发消息,不一会儿坐在自己的客厅视频通话。
    “怎么样了?”他调整好角度,这样屏幕里自己的脸比较立体帅气。
    手机里传来一阵幽幽的叹气声,南熙贞垂头丧气的对着满地的拼图小块,丸子头乱乱的,碎发衬的整个人毛绒绒。
    她并没有更多的叹气时间,李星和要看看她现在拼图的状况,然后很清晰很到位的进行指导。
    没几下,难关度过,又可以往下继续拼。
    人类也可以不是复杂的生物,简单的游戏就能治愈一切,让心情美丽。
    熙贞需要时间,李星和清清楚楚的明白。
    “哥刚从工作室回来吗?”
    “早上在工作室来着,下午去拍摄MV了。”李星和捏着拼图块,并没有告诉对方自己也在搞这个,而搞这个的原因只是想指导一下陷入瓶颈期的人。
    “没吃饭吗?”南熙贞爬起来,捶了捶酸痛的小腿儿,王八蛋说什么拼图锻炼耐性,真是要急死她了。
    只见手机里的人愣了一下,清俊的笑容有些傻:“我给忘了。”
    “不过熙贞……”
    “怎么啦。”
    “你觉得自己什么时候可以拼好这个?”
    “嗯……”她不自信的揪揪耳垂,眼尾流露转瞬而逝的绮丽,“按照目前这个速度的话,恐怕还需要几天。”
    忘记哪位伟人说过,一次拼图的胜利,可以弥补一次心灵的空缺。
    李星和在旁边的时刻表上标记了大概的数字,直到家中门铃响后,才发现外面天都黑了。
    手机里传来她脆脆的声音:“我给你订了外卖,吃完以后要香香的睡一觉。”
    他也学着对方可爱的挥手姿势,笑容见牙不见眼,手机里熙贞就像水边一颗剔透的小石子,跌入湖面,稍纵即逝,只剩层层涟漪。
    “晚安。”他轻不可闻又温柔的应道。
    此时想与你共眠,这种欲望很强烈,熙贞。
    不是肉体的欲求,想和一个女人做爱跟想和一个女人睡觉,这是两种截然不同,几乎对立的感情。
    肉体的欲求可以是对无数女人。
    但爱情并不能只单单通过肉体欲望,而是通过想和一个人共眠的想法体现出来。
    仿佛有魔力,从来都是夜间清醒的自己,在帮忙拼图的期间,作息变得正常。
    视频结束,他起身去拿这份能让自己安睡的晚餐。
    希望你梦里有我。
    …………
    孔刘虽然喜欢讽刺她,平时有事没事老爱说教,但答应的事情没有含糊过。
    “嗯,好的,我知道了,谢谢您。”
    “怎么样,怎么样?!”熙贞等不及的摇晃他的手臂,满眼星星期待的等着孔刘的回答。
    生平最讨厌和人打交道,处理复杂人际关系的知识分子,为她硬着头皮破了戒。
    孔刘敛下眉眼,故意吊胃口,等她软绵绵的撒了好一会娇,才慢吞吞的开口。
    “有一部漫画想要改编成电视剧,目前正在选角,崔秀英编剧说很多公司投了孩子们的简历过去,如果……”
    “太好了!太好了!”她连话都没有听完,仿佛孔刘已经搞定了人选,安排了一个角色过去。
    “你高兴什么?”选不选的上都是一个问题,可是熙贞没有让孔刘失望,并没有让对方帮到底,而是真的在替车银优开心:“起码在这个困难时期找到了机会,我现在就联系他的经纪人。”
    她走到一步,忽然转身小跑过去,一个冲步跳到老光棍的身上。
    依恋痴缠,眼神娇嫩,讨巧卖乖,那嗳浓的娇气都快淹没了这个人。
    “谢谢你,地哲。”她眼中闪着碎光,静静流淌出喜悦,手缠脖凑上去给了一个吻。
    消息闭塞是在圈内生存的最大弱点。
    哪位导演有什么想法,哪位编剧要写什么,哪怕是酒桌上的笑谈,都是极其有价值的消息。
    不怕你选不上,就怕你什么都不知道。
    现在Fantagio自顾不暇,出现了那么多负面新闻,这种选拔角色的机会谁还会通知你呢?
    生活就是这么现实。
    “你是因为我帮了他才这样?”这样看,孔刘俨然是一位不为美色所动摇的高人,臂膀搂的紧,眼底清冷。
    南熙贞摇摇头,最坦荡,最单纯,能融化一切的热情,汹涌的要包围这个人。
    “我是因为感受到你的魅力才这样。”
    “我们地哲有一颗透明善良的心灵。”
    这句话,仿佛一剂迷情药,让人失去方向,神魂颠倒。
    孔刘却轻轻冷笑一声,明明望着这双湖水眼眸心都变得热切了,但脸上还是露出伪装的默然。
    “谁允许你不加敬语随便喊我名字。”
    “我就要喊,就喊,地哲,地哲,地哲……”她噘着嘴,被冷一眼也不生气,脸皮很厚的叽叽喳喳。
    “我欠你一个人情,所以你想让我做什么都行。”是要还回去的,她不喜欢亏欠别人,尤其是像孔刘这样,不愿意做这种事情的性格,却还是为自己做了。
    老光棍对自己好,她也要好回去。
    “错了。”
    孔刘伪装出来的冰冷消散,他双臂有力的托着小屁股,隐藏起来的热烈伴随干净的眼眸簇簇冒出来,像火苗,像烛光。
    “你不欠我,我并不是在强逼的状态下去做,而是主动。”
    “所以这就变成了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他说着,黑睫眨动,吻就这样落在她的耳边,细腻温柔,绵绵悱恻。
    咬住眼前洁白的耳珠,那样强大那样让人安心道:“如果让你为我做什么,整件事情就变了味道,我不喜欢。”
    “可我……”熙贞的眼睛像小鹿一样湿润,她觉得老光棍在用坚硬的外壳裹藏里面柔软的内心,瞬间整个人都变得没有力气,陷入对方的深情。
    “我以前也接受过一位前辈的帮忙,机会只是一个前提,最终要凭借自己的本事争取。”
    他摸摸绒绒发顶,宽容豁达,另一种意味的洒脱,完全区别于郑雨盛的自傲清高,可这清高此时看起来格外可爱。
    “希望你想帮助的人不要让我失望。”
    “不会的!”
    南熙贞斩钉截铁的回答,因为银优是非常优秀,非常努力的人,他一定会做到更好。
    俩人腻歪一阵开始换衣服,晚上约了崔秀英编剧吃饭。
    “先去公司一趟。”孔刘上车以后系安全带,他还是想从自己经纪人那里获取更多的消息。
    “好!”今天南熙贞开车,她信心满满,英姿飒爽的踩下油门,蹭一下,车就飞了出去。
    然后被老光棍一顿骂,没有还嘴,反倒挺开心的嘻嘻傻笑。
    车子驶入地下停车场,孔刘解开安全带,她一把拉住,没完没了的撒娇:“亲一下再走。”
    老光棍满脸不耐烦,有些贼眉鼠眼的瞅瞅四周,快速的抱紧小脑袋吧叽吧叽,身姿利落的下了车。
    长腿迈着大步,走了没几步,取出放入口袋的手,摸了摸嘴唇,眉眼寒霜消退。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下来,南熙贞一个人坐在车里有些无聊,听了一会儿歌,发现车子后视摄像头有些模糊,于是下车去擦。
    蹲在地上白色长外套挨到了地面,她又直起腰慢慢拍打衣摆,弄好转身上车时,一转眼猛地看见背后站着一个人,吓得倒退好几步。
    此人身着深灰色圆领宽松衫,略有些肥大的裤子,面容冷峻,黑发微长,一种流浪艺术家的颓帅。
    “你,你怎么不出声……”说实话,南熙贞对于这个人有一点点心理阴影,源于电影《无昼无夜:白》拍摄期间入戏时的感受。
    金材昱温文尔雅的一笑,冲淡了阴影里的锋芒和冷淡,他的语调很轻,对谁说话都非常有礼柔和。
    “我不太确定是你,就多看了看。”他眼里有稍微明亮的光。
    这时南熙贞才想起来,金材昱和孔刘是一个公司的。
    不过电影之后,他们就没有继续联系了,因为金材昱不是主动的人,她更不可能主动。
    没有什么可聊的,想与其交朋友的想法也没有多少。
    他们有一点很像,那就是在片场就会入戏,拍摄前或者拍摄后还沉浸在角色里。
    那一段因为李允书和金圭石之间的情感矛盾,俩人曾经避免交流,以免私下冒犯了双方。
    “你……”金材昱想说什么,不过犹豫了很久。
    “怎么了?”要说对方身上如果有自己喜欢的地方,那应该就是他这个人并不热络。
    团队定位很清晰,不搞乱七八糟的,《无昼无夜:白》上映后几乎没有俩人的cp通稿。
    对比《饭局》,丁海寅在戏里算不上男主角,主要戏份不多,可是经纪人和本人在宣传期结束后态度依旧暧昧,真是合作后心理都不怎么舒服。
    而金材昱就省心不少,专注于角色本身,可以看出是真的想演好戏,所以合作相当愉快。
    “没什么。”他想问怎么会在这里,但觉得说出来涉及到对方隐私,也就咽了回去。
    气氛……说不出来的尴尬。
    南熙贞快要笑不出来,只好先行礼鞠躬道:“那您走好。”
    这番敬称加滴水不漏的礼节,弄得他也做足表面工作,腰弯的更低,十分谦逊,“我也不打扰您了。”接着后退几步才转身。
    金材昱快要来到电梯入口时,迟疑几秒回头,那辆白色benz还在,只是不见了人影。
    他回身低头笑笑,指尖轻挠额头,走进电梯门。
    对于体验派演员来说,入戏和出戏都有难度,回到现实里来,会给人措手不及的一击。
    只是,他已经出戏了,却性格所致连一句简单的问候都说不出口。
    当天,车银优的个人简历就被投放进了崔秀英编剧的邮箱。
    金尚勋,秋光才导演正坐在电脑前进行初步筛选,第一回过眼缘,根据剧本人设找寻形象最为符合的人。
    “这个孩子……你看呢?”秋光才点开几张写真照片,放大以后点了点金尚勋的肩膀。
    金尚勋凑近仔细瞧了瞧,倒是称赞了两句:“形象很棒啊,脸蛋没问题。”
    这时崔成范进来房间查看进度,他才是整部剧真正有话语权的导演,金尚勋为副手,秋光才是摄像导演。
    “我知道这个孩子,有名的脸蛋天才。”崔成范说笑了两句,看起来挺欣赏喜欢的样子,因此秋光才将车银优的简历放置满意的一栏。
    可是没想到崔成范摇头拒绝了,“还是先看看其他孩子吧。”
    其他俩人尽管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将属于车银优的个人文件从电脑里删掉了。
    “怎么回事?这孩子是特别推荐的,你们仔细看了吗?”崔秀英得知车银优第一轮都没有过关后,前来找三位导演。
    “特别推荐?”崔成范皱着眉头想想,应该是Fantagio公司找人塞进来的,不过最近公司危机,有些麻烦啊。
    所以他犹豫之下,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第二天南熙贞从孔刘那里得知,车银优在第一轮落选了。
    “什么?怎么会呢?”南熙贞得知要改编的漫画男主角是一位高冷帅气的大学生,先从形象气质上车银优是完全符合的。
    “导演不喜欢。”孔刘没想到会是这种理由,但他不是那么肯定原因出自郑雨盛的影响力。
    导演不喜欢?一句导演不喜欢……所以……根本没有仔细看吗?
    真是荒唐。
    南熙贞有点恼了,一次两次的失败可以理解,三次四次五次的失败,没有理由啊。
    “这里面是不是有问题,有人打压银优吗?”不然没道理啊。
    孔刘沉默了,他没有出声,不是会背地里说人闲话的卑鄙性格。
    事情的真相需要亲眼看,而不是从他的嘴里得知。
    熙贞有脑子,她会自己判断的,而孔刘也相信她的逻辑,已经是成年人了,不需要被灌输其他人的想法。
    谁知他的沉默,恰恰让南熙贞确定这背后一定出了问题。
    这明摆着欺负人!
    现在,她是真的生气了。
    电视剧的制作和播出一般都是由电视台来操作,所以她又问道:“会在哪个平台播出呢?”
    “JTBC。”
    JTBC啊……她的第一支牛奶广告投放平台。
    以前所有的期待到目前的落空,她将这股气恼全部发泄出来,怎么安排一个小角色这么难!
    是不是不给人活路?是不是想让人死!
    南熙贞不讲道理的土匪那一面被激怒,目前有种勇士抗争命运的热血沸腾。
    她拨通了宋禹廷的号码:“你能安排一下和JTBC方的见面吗?”
    不找导演,不找编剧。
    她要找能管你们的人。
    没有这么敷衍人的落选理由,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就算拼命,这部漫改剧也别想顺利拍下去。
    韩国电视剧的制作播放深受政府的影响。
    由于历史原因及现实的市场条件,韩国政府对电视剧为主体的广播电视业采取强力干预与扶持政策,通过立法保障、政策引导、资源协助等方式管理、保护和扶持电视产业。
    什么叫做强力干预?
    崔成范推开JTBC负责电视剧制作的代表办公室大门时,吓了一跳。
    那人一身Chanel黑白格纹长裙,妩媚的大卷发,戴着墨镜,红唇弯着冷漠的弧度。
    “你好。”他谨慎的打招呼,因为相对于这个人来说,他这个导演很没有“实力”。
    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人脉也不怎么样,好不容易才得到拍摄漫改剧的机会。
    没有大才能,没有硬实的背景。
    所以,面对这位忠武路大满贯影后,自然而然就“低”了很多。
    他还要靠拍摄这部电视剧吃饭呢。
    JTBC随时都能换掉他,重新找一个导演。
    南熙贞透过墨镜看着这位人到中年不得志的导演,只是因为他的一句不喜欢,所以剥夺了其他人想要试一试的机会。
    她无动于衷,坐在沙发上丝毫没有想起身的意思,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从喉咙里挤出一句单音节。
    “嗯。”
    南妹迁怒发小脾气,气死她辽,好难啊人生hhhhhh
    孔叔三观是这样的,他不会说郑雨盛一句不好,也不会说自己从金成允那里知道的。
    他觉得南妹有自己的三观和想法,她自己会去看,无需干预。
    但帮忙还是一定会帮。
    金材昱上线!他太适合变态了,啧啧啧。
    可惜本人性格内向腼腆很温柔,唉……带感。
    谢谢大噶的长评!
    今天更早一点~
    老房子着火
    带资进组。
    这是南熙贞能想出来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也是最简便,最见效的方法,资本社会,金钱是老大,谁都要向钱低头。
    广告赞助商在电视剧播出过程中,根据观众反响和收视调查再决定是否投广告或投多少广告量。
    如果收视不佳,广告赞助商就不肯投钱,电视台或制作单位将遭受赔本买卖,编剧导演的收入和信誉都会受到很大的损伤。
    “这部剧我投了。”不施加压力,不拐弯抹角。
    她摘掉了墨镜,一改刚才高冷美人姿态,眼波盈盈,光艳逼人的笑模样。
    “我刚好手里有些闲钱,请问朴代表可不可以注资?”
    “当然可以。”
    南韩公司制度上下级关系非常严格,“官大一级压死人”。
    崔成范有些懵逼,他虽然在圈内比较透明,可好歹会看眼色啊,察觉到朴代表如此诚惶诚恐,心下明了。
    这怕是……哪个孩子找了这么一尊大佛,有这么一张厚实的底牌。
    人都有伪善的一面,因此崔成范很快跟上速度,露出为难的表情。
    “现在各个角色的选择是个难题啊,不知道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他此刻清晰明白,如果伺候不好这位,那么要吃饭的自己就得玩完。
    只希望……真的,真的,不要是什么也不会的白痴,不然很砸招牌,尽管他并没有什么金字招牌。
    南熙贞重新戴上墨镜,手腕交叠垂下,削平的肩线优美,却给人巨大的压迫感。
    钱能解决的问题从来不是问题,话语权自然而然就拥有了。
    她微弯唇,冷淡漠视的弧线变得满意,勾起一抹带着糖丝的讥笑。
    多简单,几个小时后,正在练习室的车银优被经纪人叫了出去,给了他一份试镜需要的材料。
    啊……又是这个……
    说实话,他都有些烦了,不抱希望就不会有失望。
    但经纪人让做,他还是乖乖做吧……不然,真的没有事情可以做。
    “加油吧!”经纪人拍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大家都不容易,能多一次机会是一次。
    车银优点点头,翻看试镜材料,只有简单的几段话,括号里标注着应该用的表情和肢体语言,比以前是要详细的多。
    这次竟然有材料?
    以前都是让他到现场临场发挥的,感觉这次的有点正式啊。
    “下午就要开始,我们现在就准备吧。”
    “这么快?可我……”
    “快走吧!先弄头发!”
    一路上,车银优穿着简单的白衬衫,黑色顺毛,有些疑惑的问道:“提前告知是漫画改编,这样好吗?”
    “应该是为了让试镜的人更能了解角色吧。”
    “噢。”他应声后连忙查了查这部漫画。
    这一次的试镜非同寻常,他感觉到莫名的紧张,而本次试镜来的导演编剧最多,足足有七八位。
    不像是初选,到像是决选。
    车银优差点同手同脚,按捺住怦怦跳的心脏,首先诚恳礼貌的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导演们看着他的简历点点头,紧接着旁边一位戴着眼镜的男人发话:“开始吧。”
    这一段讲的是,男主角为了受欺负的女主角出头的情节。
    女配角在大家明明都知道女主角是整容美人的情况下,虚假的称赞:“美莱才像洋娃娃那样漂亮。”
    “美莱不是也没有整过容吗?”
    车银优一下子想到……初中那个时候,有个叫做赵珍莉的人,曾经处处为难一个叫做南熙贞的女孩子。
    体育课打排球时,会故意用球攻击她,也是装作虚假的模样,讽刺她皮娇肉贵。
    太相似了。
    那时的自己年轻气盛,直接越过栏杆冲到赵珍莉的面前,站在她前面阻止这场霸凌。
    “喂,有意思吗?”这是那时他质问的第一句话。
    【喂,有意思吗?】这也是戏里男主角说的第一句话。
    他在对着空气演戏,好像回到了过去,好像看见了那个可恶的女配角。
    赵珍莉装傻道:“什么?”
    “问你是不是很有趣。”自从这个女孩子转学过来,处处跟她过不去,撕她的作业本,抢她的东西,用球砸她,团结伙伴孤立她。
    非常想问一句,这样很有意思吗?
    “你是指体育课吗?有意思啊。”赵珍莉的眼神热切又赌气,她就是看不惯班长总是帮南熙贞。
    【啊……你是指开讲party吗?当然有意思了】——材料里女配角的台词。
    车银优眼眸深邃,面无表情却带着冷意,居高临下道:“体育课吗?我是指你做的这些事情。”
    他能感受到背后有只小手抓住了自己的运动衣,因为青春期的避嫌,男生女生的接触总会被人说三道四,所以他只是站直了腰背,没能反手握住。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在这么多人面前被班长指责,赵珍莉脸面挂不住,却偷偷地狠狠瞪一眼藏在他身后的人。
    车银优不知道,躲在他背后的人,顶着一张红扑扑的稚嫩脸蛋,嘚瑟的朝赵珍莉翻了个白眼。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为人正直的班长没有嘴下留情,紧皱眉头,眨也不眨的盯着她:“你在装傻吗?”
    ——【是在假装听不明白吧】
    与材料不同,赵珍莉没有假装委屈的苦,而是性子要强的一气之下冲出了操场。
    更不同的是……
    车银优知道,那个叫做南熙贞的女孩子,可不是材料里女主角只会受欺负的鹌鹑样。
    被人欺负也不知道为什么,受人闲话也想不通,有些蠢的无能,不会反击,不会反抗。
    在曾经记忆力里的傍晚,他亲眼看见那个叫做南熙贞的女孩子,给赵珍莉的室内通勤鞋里灌进了胶水。
    她会得意的翘着鼻子拍拍手,顺便低声诅咒道:“让你欺负我!穿上就休想脱下来!”
    笑脸像红霞那样灿烂,会报复,会勇敢,不胆小,不懦弱,决不低头的倔强。
    他知道的,他一直都知道。
    他知道这个人会用委屈娇弱的眼神看自己,他知道这个人有能力报复回去。
    可他无法抵御这样的眼神,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这样看过自己,像找鸟妈妈一样可爱。
    所以会偏心,会不公正,事事偏袒。
    因为喜欢这件事情本就偏心。
    那时看见这一幕后,自己忍不住笑了,也太傻了吧……往通勤鞋里灌胶水。
    万一人家穿了袜子呢?
    于是,车银优性格里的恶劣被激发,那也是他第一次做恶作剧。
    他把赵珍莉的数学习题本藏了起来,第二天数学老师点名批评了赵珍莉,说她没有写作业也就没有交作业。
    赵珍莉被骂了一顿,还要重新买习题本,将前面的作业都补回来。
    他想,这下该没有心思找她的麻烦了吧。
    谁知……她竟然也不交作业,被罚抄写三遍,因为不会做题放学还留在教室。
    车银优不知道这场恶作剧是在整赵珍莉还是在整自己。
    那天自己因为也留下来,而去辅导班补习迟到了。
    现在还能想起,第三天赵珍莉看见失而复得的习题本,憋屈无处发火的表情。
    他低头忍了忍,紧抿嘴唇看向斜后方,枕着斜阳呼呼大睡的某人。
    绒绒碎发被轻风一吹,眉眼纯白,脸蛋鼓鼓,不知烦恼,不知忧虑,碎发飘到秀气的鼻尖,扰到了酣畅的睡眠。
    她伸手挠了挠,换了个方向趴着继续睡,另一侧的颊边有着红红的印记。
    车银优的身体渐渐面向她的方向,单手撑起脑袋凝望着,眼眸弯弯,唇角控制不住的向上扬起。
    该怎么去形容才最贴切。
    拿什么作比较才算特别。
    总之。
    那年夏天,风的味道。
    他知道。
    夜晚,阵阵凉风。
    南熙贞接到了来自车银优的电话,开始是一阵久久的沉默,好长时间后,他才浅笑一声,嗓音低低柔柔:“我接到角色了。”
    “哇……真的吗?是什么是什么,是男主角吗?”想象中的一惊一乍,还有雀跃兴奋。
    “是男主角。”
    “太好了,是电视剧吗?播出的时候我一定要支持宣传~”
    “是漫改剧,剧情倒是挺有意思的,不过我觉得女主角有点弱啦。”
    “当然啦,柔弱的女主角是要男主角保护的!”
    “可我不太喜欢这种女主角。”
    “谁要你喜欢,男主角喜欢就够了,你怎么要求这么多,是男主角要谈恋爱,不是你谈恋爱好不好。”
    “好吧,我还是喜欢有能力反击的女主角。”
    “那要男主角干嘛?他在旁边傻站着?”
    “男主角……男主角可以偷偷帮她啊。”
    “啧啧,所以你不是编剧呀,要有戏剧冲突才行,主角配角之间要有张力啊,张力!”
    “反正……”那边传来车银优小声的嘀咕:“反正我还是觉得女主角有点小聪明的好。”
    “嗯?什么什么?我没有听清。”
    “没什么,你不想知道这部漫画叫什么吗?”
    “叫什么呀。”
    车银优低头看了看放在大腿上的剧本,这是第一第二集的具体情节,他翻到了扉页,看着上面标着的名字,微微笑了,眼底有闪烁的星光。
    “我的ID是江南美人。”
    朴代表办公室里。
    “我希望您能保密。”
    “这是一定的。”崔成范连连点头,这世间运气和实力缺一不可,那孩子运气到了,就是不知道实力怎么样。
    朴代表亲自送她走出门口,南熙贞停顿脚步随即转身,问了这样一句话:“请问,在第一轮筛选的时候,您不喜欢他的理由是什么?”
    郑雨盛豪府。
    “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就来了?”郑雨盛正在打领带,他身上的西装笔挺,包裹着依然健壮挺拔的躯体,一楼大厅地面放着一双JohnLobb牛津雕花皮鞋。
    南熙贞往前走了几步,高跟鞋发出轻轻的哒哒声,她想起来要换鞋,转身要去的时候,郑雨盛出声叫住:“没关系。”
    他的领带有些散,还没有弄好就低头看她的尖头细跟鞋,“你不是说这双鞋磨脚吗?”
    成功被带走话题,她低头看了看这双宝蓝色人鱼鞋,“可是好看呀。”算上今天才穿第二次。
    郑雨盛无奈的放下双手,然后跑去了二楼卧室,不一会儿拿着鞋盒走下来。
    “换上这双。”打开一看,是一双颜色和款式都差不多的高跟鞋,只是鞋跟没有那么高。
    她也没有反抗,乖乖坐着沙发上,翘起脚丫等着换鞋,大手轻松的握住脚踝,光裸的右脚蹬在这人的膝盖上。
    郑雨盛摸了摸她泛红的小脚趾,抬眼颇有些严厉的情绪,“穿鞋就是为了走路舒服,光图好看有什么用。”
    “好看就行,我又不想走路。”她的理由很多,是不用走路的嘛,基本都在车里。
    手掌里的脚,白皮单薄,秀而盈,脚尖微微翘,趾甲涂着宝蓝色甲油,圆润可爱,显得更白嫩。
    这双脚,一看就知道没走多少路,就连脚底摸上去都是软软的,稍微用力,指头会像含羞草,瑟瑟蜷缩。
    郑雨盛有些心疼的摸摸被磨红的小脚趾,他略显粗糙的指腹摩挲时,会在皮肤上激起一种奇异的舒服感,厚实安心。
    因此,南熙贞的语气软下来好多,一点点的质问的意思都没有。
    “银优接到了好的角色。”
    “是吗?那不错。”郑雨盛没有什么反应,他黑浓的眼只专心致志的关心这只脚,思索要不要拿一双平底鞋,不过害怕她不穿。
    “他差点选不上。”
    “哦?”
    “因为导演说害怕得罪你。”她的清澈目光紧紧追随这个人。
    郑雨盛顾着手底下的动作,利落的帮忙穿好鞋,然后拿起左脚,放在了膝盖上。
    “跟我有关系?”
    “导演有求于政宰哥,连带的要讨好你,可是慈善晚宴看见你冷落车银优,所以不敢选他。”
    他毫不在意的笑起来,爱宠的紧握脚踝,声音仿佛大提琴一样低沉优雅:“我又不是神,哪能控制别人的想法,导演求的是政宰xi,不是我,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有影响力。”
    “可你故意给他脸色看,在场那么多人,大家会误会。”熙贞知道自己说这种话很胡搅蛮缠,可性子急躁还是没忍住。
    鞋穿好了,郑雨盛依旧半跪在地上没起来。
    他梳好的黑发露出宽阔的额头,鼻梁像一座山高高立起,尤其是那双眼睛,包含大海,星空,浩瀚无垠。
    “所以你想我一个一个解释吗?”
    “不,我不是……”南熙贞知道不能怪他,因为圈子的人太会看眼色了,一丁点小事就会放大无数倍,他没有这个意思其他人都会办到。
    “熙贞,你当初演戏的时候难道没有遇见过挫折?”
    她沉默了,当年出道都是问题,虽然有幸进入《辩护人》剧组,可是必须要会来事,所以拍摄的那几个月,她都是最早到最晚回,和整个剧组达成一片,让大家喜欢认可自己。
    郑雨盛没有用严厉的语气,他依旧宽厚温柔,甚至称得上是轻风细雨。
    “我从模特转型当演员,曾经整整五年没有机会拍戏,难道这也是因为有人背后在打压我?”
    听闻后,她心惊的解释:“我没有说你打压他。”
    “可你是这个意思,觉得因为我的冷落所以剥夺了那孩子演戏的机会。”郑雨盛保持这个姿势没有动。
    “如果要找那孩子的麻烦,我又何必给你金成允导演的联系方式。”
    “一个人要是足够优秀,谁也打不倒他。”
    他有些失望的站起身,一瞬间嘴角都带着心凉,“我还以为你这么晚来是单纯想找我。”说完,不再看沙发上的人,潇洒的要走。
    “我不是这个意思!”她知道这个人是个极其爱惜自己名声的人。
    曾经只是一个剧组拍过戏的小配角,和他没有多少对手戏,根本不熟悉,可是那位配角前辈欠了很多债,最后走投无路才给郑雨盛打电话。
    前辈打了很多电话,只有郑雨盛借给了他钱,数额不小。
    至今为止,这位前辈都非常感恩,现在情况好很多,有戏拍有名气后……
    一提起郑雨盛也是满脸敬佩无比感谢的,圈内那么多人都求了,只有郑雨盛考虑后借给了他。
    甚至他在电话中才说了两句话。
    后来问郑雨盛:为什么要借钱给一个并不熟悉的人。
    郑雨盛的回答是:他第一定是毫无办法,走投无路才会联系我,谁都有困难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我不帮,还要他怎么办呢。
    能在圈内沉浮几十年,获得无数人的好评敬佩,这是伪善所做不到的。
    他爱惜羽毛,珍惜名声,心地善良宽容,对人对物都充满善意。
    南熙贞当然不相信他会是小心眼故意打压新人的前辈,也没有必要,就算故意给车银优脸色看,那也是因为自己。
    所以,她谁也不怪,只能尽力去弥补。
    大家都没有错。
    “我也没有想给你发脾气,也没有想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只是……”
    “他以前帮过我,现在我想帮回去。”
    “对不起,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良久,郑雨盛才松开她从身后紧搂自己腰身的手臂,幽幽的叹口气,很是无奈没有办法。
    “既然这样,我向导演解释一下,希望以后不要再误会了。”
    “我……”她闪闪的眼眸有些不可思议,这无疑是让这个人低头,对于等级分明的圈子来说,是一件非常令人惊讶的事情。
    这样太委屈了,她忽然觉得应该是自己的错,于是低下脑袋自责不已。
    可是炽热缠绵的吻落下,从她的下巴滑到唇舌,很用力很深情,堪称一场暴风的席卷,搜刮了整个口腔内部,勾的啧啧响。
    “熙贞……”耳边有他的深喘和啄吻,“我只想为你,所以我都可以做……”
    坏人他来做,委屈也罢误会也罢,都无所谓。
    中年男人谈恋爱,就像老房子着火一样——
    没救的。
    她被吻的眼睛溢出水光,呼吸都带着热气,扬起下巴承受如此强势霸道的示爱。
    “没有人,也没人事情比你更重要。”
    麦穗因为成熟才弯腰,向日葵因为热情奔放才仰起头。
    麦穗他来做。
    熙贞要像向日葵一样,永远被灿烂阳光照耀才行。
    --

激怒暴躁贞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