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ShUwu.Xyz 旧症袭来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rOuShUwu.Xyz 旧症袭来

      距离去美国复检还有两周半。
    从停药后的性冷淡到渐渐恢复正常,南熙贞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不用再去检查了,医生都说她的症状较轻,不过以防万一还是要做好充足的保险。
    有可能是紧急避孕药的副作用,这几天身体很不舒服,有点低血糖,只要坐着蹲着然后起身就头晕目眩。
    与此同时,待在工作室一天一夜的李星和也觉得憋闷,不按时吃饭的后果就是胃很不舒服。
    他拿起手机点了Pizza,发尾滴着水珠坐在了沙发上。
    外卖到了后,略显孤独寂寞的一个人用,沉默机械的咀嚼,眼睛始终看向桌上放置的透明吸力小袋。
    里面装了一截小小的烟蒂,烟嘴部分还有残留的唇膏印。
    “我在工作室,不想去玩。”他神情恹恹,拒绝了uglyduck的邀请,准备一鼓作气多写点东西。
    因为他曾荒废一天时间。
    “loco,熙贞都在呢,来吧,我可很少打扰你的。”如果把grayxi也加入殴打禹智皓的小组,uglyduck想想就觉得搞笑,实在没得玩了才无聊幼稚到如此。
    他病怏怏的眼皮翻抬起,放下了右手拿着的碳酸饮料,“熙贞?”
    “对啊,她这几天痴迷打碟,可玩的实在太烂了!”uglyduck絮絮叨叨的描绘技术的破烂,“你到底来不来。”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就像有人拿着小刷子挠他痒痒一样,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我不去。”
    李星和毫无胃口的闭目养神,似乎下定决心要好好工作。
    他很浮躁。
    每个浮躁的瞬间都是欲望在蠢蠢欲动。
    按捺不住,于是扔下冷掉的pizza穿上外套起身出门了。
    大半夜跑到公司想看看有没有人陪陪自己,情况不错,除了pumpkin还有禹元材也在。
    “你没有回家?”他终于舍得绽放笑容。
    “我刚从家里过来。”禹元材抱着膝盖坐在地板上,“瞪”着眼睛回答。
    “嗯?有什么事?”
    “朱京哥让我过来。”
    朱京……
    李星和的笑容没了,连一点点给大脑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从外挤出一大团吵吵嚷嚷的生物。
    “为什么每次进去都要挤我!”
    “你该减肥了locoxi。”
    pumpkin合上笔记本电脑,一脸我怎么忘记走的表情,霎时间感觉耳朵里钻进好几只毒蚊子。
    南熙贞兴高采烈提着东西小跑进来,虽然很不想,但她还是第一眼就瞧见了右边沙发上坐着的人。
    “pumpkin哥!”她憨傻一笑,响亮的喊道。
    不经意儿,似无意,她忽略掉了李星和,却忍不住偷偷摸摸的瞥一眼。
    好死不死和对方眼神对上,深瞳,黑浓,毫无波澜,却烫人。
    她长睫垂下,收敛视线。
    Loco他们买了一大堆收买禹元材的东西,基本都是儿童餐有附送的玩具,故意拿这个逗腼腆害羞的人。
    “grayxi也一起吃呀。”uglyduck还是不死心,依旧想拉公司最大猎头入伙。
    只见最大猎头斜躺在沙发上,松散高冷,稍微遮盖额头的刘海衬托的脸庞更清瘦,下巴线条更硬朗。
    “我不饿。”
    他专心致志的玩手机,双手捧着,冷傲俊逸,谁也不想理,吐出的这几个字都带着温柔的寒。
    自从那天早上起。
    她再也没有叫过自己哥,态度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近不远冷冰冰。
    虽然这样说很幼稚,但原来熙贞不管哪个方面最偏心的就是他,笑脸最多,最爱献殷勤。
    好比和关系最好的人,好吃的好玩的都会第一个想到这个人。
    别人训十句,都比不上李星和笑眯眯的一句。
    但现在变了。
    不再称呼,见面也没有了暖融融的笑意。
    他受不了。
    仿佛喝滚水。
    外表完好无损,内里血肉模糊。
    落差巨大。
    血液是滚烫的,皮肤是冰凉的。
    那几人坐在沙发组前,uglyduck简直化身骚扰魔鬼,一直用小混混的语气调戏禹元材。
    “呀,你小子会打架吗?”
    禹元材被骚扰好几次,实在忍无可忍转头面无表情的咬嘴唇。
    “我超会打架的。”
    然后loco就和熙贞发出漏气式笑声,你推我,我推你。
    她眉间灿然,藕色的薄纱衬衫让其粉莹莹,玉光漾漾出一个又一个迷人的旋涡。
    他们的欢声笑语与自己无关,不知不觉间盖上了一层透明的防护罩。
    李星和在发呆。
    谁也没有看,谁也没有理。
    盯紧握着的手机出神。
    手机里有致幻剂。
    手机里有让他眼瞳暗光闪动的东西。
    手机在录像。
    对准了一个人。
    指尖点按屏幕放大,肆无忌惮的凝视那白肤细颈,乌灵眼珠,笑时会把两片唇抿成水红色。
    眼神深黑,交缠,连绵不灭的星星之火。
    他盯了一阵就移开目光,拎着阔口杯饮下冰水,手指上的戒指和玻璃杯叮铃碰撞,眉眼不再清俊,充满浓妄。
    痛苦来自欲望。
    他心中的是假欲望,因为是“我想要”。
    真欲望其实是“一定要”。
    起源未知,结局未卜。
    人走屋凉,他也关掉了手机。
    临走之前pumpkin叫住他,指了指桌上的东西说:“别忘了这个。”
    “什么。”
    “熙贞他们给你的那一份,没动过。”
    “嗯。”
    他拎着东西上了车,调整后视镜的时候发现自己嘴角是上翘的,牙齿微微泛着光泽。
    想说点什么,还是放弃了。
    只好打开车窗吹冷风整理心情,应该会有平息的那一天。
    潮汐潮退,有来有往。
    “不予上诉。”
    妈妈冷漠淡然的对手机那边下了“指令”,然后迅速结束通话,重新整理心情慢步来到书房。
    城北洞别墅区,书房里的南熙贞正气定神闲,专心致志的练字。
    总要练出个样子让妈妈看看,老光棍怎么唠叨都不如妈妈的一句夸奖来的有用。
    这应该是她最幸福的一段日子了。
    拍拍戏,练练字。
    拍戏的时候妈妈就坐在房车里等她,练字的时候妈妈还会亲自指导。
    “这个撇过于娇柔,不要拖沓,该过就过。”妈妈握着她的右手重新写下这个字,温馨暖融,气氛欢乐。
    笔锋一转,锋芒毕露,如芒刺在背。
    光是看着,熙贞就觉得呼吸困难,压迫感甚重,这浓墨沉压压的,扑面而来一股心悸颤动。
    从字可见人的品性。txtyUZhaiwu点n;e:t
    南熙贞想起自己搬来城北洞住的时候,是那个好久没有见面的成叔叔开的车。
    她是不怎么喜欢,觉得对方高傲不好相处。
    可是那天见面,成叔叔变得缄默,消瘦,他的傲气张狂全部消失的一干二净。
    不怎么看得懂,妈妈只是云淡风轻的瞥他一眼,他就打开车门语气低沉道:“我只是想送送你们。”
    从自己角度可见的背部佝偻。
    是一种奇异的又爱又怕的眼神。
    她曾经以为妈妈是要跟这个人结婚在一起的,但后来发生的事情又觉得多想了。
    妈妈……好像不怎么瞧得起他。
    下车后,她乖巧懂事的想先离开,没走几步,看见妈妈笑的风华,隐隐约约听见一字半语:“……真像条狗。”
    不知为何她忽然心底有那么一点点害怕,急忙逃开了。
    “妈妈你能抱抱我吗?”她想起那个画面心有余悸,小宝宝似的幼嫩撒娇,全身心的依赖。
    南妈妈放下笔将她抱在怀里,怜爱的亲吻额头脸蛋,所有的爱意都给了她。
    不少人喊她宝贝,可她觉得只有这个时候自己才像个宝贝。
    欢喜的甜滋滋,面颊粉红,眼波流光,反正就是幸福最幸福。
    幸福是一波接着一波来的。
    权革不算。
    “去吧,附近有花园可以约会。”在妈妈眼里,她这些小动作纯属于小打小闹,现在还会小小的笑她。
    “不是约会!”本来没有什么,却在妈妈的眼神下有些扭捏,像小孩子过家家,打扮一番才出门。
    权革开车来到城北洞,可惜这个别墅区不让进,他被拦了下来。
    还是南熙贞亲自出去接人引进来的,她今天这一身穿着有妈妈的建议。
    宝石蓝丝绒连衣裙。
    脖领、袖口有熠熠发光的钻石珠链,高贵魅力。
    皮肤白的如玉如雪,胸是胸,腰是腰,低跟鞋一穿,走路摇曳生姿。
    权革的私服品味不错,多用撞色拼接,喜欢头巾戴帽。
    她在前面走。
    自己在后面跟。
    一瞬间恍惚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狗血连续剧里的穷小子。
    淑女,要淑女。
    没走几步,她忘得一干二净,毫无优雅的转身蹦跳过来,像盛开的花朵簇拥在权革的身边。
    不为别的,只为了告状。
    “你一定要帮我揍他!”鼻尖气的翘嘟嘟,嘴巴撅着,依偎在胸膛处,不依不饶,又撒娇又卖乖。
    只想让人吻她。
    权革也这么做了,搞艺术的容易情绪化,他的吻不再温吞,是暗含已久的汹涌波涛,拍岸击石。
    要吮破她的舌尖,拦腰抱起,细细揉搓。
    曲线凹凸,柔软滑腻。
    这本该是他的人,却弄丢了,还要装疯卖傻,低头再低头。
    憋屈,苦闷。
    这里离家不远,熙贞害怕被妈妈看见,有种高中生背着家长偷偷谈恋爱的紧张感。
    脑袋直不起来,缩着脖子,犟犟的小乌龟。
    于是她越躲,对方吻的越痴缠。
    权革吻着嘴唇,面颊,咬着耳尖,下巴,他的口唇炽热,一点一点,一下一下,像空中突袭。
    “欸……”她微微一颤,含水明眸波光荡漾的勾一下,于是耳根那里的细嫩肌肤被嘬,被舔。
    旁边有车经过,好像是现代集团公司的车。
    她连忙偏过脑袋,怒嗔一眼,权革见好就收,抱着人来到右方的小庭院。
    他先坐在石凳上,岔开了腿,压压火点了根烟,名副其实的烟不离手,手不里烟。
    手指夹烟慢慢吸,又叼回唇边朦胧笑的张开手臂拍拍。
    她现在觉得权革有些变化,但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慢吞吞的蜗牛漫步走过去,想要坐在另一边。
    刚走进就被拉住手腕,身形歪歪扭扭的跌入怀里,亲密的坐在了大腿上。
    两个都是烟鬼,趣味相投。
    权革抽一口,给她喂一口,分食一根香烟,渐渐地,她的神情开始有了变化。
    那吃下的紧急避孕药真正的副作用终于开始反馈。
    氤氲,粘稠,暧昧,湿滑。
    扭啊扭的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好,黑发披散开来,侧脸靠着对方的左肩,眼神有着隐隐的渴求祈盼。
    她和权革之间有共同的小秘密,当初是坦坦白白的一股脑告诉这个人,是想着这样也许就不会有来往了。
    谁知道……权革全都帮她隐瞒下来,好像有把柄在对方手上一样,不得不粘在一起。
    奇异的亲密。
    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我所有的一切。
    不管好坏全部接纳。
    权革认为,熙贞就是熙贞,她要是不强词夺理,不狡猾,不像个小骗子玩的大家团团转。
    她就不是她了。
    反而更喜欢了,是因为性格的恶劣和坏吗?
    着迷。
    真着迷。
    他瞧的真切,低下头又想吻,情况很糟糕的南熙贞用食指抵住了他的嘴唇,悬泪欲泣,糖丝绵绵的娇音:“我不太好。”
    身体在汹涌,潮水喷薄,四肢滚烫,酥麻痒痒。
    “怎么了?”
    一句打破禁忌的话语,权革好似一步踏空,浑身轻飘飘的,只有搂着她腰的手腕是硬邦邦的。
    因为他看见这个人轻轻咬住下唇,颜色嫣红,黑睫卷曲眨动。
    最无辜的勾引人。
    “我好像湿了。”
    当天夜晚,南熙贞的手机上接受到一则权革发来的视频。
    点开一看。
    闹哄哄的吵杂。
    只见她最讨厌的禹智皓抱头鼠窜,一直躲在沙发用抱枕挡住自己,拍摄视频的人毫不留情的边笑边用脚踹。
    “快道歉!”背景音还能听见其他人的哄然大笑。
    “我……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胆小且怂的禹智皓连忙回话,屈服在好友的淫威之下。
    她看完之后来不及窃喜,权革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先是几秒钟的沉默,然后才是轻不可闻的呼吸声。
    “现在好点了吗?”
    “没有。”
    南熙贞躺在床上睡不着,症状比以前更强烈,更要命……下午时分,她已经顾不上面子问题,在权革的手指下得到安抚。
    三次都没有缓解症状。
    “那我过去找你?”并没有被欲望冲昏头脑,暗暗思索应该是身体出了问题,这种情况不可能出现在正常人身上。
    “我和妈妈住在一起,你不要来。”
    “睡得着吗?”
    “睡不着。”
    过了一会儿,她听见手机那边传来弹奏吉他的声音,轻柔悦耳,像聆听现场催眠曲一样。
    权革在唱一首不知名的英文歌。
    真好听。
    他的嗓子真好。
    这拥有魔力的声音温柔有力的抚平她的急躁不安,眼皮渐渐沉重,最终不知不觉的合了眼。
    禹智皓一直以为她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可现在看来幼稚死了。
    根本没长大,喜欢装腔作势,还喜欢欺负弱小。
    他一直劝权革离这个女人远些,但现在不知怎么的,只字不提了。
    “现在就这样?”
    “你觉得我会怕他们吗。”权革收好吉他,从来都不是轻言放弃的人。
    他知道熙贞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不管是优点还是缺点,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
    可那些人不知道,眼里心里看见的都是理想状态。
    会有人喜欢真实吗?
    可能除了自己没有别人了。
    --

rOuShUwu.Xyz 旧症袭来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