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ShUwu.Xyz 顽石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rOuShUwu.Xyz 顽石

      庆功宴上的气氛很融洽。
    事后几人甚至亲切友好的进行了合影留念活动。
    一码归一码。
    这个场合很特殊,他们肯定是想让熙贞开开心心的办完庆功宴。
    因此赵寅成遭了秧。
    受到两位哥哥的特别关爱。
    C位预定。
    郑雨盛搭着他的右肩膀,孔刘挨着他的左手臂,赵寅成那双天生忧郁的眼神透出莫名的羞涩,还有“强颜欢笑”。
    照片中最中间的位置被他们三人占据,当然还有在几人身前搞怪半蹲下,童心未泯之人,不能以气势取胜,那就让可爱大行其道。
    俏皮的做开花状,闪闪发光,温室奇香。
    刘亚仁蹲在她的旁边,他做着同样的姿势,倒像是难以言喻的食人花。
    自古,凡是地动天摇的产生大战之时,要么是各方抢夺地盘,要么是宝物现人间。
    此次恰好合二为一,难想后面的情况。
    熙贞就像突然出现的“顽石”,灵气四溢,初露风华,只是不知道这里面是晶莹剔透的美玉还是夺目耀眼的宝钻。
    郑雨盛认为天生地长,本就清灵,是活物不是死物,该怎么长就怎么长。
    孔刘却觉得要仔细打磨,顽石不能为最终形态,她该是冶炼后褪去石壳,锋芒毕露。
    能让妖仙纷纷露面,顽石怎么可能只是庸俗的平凡物?
    她的“灵”真是让人喜爱不已。
    合影结束后,众人四散。
    熙贞先拉着刘亚仁走到一边,“我不是不让你来吗?”语气很恶劣,不知情的人会以为她不受别人的好心。
    俩人也认识几年了,开始她将这人当做目标,努力追赶到同一个位置,如今她要超越对方。
    《无昼无夜:白》的票房和观影人数超过《老手》的数据是铁板钉钉了。
    刘亚仁不当一回事,歪着身体回答:“我想亲眼看看。”
    “现在非常时刻,你要小心点。”说的是刘亚仁服兵役的事情,他正在遭受网民的谩骂,可是这件事他又做不了主,条件不符合要求达不到标准。
    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稍有不慎又是新一轮的攻击。
    她一副操心的担忧样,一边像姐姐似的拉着刘亚仁送他离开,宴会结束主人要一一送过客人。
    “真是的,太任性了!”
    刘亚仁瞧她的小唠叨样,含笑轻松的揉揉她的脑袋,将发型差点搞乱,换来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将这人送上车之后,她连告别几个赞助商代表,之后是赵寅成,她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镯子。
    小脑袋转了转,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于是将自己手包里刚刚摘下的一块腕表递给了对方。
    语气憨憨的,表情却灵彩翩然。
    “我没什么好送你的,这个是刚买下还没有戴过,中性款,男女都适用。”她极其认真郑重的将这腕表戴在对方手上。
    赵寅成伸出右手,锋利的眉眼都稍有柔和的迹象,这算是交换定情信物?
    他感觉……感情这事太难说了,不过很确定这人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又一乌龙!
    要不说男人开始认定一件事,不管你做什么都觉得是符合他心目中的形象。
    他面前站着的小坏蛋,送这款腕表的意思其实就是想与他拉开距离,在小坏蛋的眼里,自己要是收下手镯没有回礼非常不好。
    还是不要白拿的好,这块腕表不便宜,就算是“片酬”了?
    从某方面来讲,赵寅成真搞不赢她,戴着这块腕表喜滋滋的走人。
    那边郑雨盛还在和黄政民把酒言欢,坐在一个角落里享受片刻安静时光。
    这时候,她处事干净待人接物很有礼貌的送别孔刘,庆功宴人多眼杂,俩人一直没有单独说过话。
    却在要离开之际才能面对面。
    第一句话就是:“你吃药了吗?”还记得上次的那场低烧,这句话让孔刘在今天第一次展现真心实意的笑容。
    “要是没好我就不会来了。”
    “谁要你来,明明不想来干嘛勉强自己。”
    孔刘没说话,面容淡然,还不是怕受人欺负,傻子抱怨完,又有点窃喜,眼睛冒着贼亮的小光芒。
    神情说不出来的有趣,反正挺捣蛋的机灵感,光看着心情就舒缓不少。
    “这么晚了你不要坐地铁回去。”此时此刻充当照顾人的角色,引着孔刘来到地下停车场,那里停着一辆公司配的车。
    看着她踩着高跟鞋的背影,身形爽利酷帅,隐约可见“大女人”的风范。
    遇事不躲,既然人来了,她就要负责到底,收拾场面一个个安全送离。
    优雅绅士的开车门让孔刘坐进副驾驶,亲自帮忙系安全带,给公司的司机大哥报上了地址。
    “我凌晨还有拍摄不能开车送你。”
    南熙贞微俯身,眉眼清丽的瞧了瞧他的脸,语气关怀态度有点小霸道:“回去早些休息,晚上看书对眼睛不好。”
    孔刘忍笑的点点头,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听老师话的学生。
    “到家记得给我发安全消息,知道了吗?”
    他眼神一瞥,发现傻子格外认真,处处细心安排妥当,于是嘴角不受控制的向上扬起。
    “知道。”
    傻子满意的点点脑袋,动作轻巧的关上车门,这时才眉眼弯弯的挥手笑。
    这一份温柔关怀足够让孔刘晚上睡个好觉。
    南熙贞望着车子驶离,转身掏出烟盒点了根烟,肩膀白瘦,裤脚飘逸。
    眯眼吸烟,小拇指挠了挠眉心,抖抖烟灰大步迈进电梯。
    她的脸庞显现“慧”,心如水晶般透明,电梯直达目的楼层,也是多亏两位人物的正面相对,硬生生逼得顽石开始脱壳,心智缺失之人隐冒聪慧。
    今天郑雨盛没少喝酒,酒桌上的应酬避免不了,而且他来主要是为了熙贞,那么多人,女孩子在酒桌容易吃亏。
    熙贞向侍者要了两杯温茶,走到角落的桌前给了两个说笑抿酒的人。
    黄政民喝了半杯茶找了个借口离开,就剩下他们二人,熙贞爱吃糖,就连包里都放着预备的解救糖。
    拆开以后递给了郑雨盛,对方掐灭烟头含在嘴里,从不那么清醒的眼睛里看出,确实有点醉,微醺醺的状态。
    她当然能看得出来刚才火花四溅的一幕,虽然听不明白话里的意思,但却感受到郑雨盛的认真。
    “孔刘前辈帮忙拍Stinger,今天还亲自来到庆功宴,其实是个好人。”
    郑雨盛听闻转头看去,她的眼底清澈可见自己的倒影,纯真的稚童之心,总念着别人的好。
    唉……怎么不让自己担心?
    他摸摸熙贞的脸,眼里有着夜空的繁星,唇边的笑意都是呵宠,这块顽石抱在怀里是温热的。
    因为内里是美玉,不必过多雕琢,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以前独来独往,内心从来不惦记。
    如今惦记着一个人,就很难放下。
    南熙贞看他眼下有些泛红,反手一伸,哄小孩的摸摸他的头,“酒桌上都是能少喝就少喝,哪有你这么实在。”
    她也是会照顾人的,会时不时闪现这种温情时刻,却更让人难以罢手。
    这颗顽石,暖你心,肺,肝,腹,会逗你笑,会担心你,会让你挂念。
    郑雨盛闭眼养神,享受鬓边温柔的抚摸,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他浑身上下暖融融的,不由感叹一句。
    是个宝贝。
    不过都是被“逼”出来的,也就闪现这一特殊时刻。
    跟什么人在一起,就做什么样的事情。
    9月25日。
    田柾国的回归期中只休息一天,如此珍贵的一天,他理所当然的拿来玩游戏了。
    这种方式比较减压,不过这回没敢买零食喝碳酸饮料,为了上镜不水肿连水都很少喝。
    可是第二天南熙贞不需要上镜,她在网咖点了一大堆零食和碳酸。
    根本不会打游戏,田柾国教会了她基本操作以后,就不管了,只顾自己一个人玩的兴起。
    半个小时后。
    中途休息的田柾国发现她面露愁容,有点恹恹的摘下耳麦,随后又戴上,深呼吸几口气紧盯屏幕。
    他聚神盯了一会儿,放下柠檬水继续玩自己的。
    十分钟后。
    他余光瞥见这人眼睛微红,一动不动,像个蜗牛缩进壳里,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
    “怎么了?”田柾国没忍住偷了她的薯片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问。
    “没事。”南熙贞继续玩游戏,声音闷闷的,鼻子也堵,像幼猫洗脸那样,挠人心。
    俩人在网咖里的二人间,准备玩个通宵。
    “不舒服?肚子疼?”
    “你玩你的嘛,别管我。”
    田柾国好奇的抓着她的胳膊逼问,摇晃了几下,竟然把人摇哭了!
    “你……你哭啥?”搞得他釜山话都出来了,兔子嘴结结巴巴的问。
    这个破游戏!
    南熙贞心态彻底崩了,仰着小脸哇哇哭:“呜呜……气死我了……”
    田柾国找了一圈纸巾,没找到,干脆就拿自己的衣袖帮忙擦眼泪,然后听她诉苦。
    “气……气死我了……故意不救我呜呜……”
    “……”
    “光对付我一个人呜呜……就欺负我……呜呜……”气的她上气不接下气哭,泣不成声,嗓音变得不稳定,颤颤抖抖的像果冻一样。
    看她小脸朝天,一抖一抖的,嘴角下撇的可怜样,手底下还不忘玩游戏。
    田柾国很没有同情心的大笑出声。
    这下彻底惹毛了,哭声更大。
    “呜……”
    “你还笑!我都被人打成这样,你还笑!”
    她承受不住,身子一歪倒在桌上,可怜又可笑的潸然泪下,嘤嘤嘤的快要被气死了,却坚强的起来继续握住鼠标。
    “哈哈哈哈哈!”
    第一次见打游戏把自己气哭的人,弱小,无助,还生气。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逗得田柾国乐开花,笑的兔子牙白闪闪的,趁机多吃了几口东西,腮帮子鼓鼓囊囊。
    “呜呜……还开语音骂我……就只对付我一个人……”第一次气到自闭,眼泪哗啦啦的流。
    她眼睛盯着屏幕都看花了,面对其他人的操作手忙脚乱的,快要被自己笨死。
    “我以后再也不打游戏了!”想起刚刚的处境,她忍了又忍,没忍住,小嘴一撇,自怜自哀的抹眼睛。
    田柾国笑够了,捏捏她的耳朵继续招惹:“以后多哭点,挺可爱的。”
    刚止住的眼泪又开始泛滥:“烦人!呜呜……讨厌死了……”像感冒一样,软闷软闷的声音。
    她一边打游戏一边哭,刚嘤出声,看见“战局紧迫”,眼里憋满了晶莹的泪珠,睁大眸子又急又气。
    唉……
    田柾国挽起了橙黄色的卫衣袖子,拎着她的衣领起来,坐在了这人的电脑前。
    “都有谁。”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她擦着眼泪指头点了点屏幕。
    眼前可能就叫做名副其实的开外挂吧。
    田柾国就是大“外挂”。
    他的反应比某人快多了,神一般的操作,步步紧逼,招招致命。
    气哭的人眼睛渐渐亮起来,开始嘚啵嘚啵,像个小蛐蛐一样的告状,一项一项,一桩一桩细细道来。
    田柾国舔着下唇,目不转睛的望着屏幕点点下巴,帅气可爱的脸庞此时显得很坚毅很男人。
    尤其是他露在外面的小臂,肌肉和青筋很显眼,此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哀怨的脸蛋变得喜笑颜开,开心的要开花,站在一边双手背后,眼角亮晶晶的水迹都变成愉悦的泪花。
    田柾国回头,虚势的吹了吹自己的刘海,嘴里响亮的一弹舌,偏偏头示意她看向屏幕。
    南熙贞凑近一看,心有底气的开口求情:“这个人没有很过分……”
    话还没说完,田柾国动作太迅速……直接灭了。
    嗯……
    她眼睛水水的垂眸看向这人,正在做心里斗争,谁想,对方转转脖子大爷般的开口:“先给我捏捏肩膀。”
    “是!”南熙贞答应的很利落,声音洪亮,态度积极。
    两小蛐蛐凑在一起窸窸窣窣的说悄悄话,其中一只小蛐蛐崇拜的看向另一只。
    “柾国你好厉害呀。”
    “哼——”
    “你教教我吧?”
    “哼——”
    “拜托!”
    “我考虑考虑。”他想着想着,突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你和车银优玩过游戏吗?”
    “没有,他好像不怎么玩。”这只小蛐蛐很会看眼色,连忙添上一句:“肯定没有你玩得好!”
    那是肯定的啊!
    南熙贞忍笑的拨乱兔子毛,暗暗在心里想:以后没有柾国在旁边,她坚决不会玩游戏了。
    田柾国喝了口柠檬水润润嗓子,正准备提出自己的邀功要求,谁想她掏出手机看了看说有急事要先走了。
    “柾国,柾国~”撒娇的从身后搂住对方脖子摇了摇,开始灌迷魂汤:“你是我最最最最玩的好的人,最最最最喜欢你。”
    田柾国干咳几声,扭头瞥了她一眼,提前警告:“下次要好隔好久我才有休息时间。”
    “我有时间呀,全权配合你,实在不行我悄悄找你玩?”
    “记住啊,只有我们两个。”别又搞什么特殊情况。
    “没问题!没问题!”
    “走吧走吧,别烦我了。”田柾国一甩胳膊,继续专心致志的打游戏,唯有游戏才让他不舍。
    南熙贞起身走了几步,搞笑的给了个飞吻,摆摆手脚步轻快的出去了。
    他悄咪咪的回头看一眼,傲娇笑着将膨化食品放进嘴里,嚼了几下愣住了。
    哎西……又没有管住嘴!
    一直到十月初,南熙贞的休息时间都挺长,在家里待不住,前段时间忙没顾上玩,压抑的狠了,就熬夜通宵玩。
    她穿着机车外套里面搭了件碎花裙,又酷又美,清爽利落的马尾辫,活力满分。
    夜晚最适合做一件事情。
    街头涂鸦。
    团伙:金韩彬。
    对方刚从日本开演唱会回来,25日往后有了两三天休息时间,都想玩的二人一拍即合,开始搞涂鸦。
    在韩国街头涂鸦很常见,已经是一种文化。
    金韩彬穿着牛仔衫,墨绿色的针线帽子,等了没一会儿就看见人小跑着过来。
    “我们从哪开……”
    “祝贺你电影……”
    他们均是一愣,都傻呵呵的笑起来,南熙贞很男孩子气的伸手击掌:“谢啦。”
    “我还给你拿了喝的。”
    金韩彬接过饮料,笑容很清爽,终于学聪明的打开易拉罐先给了对方。
    真是不容易。
    他指了指铺了报纸的地上开口:“先坐一会儿吧。”
    夜风凉爽,道路两旁很安静,对面的路灯亮起,有种极其静谧的休闲感。
    金韩彬灌下葡萄汁,闻见一丝凌凌的果香,比自己嘴里咽下去的还甜。
    他手腕垂下想着话题,手底下拨动了喷漆罐,引起了对方的好奇,熙贞拿在手里摇晃几下。
    一不小心按下去,喷了她一手。
    “……”
    “……”
    总是状况丛生,她无语的望天,金韩彬此刻显得游刃有余,掏出纸巾自然的握住她的手帮忙擦。
    好像……是有点进步。
    她好似发现了有趣的点,兴致勃勃的盯着对方看,在黑暗里她的眼眸波光潋滟,仿佛充满香气的空气中开出了花朵。
    进步的金韩彬被瞧的不自在,手底下一乱,开始加快速度擦拭,可是怎么擦他都弄不干净。
    也不知道是习习夜风太过清凉,让人忘却一切。
    还是对方的狡黠眼神微光闪闪,让人心潮澎湃。
    反正……
    金韩彬脑子一热,想也没想的……
    用纸巾沾了沾自己的口水,然后……
    模样认真无比的继续给她擦拭手背。
    “……”
    南熙贞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遭受口水的洗礼,也呆愣愣的不说话。
    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劲的金韩彬继续沾自己的口水,猛地眼前这只手一缩,看见对方表情很不自然,眼神也闪躲不已。
    “我,我还是自己来吧。”南熙贞艰难的笑笑,这……也是人家的一番好意嘛,就是……那个什么了点。
    说来也巧,要忙大家一起忙,要休息所有人一起休息。
    25日这天车银优刚好结束韩国的演唱会,可以断断续续歇四五天的样子。
    【我在弘大前的一条街】
    也许经过金韩彬的“傻瓜口水”洗礼,她没做任何隐瞒,脑子短路的将秘密行程给说出去了!
    【去那干什么?】
    这次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
    弘大前?
    车银优看着手机若有所思,俊逸的脸蛋有丝狐疑……难道是和那只猪?
    【你定制的手机壳到了】
    【好的,谢谢班长啦】
    他淡定无比的先给自己换上了小白狗图案的手机壳,然后查了查行程,两天后会去音乐银行录制特别期。
    刚好田柾国要去音乐银行打歌,总不可能让她亲自给猪吧?杜绝私下见面的可能性。
    两天后。
    录制空挡去往待机室的车银优,在走廊遇见了正值回归打歌的田柾国一行人。
    “咳咳……”他握拳抵唇咳嗽了几声。
    正在调整自己耳返的田柾国循声望来,快速的瞥了一眼,磨磨蹭蹭几下顿住脚步。
    他们来到走廊的一边,距离不远不近,田柾国不知道这人搞什么鬼,还要暗搓搓的叫住自己。
    “你的。”车银优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他。
    是一个印有白兔子蹦蹦跳跳的手机壳,他们三人是一个系列,是南熙贞画好图案做出来的一套。
    画风简单可爱,不算特别好,也称不上难看,独一无二的新奇。
    “嗯……谢谢。”田柾国接过,仔细瞧了瞧,开心的低头笑给自己换上。
    就在这时。
    车银优趁对方放松警惕开始“审讯”:“25日晚上你们俩在一起吧?”
    “在啊。”
    单纯的人张嘴就来,说完以后就紧闭嘴唇,抬头注视这人,警惕心很强的反问:“跟你有关系吗?”
    是初恋又不是一辈子都恋,管的也太多了点。
    原来是和这只猪啊。
    车银优好像没放在眼里,靠墙放松的抱着双臂,状似无意却暗藏心机的继续问下去:“你们在弘大前做什么?”
    还是有点疑问,要是和这只猪在弘大,肯定实话实说了。
    但这回某人却没有回他。
    “打游戏。”田柾国继续调整耳返,忽然一愣,抬头睁大眼睛,音量提高不少:“弘大?”
    Ok。
    不是这只猪。
    田柾国先是发怔,傻呆呆的站在原地回想,然后神情转为凝重,目光变得冷静。
    “你是说……”
    车银优轻声一笑,恶劣不少。
    --

rOuShUwu.Xyz 顽石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