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元材的一天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禹元材的一天

      早晨醒来,他洗漱打扮好坐车去了AOMG,今天是签约的日子,也不知道pumpkin哥他们有没有从意大利回来。
    没有。
    于是去餐厅吃完饭,玩着手机等到了那些哥的回归。
    非常罕见,这次签约全权由郑基石负责,禹元材很仔细的看了一下签约条款,没有犹豫的签字。
    签约完毕后,面前就只剩下了pumpkin和郑基石俩人,他挠挠头站起身来,拘谨的弯腰行礼:“那,那我先走了?”
    “你要到哪去?”郑基石一脸疑问的看向他,这孩子想干什么?
    “我,不是,结结束了吗?”禹元材还是那副没什么表情的模样,配上无波澜的沉沉声线,竟然有些呆萌。
    pumpkin想笑却忍住了,他们可是人性化的公司啊!
    “难道不给你举办签约party吗?”
    “还,还有party?”他还是懵的,反应不过来。
    等回神的时候,人已经在一家居酒屋,整家店都被包下来。
    禹元材有些受宠若惊,呐呐道:“哥,不用浪费。”本人确实很难适应。
    郑基石又开始恶趣味的调戏人了,他嫌弃的瞥一眼,釜山话爆发:“也没说是给你一个人举办的。”
    “……”禹元材知趣的闭上嘴,却被郑基石一把笑声很大的搂住。
    一楼。
    榻榻米式。
    一共四张大矮桌。
    他们三人先等了一会儿,接着朴宰范到了,他穿着圆领黑T和牛仔裤,头发也打上发蜡做了造型。
    “hi!”他笑容灿烂的咧嘴,耍宝的一一握手打招呼,搞得还挺正式。
    然后是ELO,wegun,chacha,后两位有事没能一起去意大利,不过还是赶上了这次聚会。
    李星和也穿的很惹眼,花衬衫和铆钉牛仔裤,英气俊朗,可能因为脸好看所以怎么打扮都行。
    人越来越多,禹元材也越来越紧张。
    他手心不停出汗,于是抽出纸巾擦了擦,气质是独有的丧和忧郁。
    本以为是公司内部的聚餐,谁知不到一会儿李埈京和申东甲也到了,他们俩带了旗下厂牌ambition里的changmo和金孝恩。
    紧接着sik-k他们也来到了这家居酒屋,也就是说AOMG,1llionaire,H1GHRMUSIC,ambition的人基本都来齐了。
    今天都打扮的很骚包,好像要去参加颁奖礼。
    四张桌子拼在一起,大家互相都认识,非常难得能够举行一场聚会。
    “熙贞呢?”李埈京穿着迷彩裤,坐在了朴宰范的对面,就差一个人没来了。
    没等朴宰范回答。
    changmo差点用烧酒呛死自己,有点不太敢相信自家社长的提问:“真的假的,会来吗?”
    他和金孝恩交换眼神,不约而同的摇摇头,肯定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来。
    MV都是洛杉矶和韩国分开拍摄的,他们只是参与,并没有和本人直接见面。
    以前是见过一次,但估计人家都没有什么印象。
    Sik-k和pH-1等H1GHRMUSIC的人就比较淡定了,心中已然有数,看见今天的架势,估计80%的概率都会来。
    禹元材一言不发的坐在uglyduck的身旁,乖巧无比,哥哥给什么,他就吃什么。
    他看见loco哥打了好几次电话,有些不放心的嘟囔:“怎么还没到?”
    场面渐渐变得热闹,只是他还有些不太适应,于是有意无意的观察其他人的眼色。
    Simon哥的枫叶色衬衫看起来很帅气,看质地估计穿在身上很舒服,这哥没怎么动筷子,显然在等人。
    Gray哥时不时笑笑,牙齿很洁白,真是……怎么长的这么帅?
    不过他最佩服的就是朴社长,手底下的两个厂牌都能兼顾的很好,还因为和南熙贞xi合作的《Aurora》,厂牌里艺人的知名度大大提升,范围:国际。
    这个策略真的绝了,只有AOMG和1llionaire赶上了,捡了个大便宜。
    如果搜索电影名字或者南熙贞xi的名字,都会有关联词。
    本来挺热闹的酒桌上,气氛莫名其妙的安静下来。
    禹元材抬头一看,纹丝不动的表情出现大大的诧异,竟然真的来了?
    走进来一位穿着米白色薄纱裙的女人。
    温柔的羽毛肩带,云雾般的渐变色碎花亮片点缀,金线刺绣纱裙,流光溢彩。
    纯真无邪的脸庞中透着奢艳。
    像一副淋漓尽致的水墨丹青画,眼眸漆润,嘴唇柔美。
    骄阳的耀眼,比花儿还要澄澈的水灵。
    四顾临波那一转,真是美目流盼,传神动人。
    真的美。
    比大屏幕上看到了多了很多冲击力,就算不经意儿流露出的骄矜都不让人讨厌,本来就是该高傲的人。
    Sik-k举起胳膊朝她招招手,谁知对方白了一眼没理他,翻白眼都漂亮,顿时觉得活泼不少。
    Sik-k撇撇嘴,却不敢吐槽,他这幅憋屈的模样让pH-1的心情不要太爽。
    在禹元材的印象里,感觉低调神秘,除了工作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
    电影大爆特爆后,也可能跟季节的炎热有关,搞得整个圈子都比较躁动。
    changmo和金孝恩特别迅速的起立,做恭顺状,惹得申东甲很是狐疑的瞅着他们。
    私下就没有那么“礼貌”。
    禹元材看见她先跑去李埈京和申东甲那边,好像在分享开心的事情,他们俩人倒了一杯酒给这位,她接过豪爽的一饮而尽。
    changmo和金孝恩没有机会打招呼,礼貌的鞠躬行礼。
    禹元材有些纠结,他该怎么问好?突然站起身也太突兀了……
    想着想着就错过了,这位坐在了aomg的这一边,挨着Elo哥和loco哥。
    稍微冷静下来的酒桌再次热闹起来。
    “我说这个不好吃不要买……”
    “不好吃就给朱京哥吃。”
    “喂!为什么不好吃的给我?”
    禹元材看见郑基石深受其烦的掏掏耳朵,忍了又忍,视线向左移,李星和默默的喝酒当做没听见。
    其他人没什么反应,似乎习惯了。
    真的就像综艺里说的那样,loco哥和这位的关系特别好,禹元材挨着uglyduck坐着,正对着pumpkin,南熙贞坐在他右边的右边的右边,距离比较远。
    再次点餐。
    人一多就不能全部照顾到,禹元材始终没有点,也不太主动和人搭话。
    南熙贞那一片吵吵嚷嚷的,时不时爆发一长串的大笑声。
    他看见申东甲摸着小胡子笑的惬意,气氛好得不得了。
    也是因为这样,显得他这边格外落寞孤单,好像是被遗弃的角落。
    uglyduck转头问他,他也是摇摇头很拘谨的样子,不过一直追问下去后,他踌躇片刻的说:“牛肉冷盘。”
    “牛肉冷盘!我要牛肉冷盘!”uglyduck扯着嗓子喊了几声,很可惜没人搭理他。
    餐桌很热闹,说笑声不小,禹元材蛮沉默,对比起来他融不进去。
    “哎西!”uglyduck被众人无视,真的是气的眼睛都大了不少,“我要牛肉冷盘!”像个小孩子一样叫嚷。
    还是没人理他。
    禹元材有些尴尬的挠挠脸,扯着他的衣袖说:“算了。”
    “你等着。”只见他歪着身子戳了戳正和loco抢东西的南熙贞,俩人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南熙贞了解的点点头,眼睛闪闪亮,朝着禹元材的方向看过去。
    禹元材板正拘谨的想行礼问好,尽管他比对方还大一岁。
    “你好呀!”她眨眨手指头,目光好奇的看着这位新签约到AOMG的伙伴,充满善意的笑容。
    “你好。”
    Loco哥一直戳着她的后背,她满脸不耐烦的躲开,然后……姿势很别扭的绕过相隔几人的后背,艰难的伸出右手。
    禹元材猛地反应过来,向前爬了爬,有点搞笑的也伸出了手。
    俩人真是太不容易的握手问好。
    坐回原位的时候,禹元材还听见她嘟嘟囔囔的抱怨:“后背都快流血了,还戳!”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冷,还挺可爱的,就跟普通女孩子差不多。
    坐直以后开始继续点餐:“我还想要两份牛肉冷盘。”她笑嘻嘻的说道,大家无动于衷,继续喝酒碰杯。
    南熙贞稍稍扭转身子面对朴社长,Simon哥立即举手大喊一声:“两份牛肉冷盘!”
    然后看见uglyduck继续窃笑的小声继续说,这位继续举手嗓音灵灵的响起:“还有酱油虾!”
    禹元材不太懂这番操作,有些纳闷的观看。
    正仔细与李埈京聊天的朴宰范头也不回的加一句:“还有酱油虾。”
    今天电影《无昼无夜:白》观影人数破一千万啦!
    她快要压抑不在兴奋的心情,可爱的窜一窜。
    “ohhhhhhh!”
    “ohhhhhhh!”
    禹元材跟着大家用筷子敲着酒杯,顿时场面控制不住了,什么声音都有,鬼哭狼嚎快要掀翻屋顶。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帮助。”说完,她豪爽的干掉一杯酒,反扣酒杯喝个精光。
    该录像的录像,该拍照的拍照。
    李埈京率先鼓起掌来,激动可爱的直敲桌面,酒杯撞到,洒了申东甲一裤子,对方哭笑不得的用纸巾擦。
    “还有,今天是禹元材xi正式签约的日子,祝贺!”南熙贞站起身来,比自己电影取得好成绩还正式,用力的鼓掌。
    就像颁奖礼,掌声雷动,哗啦啦的响起。
    禹元材耳尖都红了,不好意思的低头,不过却被感染的露出止不住的笑意。
    “你快坐下吧!”郑基石笑着训了一句,她老老实实的坐下,遥望着禹元材敬了一杯酒。
    他周围坐着的哥哥们开始起哄,没有放过他的敬酒。
    禹元材这边快要吵翻天,丝毫不见刚刚稍显冷滞的气氛。
    他也脸红红,被大家逗得很不好意思。
    金孝恩他们并不敢搭话,说出去都没人相信,肯定以为他们在吹牛。
    真是凑巧,朴宰范带着社员去了意大利旅游,李埈京也领着金孝恩几人出国玩了,刚刚好回国聚餐。
    大家都是熟人,sik-k直接溜到金孝恩的旁边坐下,渐渐的位置就乱了。
    禹元材吃了两份牛肉冷盘,撑得嗓子眼都堵住了,正准备喝水压一压,被其他人拉着说要玩酒后游戏。
    这个游戏吸引到了金孝恩和changmo,pH-1与sik-k参与进来。
    大人们:loco,朴宰范,郑基石,李星和,Woogie,pumpkin,wegun,李埈京,申东甲等都在三三两两的喝酒聊天。
    只有小孩子们才玩这个游戏。
    什么跳性感的舞蹈,说出最近看的色情片名称,渐渐的,就变成了整人游戏。
    uglyduck看见自己抽到了惩罚黑签哭丧着脸。
    Sik-k真的太坏了!他的歪点子特别多,趴在uglyduck的耳边挤眉弄眼的说了几句。
    uglyduck一把推开他:“你疯了?”
    在游戏中全是平语,不分大小。
    这个游戏跟大冒险之类的差不多,他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吗?敢去老虎头上钉虱乸?
    “什么什么?”pH-1非常好奇sik-k说出了什么要求。
    uglyduck将刚刚的惩罚说出来,changmo有点懵,想死也不是这么急迫的啊。
    “什么?”金孝恩向后仰,表情说不出来的一言难尽,他回头看了看,呆呆的问一句:“我们会不会被揍一顿啊?”
    uglyduck为了能够保命,毫不犹豫的将一个人拉下水。
    此时南熙贞喝了不少酒,脸颊绯红,眼睛水光光,说话的语气都格外的糯。
    一听大家去玩游戏,还有些埋怨他们为什么不带自己一起玩。
    “搞什么?”loco是和Woogie坐在一起的,眼下也有些红,眯眼看向盘腿坐在墙边玩游戏的一群人。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玩了多少把游戏。
    他猛地看见熙贞笑的狡黠,一看就是不安好心的走过来,却绕过来自己跑去了郑基石那里。
    李星和满眼狐疑的看向站在郑基石身后的人,抿抿嘴没说什么。
    “干嘛?”郑基石回头看她笑的像小狐狸,可却不知道她打着什么主意。
    “没什么,就是觉得哥你好帅,想多看看。”花言巧语。
    郑基石端着酒杯嗤笑一声,却很吃这一套的转身,没有理她。
    墙角的一群人心情紧张的等待着。
    “simon哥估计会骂人吧?”
    “我有些同情熙贞了。”
    禹元材非常无语,这都是什么破惩罚啊!
    只见她磨磨蹭蹭的摸摸郑基石的脑袋,对方刚开始躲开问她到底想干什么,最后放弃挣扎。
    她做贼心虚的傻笑,喝酒喝到眼神都有些迷蒙了。
    手底下却动作非常迅速的拔了一根郑基石的头发,跑的那叫一个快。
    谁知道,人家根本没有反应的继续与pumpkin聊天。
    胜利归来,手指捻着这根头发叉腰哈哈大笑,还不忘嘲笑这些人:“一群胆小鬼!”
    众人默。
    挑战继续升级,loco搂着Woogie看戏一般,咬着吸管呵呵呵傻笑。
    朴宰范对面坐着李埈京还有申东甲,他明天还要赶飞机去新加坡,正在和两位说这件事情呢。
    忽然看见李埈京止住话题,愣愣的看向自己的身后。
    还没有反应过来,朴宰范就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被人轻轻的打了一巴掌。
    和他熟悉的人都知晓,他最讨厌别人动他的脑袋。
    扭头一看,某人眼睛水濛濛的嘿嘿笑,声音很软很软,可怜巴巴的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众目睽睽之下。
    朴宰范面无表情的瞄了她一眼,无动于衷的转身,也不疑惑自己为什么突然就挨了一巴掌。
    “笑什么。”
    “没什么。”申东甲摇摇头,克制住自己快要喷薄的笑意。
    后面就不是惩罚手段,而是调戏整人手段。
    “快把你的增高鞋垫交出来!”她堂而皇之的站在李星和的旁边,掷地有声,脸颊鼓鼓,好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郑基石愣了,loco傻了,Woogie呆了,pumpkin一动不动。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李星和勉强的堆着笑,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对她招招手:“你过来,我给你。”
    她不疑有假,傻乎乎的弯腰,盘腿坐的李星和一把拧住她的小耳朵,转了转,骂道:“你怎么这么有勇气呢?”
    “诶呦!诶呦!疼!”南熙贞龇牙咧嘴的挣扎,身子拧成麻花,哭丧着脸求饶。
    郑基石从这人的手里将她的耳朵解救下来,还不忘调侃李星和:“快点交出来啊,两只脚的增高鞋垫都要交出来。”
    我他妈……
    他看见那边笑的最开心的人,于是一个软垫砸过去,“我他妈给你!”uglyduck被砸了一个正着,仰天大笑。
    “来来来。”郑基石搂着醉酒微醺的人坐下,坏笑的拎着她的耳朵,蛐蛐蛐的憋着坏心思。
    这腰身太软,摸着就不想松手。
    “这样很没有礼貌啊!”南熙贞不太情愿,她迷蒙蒙的眼睛水汪汪,感觉这样确实不太好。
    却想不起自己刚刚打朴宰范那一巴掌是不是也不好。
    “没事没事,玩笑嘛,肯定不会生气的。”郑基石不停的怂恿倒霉蛋,倒霉蛋不相信的歪脑袋:“真的吗?”
    “真的真的。”李星和随之无比坚定的点点头,“不会跟你计较的,放心好了。”
    “那我去了?”她迷迷瞪瞪的站起身,非常听话的按照对方的想法来。
    此时申东甲正开心的笑着,她磨磨唧唧的来到三人身边,坐在了李埈京的身边,对方疑惑的瞅着她问道:“怎么了?”
    南熙贞有些纠结的看了看申东甲,眼神特别可怜,看得申东甲纳闷极了,这是想干嘛?
    朴宰范抬眼看了看左前方聚在一起的pumpkin几人,此时拼在一起的桌子早就分开了。
    距离并不近。
    他不知道究竟在玩什么游戏,搞什么鬼,不过倒霉蛋噘嘴的样子很可爱,小小的纠结一下,回头看了看来自郑基石等人鼓励的眼神。
    她的声音像小动物,含含糊糊的幼,做贼一样的很小声:“申东甲,你的鞋全是假的!”最关键的是没用敬语。
    “咳……”朴宰范喷了,呛得脖子都红了,整个人惊呆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埈京笑的最厉害,申东甲的脏话就在嘴边,想骂人却硬憋着,还要满脸堆笑。
    郑基石直接站起身鼓掌,嘴边咧到最大要吃天,pumpkin满脸通红,身旁的李星和前仰后合,看起来快要断气了。
    Loco被这骚操作搞得一时半会反应不来,挠挠后脑勺傻看着。
    禹元材彻底怔愣着,在这一刻发现东甲哥的脾气简直好的没话说。
    这时朴宰范才明白原来在玩游戏。
    “他们搞什么鬼?”李埈京偷偷摸摸的瞟一眼,只见申东甲嘴唇微动,咬牙切齿的恨恨道:“这些狗崽子死定了。”
    那边的小鬼们正接受第一个倒霉的人暴击,郑基石站起身走过去,拎着一个一个走出去“教育”。
    大人们都在密切关注,李星和与pumpkin开始猜接下来谁要倒霉。
    最倒霉的就是朴宰范了。
    不过他今晚确实太倒霉了点,关键是底下小鬼们太不安分了,总想挑衅社长的威严。
    感受到后脑勺再次袭来一巴掌,他真的想骂人了,你他妈能不能争气点?
    为什么老是输!
    关键为什么老是打自己!
    李埈京和申东甲憋得太难受了,时不时像放屁一样,嘴巴直漏气。
    他非常装逼,绅士有度,毫不生气,根本不想搭理这个倒霉鬼。
    “我真不是故意的,真的。”熙贞特别诚恳,呵出的热气带着酒香,小脸粉嘟嘟。
    朴宰范不相信的扯扯嘴角,暗暗瞪了她一眼,想转头却被从后面搂住了脖子。
    耳畔紧贴一张滚烫的脸蛋,呼气都仿佛拥有麻醉剂的效果,让人晕乎乎。
    他掀起眼皮环视一周,反手扶了扶,趁着对面俩人不注意的时候,流露情态的贴唇低语几句。
    喝了不少,有点醉意,挣开朴宰范的搂抱,颤颤巍巍的站起身,膝盖顶着对方后背,有些好动的摸起他打着发蜡的黑发。
    朴宰范没反应,大花臂反手虚扶着,她将逗猫惹狗让人嫌这句话的意义诠释的淋漓尽致。
    本人已经放弃挣扎。
    “明天下午的飞机?”
    “嗯。”
    “要去几天?”
    “三四天。”
    也就是说,起码要有一个礼拜是分开的,反手护着的朴宰范确实想好好休息,虽说每天五六个小时的睡眠足够,可是不代表他不累。
    “给自己放个长假吧。”申东甲点着矮桌,说着属于好友之间的体己话。
    “再说吧,忙忙碌碌过几年再休息。”因为新建立的厂牌还在发展中,需要他带着这些“新面孔”。
    “嘶——”头发被扯疼了,他一把拉下不安分的某人,按住后脑勺嘴唇贴着香热的面颊,作咬牙状。
    接着,朴宰范无奈的放开她,扶额撑着桌面,对面的李埈京咧开嘴角看着熙贞给他的好友扎了个小揪揪。
    然后禹元材看着自己公司的社长,顶着冲天辫一本正经的谈事情。
    已经是凌晨的时候大家才各自回家。
    著名的两个酒鬼又开始勾肩搭背的扭屁股。
    Loco和某人手挽手,蹦蹦跳跳的扭屁股,俩人清晰无比异口同声的喊着口号。
    “左!右!”
    “左!右!”
    “左!右!”
    禹元材的心情一言难尽,表情也很是复杂,原本南熙贞在他心目中冷艳迷人的印象彻底崩塌。
    “等,等一下!”
    南熙贞忽然想起来什么,转过头懵懵的瞅了一圈,最终目光定格在禹元材的身上,雄赳赳气昂昂的勾勾指头:“你!过来。”
    “没礼貌,要叫哥!”这种事情一般只有郑基石才喊她。
    禹元材怔怔的指指自己,看了看周围表情各异却眼含笑意的哥哥们,快步走上前。
    Loco一把搂住公司新签约的小朋友,拍了拍对方肩膀,然后强制性的要求对方和他们一起扭屁股。???
    禹元材想挣扎摆脱,可惜为时已晚,他被撞来撞去,摇摇晃晃的。
    “左!右!”
    “等,等一下啊!”
    “左!右!”
    “哥你先放开我!”
    “左!右!”
    “这,这是入社仪式!每个人都扭过的!”南熙贞微醺,眼睛却贼亮贼亮,神情看起来特别真诚。
    禹元材不太相信,于是视线看向了pumpkin,对方配合无比的点头,指了指李星和他们:“没错,都扭过的。”
    他回头看去,头顶扎着小辫子的社长忍笑的转移目光。
    Simon哥的眼神很真挚,难道是真的?
    最后,他屈服了。
    跟着一起不自然的扭起来,本身气质阴郁的人,做着这种滑稽的事情更觉得好笑。
    “左!右!”
    “左!右!”
    “左!右!”
    喊左的时候,挨在一起的三人屁股向左边撅起。
    喊右的时候,屁股齐刷刷的朝着右边扭动。
    “哈哈哈哈哈哈!”pumpkin及时将这一幕录下来,这以后可就是元材xi的黑历史了!
    周围笑声一片,禹元材总感觉……
    自己被耍了。
    可是看着大家眉开眼笑的望着自己,他还被loco哥紧紧搂着,听着熙贞的口号声摇晃。
    一直腼腆不好意思的禹元材,忽然露出纯真可爱的笑容。
    AOMG。
    以后请多多指教。
    WwwxYUzhaiwu.XyZ
    --

禹元材的一天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