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攻击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替身攻击

      朴宰范是有养狗的,那两条狗叫做Oscar与PJ。
    这天他将Oscar和PJ从弟弟那领回来,给狗洗了澡顺便喂饭。
    然后,就用Oscar和PJ勾引人。
    一勾一个准。
    他听见铃声响去开门,刚打开一条缝,对方一把推开自己,噔噔噔跑去看狗。
    “睡着了啊。”语气有些小失望,还有些欣喜。
    Oscar和PJ就睡在卧室门口,侧躺着,可以看见刚刚吃饱的小肚肚。
    毛发油光水滑,打理的很干净。
    南熙贞蹲在旁边想伸手摸摸,却担心吵到狗狗睡觉,她扭头去征求主人的同意,发现主人正在给爱狗拍照,于是身子往后边挪了挪。
    她今天刚刚和李廷香导演一起吃了午饭,聊了一小会儿就被勾来了。
    高领系带水青色薄纱衫显得她皮肤有种冷冷的白,牛仔甩裤更添一份利落。
    狗的鼻子是很灵敏的。
    Oscar突然抽抽它的黑鼻子,不停的嗅着空气中陌生的气味,舌头舔着自己长长的嘴巴醒来。
    “Oscar~”这一声喊得,Oscar直接蹦起来跑过去闻她的指尖。
    “嘻嘻,还记得我呢。”另一只还在呼呼大睡,没有什么反应。
    朴宰范学着PJ的姿势躺在地板上,获得她的嫌弃和吐槽:“你跟狗狗越来越像了。”
    是……是夸奖吗?
    Oscar很聪明敏捷。
    熙贞原地转圈,它也会跟着呼啦啦转个小圈。
    熙贞踮起脚尖手舞足蹈。
    它竟然也会抬起前肢,不停的蹦跶,后足撞击地板发出响亮的哒哒声。
    你来我往,玩的不亦乐乎。
    和狗斗舞。
    也就这人能做得出来。
    朴宰范还是瘫在地板上,边用手机录像边摸摸还在睡的PJ,呼噜呼噜毛。
    跳累了,她一屁股坐下,抱着Oscar亲亲摸摸。
    Oscar用它热情的舌头,帮忙给这人洗了个脸。
    “好了好了。”熙贞甚至都按不住Oscar,抿紧嘴唇躲避口水。
    忽然,她赶紧大腿一热,低头一看……整个人呆住了。
    Oscar尿在了她的身上。
    “ohhhhhhhh!”朴宰范握拳抵唇起哄,大笑声有些欠揍,一副惊讶看热闹的模样。
    “……”
    奇怪,Oscar从来都不乱撒尿的……他一边收拾地板,一边抬起头看着某人哭丧脸去了浴室。
    在浴缸里泡了快一个小时,南熙贞才觉得自己洗干净了那股味道,裹着浴巾闷闷不乐的出来。
    此时朴宰范躺在矮沙发上玩电脑,他戴着耳机好像在看视频,听力非常敏感的发现人终于洗完了。
    “衣服在里面。”他指了指卧室,全身上下只穿着大短裤和无袖衫,后脑勺枕着手臂,很舒服惬意的姿势。
    南熙贞微撅着嘴进入卧室,床上就放了两件衣服。
    一条眼熟的浅粉色细带内裤。
    一件可以当裙子穿的长T。
    算了,就这样对付吧。
    穿好以后,揉着半干的头发去了客厅。
    因为泡久了,不仅脸蛋是粉嘟嘟的,膝盖,手肘,脚跟都是浅浅的粉色。
    小腿细削光滑,大腿浑圆优美。
    像含着露珠的小草,更像出水的白芙蓉。
    皮肤是瓷釉质地的透感,白,也不是单调无味的白,是润润腻腻的白。
    她嘀嘀咕咕几句,弯下腰肢去闻大腿上还有没有味道。
    衣服上移,小屁股翘嘟嘟的。
    本来应该专心致志看视频的朴宰范,就像有感应一样,不着痕迹的将眼神投过去。
    视线区域为没有遮盖住的臀部。
    他眼神里那股有些烫手的“冲劲”若隐若现。
    等到熙贞重新站好的时候,又装模作样的移开目光继续观看视频,手边还放了一桶冰淇淋。
    唉……
    南熙贞唉声叹气的坐在他脚边,挠挠脸颊,眼眸吃足了水分,波光粼粼。
    “Whatareyoudoing。”兴趣所致,用了英文。
    “emm,Uploadvideo。”他正在ins上传自己录制的《YACHT》舞蹈版本,这几天还在宣传。
    “什么video?”某人有点感兴趣,趴在他膝盖上想要看看。
    朴宰范摘下右边的耳机递给她,《YACHT》海水般清新的曲调钻入耳内。
    她努力的低头想看看电脑屏幕,上半身是真空状态,衣领大开,一览无余。
    盈盈饱满,娇娇香怜。
    “下流”视线又紧盯漂亮锁骨的下方。
    【ThisasongIwrotejustformybaby】
    她听见这句歌词,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就是纯属好奇的问道:“是我吗?”
    朴宰范的眼睛应声看向屏幕,神情风平浪静,摇摇头舔唇回答:“不是。”
    好吧……自己又自作多情了。
    “那你的baby是谁?有很多吗?”
    “挺多的。”他的指尖在电脑触摸区滑动,点开查看舞蹈版本的《YACHT》。
    看他好像很忙的样子,南熙贞撇撇嘴取了手机玩一会儿。
    偷偷摸摸点赞了朴宰范上传的Oscar和PJ照片。
    照片里,两条狗的睡觉姿势一模一样。
    他还发文说自己是不是和狗狗越来越像了?
    【Iguesspetsandownersstartdevelopingsimilarhabits】
    宠物会和主人养成类似的习惯。
    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视频,他时不时会眯眼笑出声来。
    南熙贞坐在脚边想凑近看,却被对方裸露在外面的大腿吸引住了。
    这个人皮肤是稍白一些,和正常男人的情况来对比,他的腿毛也很少。
    不怎么长,皮肤也挺光滑。
    不太扎手。
    就像摸狗狗一样,南熙贞伸手在他左大腿上摸了摸,轻轻的拂过。
    其实眼神都已经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难道经常会除腿毛?
    他也不像是这种性格的人啊。
    也不是爱豆。
    小腿上也有纹身,感觉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
    她又低头蛮认真的挠挠刺青。
    朴宰范用勺子挖了一块冰淇淋放进嘴里,抬起头看了一眼她。
    熙贞还在研究的摸来摸去。
    单手撑着小脑袋,指尖轻轻的来回滑。
    让人痒到心里去。
    “Whatareyoudoing?”他忍不住合上电脑,声音很低,蕴蕴柔柔的。
    “啊?就,就摸下你的腿。”南熙贞连头也没抬,发丝湿湿的,侧脸娇美,晶莹玉润。
    “why。”他嘴角微弯,鼻梁上的钻钉在光线下有反射的光。
    这哪有为什么?又不是没有摸过。
    突然计较这个……
    “我摸下怎么了?”她一点就着,放下了撑着脸的手,音量都提高不少。
    朴宰范其实就是想逗她,故意继续问:“why?”
    他此时的智商也喂了狗。
    “我就摸一下……”她搞不清为什么要一直问下去,立刻就烦了,情绪表达在脸上,“如果你生气那对不起。”
    说着,缩回了自己的手。
    “hi,I'mnotmad,I'mnotmad……”朴宰范连忙举起双手摇头,声音放得更轻了。
    “我想问你是不是要something,我没生气,只是问问而已。”逗弄的语气很快转变为轻哄,完全“怂”。
    然后接着玩电脑,却发现自己的大腿没有继续被摸。
    他幅度很轻的挪动腰胯,电脑就放在腹部的位置,专心致志的“工作”。
    此刻南熙贞的注意力被他手边的冰淇淋吸引到,嗯……看起来很好吃。
    我今天都没怎么吃饭,就吃一口冰淇淋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我可以吃一口吗?”她翘着双脚,凑过去问道,笑容可爱。
    “当然,给你。”朴宰范将这桶冰淇淋推给她,仔细瞧了瞧,心里想好像没有生气。
    冰淇淋有些融化,正要送往嘴巴的途中,滴落在朴宰范的大腿上。
    嗯……
    她瞅瞅这边,瞅瞅那边,一根筋的先放下勺子,有点可惜的用手指抹了抹大腿上的冰淇淋,然后吮吸指尖。
    还有一点……
    熙贞没多想,低头伸出舌尖舔了舔对方的大腿,搞得手上全是,所以不停的吮手指。
    这个场景,让人想入非非。
    娇嫩湿润的女人坐在你身边舔手指。
    这可是你先勾引我的。
    朴宰范不由的绷紧曲着的大腿,舔唇盯了她好几秒,再一次合上了电脑。
    南熙贞终于吃上了这口冰淇淋,有些喜滋滋的含在嘴里,发现对方老看着自己,挑眉问道:“怎么了?”
    只见他抿唇微笑,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笑,干净舒服的五官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ok。”
    朴宰范二话不说,摘下耳机拿着电脑和这桶冰淇淋起身,将东西放在了一旁的矮桌上。
    然后在熙贞诧异懵懂的目光下……
    拉着白色无袖衫反手快速的脱掉,展示性的动动肩膀,转转脖子。
    几步走到面前,膝盖跪在沙发上,伸手捏住她的手腕说道:“let'sdoit。”
    “do什么?”她一脸懵逼,心思还在那桶冰淇淋上。
    朴宰范笑的很那个什么,一副我都懂的表情:“Iknowwhatyouwant。”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嗯……
    “可是健身老师不让我吃。”冰淇淋热量太高了,一口就行了,她小脸严肃,很有原则性。
    “what?”健身教练还管人家做不做?朴宰范心里暗骂那个老师,一点都不专业。
    “我怕被骂。”老师是很严厉的,每天都会督促。
    “他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而且……挺消耗热量的。”sex运动确实能够减肥,什么教练,还不让人做!
    “什么?怎么可能,会胖的好不好。”亏你还是健身达人呢,就知道骗我!
    朴宰范一脸你在跟我开玩笑吗的表情,“whatthefuck?”怎么会胖?一直在“运动”啊!
    于是随便找了个借口:“他不会知道的。”哪有人会问你这个?
    “可是身体会表现出来啊。”每天都会有各种测量,瘦没瘦一目了然,而且现在还是重要的增肌环节。
    会让身体线条更加漂亮。
    什么跟什么?
    “那我小心一点,不会留下痕迹的。”他开始捏着手腕将人往自己怀里带。
    痕迹?
    南熙贞终于察觉出哪里不对劲了,狐疑不定的问道:“你在说什么?”
    “comeon,let'sdoit。”他拍拍手,歪笑着挪动膝盖靠近。
    “do什么?”她盘腿坐在沙发上,目光明澈单纯。
    朴宰范起身默默脱掉了自己的大短裤,只穿着深灰色白边的CK内裤,右膝盖跪在沙发上,脸庞凑过去想亲一口。
    “等等……你想干什么?”她警惕性很高的推开对方,弯眉皱起,满脸不解。
    “comeon。”他锲而不舍的又凑过去,脸上还有轻轻浅浅的笑意。
    还以为在欲拒还迎。
    南熙贞一脚踢过去,致使这个人距离自己远了点。
    朴宰范有些懵,不对啊……为什么拒绝?
    “你干嘛啊?”她还有点烦,嘟嘟囔囔不太情愿。
    干嘛?
    朴宰范都气笑了,跪坐在沙发上和她对质:“是你先摸我大腿的。”
    “摸摸怎么了?”
    “很奇怪的方式啊。”
    “哪里奇怪了?”
    朴宰范无语的望天,然后伸手原模原样的摸摸她大腿,振振有词道:“你就是这样摸我的。”
    “有什么问题吗?”她非常冷静,不觉得有哪里不对。
    搞得对方有些上火,眉头紧皱提高音量:“你刚刚是不是在我大腿上吃冰淇淋了?”
    “so?”尾音上扬,语气很不在乎。
    “这难道不奇怪吗?”
    “那冰淇淋掉在你腿上了啊,我有什么办法?”
    朴宰范此时此刻有些怀疑人生,一脸懵逼,难道是他想得太色情了?
    “你不是在向我暗示something吗?”
    南熙贞耸耸肩膀,表情无辜,天真纯粹:“我暗示什么了?”
    “你又摸又舔的,不想要吗?”
    “想要什么?”
    哎西……
    他喘气腮帮子鼓起来坐在沙发上,狠狠撸了一把头发,被噎的变成双眼皮。
    “好吧,comeon,baby,Iwantyou。”说着,双臂展开想要抱。
    南熙贞还是眼睛清澈的摇摇头,再次拒绝道:“sorry,sir,Idon'twantyou。”
    What*fuck?
    你把我火撩起来,却不要?
    他的坐姿突然变得乖巧,语气都变的软起来:“comeon。”非常执着的扑过去。
    南熙贞看着眼前近距离的这头狮子,这哥的胸肌还勾引性的跳动,想笑却憋着。
    她低头瞥了一下,眼神瞬间变得流盼妩媚起来。
    “怎么硬了?”
    这他妈都怪谁!
    朴宰范从衣摆那里摸上去,将人压在身下,气氛猛地变得粘稠炽热。
    “我做好准备了。”他甚至还在想要不要用上那个粉色的小东西。
    就在嘴唇都要贴上去的时候,熙贞忽然偏过脸,白皙手指瘙痒一般的抚摸他的手背。
    指甲从手背上青黑纹身划到指背的字母刺青。
    充满挑逗色气的举动。
    那双眼睛说不出来的妖娆艳丽,她甚至轻启唇瓣,红红的小舌尖舔在对方的指关节上,眼睛始终注视着朴宰范。
    大胆,让人心肝一颤。
    头皮发麻,骨头都酥了。
    朴宰范已经伸出手去扯她的小内裤,身下硬邦邦,他已经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
    谁知,突然哼哼唧唧的说一会儿还有事,现在就要离开。
    他裤子都脱了……
    南熙贞鬼模鬼样的弹了弹他的下半身,小脸格外认真的给予了建议。
    “你要不去找你的那些baby吧。”
    说完,趁对方怔愣之际,一溜烟窜了出去,跑的比谁都快。
    留在原地的朴宰范,突然抬手给了自己一嘴巴。
    这可不是借口,南熙贞确实还有自己的私事,其实就是趁休息时间想摸摸狗。
    她和宋旻浩约好了,要取那幅名为《雾气》的画。
    直接约在了常去的酒吧,大大方方的,因为衣服还是脏的没洗。
    她随便穿了一件裤子,系上腰带,反而有点乔装打扮的意思,戴上黑色渔夫帽,从后面看就是一个穿衣风格挺hiphop的普通人。
    按照经验,一般聊天开头模式为:【我有一个朋友,他怎么怎么样……】基本就可以确定这个朋友就是本人。
    所以南熙贞有些惊讶,宋旻浩竟然能将这件事情告诉自己。
    男人不是最好面子的吗?
    这种隐私也会拿出来说?
    镜头形象的宋旻浩给人初印象应该是不太会处理男女关系的人。
    其实大错特错,他太擅长心理战了。
    可以说,这次见面是一场互相试探的拉锯战。
    南熙贞是个明白人,对于这件事情的见解说的明明白白,头头是道。
    “你朋友之所以心理不舒服,不是因为对方劈腿,而是对方劈腿还想先甩了他。”
    “男人最爱一个面子,谁先谁后很重要。”
    宋旻浩听得很入神,小臂交叠撑在吧台上,鼻梁又高又挺,灯光打在他脸上,投射出阴影,显得表情神秘而且高深莫测。
    “那他应该怎么做?”
    “简单,找个女的一起去女朋友那里道歉,说是不小心搞大了肚子。”她夹着香烟喝了口酒,嘴角笑意很浅。
    全是胡说八道,歪理一大堆,“这样双方都扯平了,面子也找回来了,也气到了对方。”
    先发制人非常重要啊。
    绝不能被分手!
    简而言之:死都死的壮烈!
    宋旻浩听了以后,开始有些惊讶,不太能理解,可是细细一想,好像就是这么个道理。
    男女之间不就是你推我拉,互相争夺吗?
    因此,他越思考越忍不住笑意。
    然后接着问:“可是他周边没什么人能扮演这个女性角色。”
    南熙贞蹙眉弹了弹烟灰,她不笑的时候,就像冰冻住的鲜花,漂亮但有距离感。
    她目光打量一番面前这个人,神情诧异,“你该不会是想让我扮演这个角色吧?”
    所以,才拐外抹角的说了这么个故事。
    “怎么会,当然不是。”
    宋旻浩摇摇头不着痕迹的绕过这个话题,说起第一次见面品尝的Whisky加咖啡。
    “我觉得味道挺新奇,有时候会这样喝。”
    “这是哪个地方的喝法?”
    他作好奇宝宝状,肩膀挨着对方的肩头,已经突破了亲密距离。
    半晌,南熙贞趴在桌上眼眸弯弯的笑出来,娓娓动听。
    “那是骗你的,只是惩罚而已。”
    看他一脸不相信的模样,于是笑嘻嘻的用右手撑起脑袋,帽檐遮挡住她上半张脸,浅红色的唇形优美漂亮。
    不过,就算光线有些暗,宋旻浩还是能感受到那双春水流光,盈盈脉脉的目光。
    她有些得意的勾起唇角,语气不自觉的撒娇,清甜甜。
    “你好笨。”
    笨到女朋友劈腿却不知所措,笨到连这个谎话都相信。
    “那你教教我,我就不笨了。”宋旻浩低音炮的嗓音很磁性,理所当然的露出纯真的憨气。
    让人毫无戒备。
    他们聊得开心,兴趣相投,气氛活泼,有说有笑。
    这家酒吧的DJ和aomg的pumpkin很熟悉,今天就喊来一起玩玩,俩人在DJ台操作。
    pumpkin和熙贞也很熟悉,也许一开始没有认出来,可是她问Bartender要了一碟可可粉。
    全世界估计只有她才有这个习惯。
    pumpkin瞬间确定下来,一通电话打给了朴宰范,还拍下了照片想要确认一下。
    照片很模糊,没有拍到正脸。
    虽然看不清楚这张脸。
    但脑袋上的那顶渔夫帽,我他妈倒是认出来了。
    急急忙忙出去,把自己甩在身后,是急着出去见别的男人?
    What'swrongwithyou?
    妈的。
    他一把甩开耳机,想要起身穿衣服赶到现场逮个正着,可是没走几步就停了下来。
    熙贞说是去见朋友。
    确实没有撒谎。
    只是自己以为是女性朋友,或许太敏感了点?
    但是……大晚上和男性朋友在酒吧喝酒,还距离这么近?
    我可去你妈的。
    要不说朴宰范学乖了,知道枪打出头鸟,但是自己又想验证。
    于是他给pumpkin发了一条消息。
    【你先告诉simon哥吧,我还有事,认不出来。】
    --

替身攻击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