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平静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他的平静

      7月16日。
    美国洛杉矶。
    权志龙“ACTIII,M.O.T.T.E”世界巡演洛杉矶站。
    南熙贞也不知道是谁寄来的,是关于这场演唱会的两张票。
    本来按照实际计划无法去演唱会现场,可是妈妈突然说要去洛杉矶……
    这一两年来,妈妈去洛杉矶的频率越来越高。
    是相邻的位置,距离舞台比较远。
    妈妈从来不去这种场合,她甚至连电视剧电影都很少看,今天却跟来了。
    可能是因为难得出现在这个地方,她很黏着妈妈,整个人都依偎在怀里观看。
    光线比较暗。
    南妈妈的眼睛纹理很漂亮,她的目光像水中月,好像随时都有一把利剑劈开这镜花梦幻的一刻。
    她的心思不在演唱会上,不着痕迹的,像是寻找什么人似的,一一扫视过去。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一大半,只见台上就剩下了一位穿着黑色印花拼接长衬衫的人。
    黑湿发,是真的被汗水浸湿了。
    瘦到……南熙贞都没想到。
    聚光灯照射在他的头顶,面前立着火红的麦克。
    他穿着宽松的牛仔裤,因为修身款式的……穿起来显得他像副骷髅。
    “这是我第二次世巡。”
    “直到现在,我都不认为是全靠我自己才能成功走到现在……”
    “你们大家……”
    “我……”
    讲到这里的时候,他掩饰情绪的小动作出现了,表情无所谓的快速揉揉后脑勺的黑发。
    Talk环节。
    权志龙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嗯……所以,有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
    “感觉……有些孤独?”用一种没什么大不了,却调笑的语气说出来。
    “有些时候,有点难熬。”
    独自讲到差不多有五分钟的时间,南熙贞还是满足万分的枕在妈妈的肩头,没什么特殊的情绪。
    直到……
    权志龙握着麦克,总感觉他的眼中有特别微弱的亮光,快要熄灭的黑暗。
    语气轻快,嗓音状态不好,沉重发闷。
    “接下来我就要去……”他就连敬礼的姿势都带着小俏皮和自己独有的风格。
    指的是服兵役这件事情。
    刚刚还安稳撒娇的熙贞,腾的一下直起身,惹得妈妈偏头默默注视。
    他说了些感谢粉丝的话,努力将气氛搞得活泼一些。
    “所以下一首歌是这场表扬的最后一首歌。”
    “这首特别的歌是因为但丁《神曲》受到的启发,知道吗?”他的黑眼圈重到遮都遮不住,可以看出整个人疲惫不已,却强打起精神。
    “so,可以认为是关于人生,有时候人生就像电影……”他摸摸脸笑了,然后继续往下说。
    服兵役?这么快?
    南熙贞有些呆呆的发愣,好像在沉思,也不知道小脑瓜能想出些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妆容的原因,他的眼皮总是处于红红的状态。
    “这首歌倾注了我所有的感情。”
    “嗯……我不知道是什么……”
    “但我认为这首歌是包含着什么的,我希望你们大家能感受到它。”
    “真的,希望如此。”
    全场瞬间暗了下来,只能看见一大片布满整个会场的黄黄灯海。
    “浅水飞出了蛟龙,除了我自己的家人谁都不认识。”
    “苦尽甘来,divinacommedia。”
    “在看不见星星的地下,化作了星星。”
    独有的哭腔式唱法,可能是开太多次演唱会,他的声音发干沙哑。
    “妈妈不必太担心我,我不是问题,我才是问题最终的答案。”
    “为什么人生就像喜剧演出,笑着笑着就哭了起来。”
    这时,妈妈发现熙贞格外认真,她盯着台上的歌手,不由得开始啃指甲,神游天外。
    这是她的一个坏习惯,每次遇到无法解决的难题,总是咬咬这里,啃啃那里。
    妈妈轻轻的握住她的右手,温柔的摇摇头。
    “成功就是挣扎祈求,尽了全力,但那又能怎么样”
    “Right?Wrong?大家有什么罪罪本身就是矛盾。”
    “Right?Wrong?市民歌手,国民演员。”
    “无药可救,我已经麻木了麻木了,我已经……”
    权志龙的咽喉就好似塞了一大把荒漠的土沙,挤不出一丝丝水分。
    他站在舞台上,站在聚光灯下。
    感觉好像……身边有很多人似的。
    其实,一个人都没有。
    最无奈的是,他的眼眶都热了呢,终于有水分可以涌出来。
    刚刚到达眼皮,被沙漠的风一吹,干到皲裂。
    他,他连这个权利都不能行使。
    演唱会结束,妈妈拉着一脸沉思的人走出会场,来到了外面。
    南熙贞还在脑海里想着那个问题:要去服兵役了?
    周围人群很多,正有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接近她们。
    妈妈轻抬眼皮望了过去,目光无波无澜的继续看女儿,想要出声说话,却看见熙贞转过身来。
    “妈妈,你等我一下,我想去找我的朋友。”怎么和她想象的差那么多呢?
    “去吧。”
    就在她娇娇一笑,扭头又走又跑的离开时,那个身影也慢慢的来到南妈妈的身后。
    其实,她也不是想要主动找对方,偷偷摸摸看一眼呗。
    做贼心虚,别扭至极。
    你要是想见人家,大大方方的去找,想问什么就问嘛。
    偏不,她主动就输了,想见又不想让对方知道,心里纠结死。
    以前开演唱会的时候,整个场地大概是怎么布置的,有人一清二楚的告诉了她。
    她记性好,一下子就摸到了正确的地方。
    谁知,没人?
    咦——
    接送的车不是从这里出来吗?
    难道还没有出来?
    要不要在这里多等一会儿?
    等等吧。
    我就,偷偷的瞧一眼,谁也不知道。
    她穿着大翻领真丝麦斯林莎连衣裙,裙子上有精美的花卉,轻薄飘逸。
    一个人等啊等。
    她在这个出口充满耐心,双脚无聊的踢来踢去。
    熙贞在这里等。
    有人在对面的车上等。
    “志龙还不走吗?”
    “等等。”
    权志龙抽了一根又一根烟,身上还是舞台上的那一套,日程安排的是休息一天,然后接着去休斯敦开演唱会。
    他的脑门贴着几个大字“赚钱机器”。
    累,却睡不着。
    总是拖到黎明,六七点钟那会儿,身体彻底撑不住,他脑子里的各种想法消失后。
    人就像断电的机器,才能休息。
    他面对车窗,烟灰落在手背,眼神乏味无尘的看那个人。
    一会儿走到左边,一会儿走到右边。
    大概过了快半个小时左右,熙贞还没有走,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撑起小脑袋想些有的没的。
    他怎么瘦成那个样子了?
    很费劲的模样。
    内心有些踌躇。
    我要不要问问他……减肥方法?
    不太好吧……
    想到这里,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随后产生了难得的忧心忡忡。
    志龙哥,要去服兵役了吗?
    周围越来越安静,直至空无一人,她还是没有走。
    权志龙半包烟都快抽完了,她还在那。
    给人一种错觉,好像从始至终她都在等自己。
    向来吸烟只吸一半的人,掐灭了剩余的半截,对着驾驶位的人说:“你在前面路口等我。”
    说完,开车门下去了。
    他并没有迎面走过去,而是饶了一大圈,从后面进入了会场。
    然后多此一举的走出这个出口,制造他刚刚结束的模样。
    这俩人太别扭了。
    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权志龙停下了脚步,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打扮,戴上了墨镜。
    南熙贞百无聊赖的支着下巴,听见耳边传来脚步声,漫不经心的望过去。
    突然,像弹簧一样,猛地站起身来,还不忘快速的拍拍屁股上的土。
    怎么,怎么不是坐车出来的呢?
    因为对方戴着墨镜,看不见他眼里的情绪,也无法辨别对方脸上的表情。
    气氛一下子凝滞了,谁都没有开口。
    这样近距离目睹后,发现一副墨镜都快把他整张脸遮盖住了。
    下巴都变成漫画里那种尖尖的。
    好辛苦的样子。
    从南熙贞生下来后,妈妈教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懂礼貌。
    她的目光清澈干净,没有一点点杂质,像纯度很高的水晶。
    “辛苦了。”眼睛直勾勾紧盯着人家,有点呆,却充满真挚。
    这句话一下子击溃了权志龙所有的防御,他第一反应是不受控制的笑了下。
    然后嘴角神经胡乱的跳动,不知道是向上弯起好,还是向下撇自在。
    似乎所有人都有误解,觉得他轻而易举的就能做成一件事情。
    导致朋友,队友,从来没有盯着自己眼睛,认真的说上一句。
    【辛苦了】
    他就是需要这么几个字,有那么困难吗?
    自己不配得到这句话?
    他那么对待熙贞,说什么狗屁只看着我这种shit。
    就是希望,自己身后还有人在,会,会有那么一个人在等自己,对他微笑的说道:“你辛苦了。”
    赚钱机器赚了那么多的钱,钞票会对自己说辛苦了吗?
    没有人会这样做。
    就只剩下熙贞。
    他现在穷酸到骨头里都有缝,吃一口饭会吐出沙石的程度。
    走到哪里跟一大群人,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
    他固执的想要将熙贞带在身后,其实内心是充满小小的期待。
    不管身在何处,一回头,总能看见身边还有人。
    这样就可以忽略掉周围挑剔的目光。
    权志龙戴着墨镜的那张脸,什么情绪变化都没有浮现出来,只是轻轻抬起手臂朝她招招手。
    嗯……她有些犹豫,鞋底蹭着地面,慢慢挪动。
    对方也不着急,静静等待。
    夜风一吹,正面迎上去。
    熙贞发现,这哥身上那件长款宽松的衣服……是个障眼法。
    因为此刻的凉风,衣服紧贴身体彻底显现出来,毫不夸张,瘦的就剩下一把骨头了。
    磨蹭的脚步迈的大了些。
    终于,度过这几步路,俩人得以面对面。
    熙贞有些忐忑,她的视线不能穿透面前的这副墨镜,只能看见对方,弧度微妙的唇角。
    刚有些不自在的低下头,忽然眼前一黑,身体有了凉凉的触感。
    不远处的一栋大楼里。
    南妈妈的身旁站着一个男人,身材中等,个头不低,他们一同望向拥抱在一起的人。
    “熙贞的男朋友吗?”男声很沉稳平和,透着好奇。
    “不是,大概就是关系比较好的一类吧。”妈妈含笑柔和的回答。
    她身边的这个男人,长相中规中矩,就是一双眼睛充满润华的光芒。
    “那个人怎么没来。”妈妈问道。
    “上次跟得太紧,吓到熙贞了,这次就没有来。”说到这里,男人的眉头紧锁,支支吾吾的开口:“李在容的事情,是你做的?”
    只见妈妈眉眼收敛的轻瞥一下,他顿时收声,大气不敢出一下。
    “上个月他在拘留所里度过了自己的49岁生日,应该挺开心的。”
    “……”至此,这人再也不敢问下去。
    过了一会儿,南妈妈面容恢复到亲和温柔的神情,转身问:“你的车队还在吗?”
    “嗯,还在。”
    “那好。”南妈妈点点头,这几天熙贞踩景应该差不多了吧。
    气氛变得静谧,二人只是继续眺望远方,再无交谈。
    似乎天王巨星都有这么一个阶段。
    权志龙的好朋友JustinBieber目前也有这种状况。
    天之骄子,上帝的宠儿。
    物质完全满足了,他们将这个世界能玩的,都玩了一遍。
    获得了成功,有了不小的成就。
    拥有无数赞美。
    遭受过非议,遭受过谩骂。
    谈过轰轰烈烈的爱情,分手,复合,再分手。
    什么傻逼事都做了。
    一般人没有的体验,他们全有了。
    一般人追求的,他们动动手指就能做到。
    放荡不羁,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然后,一夜之间发现。
    没有可以玩的了。
    没有追求了。
    他们已经到达了顶点。
    接下来,就是抓心挠肺的难受,他们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坐卧不安,晚上睡不着。
    烦躁,想呕。
    是缺女人吗?
    不是啊。
    是缺爱自己的人吗?
    也不是啊。
    可就是难受,浑身都不舒服,心灵似乎遭受过重创,心情难以平静。
    空虚,什么都填补不了那个大洞。
    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人理解自己,所有人都用异样挑剔的目光看他们。
    他们不想索取了,他们想要付出。
    我得找个人来倾诉,我要找个能懂得我心情的人。
    不然,一肚子空虚与忧愁给谁说。
    玩腻了,玩厌了。
    精神上空出一块,没了追求,整个人就像是抽走了灵魂。
    是要“看破红尘”吗?
    当然不是,没有那个悟性,做不到。
    我要怎么才能寻求到心灵上的平静呢?
    权志龙暂时找到了,他感觉自己现在能好受那么一些,能平静下来。
    停在路口的车不见了司机,他坐在了驾驶位上,副驾驶却空无一人。
    从后视镜看去。
    他的身后忽然伸出一双手臂,肌骨优美,那双带着温度的手握住了自己的脖子。
    权志龙顺从的抬起脖子,由她捏来捏去,嘴唇挂着若有若无的弧度。
    这只手还覆盖在自己的额头,摸摸头盖骨,玩玩耳朵。
    叮铃叮铃——
    他佩戴的耳环也被弹来弹去。
    却没有嫌烦,那焦躁想呕的胃部,莫名的好受许多,心里好像踏实了一些。
    他放松的摊开肩膀,手臂搭在两边,流露出高级浪荡的流气。
    他是清高的。
    所以根本不care朴宰范他们,谁也不关心,爱怎么就怎么样。
    我只是想寻找心灵的平静。
    权志龙躺倒在车椅背,眼皮抬起注视一刻都停不下来的人,这时候能够喘口气。
    “你怎么来洛杉矶了。”
    “要踩景呀。”
    “踩什么景?”
    “不告诉你。”
    南熙贞撑在椅背上,悄悄瞅了瞅这张倒着的,瘦削的小脸,发现对方眼眸黑漆漆,深不见底。
    “嗯……就是踩景嘛。”她嘟嘟囔囔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扯扯嘴角,鬼气不停的往外冒。
    “我是不想你那么辛苦。”振振有词的借口。
    权志龙一动不动,保持这个姿势看她,一直盯到她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办法,搂住对方的脖子,窸窸窣窣,跟个小蛐蛐一样,将计划全说了。
    听完以后,权志龙从椅背上起来,还是那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轻狂。
    只是眼里此刻有了温度。
    “谁说我要操心了?”
    “……”
    好吧,算她自作多情!
    他瞥了一眼,点支烟夹在手里,抽了一会儿,润润沙哑干燥的嗓子。
    眉眼犀利中透着笑意。
    又瞅了一眼嘴巴撅起的人,清清嗓子开了金口。
    “什么时候拍。”
    南熙贞不可置信的抬起小脑袋,轻扑过去扒着他的尖下巴,不停的摇晃:“不行,你时间来不及。”
    权志龙颇有点享受这个烦人的摇晃,一边吸烟一边回:“所以问你什么时候。”
    “你真要来呀,不行不行,我担心你。”语气超贴心,还很心疼的紧贴他的脸庞。
    呵。
    权志龙翻了个白眼,话是很受用,他嘴角上扬的频率也越来越高。
    不过,还是一针见血的指了出来。
    “你是担心我遇见朴宰范他们吧。”
    “……”
    她心虚的转转眼珠,嘴里瞎哼哼,手底下搂的更紧了。
    “我还不是怕你们打起来……”真是不识好人心。
    “你以为是因为谁才打架?”他鼻尖涌出白烟,眼中的晕暗深沉,面庞高冷蔑视。
    “那……他们人多势众啊,就你现在这个小身板……你打的过谁?”
    硬是让她扯出一大堆歪理,嗓音清凉,掷地有声。
    要是朴宰范在场,一定会说声:“Respect。”以表达自己想要吐血的内心。
    “分开拍。”
    权志龙一锤定音,不见面就行了,看在这些人都想要帮忙的份上。
    她的鬼心思是真的多,连忙强调:“不是我让你来的,是你非要过来的。”
    他有些狭长的眼睛斜瞪这人。
    于是对方立马软萌萌的眯眼笑,脸贴脸的说好话:“你怎么都不记仇呀,还对我好。”
    权志龙顿了一下,无名指抖动烟灰,只不过是这件事情,你就觉得我对你好吗?
    他什么也没说,肩膀抵靠在车窗上,右脸处传来柔柔暖暖的感觉。
    有些想笑。
    究竟是谁不记仇。
    7月17日。
    朴宰范发行了他的新专辑《YACHT》,同名歌曲《YACHT》里有sik-k的Featuring。
    歌词风格比起以前多了小清新,嗯……还挺恶心人。
    因为咪咪兔的那个事情,sik-k乖了好长一段时间。
    他在朴宰范面前挺皮的,很淘气,平时没事惹一惹pH-1,这哥性子软好说话。
    唯一见了郑基石板板正正,乖巧温顺。
    Remix版本制作的差不多了。
    月底就可以完成了。
    不过loco看sik-k是有点那么不顺眼,总是想要欺负他。
    刚从洛杉矶回来的南熙贞,不仅要和电影发行方开会,还要和SM公司确定去哪些综艺节目。
    在这个月剩余的时间里,她忙的头昏眼花。
    时不时还要教人谈恋爱。
    已经很心烦了,还有人来添乱。
    “喂?”会议中途,她抽空喝口水歇一歇,顺便接通电话。
    一瞬间,脑子都爆炸了。
    “熙贞!Loco哥说你胖了!”
    “哎西,我哪里说这句话了,你小子……”
    南熙贞将手机拿远了,端起杯子抿扣冰咖啡,太阳穴直跳,正在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
    过了一会儿,那边还是吵吵闹闹的,她望了望会议室的天花板,微笑。
    “我记下了。”
    那边声音戛然而止。
    李星和只是出去一分钟的功夫,回来后,发现……竟然安安静静的。
    刚刚不是还乱叫乱跳吗?
    uglyduck玩着自己的手机,瞥了一眼对面作温顺状的俩人。
    很不屑的冷笑两声。
    一杯咖啡没有喝完,第二通电话就到了。
    是刚刚结束首尔演唱会的车银优,知道减肥不吃饭,特意来提醒。
    “我真没有时间,日程满满,快累死了。”
    “只是想让你好好吃饭,那天是我乱说的,没有变胖。”
    “我回去称了体重的,真的胖了。”
    “哦。”
    南熙贞想了想,趴在桌子上脑子昏昏的,脸颊嘟嘟,也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投了一枚大地雷。
    “要不你和柾国去吃饭吧,他刚好这两天也休息。”
    “嘟嘟嘟嘟……”
    车银优毫不犹豫的结束了通话。
    “……”嗯……不去就不去,拒绝就行了嘛。
    同样的场景也发生在了田柾国的身上。
    他呵呵一笑,挂断了电话。
    “铁三角?谁和你们铁三角?”田柾国狠狠的呸一声,异想天开!
    自己有的是饭友!
    他在97line的聊天室里吆喝了一声。
    【出来吃饭!】
    金珉奎很快就回复了他:【我就在外面呢,你快出来吧。】
    田柾国喜笑颜开的获得了地址,屁颠屁颠的过去了。
    珉奎说是正在那里喝饮料。
    一会儿吃什么好呢?
    烤肉?羊肉串?
    你还减肥不吃饭……呵……饿死你。
    到了这家店后,他发挥猴子爬树的特征,飒飒飒的上了楼。
    来到桌前,彻底傻眼了。
    这他妈到底是什么孽缘啊!
    车银优都郁闷了,我怎么走到哪里都能遇见你……
    “你们应该认识吧?”金珉奎蛮可爱热情的开口,银优也是97年的。
    多好,他们97line又多了一个人。
    金珉奎看着俩人很“紧张”的样子,反应过来连忙介绍:“柾国,银优也是97……”
    “不用了,我们认识。”田柾国彻底服气了,舔舔腮帮子熟练的伸出了手。
    车银优无奈的望天叹一口气,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幕。
    他也破罐破摔的伸出手,看起来熟悉的不得了。
    田柾国已经不想做过多的挣扎,他一屁股坐在车银优的对面。
    “你吃什么?”他掏出手机开始翻看菜单,语气特别自来熟,好像今天的饭友不是金珉奎而是车银优。
    车银优也没有客气,还是微微笑的俊朗模样。
    “都可以。”
    他仔细的抿嘴想了想,嫩黄色的短袖衬得他有点萌萌的可爱气。
    “羊肉串你吃不吃?”
    “羊肉串?”浅粉圆领T的车银优沉思一下,最后点点头同意了。
    等等……
    你们为什么不问问我呀?
    金珉奎一脸懵逼的挠挠头,原来你们都这么熟悉了啊。
    他也亲亲热热的坐下来,三人开始继续讨论吃饭的问题。
    忽然,车银优眯起了他那漂亮的狐狸眼,发出一声憋不住的轻笑。
    对面低头一直翻阅手机的田柾国,顿了一下,努力将上扬的嘴角向下撇。
    只是对目前他们所处的情况感觉到滑稽。
    “她说你这几天有空,让我把你约出来吃饭。”车银优完全没了刚刚挂电话时的憋气。
    他只觉得……觉得……为什么这么好笑呢?
    田柾国终于抬起眼皮望了对方一眼,故作正经的可爱脸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她也是这么跟我说的。”
    “对了,今天这家店好像有活动呢。”他猛地眼睛一亮,露出单纯的笑脸,开心雀跃。
    “是吗?那就去这家好了。”
    喂!
    你们倒是问问我的意见啊!
    一旁什么也没有听懂的金珉奎,面对这个场景,一脸崩溃。
    --

他的平静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