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ShUwu.Xyz 补偿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rOuShUwu.Xyz 补偿

      1月21日,《The   king》剧组的采访播出。
    还有之前关于sBs电视台的电影采访。
    剧中四位男演员全部出席,郑雨盛一声军绿色的西装,赵寅成则是藏蓝色款式,其他俩人选择了灰色调的大衣。
    2月份郑雨盛要和郭道元合作新戏,裴晟祐记错了时间,看他悠闲的喝水于是问道:“还没开始吗?”
    “没呢。”
    “结束后要喝一杯吗?”
    “不了。”
    裴晟祐摸着膝盖奇怪的瞅了他几眼,谁知道人家将水瓶放在脚底下,有点欠揍傲娇。
    “我又不是老光棍。”
    “……”
    中间采访环节女mc抽选了几个简单的问题询问。
    “请问剧组里……感觉谁的魅力最大?”
    剩余三人毫不犹豫的指向郑雨盛,郑雨盛则是观望性的指向裴晟祐,现场景如此,于是立马改口:“其实我也想选自己来着。”
    “本人真的比银幕上还帅气,是憧憬。”柳俊烈适时的加上一句称赞,看起来很是真诚。
    “是这样没错。”赵寅成也同意的点点头。
    郑雨盛左腿压右腿舒适的摸摸手腕,听着大家的评价时不时的含起下巴,微笑着显示出强大的自信。
    他说话从来都是温和而又幽默的,除了始祖般的帅气外貌,更多体现在人格魅力上。
    “那谁比较爱胡闹,性格活泼?”
    mc的话语落地,却现没有人采取举动,互相大眼对小眼。
    郑雨盛沉默着不回答,赵寅成也保持官方笑容,裴晟祐沉思了一会儿,示意柳俊烈回答这个问题。
    在mc不解疑惑的眼神下,柳俊烈深思熟虑的说道:“其实,活泼的那位演员今天没有来。”
    “不过,如果非要说性格比较爱玩的话,我觉得这哥的搞笑演技令人难以忘记。”他说着,指向旁边坐着的裴晟祐,笑眯眯的解释。
    “是……”
    “是熙贞来着。”裴晟祐帮忙回答,右手边的郑雨盛垂眸动作优雅的抻抻袖口。
    一月一日的事件到现在还给大众留下不可磨灭的记忆。
    但采访之前就与各位主演的团队有所沟通,不会过多询问无关电影的事情。
    于是女mc只能转换一个问题,间接性的带上南熙贞的分量:“对于各位来说,南熙贞xi是什么?”
    “……”
    “……”
    这还能是什么?
    柳俊烈很会看眼色的瞅瞅郑雨盛的方向,因此要从自己这边开始回答,所以慎之又慎:“是互相学习的对象,可以吸取优秀优点的人。”
    “一位潜力无限的优秀后辈,也是剧组里的活跃药剂。”裴晟祐都不用思考,脱口而出。
    轮到赵寅成和郑雨盛的时候,赵寅成转向左边双手示意对方先来,谁知道这哥抬抬下巴想让自己先回答。
    “嗯……”赵寅成快的在脑子过了一边答案,他的眼神略显拘谨和忧郁,还有些可爱。
    “很可爱,会为对方着想的人。”他沉吟了一会儿,略显紧张的舔舐嘴唇,瘦削俊俏的脸庞比较严肃。
    郑雨盛边听边认同的顿顿脑袋,轮到他的时候,其他三个人都情不自禁的调整一下座位。
    因为这是个国民性的话题。
    处于新闻中心的二人,国民度都很高,双方都比较小心的对待这份关系。
    不管是谁和郑雨盛交往,压力都非常大,因为你面对的是庞大的国民。
    要是别人还能稍稍减轻压力,偏偏这个人是南熙贞。
    郑雨盛要承担的压力也不小,谁让你众目睽睽之下把国民维他命变成处方药?
    一部《无极花》圈走了多少粉丝,南韩人民偏爱起某位演员就是特别偏心和不讲理。
    南熙贞的粉丝官方定名为珍珠,珍珠们没有过多讨论这件事情,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电影本身。
    相比,郑雨盛个人要克服很多问题,最大的一块石头就是年龄。
    不是没有人骂他,当然也会收获一些恶评。
    【郑雨盛,你知道你是在犯罪吗?】
    【开什么玩笑,年纪那么大,有诱导嫌疑。】
    【无法理解,赵寅成的话还想得通,为什么是郑雨盛?】
    【就是犯罪啊犯罪,难道没有人提醒熙贞吗?】
    新闻报道说俩人正处于互相了解中,因此不方便透露。
    “嗯……”郑雨盛忽然露出大大笑容,伸手整理了一下西装领口,“这个问题有些难回答。”
    事后郑雨盛让节目组删掉了这一段,除了在场的三人和mc与工作人员,谁也不知道他究竟说了些什么。
    当天晚上,郑雨盛,郭道元和柳俊烈一起去看了朴正民的话剧。
    话剧结束后,几人走向后台位置,送花的送花,拥抱的拥抱。
    最右边是不起眼的舞台斜坡道具,南熙贞挨着左边的郑雨盛准备和前辈打招呼,走着走着就感觉怪怪的。
    不知道是不是工作人员误触了开关,只见她穿细高跟的脚底下的斜坡道具竟然慢慢升起。
    穿着giio   armani初剪羊毛单排扣大衣的郑雨盛闻声看去,微微愣住看着右边人……缓缓地在自己眼前越升越高。
    “……”
    “……”
    俩人一时相对无言,等到南熙贞比对方高一头的时候,郑雨盛连忙抓住她的手腕,憋笑的说道:“跳吧,我接着你。”
    怎么就跑到这上面去了。
    她挪动高跟鞋,犹豫不决,因为俯视这人的感觉……有点奇妙啊。
    《The   king》剧组里的两位主演全是大长腿,只有她身高最低。
    当初拍摄的时候,自己就没少受欺负。
    有次中途休息,主演们都有自己的椅子配置,非常舒适可以仰躺着睡觉休息。
    像郑雨盛和赵寅成这种身高,仰躺着双腿就很不舒服,所以椅子前会放张桌子。
    俩人就将自己的大长腿搭上去,这样就会好很多。
    三人的躺椅处于同一水平线。
    郑雨盛聊着聊着就困得睡着了,她右边的赵寅成也没了声响,南熙贞目前还精神着呢,口渴的灌了半瓶水。
    靠在椅子上翘起来二郎腿,没形象可是舒服啊,再说这边又没有其他人。
    她左瞅瞅右瞧瞧,现人家和自己的姿势不太一样。
    于是也照模学样的抬起右腿想要搭在桌边省点力气。
    谁知道,扑腾空了。
    距离桌子就差脚尖那么一点点距离,双脚靠搭不上去,想象跟现实是有差距的。
    “噗……”装睡的赵寅成忍不住笑喷了。
    南熙贞瞬间耳朵泛红羞恼的转头瞪他,不敢吵醒郑雨盛,压低声音凶凶的质问:“笑什么笑!”
    “唉……”只见这个人优哉游哉的放下双腿,非常欠揍的往后挪了挪座椅。
    然后……
    一双长腿轻轻松松的又搭上了桌面。
    “……”南熙贞当时就握拳跃跃欲试,拿起背后的抱枕扔了过去,太气人了。
    怀里还有一个呢,左右开弓像旋转风车一样的进行攻击。
    “我错了,我错了……”
    “嘘!嘘!”赵寅成笑嘻嘻的扯住抱枕,指头指向了熟睡的郑雨盛方向。
    “让你嘲笑我!”南熙贞精力旺盛的站起身来,眼眸水汪汪的走过去就是一阵近距离猛攻。
    赵寅成毫无还手之力,连连败退,最后俯称臣,献上自己的西装外套才作罢。
    “拿这个盖住。”毕竟穿的是裙子,翘起腿多不好看。
    她扭头翘气的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拿着对方的西装,坐回位置上遮盖住了双腿。
    赵寅成的性格挺有意思,比较爱招惹她,正准备“讨人厌”的张嘴调侃小短腿。
    忽然,一直闭眼休息穿着西装马甲的郑雨盛伸出右手臂,非常有力气的推着她的座椅往前移动。
    吱——
    躺椅底部和木质地板出一阵摩擦的声音。
    南熙贞像竖起长耳朵的兔子,怔愣的坐在椅子上,被推动的拉近了与桌面的距离。
    郑雨盛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收回手臂交叉在胸前继续闭目休息。
    赵寅成刚想张嘴的动作顿住了,看见某人得意洋洋,一脸炫耀,如愿以偿的将自己的双腿搭上去。
    “哼哼。”她从鼻腔出惬意极了的闷音,朝着右边人挑挑眉。
    尾巴都翘起来,展示性的抖动西装外套,舒服的铺在腿上,接着笑眯眯的对赵寅成比了个ok的手势。
    赵寅成白了她一眼,不屑的撇撇嘴,扭过头去脑袋枕在椅背上。
    最后,只有她真正的睡了过去,还被拍下脸颊嘟嘟的“耻辱照”。
    一直都算是半仰视这俩人,和郑雨盛在一起的时候,一定要穿最高跟的鞋!
    “想什么呢,快下来。”说话之间,已经现问题的朴正民让工作人员关掉了道具。
    “不是可以遥控下降吗?”郭道元望着后面一高一低的俩人,提醒道。
    不等道具缓慢下落,南熙贞看见面前的郑雨盛张开长长的手臂,像玩游戏一样,低低一笑,想也不想的轻跃而下。
    “哎呦。”郑雨盛倒退一步稳住身形,双臂紧紧搂住某人。
    南熙贞今天穿的也是giio   armani这个牌子的衣服,褶裥衣领棉混纺罗缎风衣,里面是一件缎布卷边领口真丝长款连衣裙。
    算是穿了情侣装吧。
    下来也不老实,双腿夹住了他的腰胯,脑袋搭在了肩膀,笑嘻嘻的,垂感蓬松的尾弄得他手背痒痒。
    真丝长裙荡悠悠的垂在他的身侧,露出一小截纤细洁白的脚踝。
    郑雨盛左眼余光瞄了瞄前方的几人,往上掂了掂怀里的人,“像什么样子,快站好。”
    南熙贞却搂的更紧了,挂在脖颈上,笑声轻灵肆意的亲亲下颌角,这才慢吞吞的站直身体。
    郭道元几人干咳几声背对他们聊天。
    领着人打完招呼说些闲话后,郑雨盛现几位好友瞧自己的眼神很奇怪,但是等他回视过去,这些人就连忙转移目光。
    那边南熙贞已经和话剧的工作人员一起研究道具去了,小朋友自己玩的挺开心。
    “应援”结束后,郑雨盛和朴正民说着道别话,转身要喊小朋友一起回去的时候,郭道元突然撞了撞他的胳膊。
    “擦擦吧。”这人拿出纸巾递给自己,弄得郑雨盛一头雾水,眼神朝下打量一番自己的穿着。
    郭道元欲言又止的用指头点了点自己的左下巴那里。
    郑雨盛狐疑的接过纸巾条件反射的擦拭自己的右下颌,然后放在眼前一看,纸巾上面是晕晕染染的红色。
    “……”他刚刚还纳闷呢,原来是因为这个。
    郭道元抬眼瞥向他,人家还笑得挺开心的,眼角眉梢都是舒缓的惬意。
    老了老了又逢春。
    还以为会一直是老光棍一枚呢,听说李政宰给他介绍了不少名媛,但都互相看不上眼。
    一下子……跟这么年轻的小姑娘,郭道元自己都受到不小的冲击。
    不过状态好像确实有些不太一样……
    他想起自己以前看得那些精怪奇幻小说,难道真有什么说法不成?
    看完话剧并没有多停留,郑雨盛告别好友带人去吃米糕片汤,新年开始的传统节日里,韩国这边的习俗就是吃米糕片汤。
    代表了迎接太阳的光明和万物更生的纯洁。
    初一的那天南熙贞要和妈妈去一趟韩国庆尚南道金海市峰下村,说是看望一位故人。
    俩人因为行程安排的原因,得有一小段时间见不了面。
    南熙贞正乖乖喝汤,郑雨盛早已结束用餐,从大衣内的口袋里取出一个白色信封。
    “给你的压岁钱。”
    “嗯?”
    韩国的压岁钱传统是用白色信封装的,因为象征着纯洁无瑕。
    她还是第一次收到压岁钱这种东西,从小到大除了妈妈,对于其他亲戚一无所知。
    她们家就只有自己和妈妈。
    南熙贞傻呆呆的看着对方将信封放在自己的手中,非常厚实的一沓,快要撑爆信封了。
    “买点小玩意。”郑雨盛记得自己很小去拜访长辈,最期待的就是领压岁钱了。
    虽然就那么一点点。
    郑雨盛从小家庭状况不怎么好,初中时就开始做兼职,在高中时因为生计问题无奈辍学。
    初高中就开始打工,成绩怎么会好,再加上他也不爱学习,早早就步入了社会。
    说起来当初打工的时候,因为长得太帅,还挽救了一家店的生意。
    所以……
    他自己内心有种奇怪的心理。
    熙贞好像补偿了他当初没有获得到,享受过的东西。
    他没能接受更好的教育。
    熙贞可以。
    小时候除了想当演员这个梦想,中途还突奇想的想去当赛车手。
    可是从小培训一名赛车手需要不少费用,他家里没有这个条件。
    他不行。
    熙贞可以,
    只需要参加至少两次全国性比赛,就可以转为正式c照,很少人能做到。
    他没能拥有的,做不到的事情。
    熙贞能够拥有,可以做到。
    就好像是自己拥有和做到一样。
    自己缺少的那一部分,熙贞替他补偿回来了。
    “又不是小孩子,我都成年了。”南熙贞嘴硬的看着手掌心的白色信封,其实内心还是蛮开心的。
    “谁说成年了不可以领压岁钱?”
    “那……谢谢郑伯伯~”
    “……”
    “错了,谢谢雨盛哥。”她喜滋滋的打开信封去查看里面的压岁钱。
    “哇……这么多啊。”
    “看来我是这位长辈最疼爱的人嘛。”里面装的是清一色5oooo面额的纸币,崭新整齐。
    南熙贞兴奋得白皙脸蛋上都透着淡淡的粉,低垂的眉眼精妙俏丽,眉毛弯弯,珠玉生晕。
    模样奇美动人。
    郑雨盛看她像小朋友一样专注的玩耍纸币,顾盼之间不断溢出明媚春光,笑容可爱的特别招人喜欢。
    他靠在椅背上眼神微微闪动,骨头缝里都被这春光填的满满当当。
    --

rOuShUwu.Xyz 补偿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