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三)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释放(三)

      深夜三点钟。
    c1ub里依然在嗨玩。
    刚刚飙车的视频在圈内疯传,尤其是从下车起的那一刻。
    黑色炫酷威猛的劳斯莱斯ghost,车身前趴着一个女人。
    湿润,美丽。
    白皙耀眼的皮肤,坚硬刚强的黑色名车。
    软到极致的漂亮女人,霸气帅爆的豪车。
    白色吊带羽毛紧身裙,珍珠般晕光的肩膀,一抹细腰紧贴威猛的车身,红唇微张勾起略带艳色的笑意。
    她的双脚光裸,俏皮的抬起纤细的脚踝,从形状优美的小腿往上看去,是挺翘让人心躁的臀部。
    忽然线条蜿蜒往下,像走过重峦叠嶂的峰峦,进入水波荡漾的湖面。
    两条嫩嫩的手臂垂下,光是看着都能想象出摸上去的触感,一定是软腻滑凉的。
    捏不到骨头的软,柔,娇嫩。
    随着爬到车顶的动作,那妖娆的细腰轻轻摆动,快要折断似的,温柔带着仙气的裙子,恰到好处的遮住臀部。
    从圆润细嫩的大腿到可见青色血管的脚背,冲击人眼球的暴露出来。
    这个女人。
    属于男人见了第一眼就会血管爆裂,双眼充血的类型。
    不敢看那双眼睛。
    盈盈波光,水润娆妖,里面有一把鲜红的钩子,勾住你就不会松开。
    她在对着前方说话,丝被风微微吹起飘到红唇边,眼波婉转之间璀璨流光,眉目含情神色奇美。
    “哇……simon   d的女人?”ings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但是记不太清了。
    男人嘛,比车,比钱,比女人。
    郑基石到底是从哪儿找了这么一位,真是要人命啊。
    c1ub不停的往里进人,都是看了视频好奇来着,这么“凶猛”的女人啊。
    虽说他们几人坐在最偏僻的角落里,可是阻止不了悄悄扫视过来的眼神,还有前来打招呼的圈内好友。
    g2和朴宰范挺熟悉的,这次参加《smTm5》还去了郑基石李星和他们那一组。
    跟他一起的是Reddy,俩人都在由pa1oa1to成立的hi1ite。
    Reddy和朴宰范在16年初合作过一歌。
    g2走来先和朴宰范几人拍掌打了声招呼,想要去问好郑基石,却现目前不太适合。
    这哥现在有的忙呢。
    南熙贞背对着郑基石坐在大腿上,好像喝醉了在疯,身子向后仰起,高跟鞋歪歪扭扭的穿在脚上。
    这哥……真能吃的消啊。
    郑基石要一边帮忙往下拽裙角,还要一边贴着唇角说话,“真不打算回去了?”
    “不回去!”
    “我想玩嘛。”
    “好好好,玩吧。”
    随后他抬起头和g2对视一眼,礼貌的笑笑没有起身。
    g2打完招呼就去旁边玩了,旁边人凑过来不确定的问道:“是女朋友吧?”
    “是啊。”
    “这哥……很厉害啊。”
    那边ug1y   duck从别处回来,叹了一口气吐槽道:“1oco输的裤子都快没了。”
    “什么?”李星和的脸皱成一团,什么跟什么啊?
    “他跟crush玩摇筛盅呢……”
    ug1y   duck忍不住又加了一句,五官皱在一起很为1oco感到同情:“输得太惨了……一局都没有赢过。”
    南熙贞正靠在身后人的肩膀别扭的乱动,听见这句话以后有些感兴趣的坐直。
    “一局都没有赢?”
    “钱都输光了……一会儿估计要脱衣服了。”
    郑基石正准备腾出一只手喝口水,谁知道怀里的人腾的一下就站起身,歪歪扭扭的向前走去。
    “你要去哪儿?”
    朴宰范本来打算一晚上装死人,眼睛瞎了算了……dok2不太放心就跟着一起来了c1ub。
    她走一步颤一下,软绵绵的浑身无力,花瓣似的脸颊上是酡酡红晕,眼睛水到看你一眼,都感觉要融化了。
    绕过旁边的摆设布景,她独自娇娇微微的左转,靠近那边正和crush玩筛盅输的很惨的1oco。
    又想干什么啊!
    见到郑基石的女朋友出来以后,不经意间众人就慢慢的靠拢围上去。
    Loco在和申孝燮玩摇筛盅,没有什么规则,就是简单的猜大小。
    六颗骰子,15点为半数,过半为大,反之为小。
    但是1oco的运气一直很不好,输了好几次,身上带出来的现金全部输光了,这把过后……估计衣服都要输没了。
    所以他说自己不适应c1ub嘛!
    正要准备这一局的时候,一阵熟悉的香气伴随淡淡的酒香飘散在鼻尖,还没来得及转头看,他的肩膀就被一只细腻白嫩的手搭上。
    然后……
    这只手一把推开了自己。
    玩摇筛盅地方是一方高台小桌,和吧台刚刚好相接,申孝燮的身后站着Fanxy   chi1d们,郑东旭,禹智皓,权革都在。
    这边1oco只有南熙贞一个人,显得有些势单力薄。
    但是连一分钟都不到,周边就已经围满了人群。
    她歪着脑袋,长卷散在一边,夺过1oco手里的筛盅,推开了这个笨蛋,没有坐在位置上,而是腰肢柔软的斜靠在桌边,吊带裙一边落下,露出白皙润白的肩头。
    Loco眼疾手快的帮忙拉上去。
    申孝燮挠挠后脑勺,熙贞不会是要和自己玩这个吧?
    就这么简单的筛盅游戏,忽然就引起好多人的注意。
    朴宰范,郑基石,李星和等人好像是来为1obsp;,dok2纯属凑热闹,中间夹杂一些其他厂牌的人。
    “猜大小是吧。”
    南熙贞支着左胳膊肘,嫩若无骨的靠在桌前,后腰凹陷出优美的弧度,肩膀手臂的线条特别漂亮。
    快到腰际的长卷慵懒的放在一边,后背裸露出白皙光洁的皮肤。
    分不清到底是身上的羽毛洁白,还是她似乎带着香气的肌肤剔透。
    微翘的睫毛纤长,上面像是停了一只蝴蝶,微微颤抖,脸颊泛着粉粉的红晕,眼神里是晕晕光光的神采。
    申孝燮懵逼的点点头,眼睛哪里敢乱看。
    南熙贞歪起一边的嘴角,红唇娇嫩,微微一笑,眼睛快要滴水的湿润娇艳,一层雾蒙蒙的氤氲。
    她左手懒懒的撑着脑袋,忽然捻了一根香烟放在指间,姿势还是保持不变,无名指弹了弹,香烟抖动几下无意中撩起耳旁的丝,扰乱人心。
    “你猜什么?”
    申孝燮艰难的吞咽几下,环视了一下四周,真是围堵的严严实实的,权革你这小子也在看热闹!
    他盯了盯对面郑基石的脸色,回答道:“嗯……我猜大。”
    南熙贞了解的点点头,支起的左手腕挨了挨耳朵,食指中指轻巧的夹着香烟,指尖上是粉粉嫩嫩的颜色,让人想要咬一口。
    随后姿态优美动人,夹着香烟手的大拇指柔柔的摩挲几下,旁边已经有人很懂的帮忙点烟。
    滋滋……
    幽暗的蓝色火光窜起,静悄悄的点燃了这跟香烟,缕缕烟雾丝袅袅升起,像天边的朵朵白云。
    很多目光纷纷去看这个让人充血的女人。
    投向郑基石的目光有羡慕,有好奇,还有暧昧的注视。
    “一局定输赢啊。”
    她的音色有些缥缈不定,轻灵灵的,湿艳艳的,抓心挠肺的。
    眼睛里仿佛有银河似的,回眸轻瞥好似都有流星划过。
    南熙贞的右手已经握住了黑色的筛盅,反倒扣住六颗骰子。
    “啊?嗯……”
    这完全就是概率问题啊!
    申孝燮玩这个很少输的,所以很是信心满满……自己给自己打气的挺起胸膛拍了拍。
    唰一下。
    晃花人眼的度,她轻飘飘的用手腕一掳,六颗骰子乖乖的在筛盅里沙沙作响。
    姿态始终没有变过,斜靠在桌边眼眸含情流波,如星星般璀璨,娇靥晶莹如玉,明媚绰约。
    动作一点也不拖泥带水,像刀刃一样的快准狠。
    郑基石略带笑意的观看,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其他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在摇晃的筛盅上,哪里顾得上呼吸,眼睛都不知道要往哪里看。
    南熙贞潇洒摇筛盅的动作干净利落的停下,顿时那乱糟糟的沙沙声彻底听不见了。
    表情春水流光的压下软细腰肢,左腿站的笔直,右腿却微微弯曲,直娆娆的轻颤。
    谁还有心思看什么破筛盅,光顾着看这双腿了。
    只见这个人将香烟放在红唇边,轻轻抿着一吸,快要将人的魂儿吸没了。
    接着转头双眸含笑的看向认真专注的1oco,顺势吐出一朵小小的烟圈,可爱的歪歪头,露出大大的笑容说:“爀禹哥来开吧。”
    平常不去夜店的dok2今天也在场,挠挠后脖子颇感兴趣的看比赛。
    “我?”
    Loco反手指了指自己,挪动脚步微微上前,朴宰范摸着下巴环抱双臂,眼神炽热暗沉的看着。
    这边的高台小方桌被围堵的严严实实。
    南熙贞率先松开了手,左手腕微微用力按灭了烟蒂,没骨头的靠在吧台边自若有余的等待结果。
    申孝燮和原本跟自己比赛的人对视一眼,Loco顿时觉得自己任务深重……他今天输了好多了……这一次会不会……
    场面有些安静,都想看看究竟是大还是小。
    纯粹概率性的问题……能搞出什么花样来?
    Loco的脑海里来不及想那么多,眼睛亮亮的瞅了一眼烦人精,又看了看身后的社员们……握住筛盅的手猛地高高抬起。
    “o!”
    朴宰范和好友dok2异口同声的惊讶道,伴随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眼睛都睁大了,俩人还颇为默契的碰碰拳头。
    “hooooooooooo……”
    清亮高扬的出一阵阵的惊喜笑声。
    “hat***fuck?”禹智皓还以为自己又眼花了,拉着权革的肩膀揉揉眼睛,对方正沉默的摸着下巴,眼底是黑幽幽的浅浅笑意。
    周围一阵骚动,有笑声,不解的惊讶还有略显兴奋的高喊。
    李星和显得非常激动,挨着露出放任笑容的郑基石,手掌快的拍在对方肩膀上。
    真的是……怎么搞出来的?
    只见筛盅底下,六颗骰子整整齐齐的摞在一起,笔挺的像一条线似的。
    最上面的那颗骰子,只有一点红朝天。
    是小。
    “赢了?”1oco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桌面,整个人还没有回过神来,傻愣愣的,好像开心傻了。
    “哇……这种女人……simon   d有的忙了。”
    “在哪遇见的,奇怪了。”
    申孝燮认赌服输,乖乖的喝下那杯掺杂了非常多样的酒,一抹嘴很是委屈的骂骂咧咧道:“不公平,你作弊!”
    “就作弊!就作弊!”1oco心满意足的吐吐舌头,有些狗腿的帮忙按肩膀,笑容大大的特别殷勤。
    今天的胜负与脸面就看烦人精了!
    南熙贞用胳膊撑起吧台悄悄去了一趟洗手间,她就会这么一招,哄哄人还行……这边围着的人还在研究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the  拿起筛盅摇了摇,纳闷的怀疑道:“不会是有什么机关吧?”
    “你想什么呢?”郑基石歪歪一笑,很多人的视线都在盯着他,等接过这个筛盅,也不由的开始沉思了。
    “嘶……究竟怎么搞得……”
    “别动,让我拍张照。”李星和掏出手机快的认证下来,哇……这种事情……真的生了。
    该拍照的拍照,朴宰范捏起这几个骰子,放在手心里抛了抛,眼圈红晕染染的露出笑容。
    哎西!
    搞一些有的没的。
    等到终于从这件新奇的事情回过神来时,熙贞已经不见了人影,围观的朋友慢慢散开。
    南熙贞从洗手间出来以后,真的有些醉了,关键是下午没有吃东西直接干掉两瓶,脑袋有些晕乎乎的。
    真是贴着墙角一步一步往外挪动,呼出的哈气都是热乎乎的,眼眶一阵阵的热,因为音乐声有些响。
    她感觉不是很舒服,双腿一阵阵的软。
    埋头哼哼唧唧的往前走,一头撞进一个人的怀抱。
    她慢吞吞的抬起头望去,皱眉仔仔细细的瞅了瞅,酒精挥了极大的作用,她左看右看愣是没有认出来。
    “让开嘛……”
    南熙贞伸手想要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对方一动不动站的笔直,低头噙着莫名的微笑。
    “烦人,快让开嘛。”扶着墙壁的手臂搭在对方的胸前,紧紧的抓着领口,恼恨的胡乱拍打。
    忽然腿一软,身体往下坠。
    从腰间传来结实的气力,一把捞起她,可还是一句话都不肯说。
    她乱蓬蓬的小脑袋点顿着靠在胸前,嘴里嘟嘟囔囔的在骂人,用词很是搞笑。
    这人在摸自己的脸,被她不愿意的一把拍开,手心温度那么高想烫死谁啊。
    “去洗手间这么长时间?”从不远处传来申孝燮的疑问声,等他前去找一时不见人影的权革时,却看见这位摇摇晃晃,娇娇颤颤的从通道那边走出来。
    申孝燮想帮忙搀扶一把,可是又不太好出手。
    犹豫之间……人已经走远了。
    那边1oco他们差不多坐回位置去了,朴宰范和dok2,the  几人站着聊天说话。
    余光一瞥……
    某人脚步轻飘飘的就过来了……可能是太久没有喝酒和玩闹了,一时之间上了头。
    也可能是状态不太对,带着震感的音乐搞得她心浮气躁的……很不舒服的老想夹紧双腿。
    只有郑基石不在这里,去找人了。
    快要站不稳了,旁边有不认识的人想伸手,朴宰范一个漠然冷冷的眼神过来,那人又将手收了回去。
    这几步简直要走到人的心尖上。
    角落口。
    朴宰范扶着她的胳膊往上提,其实他也有点喝多了,脸蛋涨的通红,热得解开了暗花衬衣的纽扣。
    “喝这么多……”
    南熙贞紧紧扒着他的小臂,歪着身子往上摸向对方裸露在外的手臂,指甲轻轻的划在皮肤上,弄得人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目光盈盈,满是润润的水迹,噘着嘴委屈的开始抱怨。
    “宰范哥,我好难受啊。”
    “怎么可能不难受。”朴宰范无视其他人的眼神,搂着腰肢扶稳让其站直。
    她现在双腿打滑,站都站不稳,底下还一层一层的往上泛阵阵抖意,额头顶在对方的胸前哼哼唧唧的摩擦。
    不对啊……
    Reddy和其他人诧异的看向抱在一起的二人,偏头问向g2:“不是simon哥的女朋友吗?”
    “我以为是宰范的女朋友呢。”okasian捏着烟吸了一口,朴宰范的《you   k的。
    g2懵懵的看向那边,难道自己看错了?
    dok神情不自然的摸摸鼻尖,现好几个人有些惊讶的看过来,干咳了几声提醒一下。
    the  干脆当自己是瞎子看不见。
    “我真的不舒服。”南熙贞抬起小脸,黑湿艳的贴在脸颊边,粉腮晕晕的,眼神缠缠乎乎的勾住。
    “咳咳……”dok2握拳抵在嘴边,皱眉声音颇大的提醒道。
    正对着二人坐在卡座里的李星和几人,神色复杂的摸摸后脖子,眼神绕到了一边。
    “哪里不舒服。”朴宰范的呼吸微微有些沉重,双手捧起她的脸,快要挨近嘴唇的问道。
    她又别扭的埋头顶来顶去,猛地歪歪小脑袋,嘴唇挨在了对方的右脖子那里,鲜红的唇印刻在那个罗盘星轨的纹身上。
    香艳刺激。
    朴宰范微微闪开脖子,不断的往上提了提小腰。
    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全部抵靠在对方的身上。
    刚想开口,裤裆那里就覆盖上了一只小手。
    南熙贞可怜兮兮的嘴角下撇,眼睛湿漉漉的,嘴唇娇嫩嫩的,微微张开轻轻啜气。
    她左手滑下去摸向裆部,从下往上的摩擦抚动。
    Loco当即一口水就喷出来了,耳朵红透的连忙用纸巾擦被弄湿的领口。
    --

释放(三)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