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记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标记

      荒唐不过是一个早晨的事情。
    南熙贞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床边,短裙堆在腰间,小屁股翘起来,似乎在往外吐什么东西。
    从大腿内侧缓缓流下一种乳白色的液体,湿润潮热。
    她的嘴唇边也沾染上同一种东西,皱眉呸了几声,呼吸急促的回头去瞪某个人。
    咔嚓。
    南熙贞盯着朴宰范手里的po1aroid,无语的扬扬眉,腰肢凹陷的继续吐舌头,一股黏黏糊糊的感觉。
    不多时,从相机口吐出一张有宽大白边的照片,景象在缓缓的呈现。
    非常恣肆,有种克卢埃风格的精巧奢靡感。
    柳腰花态,腿心红艳艳的嫩,曲线婀娜,小屁股肉感挺翘。
    像一副名画。
    在照片从左往右看去,丝凌乱堪美,眼神微醺妖娆,嘴角春光带笑,肤光胜雪宛如新长的花瓣。
    挺翘饱满隐隐约约露出乳尖,被人嘬的颜色酡红,更添诡丽。
    两张嘴都染上了白白的东西,不拍还好,拍出来简直要了命。
    朴宰范手腕轻颤猛地扑过去,在她绵绵的哼声下又顶了进去,慢慢磨啊磨,将照片放在俩人的眼前。
    “做个标记吧,嗯?”他的语气带一点祈求,好像很迫切的样子。
    南熙贞还在烦恼的吐舌头,被弄的舒舒服服的闷哼,却还是用脚丫子踹了一下他,嚷嚷着:“干嘛弄到我的嘴里。”
    搞得现在嘴巴里怪怪的。
    “对不起,帮我做个标记?”
    “什么标记。”
    朴宰范眉欢眼笑的握住她的右手大拇指,伸下去摸了摸下面,然后在南熙贞诧异朦胧的眼神下,将沾染可疑痕迹的大拇指印在了照片的右下角。
    有模模糊糊像是指纹的东西。
    “……”
    “哥,你是神经病吗?”
    朴宰范不言不语,很突然的挺了挺腰,这下戳的深了,肩膀狠狠的挨了一下打。
    “很不公平啊,你……嗯……也得给我标记一下。”南熙贞浑身艳气,入骨三分,这句话被说的音调时高时低,让人心都悬在了半空。
    朴宰范低头又嘬了嘬粉尖尖,出响亮的声音,她主动的挺起胸脯,诚实的紧紧搂着对方的脑袋。
    “感觉都要化了呢,你要吃下去吗?”
    床下有用过丢掉的安全套,剩余的也用完了,关键是她持久力太差了,还没怎么弄呢,人就不行了。
    可能是照片,和精液指纹的双重刺激下。
    朴宰范死死的扣住细腰,都快把人撞到床下了,南熙贞小身子摇晃的胸前颤动不已。
    她眼眸水水的怒视,像被人惹怒的猫咪一样,伸出嫩爪子就狠狠的挠了一下。
    “嘶……”朴宰范倒吸口气,厚实的背部留下了三道清晰的红痕。
    南熙贞细细的喘着气,委屈的收回爪子,还在用脚丫子乱踢。
    朴宰范当机立断的就抽身出来,抬起她的小屁股就咬在了大腿里侧,下一秒就听见她不依不饶的乱叫。
    “你咬我!”
    “朴宰范***!”
    他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这次直接咬在了两腿中间最脆弱柔嫩的地方,其实根本就没有用力,哪里舍得啊。
    可是南熙贞就跟吃了一个大亏似的,眼泪说来就来,好像被人割下了一块肉。
    玫瑰天鹅绒般的小腹,一抽一抽的,下面的两瓣忽然扑簌簌的颤抖,从里面流出来上一次没带安全套射进去的东西。
    “朴宰范,你咬我!你还咬,你咬了我两口!”
    “呜呜……好疼啊……”
    哭的都快要断气了,用胳膊随意的一抹,闭上眼睛声音绵绵的喊。
    “sorry,我错了,我给你抹点药吧。”朴宰范没有任何办法的投降了,她睁开一只眼睛,眯条缝在等解决措施。
    “药?”可是……没有伤口啊,南熙贞奇奇怪怪的瞄了这哥一眼。
    谁知道,他二话不说,埋头迅激烈的顶弄起来,她瞬间就将什么恩怨抛在脑后,含着自己的手指,娇娇嫩嫩呻吟起来。
    朴宰范吻着她的脖子,浑身上下的肌肉绷紧,戳弄的力度很深,拍击声显得有些响。
    就在要射出来的时候,他紧紧的掐着这抹细腰,恨不得全都塞进去。
    南熙贞好像被烫到了一样,臀部不由的向后缩,却被用力的扣住,嘴唇也被堵住,舌尖被吮吸的麻。
    他最后往前撞了几下,吓得倒霉鬼心脏快要飞出来的蜷缩,一波又一波的潮涌往外冒。
    等到稍微平息的时候,朴宰范伸手往腿心一挑,抹在了她大腿内侧等刚刚咬的地方。
    指尖暧昧的涂抹均匀,很满意的瞅了瞅,挑挑眉说道:“好了。”
    “我的药,天然有效,你不是也要个标记吗?”虽然力道很轻,但也算咬了一口,不,两口。
    他眼神瞥了瞥一边有了盖章的照片,耳边听到熙贞闷闷软软的骂了一句,实在是忍不住得意的笑起来。
    要不是下午还要去看棒球赛,估计战斗会没玩没了。
    朴宰范快的冲完澡,光着上半身,穿着宽松的短裤和拖鞋就出门去了。
    还要给熙贞找那只被丢下的鞋子啊,谁知道刚推开一楼的门,就看见前面院中草坪上,平平整整放着那只黑色的系带高跟鞋。
    他动作一顿,想起什么似的,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完了。
    是刚刚遇见的朋友,还……贴心的帮忙送鞋子,应该不会听的什么声音吧,房子的隔音效果还是很不错的……
    这样想着走到草地上,俯身捡起了这只鞋子,细带挂在手指上晃悠了两下,展颜笑得有些幼稚可爱。
    …………
    西雅图的主力运动队,分别为美式橄榄球海鹰队,棒球水手队,还有冰球雷鸟队。
    其中西雅图水手队,成立于1977年,美国职业棒球联盟中的一支队伍,主场为瑟夫科球场。
    这次比赛为周四下午场,瑟夫科球场在西雅图市中心的南端,可以容纳四万七千名观众。
    这俩人都穿的是水手队的纪念T恤,白色浅蓝细边的棒球衫,胸前还印有seaTTLe的字样。
    朴宰范当初还没有去韩国做练习生的时候,就很喜欢这支球队。
    但感觉很奇妙,没想到熙贞一个从来没有来过西雅图的人,也热烈推崇水手队。
    “我来过这里呀。”南熙贞扎着花苞头,因为刚刚乱跑搞得一些碎落了下来,散落在绯红的脸颊旁。
    今天的温度高达38°,阳光简直能刺透她的肌肤,光晕斑驳的洒在小脸上,衬的眼睫如水,嘴唇红润。
    “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情。”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啊。
    南熙贞蹙起弯弯的眉毛,低垂小脑袋认真的算了算,因为赛场很热闹,朴宰范不得不俯身凑耳倾听。
    “好像是1o年,上初一的时候……”那个时候,妈妈忽然将自己带离了釜山,感觉很慌张慌乱的样子。
    1o年……
    自己从2pm退出回到了西雅图,在车胎店里打工。
    或许,曾经见过呢?
    朴宰范露出一抹宛如夏日阳光的笑容,摸向了她的后脖颈,忍不住的摩挲几下。
    乌泱泱密密麻麻的观众群正在出震天的呐喊声,只有他们这里是安静的,时间流淌的度都变得慢了下来。
    南熙贞忽然跳了起来,因为外野手传了非常精彩的一球!
    “啊啊啊啊啊!good!very  good!”她的眼睛出堪比钻石的璀璨,因为呐喊细嫩的脖子红通通的,像……
    像什么呢?
    像一只叽叽喳喳叫的毛绒小黄鸡?
    噗……
    朴宰范满脸嫌弃的听着她蹩脚的英文,眉头是无奈的锁紧,可是唇角却咧开,露出洁白的牙齿,伸手将自己脑袋上的棒球帽戴在她的头上。
    “笨死算了。”
    在这么吵闹的情况下,南熙贞非常灵敏的听到这句,腮肉鼓起,气冲冲的哼了一声,转身继续呐喊,小嗓子都快喊破了。
    这样的后续结果就是……不舒服的咳嗽……
    西雅图最大的海滩浴场,阿基尔海滩,与西雅图的标志性建筑——太空针塔隔岸相望。
    说什么想同时看星星和日出……
    啧。
    朴宰范一边搂紧她,将毫无作用的pRada印花丝巾裹在身上,气温有些低,所以又拿出了毛毯披在膝盖。
    “咳咳……咦……咳咳……你脖子上有星星啊~”她一边用指头去扣,一边仰起脖子问道。
    是六颗没什么意义的星星纹身,当初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纹这个。
    南熙贞忽然低声嘻嘻的笑起来,闷闷糯糯的声音透着些傻气,弄得朴宰范也忍不住笑起来。
    “干嘛啊。”
    “我想当星星呢……”天边已经微微凉了,星星的光芒早已被朝日的余晖覆盖。
    朴宰范揉了揉她的脸蛋,头也弄得乱蓬蓬的,打量一番反驳道:“我觉得你更像月亮啊。”
    月亮总是在变化,和这个倒霉鬼一模一样啊!
    “才不要呢!”南熙贞拍开他作乱的手,叹了一口气少女感愁的托腮。
    “月亮只有一个,可是天上有那么多颗星星,先从数量上就赢了!”
    “……”
    朴宰范忍不住嫌弃的撇撇嘴,这都是什么鬼理由……
    “星星多好啊,丢了一颗,还有那么多颗,我要是有这么多就好了。”咦,好像跟谁说过自己要当星星的?
    想不起来了。
    “那你肯定是会弄丢自己的星星。”从今天的表现来看,考大学的希望真不大,真的。
    “丢了,也会有其他星星找到我的,你以为他们傻啊?”
    “……”
    到底谁傻啊?
    朴宰范感觉今天自己的内心活动有些丰富,但是又不敢说出来,害怕闹腾个不停。
    正想着呢,坐在腿上的人又安分了,也不知道脑子里想到哪里去了,忽然转头警觉的问道:“你在mV里也是这样抱着其他姐姐的!”
    说完,立刻翻身要下去,难缠死了。
    可能脑子不好吧,朴宰范在心里这样想道。
    “完了,我的充电器不见了,手机也没电了!”她嘴角向下撇,小脸上全是忧愁,含泪欲泣,噙着一汪热泪控诉的看向旁边人。
    “你写歌诅咒我手机没电!看吧!灵验了吧!”
    “……”他还能说什么呢?
    朴宰范静静的看着她作妖,一言不,目光灼灼,可是左手臂还护在身后。
    “唉……动画里把我画的那么丑,烦死了!”
    “怎么能那么丑呢?”在嘟嘟囔囔中,朝阳徐徐的升起,在沙滩上洒向了一片金色的光芒。
    “把自己画的那么可爱……就连鸭子哥都比我……唔唔”
    朴宰范伸手一扯,将人搂在怀里来了个热吻,缠绵温柔,拥抱的手臂不断的收紧,看起来要吃掉这个人。
    不光沙滩上是金灿灿的,就连他们的脸庞也晕染了一抹金黄灿烂。
    可是熙贞的脸却泛着一抹粉红,开始觉得她应该是无暇的白,后来却感觉更像浸入五脏六腑的红。
    以前还不太理解,现在倒是有点清楚的意思了。
    你吻她的时候,她会娇气的半主动,永远都是试探一下又缩回去,好像能累到自己一样。
    西雅图,这个地方奇妙的很。
    是自己会重新开始的起点。
    朴宰范微微张开嘴,他的唇形有些单薄,温度却很烫人,和掌心的触觉差不了多少。
    捧着她的脸是很温柔的,大拇指会引导性的从下巴摸到耳垂,激起一层酥麻的感觉。
    最后唇贴唇吻了几下,眼眸含俏含妖的熙贞笑脸盈盈。
    阳光打在侧身是温煦的柔和,只看见这哥又吻向下巴和脸侧,她微微移动眼神,能看见对方后脖颈上贴近头皮的纹身。
    朴宰范双手摸向她的耳根,脸庞轻挨着沉声动了动嘴,因为海风的吹拂,微醺的嗓音隐隐约约很是模糊。
    “baby……1ove  you……”
    …………
    演员南熙贞的仁川机场造型忽然风靡了起来。
    说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因为带去的pRada丝巾没有戴完,所以选了一块拼接湖水蓝纺花提丝的款式。
    丝巾展开可以裹住一个人,于是她七搞八搞的,用同品牌的细腰带固定,这也弄出来非常的新奇,长度也刚刚好在膝盖上方。
    四肢纤细秀美,微微裸露的肩膀瘦削绰约,当真美玉荧光,有种娇艳欲滴的味道。
    丝巾当然卖断货了。
    出国旅游一趟,运气开始变得好起来,电影也顺利的排上了档期,安排在了九月底。
    至此,正式进入宣传期。
    歇了一段时间终于要忙起来了。
    那通被挂断的电话,在回国的第二天也重新接了起来。
    “出国去玩了?”权志龙弹了弹香烟,脸庞显得有些憔悴,眼下的黑眼圈都快比过李胜贤了。
    南熙贞按时赴约,来的却是一家kTV,房间静悄悄的,气氛显得沉寂和漠然。
    “嗯,因为这个时候不玩以后就没有时间了。”想想就觉得可惜,学习真是一道难以迈过的关头。
    权志龙凑近微微笑着盯着,莫名开启了夸赞模式:“好像变得更漂亮了呢。”
    “那当然了~”她还知道说出来害羞,喜滋滋的捧着脸,眼睛都眯成新月一样的形状。
    他这个时候跟以前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同,好像有什么话想说,但却很难说出口。
    怎么变成傻瓜了呢?
    香烟变得越来越短,包间里浓雾一片,有些呛人。
    永裴说,看见熙贞和别的男人约会。
    权志龙皱起眉默默的抽烟,听见这话的时候,心突然沉了一下,反正就是有点不爽。
    “那天……去攀岩了吗?”
    话一说出口,就知道糟糕了,凭他这么多年和不同人来往的经验看,会询问的更神不知鬼不觉。
    “对啊,和炯植哥……”她没有惊讶对方为什么知道,反正就是想也不想的承认了。
    “玩的开心吗?”
    “开心啊,那哥说我买车的话会给优惠价。”南熙贞可爱的抖了抖肩膀,露出贼兮兮的笑容,好像占了多大的便宜。
    “熙贞啊……”
    权志龙转过身扔掉了烟蒂,眼神黑沉,心里也清楚自己的行为,但就是控制不住。
    看着她纯粹的双眼,眸色很是认真的回望,好像自己说什么都会答应一样,微微张合的嘴唇变得很艰难。
    “不要喜欢其他人好吗?”
    怦……怦……
    是权志龙快要飞出嗓子眼的心跳,一点把握都没有,知道是过分的要求,但就是无法掩饰。
    他的脖子都变得僵硬极了,黑底金纹的丝质衬衫都皱皱巴巴了,像足了好几天没有洗漱换衣服。
    应该能理解的吧。
    只看着我的心情,熙贞不是也喜欢那歌吗?当时还说特别喜欢,很能理解这种心情,觉得没有什么错。
    拜托啊……
    他就是想要得到这种感觉,无论如何都想这么做。
    在右手覆在熙贞手背的时候,真的感觉心脏跳得很难受,哪里都感到不对劲,快要烦死了。
    他……一直在说谎……
    请你捂住耳朵闭上眼睛,谁都不要看,p1ease……
    因为感觉很孤独,所以,能不能一直看着自己呢?
    该死……
    真的不想失去这种比宝石还珍贵的感觉。
    要是熙贞的话,应该会答应的。
    可是,权志龙却看见对方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心跳好似忽然感觉不到了一样。
    南熙贞望着他暗沉幽深的目光,现这哥都开始舔嘴唇了,终于吊足了胃口,笑嘻嘻的凑近在他眼皮子底下左摇右晃的。
    “好呀……那我以后就这样看着你好不好啊?”非常肯定,一丝犹豫都没有。
    映照在对方瞳孔的是自己有些憔悴和得逞的脸。
    呼……
    他心底笑着松了一口气。
    心里不由的产生侥幸心里,忽略掉那一丝丝的自厌心理,俯身想要亲吻的时候,南熙贞别扭的偏头躲了过去。
    “全是烟味,我才不要!”
    搞了半天,提出了这么个要求?
    没什么难度啊……
    她扬扬眉推了推对方的肩膀,虽然笑颜如花,纯真鲜活,可是弯起的眼眸里没有什么情绪。
    “志龙哥,你也能这样看着我吗?”她凑近眨眨眼睛,纤长的睫毛都快碰到对方高挺的鼻梁。
    权志龙抿嘴微抬下巴,捏了捏她的脸颊,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我这不是看着你吗?”
    南熙贞目光盈盈的盯了他几秒钟,随后像得到礼物的小朋友,开心极了,特别纯粹的一种感情。
    他现在有些不敢看熙贞的笑容,明明得到了想要的回答,可是心情糟糕极了。
    好不舒服啊……
    比见面前还要难受……心脏像是被谁捏着一样,负罪感简直要杀死自己了。
    往日会心安理得……
    啊……难受想死了……
    怎么办呢,快点笑出来啊!
    明明应该无比庆幸高兴的。
    权志龙遮掩情绪的单手将她搂紧怀里,拥抱住的那一刻,笑容就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熙贞啊,有什么值得开心的?
    莫名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眼睛微微泛红,努力的平复了下呼吸。
    蓦然,权志龙的脸庞辨不清神色,嗓音微微颤抖,可是尾音却不断的刻意上扬。
    “要说到做到啊。”
    --

标记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