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阴影关系

韩娱之上瘾者(TANBI) 作者:长亭

黑暗中的阴影关系

      “砰——”
    巨大的关门声回响在耳边,却只能听见对方的喘气呼吸声。
    这是田柾国第二次进入南熙贞旧家的卧室,自己好像忘了那天是被怎么抛下的,迫不及待的将对方抵在门口纠缠。
    俩人的脚边落下各自的外衣,田柾国双手一用力就将她穿着的打底薄衫脱了下来,下身压着她偏头咬住了脖颈。
    南熙贞细细的喘着气,左手往下罩在对方的裤链那里,有些着急的拉开伸进去摸摸,还没怎么回过味来,就被田柾国握住了手腕。
    “这么着急?”他嘴唇微红,眼神润润的又带着一丝说不上来的味道,好像有些记仇的感觉,褪去了曾经的羞涩。
    南熙贞现在上半身只穿着一件浅粉色内衣,材质单薄轻柔,却衬托的胸型完美饱满,不是丰满那一类型,却如雪一般的巧致挺翘。
    “你都这么硬了,究竟谁着急啊?”她眯起眼睛,瞥了瞥对方的下身,语气天真柔和。
    永远都是这幅软绵绵人人揉搓的模样,却趁你不注意伸出小爪子挠一下,你无可奈何不知道如何反驳。
    田柾国在她这里从来就没有赢过,一转眼俩人就滚到了她的床上,衣服什么的都行动迅的脱光了。
    年轻人火力十足,一旦激情燃烧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
    南熙贞的主动容易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她握住手心里时不时跳动的命脉,挺着小腰迫不及待的吃进去。
    颜色水红的嘴唇微张,眼神一直直勾勾的看着面前人,又爽又诱人的表情直白的显露出来,然后出满足的娇吟声,田柾国额前的刘海垂下,咬住了颤抖的嘴唇,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只不过几个月不见,却跟以往是不一样的感受。
    下颌角那里长起来了,肩膀也有些宽了,胸前和腹部的肌肉线条更明显了,就连度都快了不少。
    新鲜刺激。
    明亮的灯光下,眼前那颤颤波动的嫩软娇乳,最上面颜色粉红漂亮的小尖尖很是怯羞,她双手紧抓田柾国的手腕,被顶的快要从床上掉下去了。
    还没怎么开始,只不过是大力戳的深点,她就忽然小身子微微起伏,呻吟声不断的颤抖几下。
    田柾国见状停下动作,想等她缓一缓,谁知道对方却急促又撒娇的说道:“别,别停。”身下搅得更紧了,快感也更强烈。
    等浑身上下的那股战栗感渐渐褪去,南熙贞的身子变得更软了,又香又甜糯糯一团,她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明显跟以前不太一样,从内到外都觉得痒痒的。
    于是,稍微推开田柾国,自己慢吞吞的换了方向,趴在床边纤腰凹下,小屁股翘起来。
    她细细的腰肢一双手就能握住,雪白柔嫩的臀部沾染上一点粉红,扭过头伸出粉嫩的舌尖,眼睛水雾弥漫的说道:“进来呀。”
    田柾国气喘的更猛了,再次败下阵来,凶凶狠狠的冲进去,又稳又狠撞的她眼睛都挂上了泪珠。
    他右手扶着对方的后脑勺,凑过去含住了那惹人眼红的舌尖,左手握住如水滴一样的雪脯,指尖挑了挑粉尖尖,甚至恶意的掐了掐。
    “嗯……哈……”
    她的唇瓣被吸的又红又肿,下面的那张小嘴也是如此,却非常贪婪的大口吞进去,舍不得的锁紧,裹得让人五脏六腑颠倒位置,魂都没了。
    其实现在还是有些醉意,田柾国弄得有些狠,撑得她吞吐的艰难,但嘴下就是不饶人。
    “能快一点吗。”
    男人怎么能听得这种话,尤其还是田柾国这种不服输的性子,鼻尖额头上全是汗珠,身体的温度滚烫,但他感觉对方身体更热,烫的他脚趾头都要蜷缩起来了。
    “现在呢?”他咬着白皙弧度优美的肩膀,正掐着一把纤腰狠狠戳弄。
    “再快。”说完眼睛粉红,泪珠一串串的落下来。
    “啊……不行了。”她的腰更无力的紧贴床,敏感体质让一波一波的快感非常快的涌来。
    这时候田柾国却停了下来,还在记仇幼稚的亲着脸颊问:“你跟他也这么爽吗?”
    南熙贞憋着一口气,丝散乱在脸庞,口吐艳气浑身颤抖。
    “嗯?”说着,他又狠狠顶了一下,记下的这口气稍稍消散了些,看见南熙贞反手无助的摸索可以支撑的东西,于是直起身子抓住了她的手。
    “跟那个人,也会舒服的出这种声音吗?”
    南熙贞软踏踏的趴在床上,不上不下的吊在半空中,感觉非常难受,她的小屁股加紧又吸又裹,让田柾国太阳穴的青筋都显露出来,但对方就是不肯动作。
    她这才委屈的摇摇头,眼角一片薄红咬着下唇回答:“没有,只有柾国你呀,我好难受的……”
    田柾国此时心脏漏了一拍,内心有些欣喜有些得意,他也是难受的不行,但就是倔强的为了这么一句话忍着。
    哪里还需要催促,他将对方翻个身紧搂在怀里,缠绵的吻着嘴唇,呼吸都带着愉悦,很快弄得她浑身无力,小腹抽搐的就要跌倒,他依旧没有松开嘴唇,吮吸着舌尖咽下了对方勾人细嫩的呻吟声。
    俩人爽到头皮麻的抱在一起,瘫倒在床上互相匀着气,田柾国的大腿还搭在腿上,强势的紧紧压制着,下身还没有从里面抽出来,刚刚射了好多,他害怕一出来弄脏了床单。
    南熙贞的大脑一片空白,此时出了一身热汗,好像能酒醒点,全是就像泡在热水一样舒服,心情也不烦躁了,就是她下面好像连接了心脏一般,能感受到在慢慢抽动。
    田柾国也感受到了,俩人侧躺在这张不算大的床上,他从后面拥住对方,手掌摸着胸前那对可爱娇俏的白嫩,轻咬耳朵问道:“咬的这么紧,还想再来一次吗?”
    南熙贞微微闭着双眼,闷闷的哼哼几声没有回答,好像睡着了又好像没有睡着。
    田柾国心情颇好嘴角带着笑意从弹性柔嫩的小屁股摸到肩膀,对着耳垂脸颊又亲又咬,好像很得意的样子。
    他再来几次都没问题,可是……这个人好像不太行了。
    “你体力真的很差。”心里得意就行了,还非要说出来。
    惹得南熙贞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好行了吧。”想挣脱开这个拥抱,却感觉刚刚偃旗息鼓搞得自己死去活来的东西,又恢复了硬度。
    田柾国恶意的顶了顶腰部,下巴都撅了起来,兔子一样的大眼睛却显得单纯无暇。
    “刚刚是爽哭了吧?我可是看见了,被我弄得眼泪都下来了。”
    “……”南熙贞脸蛋嫣红,憋着笑不想出声。
    “你看现在眼睛还有湿湿的痕迹呢,刚刚是舒服的哭了吧?”他伸出指尖戳了戳南熙贞的眼角,语气欢快模样认真的讨论。
    南熙贞扭过上半身配合他的点点头,声音清甜撒娇的说:“哥哥弄得我好舒服啊,你太厉害了。”
    田柾国气焰高涨的翻身压在她身上,此时开始慢慢动弹,看着她惊呼一声抓着床单咬住了下嘴唇,有些放不开手的低头吻向她。
    “你让我哭了一次,我也让你哭一次,我们打平了。”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出这句话,语气听起来有些酸酸的。
    南熙贞好像没有听懂话外之音,模样像雨淋湿后的被滋润开放的花朵,她亲亲热热的圈住田柾国的脖子,笑眯眯的说道:“柾国你真好。”
    田柾国轻笑一声,抿了抿嘴唇刚刚执着的模样有些可爱,“现在算和好了吧。”
    “嗯嗯。”目前身体舒爽的南熙贞非常好说话,她听了以后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开心的点点下巴,亲了亲他的嘴角蹭蹭鼻尖说道:“好喜欢你的。”
    “真的假的啊?”田柾国半信半疑的问道,低垂眼眸睫毛眨眨。
    俩人脑袋凑在一起,有些充满温馨和温柔的互相安抚。
    ————
    解决了近期心情烦躁的症状,南熙贞欢快开心的好似一只小蝴蝶,哪里都想飞来飞去。
    郑基石此时正在工作室赶工,预定的今年要出作品,前几天李星和已经给他听了一段demo,目前还正在修改。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想换换思路,于是约了自己的小女友,可南熙贞很贴心的问他要吃什么,她可以帮忙带过去。
    “嗯……随便吧,你买什么都好。”其实他是深度晚期选择困难症的患者,经常这样老是被身边的人吐槽。
    南熙贞买了好几样,还买了参鸡汤,其实是她想喝了……
    可到了那里以后,郑基石又坐在电脑前忙起来了,因为室内温度还算事宜,他只穿着灰色印花体恤和短裤,眼下还挂着黑眼圈。
    “你先吃吧,我马上就好。”郑基石拉着她的小手轻轻说道,想凑近接吻,却因为没有刮胡子被拒绝了,只好哀叹的又埋头工作。
    “哦。”
    她肚子还饿着呢,既然郑基石都这样说了,肯定不会等他,先解决自己再说吧!
    刚坐在旁边拿起了筷子,工作室的门铃就响了……她看看郑基石专注的背影,于是只好噘着嘴自己起身去开门。
    朴宰范和李星和看见门打开以后,里面站着一位俏生生的小姑娘,当时有些懵逼。
    嗯……
    李星和先是转头看了看朴宰范的神情,是一样的惊讶,于是他尴尬的笑了两下说道:“那个……你好。”
    “是宰范哥和星河哥呀,快进来吧。”南熙贞背着手让开了路,看见有人前来很欢喜的样子。
    朴宰范多瞅了她几眼,舔舔嘴唇点点头没说什么,还是旁边的李星和问道:“基石……在吗?”
    “这哥认真起来饭都不吃了,我专门买了好多。”南熙贞半抱怨的嘟囔,脸颊鼓鼓白白嫩嫩的可爱样子,李星和看着她忍不住笑了,小表情还挺多的。
    三人一前一后的开始从玄关进去,看见郑基石坐在电脑前专注的背影以后,却没有立刻出声,因为知道一旦灵感来了不能打扰。
    李星和站在旁边认真的看着,时不时很默契的低声说些什么。
    只有朴宰范和南熙贞俩人坐在沙上,那边好像商量的很愉快,此时南熙贞抬起头清脆的喊了一声:“基石哥,吃点东西吧。”
    郑基石手底下忙忙碌碌的,头也不回的回答:“你先吃吧。”语气还是很温柔的,男人工作起来就是这样的嘛。
    怎么说呢,一旦先入为主,你做什么都带着旁观者主观的意志,李星和回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觉得……应该是女朋友吧?
    而朴宰范当时直接皱起眉头,虽然表面上没有显露出来,但咳嗽几声心里不太爽,他微微直起身子问道:“我……有点渴。”
    南熙贞懵懵懂懂的挠挠头,却瞥见朴宰范盯着桌面的眼神,于是故意赌气的说道:“宰范哥喝点参鸡汤吧。”
    于是二人转移到外面的沙上,李星和开始还能保持得住,一直稳稳的在旁边盯着郑基石工作,后来脚步也随心的跟到外面,嘿嘿一笑坐下。
    俩人脸皮厚的蹭吃蹭喝一番,几乎所剩无几,李星和还算有点良心,惦记着一会儿郑基石可就要饿肚子了,于是拿着手机钱包下楼又去买东西。
    这时候,外面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朴宰范眼神鬼鬼祟祟的瞅了瞅一直撑着下巴的南熙贞,小声试探性的问道:“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吗?”
    南熙贞睫毛眨眨,一脸无辜的回答:“哥想问我是不是记得接吻的事情?”
    朴宰范沉默了,他穿着高领毛衣,明明是属于宽松款式的,可是却觉得脖子那里箍的很紧,喉结动了动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我会忘掉的,虽然很美好,可我会强迫自己忘记的。”
    “为什么。”
    他们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非常小,只有对方两个人能够听见,所以内心更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刺激感。
    “你和基石哥还要一起工作不是吗?”
    朴宰范此时开始有些动摇了,很可耻的忘却了对面人的身份,反正郑基石看起来对熙贞没有多上心,如果分开对大家都好。
    “感情和工作不能混为一谈。”但他也没有明确的表示要怎么样,还是非常老道的在试探。
    可南熙贞天真又大胆,在朴宰范眼里她拥有一颗非常赤诚的内心,很直白却充满了热度,明晃晃的好似春日里温柔的风。
    “这个……”她想不到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此刻的心情,蹙起眉头绞尽脑汁却模样可爱的很。
    朴宰范的手放在膝盖上,看着她靠在单人沙上支着脑袋费力的沉思,无声的笑起来。
    “啊……我想到了!”
    “什么?”
    “像不像阴影?就……嗯……属于黑暗中的……”她指尖点着下巴,费了半天劲儿就想出了这么个词。
    怎么这么可爱啊。
    朴宰范主动的凑前,握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摩挲细嫩的手指,语气带着柔和,眼神却深不见底:“但你也说了,是美好的不是吗?”
    “虽然是阴影,但在黑暗中也是美妙的。”他觉得自己此时有点不是男人,就像诱拐不懂事的少女,郑基石不也是这么做的吗?
    他现在很理解这种感受了,就像逮住猎物的狼狗,闷着一口气都要死死咬住。
    因为太具有吸引力了,总是念念不忘也不是办法,就算不光明正大也想尝试,况且又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两厢情愿啊。
    南熙贞似懂非懂的抿唇笑了,仿佛被牵着走的进入了黑暗的陷阱里,她的脸庞看起来太纯幼,但那双眼睛实在是想一直注视下去。
    朴宰范压下了自己内心深处最后的一点罪恶感,用力的捏紧了手心的四根细嫩手指,心跳和呼吸有那么一瞬间不在频率上。
    他看见对方没有挣脱开,于是微微笑的举起手,亲了亲白白软软的手背,眼神充满明亮的光,自己和郑基石是不同的,以后会明白的。
    南熙贞的眉眼那么至真,温顺可爱的像一只小白猫,她还是一副人人引导的幼嫩模样。
    可是宰范哥。
    她悄悄的莞尔一笑,纤长的睫毛抖动看起来让人充满保护欲和怜惜感。
    阴影就是阴影。
    是永远见不得光的。
    ————
    有话要说:
    我看见有宝贝说sm一直不中立的态度很明显。
    这里要解释一下。
    我查了一下资料。
    sm的金敏英是金大中的侄子,金大中曾经担任过南韩总统(民主党)。
    sm公司当初创立就是为了要支持新千年民主党,就是现在的民主党。
    sm不是不中立的站队,而是人家就是民主党这一派的。
    暗地里肯定都站队了,但我们知道他站队的时候,是支持者上台当总统啊。
    明面上肯定要保持中立,娱乐与zz之间不挂钩,比如sm对中国市场态度就比其他公司好得多。
    所以,南妹参与的《辩护人》,就有很大的敏感嫌疑,sm为了撇清自己表示不参与,肯定要澄清一下。
    目前我所了解的情况是这样的。
    谢谢提问,么么哒。
    今年中秋终于没有吃月饼!
    哈哈哈哈哈~
    感谢留言和珍珠。
    大力一点(南妹语气)
    希望能像国哥一样实力回应我。
    嘿嘿嘿。
    --

黑暗中的阴影关系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