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万一哪天离婚了

诱爱成婚,腹黑老公难招架 作者:银纾

第112章 万一哪天离婚了

      裴爷爷笑:“不值钱的东西,你不要嫌弃。”

    小北站得笔直:“怎么可能嫌弃?爷爷的字,千金难求!是我不值得爷爷送字。”

    听着小北的话,裴爷爷微微皱眉,随后眉头又舒展开来,他说道:“小北啊,你要随时记得,人是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的,每个人的人格都是平等的。”

    老太婆说小北这孩子大概是家境不太好的原因,活得太卑微,卑微得让人心疼,的确,是太卑微了些。

    小北应声:“爷爷,我记下了!”

    她心里却是另一番想法:所谓人格平等,人与人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不过是一种自欺欺人的想法或说法罢了。事实是,这是有钱有权人的世界,有权有钱是真的可以只手遮天。无权无势只会任人碾压,哪怕受了冤屈,也会状告无门!没钱人的道理就是个屁,有钱人放个屁也是道理!

    爷爷已经提笔写字,裴擎南和小北呼吸声都变得轻了起来,生怕打扰到爷爷。

    书房里,只能听见小北磨墨和爷爷提笔在纸上刷刷的声音。

    爷爷今日的字没有以往的工整,不像以往写字那样蘸汁饱满一笔一划。今天的字他是一气呵成,一次性写了四个潦草的大字:青春无悔!

    四个字全是连笔,张扬而透着狂野,仿佛一头青春的野兽,冲破了兽笼,不顾一切!

    “我帮小北收起来!”裴擎南说。

    “嗯。”爷爷应声。

    他看着四个字,心里是满意的。只希望年轻的孩子们能真的读懂他字里的意义!

    “爷爷,您还写别的字吗?”小北磨着墨问。

    裴老看一眼小北,摇头:“不写了!今天天气好,出去走走。”

    “嗯。爷爷,明天您写字的时候我能来帮您磨墨吗?”小北又问。

    “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四个孙媳妇里,也就只有你耐得住性子。她们三个,不行!”爷爷笑着摆手,“一个磨墨的时候把我的墨磨断了,一个磨得墨汁满天飞,还有一个直接把砚台打碎了,一个个毛毛躁躁的,哪里是来磨墨的,简直就是来捣蛋的。”

    说到几个孙媳妇,裴老虽然说的全是她们的毛躁的缺点,但他越说神色越慈爱,语气里是掩不住的宠溺和满意。

    他又说:“人各有所长,多看优点,也就觉得个个都优秀了。她们在商业上都很有自己的一套,每个人的能力都是可圈可点的。裴家也多亏有了她们,才变得越来越好。

    以前啊,我总觉得年轻人不行,一个个都是一身臭毛病,以后难担大任,前途堪忧。后来,渐渐地发展,他们变得越来越优秀。

    事实证明,一代人都在超越一代人。爷爷老喽,不得不服老。”

    “爷爷您还年轻!”小北和裴擎南齐声说。

    说完以后,二人对视一眼,皆是扬唇一笑。

    裴老看在眼里也是欣慰,他笑着说:“是啊!爷爷奶奶都还年轻,年轻着呢。”

    “爷爷,我陪您出去走走吧。”小北主动说。

    裴擎南眸光微闪了一下。

    裴老笑着摆手:“不了,我叫老太婆陪着我一起去园子里看看花花草草,这两日她有些犯懒了。”

    “爷爷,那我们明天再来!”小北说。

    “去吧,你要多注意身体,有身孕不是个小事,尤其冬天,一定不要让自己受凉,走路的时候也要多注意脚下。”爷爷交代。

    小北心下一跳,硬着头皮笑着应:“爷爷,我会的。您也要注意身体,注意保暖!”

    被关心,也就情不自禁地想要关心回去。

    在裴家生活了一段时间,与奶奶接触了一段时间以后,小北觉得自己的针对性越来越明显了。

    以前想的报仇,是想要彻底让裴家瓦解。现在想的报仇,只希望让始作俑者付出代价,爷爷也好,奶奶也罢,都是无辜的!

    另外,裴擎南也是无辜的!

    裴擎南与小北回他们住的那栋楼,小北把门关上,裴擎南把字放到茶几上,望着字,他赞道:“这四个字放在书房里太适合了,狂野,张扬,霸气!一股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爷爷送给我的。”小北说。

    她眸光闪了一下,又补了一句:“万一哪天我们离婚了,你给我的钱又太少,我也许还可以靠这副字维持生计!”

    裴擎南脸色一沉:“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

    小北剜裴擎南一眼,她肚子一挺:“现在已经四个多月的肚子了,该显怀了,但是什么也没有,你以为还能瞒多久啊?四个月不显怀可以说是瘦,五个月还不显怀,你觉得大家都是傻子吗?”

    裴擎南眉头一拧,一把将小北打横抱起。

    他抱着小北径直走向卧室,一脚踹开卧室的门。

    “你干什么?”小北急。

    “要生孩子,总得先努力把孩子种出来!”裴擎南将小北压在床上,上下其手,“只要种上了孩子,说什么不可以?老子生的哪吒,发育比一般的孩子慢不行?真金还怕火炼?”

    他看向小北的小腹,突然顿住,眉头拧紧:“都这么长时间了,老子什么避孕措施都没有采取,为什么你姨妈还那么准时?”

    小北满脸通红,只有裴擎南这个不要脸的能够把避孕、姨妈这样的字眼说得如此云淡风轻。

    她难道会告诉他她一直在服用长效避孕药?

    只是为了报仇,她又怎么可能生他的孩子?

    尽管,她的身体与他的身体是那样默契,很多次做那种事情的时候,她都一度觉得他们仿佛是真的情侣,她甚至想要闭上眼睛去享受爱情!

    可是,片刻的清醒就能将她拉回现实,她清楚地知道,一切都是假的,她清楚地知道,她不能沉沦,她要使裴家倾覆,她要替父母讨回公道!

    裴擎南吻着小北。

    小北仿佛条件反射一般,双手搂住裴擎南的脖子,回应他的吻,吻里全是苦涩的味道。

    身体的臣服和默契,灵魂的克制和痛苦,使她仿佛置身于冰火世界,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室内的空气变得暧昧而激烈,小北努力保持着清醒的头脑。

    她让她的身体臣服,她努力守住自己的灵魂!

第112章 万一哪天离婚了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