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审李悠悠

诱爱成婚,腹黑老公难招架 作者:银纾

第68章 审李悠悠

      何勇审了李悠悠,李悠悠原本一句话不敢多说,一口咬定是自己与秦小北之间因为工作产生了矛盾。因为大家一起工作,明明她与何佳的工作量比秦小北的大,她们入职的时间也比秦小北更早,但是秦小北的工资却比她们高出很多。同样都是设计师,凭什么?她们从一开始心里就是有怨气的。

    这段时间,秦小北又长期请假,长期不按公司规章制度上下班,有时候设计室的工作多了,因为秦小北不在,这些工作自然地分摊到她和何佳的身上。

    明明该秦小北做的事情,却落到她和何佳头上,而工资,秦小北却是照领,最多就是扣个全勤奖和按天数把基本工资扣掉,别的绩效工资秦小北照领不误。

    对于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她和何佳是极度不爽的,所以,越来越看秦小北不顺眼。之后秦小北休完假回来上班,她就忍不住和秦小北争执了几句,越想越不舒服,也就怀恨在心了。

    张舞造谣的事情,的确是她花了五百块请张舞做的。别的事情,她没有做过!

    当时她也没有想那么多,哪里会知道自己在背后说秦小北几句坏话,就会酿出这么大的事来?要是早知道的话,她宁愿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啊,反正被秦小北怼几句又不会少块肉。

    李悠悠的说法,可谓是滴水不漏。要是遇到一般的人,也许就信了。

    可是何勇不一样啊!他不是一般人,他是二般人啊!

    他跟在裴擎南身边九年了。

    人与人相处久了是会同化的,他处事的方式,与裴擎南越来越像。越是看上去滴水不漏的东西,他越是会觉得有问题。

    何勇让人拿了只牙签筒过来,他看着李悠悠邪魅一笑,就揭开牙签筒的盖子,往地上一倒。

    牙签一根根地洒了一地。

    何勇又冲着李悠悠扬唇一笑:“害怕吗?别怕,不疼的。”

    “你,你要做什么?”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看到何勇一脸邪魅的笑,李悠悠吓得脸色大变。

    “真的不疼,忍忍就过去了。”何勇说。

    李悠悠脸色更难看了,仿佛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她体内的血液就被抽干,她脸色变得惨白如纸。

    “你,你……你要做什么?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你这样是违法的。”李悠悠声音结巴得厉害。

    “呵呵!”何勇呵呵一笑。

    他从地上拣起一根牙签,才伸手一把抓住李悠悠的手。

    “啊啊啊——”李悠悠尖叫起来,仿佛被厉鬼抓住一般,神情惊恐,浑身颤。

    “这都还没开始啊,怎么就叫了?”何勇慢悠悠地说,语气慵懒,带着邪气,“人体有几大痛感神经,你知道在哪里吗?”

    “我,我不知道。”李悠悠更害怕了。

    何勇再冲着李悠悠邪魅一笑,他说道:“那个历史上啊,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军事家,他叫什么来着?他受的那个刑叫什么刑来着?就是把膝盖里面的一块骨头剜掉……”

    李悠悠浑身抖得更厉害了,她看向地上的牙签。

    何勇仿佛知道李悠悠在想什么,他笑着说:“那种痛是一种。这世上还有一种痛,没那么伤人,但是据说很难受,古时候那些嬷嬷啊,欺负宫女的时候,都拿针扎指甲盖里面的缝,扎得那个血肉模糊啊,我光是想想我就痛了。”

    李悠悠已经吓得额头开始冒汗了。

    何勇将手伸向李悠悠。

    “啊——”李悠悠状如见鬼一般往后缩了缩,惊恐地望着何勇。

    何勇伸手抹了一把李悠悠的额头,一脸震惊的样子:“你热啊?怎么出那么多汗啊?”

    李悠悠咬紧牙关不敢说话。

    何勇又伸手抓住李悠悠的手。

    “啊啊啊,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李悠悠拼命地尖叫,拼命地摇头。

    她只要想想那牙签扎进自己的指甲盖里面,就全身都颤抖起来,太可怕了,那样扎下去,不知道手以后还能不能用?她是学设计的啊,她是靠着这双手吃饭的啊!

    何勇又用力地拉住李悠悠的手。

    李悠悠大汗淋漓:“不要,求求你不要,我说,我什么都说,我全部都告诉你。”

    何勇放开李悠悠的手,唇角邪魅一勾:“早这么乖不是大家都不浪费时间了吗?”

    李悠悠深吸一口气,说道:“是一个女人让我这么做的,她上个月给了我十七万,这个月给了我十八万。她说只要听她的,按她说的做,每个月都可以给我十几万。别的地方需要花的钱,她再单独给我。”

    说到这里,李悠悠试探性地看一眼何勇。

    何勇挑了挑眉:“然后呢?”

    他语气慢悠悠的,是啊,他一点也不着急,他有的是办法让李悠悠交代。

    李悠悠看何勇那淡然还带着冷意的语气,她立即再说道:“她给我打了几笔款了,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但我知道她姓白,她让我称呼她为白小姐。”

    “哪个白啊?”何勇问。

    他脑子里闪过柏芊儿。如果是柏芊儿这么对嫂子的话,一切就都说得过去了。

    柏芊儿曾经是老大的恋人,恋了好几年,虽然聚少离多,但是当初二人的感情是十分好的。后来因为什么分手他不清楚,只知道老大消沉了一段时间。

    这次老大退伍离开部队,他跟着老大一起,没想到出来以后会再见到柏芊儿。而她,依然还是单身。工作室开业的时候,她邀请老大剪彩,并且,她的身边不仅没有男人,她看老大的眼神还十分眷念,那种眼神,带着欣赏,带着崇拜,带着爱慕,仿佛她和老大从来没有分手一般。

    李悠悠说:“白天的白。”

    “白色的白?白雪公主的白?”何勇确认。他生怕自己听错。

    “是的,白色的白。”李悠悠说。

    “还有什么要说的?”何勇问。

    “没有了。”李悠悠眸光闪了一下。

    “嗯?真没有了?”何勇唇角又再勾起邪魅。

    李悠悠看着何勇这样的眼神就害怕,眸光再闪了一下,她又把自己怂恿何佳针对秦小北的事情说了。

    “还有呢?”何勇又问。

    “真的没有了!我发誓!”李悠悠想了想,确认自己真的交代完了,她举起三根手指发誓,“要是我还有什么没说的,让我出门就被车撞死。”

    “送她出去!”何勇吩咐站在门口的人。

    李悠悠看向自己十根完好的手指,猛松了口气。

    李悠悠走到门口的时候,何勇说:“记好了,不要再做任何伤害秦小北的事情,要是下一次再来到这里,你大概没有机会四肢健全地站着走出去了。”

    李悠悠浑身一僵,她觉得脊背发寒,她立即点了点头。

第68章 审李悠悠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