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婚期

诱爱成婚,腹黑老公难招架 作者:银纾

第44章 婚期

      裴擎南握着麦克风不急不徐地开口:“今天是爷爷八十岁寿宴,大家能来寒舍参加爷爷的寿宴,共同见证与祝福,是裴家的荣幸!在此,我代表裴家所有人感谢诸位的到来,谢谢!”

    他朝着宴席方向鞠了一躬。

    宴席上,有些女孩已经压不住激动的情绪。

    “好帅啊!”

    “那是我老公!”

    “我要嫁到裴家来,谁也别想拦我。”

    “啊啊啊,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帅的男人。”

    “……”

    有的女孩内敛一些,只是直钩钩地盯着裴擎南看,暗暗惊叹这世上怎么会有长得这么帅气又这么有气度的男人,简直是360度无死角,他的声音也该死得好听到耳朵都要怀孕了。

    裴爷爷看着孙子沉稳的样子,脸色稍好看了一些。但是擎南擅自离开部队的事情,仍然是他心头的一根刺,他知道,这会是一根永远拔不出来的刺。

    裴擎南再说道:“借着今天这个机会,有件事情,想请大家一起见证!”

    宴席上很多人都竖起了耳朵,很有兴趣知道裴擎南接下来要说什么?

    裴擎南说道:“感谢大家对裴家以及擎南一直以来的帮助和支持,我于上个月有幸与爱妻秦小北喜接连理,由于工作变动,实在是太忙,我与小北的婚礼定在明年四月一……十日举行。届时,我会正式发邀请函,还请诸位到时候能捧个场,再次感谢!谢谢!”

    裴擎南又再对宴席上的宾客鞠了一躬。

    他刚才是想四月一日举办婚礼,猛地想到愚人节,他立即改了口,改到了四月十日。

    话已经撂下了,那个女人想跑,没那么容易!

    听着裴擎南的话,下面好些原本打了鸡血的女人,瞬间化身霜打的茄子,一个个哀声叹气。

    “玩我呢?我的少女心啊!碎了,碎了啊!这玩笑开的,不是说单身吗?怎么就突然结婚了?”

    “啊啊啊,男神又跑了。”

    “我又失恋啦,哇的一声哭出来,心疼地抱住受伤的自己,呜呜!”

    “不想吃饭了,我要回家!妈妈,我要回家!”

    “……”

    裴爷爷听着孙子这番认真的话,松了口气,刚才还怕擎南再做出什么离经叛道的事情来,现在也算是中规中矩了一回。

    他接过麦克风,说了一句:“谢谢大家!大家吃好喝好!”

    掌声便雷动了起来。

    裴擎南伸手摸了摸鼻子,他说了半天一个鼓掌的都没有,真尴尬。随后他就挑眉笑了,不知道笑什么,莫名觉得心情好。

    季雨薇之前坐在一张桌子上吃着酒席,她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裴擎南,裴擎南的每一句话,都狠狠地伤害她。

    他说爱妻,他说喜接连理,他说有幸,他说婚礼,他还说会正式发邀请函。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一个陪酒女而已。

    她根本吃不下饭了,她起身往主楼走去。

    裴擎南离开主持台以后,送爷爷回到裴家人坐的那桌宴席上,他就离开。

    司爱华对于他刚才的表现是十分不爽的,她叫住裴擎南:“擎南,你要去哪里?”

    “我去看看小北!”裴擎南说。

    “今天是你爷爷的八十大寿,是你爷爷重要,还是一个女人重要?她是三岁孩子吗?还要人看着?”司爱华越发不满。

    “让他去!”裴爷爷说,“关心媳妇是好事。”

    “爸!”司爱华不悦,却又不好发作。

    “男人就是要有担当,娶了就要负责到底!”裴爷爷说。

    司爱华皱了皱眉,实在是不高兴,却又不想惹老爷子生气,只好默默地吃饭。

    裴擎南大步往吕品住的那栋楼走去。

    裴家有好几栋楼,吕品住的楼不是主楼,是西侧的一栋楼,西侧的楼后面还有一个园子,吕品在那里建了一个实验室,他会常常在那里做一些医学上的研究。

    吕品虽然只是裴家的私人医生,但是裴家人支持他的一切。

    除了看中他的医术以外,更重要的一点,他与裴擎南算是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之后又与裴擎南一起在部队里呆了七年的时间,从部队里出来以后,他就做了裴家的私人医生。另外,他的堂姐吕慧是裴家二少爷裴擎宇的妻子。

    裴擎南径直上楼,走进吕品的客厅,那四个人已经吃完了桌上的饭菜,药劲发作了,一个个眼神涣散,甚至有两个男人龌龊地抱到了一起。

    吕品淡定地坐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视。

    见到裴擎南过来,他挑了挑眉。

    “问出什么来了?”裴擎南问。

    吕品再挑了一下眉:“他们什么也不知道。”

    裴擎南走近,不客气地一脚踹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男人嗷嗷叫了两声。

    裴擎南蹲身,伸手捏住男人的下巴,冷声:“饭菜里的药,是你们谁下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没有下药,黑皮只让我们四个人在亭子里蹲点。”男人说。

    裴擎南手一用劲,男人的下巴发出咔嚓一声响,脱臼了,男人痛得嗷了一声。

    两个抱在一起的男人见到这边这样的情况,药效仿佛都得到控制了,两个人涣散的眼神里有片刻的清明,他们眸子里透着害怕,竟紧紧地抱在一起。

    裴擎南鄙夷地扫他们一眼,冷声问:“黑皮的电话!”

    “我们不知道!”一个男人说。

    “黑皮长什么样子?”

    “我们不知道。”

    “黑皮有没有来裴宅?”

    “没有。求求你,四少,放过我们好不好?”男人哀求。

    “很好!”裴擎南一字一顿地吐出两个字,眸子里闪过寒芒。

    瑞士军刀直接一刀子插进男人的大腿。

    “啊——”男人嗷了一声。

    裴擎南往每个人大腿上插了一刀子,四个男人瞬间清醒了很多。

    一个男人捂着大腿一脸惊恐地相求:“四少,我们错了,再也不敢了,饭我们已经按照您的意思吃完了,您不能言而无信啊!”

    听到这句言而无信,裴擎南就笑了,笑得一脸邪气,他拿着刀在男人脸上拍着:“对你们这种人,还要讲信用?嗯?”

    男人心脏都有些发抖,还是说道:“四少,我们确实是渣,但是您不一样,您是军人啊,军人食言,怎么对得起一身军装?”

第44章 婚期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