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指尖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不恨背过身,低头攥着披风衽边,不停来回搓着。

    有些事情就算一开始说好了,可真正面对的时候她还是会无地自容。

    月奴看出了不恨的退缩逃避,有些不怀好意笑道,“你大概不知道吧,她不但跟不悯上床,还勾引了不怪,她那一身袍子下面怕是还光溜溜的吧,我亲眼看见她的奶子被不怪又舔又咬,全身都被摸了个遍!这样淫荡肮脏的女人,你还护她…”

    “住口!”陌千叶倏地看来。

    像是凛冽寒风中裹着刀尖,一瞬间刺入皮肤,冰冻了四肢百骸。

    月奴蓦地住口,她觉得自己五脏六腑也似被冻住了不能呼吸,又觉得自己随时会被凌迟处死,上下牙齿开始不停打颤,却一动不敢动。

    不恨没有注意到月奴的异样。那些话就像烈火一样将她的伪装烧掉,不断煎熬焚烧着她心里最脆弱不堪的一面。

    直到一声叹息。

    带着凉意的衣袖将她抱住。

    “别难过。”

    不恨感觉到陌千叶胸腔的跳动,还有那只在头上安抚的手。

    鼻尖酸不溜的,她舍不得离开,依恋地贴着陌千叶,吸着他身上清冽的味道。

    也许是陌千叶在她心里太过高洁神圣,他的体谅总会让她觉得。

    自己或许并没有那般污浊不堪。

    “师尊,你会嫌弃我吗?”

    “不会。”

    月奴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不恨到底都给这一个个男人灌了什么迷魂汤?!

    随后感觉到周遭禁锢一轻,她心跳如鼓,几乎是落荒而逃。

    人不过到了门口,一口黑血再也忍不住从喉咙喷了出来。

    月奴撑着门,不敢停留,连血都没擦便逃得远远的。

    在屋里的一瞬间她真的感觉到了死亡降临。

    陌千叶等人走远了,才摸着不恨脑袋说道,“你要是受不了,想放弃,我就带你走。”

    不恨从他怀里离开,“已经到了这一步,我是不可能放弃的。”

    “通天祭坛有一千六十二台阶,我看了前三百台阶,每层都施了法阵禁咒,便是焚天圣焰三天三夜也烧不完。你一人上去,太危险了。”

    “可也只有参加神祭,登上通天祭坛,才有机会知道当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不恨走到门口,即便有阵法,她依然感受到不悯与不怪的灵力波动。

    “你也看到了,他们两个只是六大司老之一,便已经是元婴。那三位神祀修为又该多恐怖。不悯说我娘曾经是三大神祀之首,那两个神祀包括整个神龙宫都不应该能伤害到她!可是当我醒来,人已在神龙宫之外,而她修为尽失了。”

    “从那以后她就像一个普通的妇人,操持忙碌,弱小无力,被人淹死在河里也毫无反抗之力。”

    不恨深吸一口气,将泪意憋了回去。

    “不悯他们并不知道当年都发生了什么,而玉瑛……”

    她突然冷笑一声,“我来神龙宫这么久,闹了这么多荒唐的事情,他竟丝毫都不在乎,连一次都没有来看过我。而那两位神祀,明明之前都极为反对我,还大力惩罚了不悯他们,可是与玉瑛见过一次后,也都不了了之,视若无睹了。“

    陌千叶走到她身边,“你怀疑废了你娘修为的是玉瑛,你爹?”

    “我不知道……”不恨有些无奈,娘亲并没有把事情告诉她,很多都是无意提起的只言片语。

    “如果真的是玉瑛,你想过要怎么办吗?”

    不恨缓慢而坚定说道,“我会替娘亲报仇。“

    陌千叶皱了下眉,“你打不过他。”

    不恨一噎,“那我也比他年轻,总有一天我能打败他。”

    “可他是你……”

    “他不是!”不恨脱口而出,“只要是他害了我娘亲,那他就不是我爹。”

    说完后,不恨才觉得自己说话有些冲,悄悄抬头看了一眼,伸手扯着他袖子。

    “师尊~”

    见陌千叶不做声,又靠近一些,可不恨忘记了。

    她披风下确实一丝不挂,拉陌千叶袖子的时候扯开了一道。

    如今贴上去,陌千叶衣袖连着手指都毫无预兆地碰上一片柔嫩光滑。

    不恨呆住,冰丝锦缎微凉,滑过肌肤激起一阵鸡皮疙瘩。

    可她注意力全在那只手上。

    那只匀称修长,带着男人特意的坚硬似后知后觉地在她小腹上滑了下,碰到了软软鼓起的阴阜。

    那手指一顿,陌千叶转头看她。

    食指伸长,挤进蜜缝,内里的软肉又嫩又滑。

    “嗯…”

    不恨咬唇,有些无措地看着陌千叶。

    不知道该退开重新拉好披风,还是张开腿让他更容易摸进来。

    陌千叶也就淡淡地看着她,好似没有注意到她披风里赤裸的身体。

    手指却摸得更进去,找到了那粒朱果,来回揉捏着。

    “嗯~”

    不恨颦眉,不沾淫液,干揉阴蒂有些疼。

    腿不由张开,身子微微往前,手指一滑很轻易染到花穴上的淫液。

    很快阴蒂上涂满了淫水,陌千叶也揉得越来越快。

    “嗯哼~”

    不恨两手扶住他的胳膊,感受到他手上拉扯的动作,腰软的不行。

    “师尊~嗯~”

    陌千叶呼吸也越来越重,他几乎是掬了一手心的淫液。

    手指伸进小穴里就被咬得死死的,每往前一点都能感觉到又软又绵的嫩肉绞着他。

    “嗯呢~不要了吧~”

    不恨摇头,被那手指摸得又骚又痒。

    “会有人来的~”

    _

    今天先睡了,明天来抓虫

指尖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