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一张床上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他们在一张床上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不怪直接问道,“月奴在哪。“

    “哎,就知道瞒不了你多久。”

    不悯叹了一口气,“你别这样看我,我没伤害到她,只是把她困在一个地方,而她确实也在照看星奴。”

    “我不管什么原因,现在放了她。”

    不悯忍不住说道,“不怪,我是审判司老。月奴确实犯了错我才把她囚禁起来。不能你说放,我就放。”

    “那她又是犯了什么罪?为何不走司法流程而是直接将人囚禁?”

    不悯避开了视线,“月奴到底是不是你女人,那么多沾亲带故的妹妹,你为什么就唯独护着她。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神奴,我直接处决她都可以,要走什么司法流程。”

    “好,既然你不放人也不说原因,那我就直接去天池宫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怪转身就走。

    “等等!”不悯连忙拦住他,深吸一口气,“我可以把月奴放出来,但是她只能在天池宫服侍神女,不得踏出一步,更不能与他人联系,包括你。”

    不怪眼底冒着火,然后又强压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连我都不能说么。”

    不悯沉默了一会,“对不起。但你相信我,我绝不会伤害到月奴。”

    “我要确认她在天池宫是否安全。”

    不悯纠结了一会,“可以,但你们不能单独见面,我必须在场。今后没有我的允许,你更不能去天池宫。”

    *

    “我没发现玉瑛有什么不对劲。”男子声线平静,有种从云上传来的清冷。

    “这几日他一直与我讨论长生之道,可怕死是人之常情,并不特别。”

    不恨抿嘴,贴着他坐在天池边泡脚,而身后便是悬崖万丈。

    她低头,澄澈的水面倒映着一张精致而淡漠的脸,连眉间愁绪都清清楚楚。

    不恨有些不耐地踢了踢水,这天池无论她怎么作,总是脏不了。

    “不过我想到一点有些怪异,你说作为神女或者神子要全心全意侍奉神,不得与父母亲近,与旁人来往,即便如此每年都需要换一波神奴,但他现在身边的神奴与我十年前见到的差不多。”

    “十年没有换过?”不恨皱眉,思索半晌,“这是族规呀,难道是他得了神迹后便可以不用遵守了?”

    “得到神迹,不是更应该全心全意侍奉神么,之前得到神迹的人呢。”

    不恨摇了摇头,“神族有史以来神子神女出现过不下十位,可只有他得到了神迹。”

    “本来他已经两百岁了,没人觉得神迹会到他身上。便开始让他跟族内嫡系繁衍后代,只是下一任神子神女一直没有出现,也就由他继续神祭。可在我出生一年后,他在神祭中得到神迹了。他更是预言我是下一任神女,直接让人将我从母亲那抱走。果然第二年便测出了我是神女。”

    “所以你娘亲恨他?”

    “不,我娘亲想救我。”

    “天啊!你在做什么!”

    星奴跟在不悯不怪身后,震惊到花容失色。

    “你!你竟然用天池泡脚!”

    “我还在天池搓澡过,泡脚有什么问题吗。”

    不恨踢了踢水,涂了红蔻的脚趾,从脚尖到脚背莹莹如玉,脚底却是淡淡的粉,整个粉雕玉琢得不见一丝瑕疵。

    不悯看着那嚣张又过分可爱的脚丫笑了笑。

    月奴只能将目光投向不怪。

    不怪注意力却在她身旁的男人上,“陌天师为何会出现在我们神族禁地。”

    “这里风景挺好。”

    陌千叶转过身来,浩瀚长空,渺渺烟云似乎都沦为他的陪衬,眉心一抹朱红似锁住了凡尘烟火,那双眼眸才能如此琉璃清远。

    月奴看的有些出神,神龙宫里其实有不少相貌俊逸,气宇轩昂的人,但这人明明不是神族,却似乎比他们更似谪仙一般。

    “哼,风景好?我听说昆仑的玉心山脉是最壮阔的冰川长廊,雪峰绵延不尽,也是否欢迎我去看一看?”

    “我不住玉心山脉,要去自便。”

    不怪噎了噎,在不悯耳边咬牙道,“你早知道了?”

    “来者是客,族长连通天祭坛也带他走过,天池宫自然也是可以的。”

    “可是他还跟神女…!”u,Xyz

    月奴倏地对上不悯的目光,吓得噤了声,往后走,躲在了不怪身后。

    不怪伸手护她,“他跟神女怎么了?”

    “月奴!”不悯压低了嗓子。

    “说,有我护你。”

    “他能护你,会护星奴么,想想你的好姐妹!”

    “我…”月奴欲言又止,看着不悯,又看着不怪。

    随后她竟看到不恨还在踢着天池水,一脸百无聊赖,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大难临头。

    “他们!我看到他们两个上床了,就在天池宫里的一间屋子里!”

    不恨回过神来,反手整个抱住陌千叶的大腿,挑衅地看着月奴:“这都居然被你发现了呢。”

    “好一对狗男女!”不怪怒不可遏,起身就朝那两人攻去。

    “住手!”不悯身形一晃,挡在前面,将不怪拦了下来。

    “不悯你让开!今天我无论如何也要押这荡妇去见两位神祀!族长便是对你我有恩,也绝不能让这样的女人毁了神族!”

    不悯没有让开,脸色铁青地看着他。

    “我也在那张床上。”

他们在一张床上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