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接受她有三四五六个男人吗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要接受她有三四五六个男人吗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楼冥带着一吉和七伤刚出来,三生已经和云星承打作一团。

    云星承持着一把破云剑,攻势极为凌厉彪悍,黑色魔气翻涌,耍出的剑花几乎让人眼花缭乱。

    三生倒没怎么出手,直在闪躲,时不时被剑锋削了头发,颇为狼狈。

    “哇!你连我胡子都砍!”

    三生叫的夸张,脚步往后还是稳稳地躲过了见血封喉的一招,“你这小魔头可以啊,我看你挺有天赋的,不如加入我们魔窟,归入我摩下如何?”

    “三宫主怕是要失望了,他连我都拒绝,又岂会归入你麾下。”

    楼冥缓步踱了出来。

    石言玉双眸一眯,怒道:“你这个懦夫!”

    云星承也不再攻击三生,扭腕将剑指向楼冥。

    三生悻悻摸了摸鼻子,偷偷瞄了楼冥——眼,“既是魔尊认识的人,那自然是看不上小的了。

    楼冥倒也不介意这两人一个恶语攻击,一个刀剑相向,还笑眯眯道:“我可是等了你们许久。怪也只怪你们来的太慢了。”

    随即侧身往里走,也不看两人有没有跟.上,“要想救不恨就跟我进来吧。”

    这大逢山是魔窟中心,最是凶煞危险之地。

    七伤原以为这两人会犹豫下,不想一个人撤了阵法,个收了剑便跟了进去。

    三生还在后面摇头,“可惜呀可惜,真是一个好苗子。”

    楼冥不让一吉和七伤跟进来,直接带着两人去血池。

    一路上机关重重,走位错乱复杂,后面甚至连灵气都阻了。

    两人都停了下来,云星承甚至又把剑搭在楼冥脖子上:“你要带我们去哪。”

    “你们不是要救不恨么,自然是要做一些准备。那里可是神龙宫,我们三人要是就这么去了,连门都进不去。”

    石言玉冷笑,“这就是你抛下不恨,独自一人逃走的理由么。”

    “是。”

    楼冥很坦然,“当时那种情况下,仅凭我一人之力根本没办法带她全身而退。”

    云星承怒不可遏,“那你也不能扔下她一个人!她要是出事怎么办!她,要是被杀了呢……”

    一想到不恨是在他负气离开后被人围剿带走,他剑握得都有些抖,“那么多狼豺虎豹,你无论如何都不该丢下她一个人面对。”

    楼冥沉默了一会,然后似笑非笑看着他,“最先离开的不是你么?”

    “我……”

    楼冥摸着下巴,“看你这模样,是已经做好准备,打算接受不恨有三四五六个男人了?”

    云星承有些别扭,“我只是不想她受伤。”

    “放心吧,不恨不会有事的。”

    楼冥想把脖子上的剑推开一些,云星承又怼了回来,他无奈说道,“当时那种情况下,我要是被抓住,不恨对徐昌平来说更没用了,杀她不过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后来神族的人也冒出来,先一步把不恨带走。其实我倒是更不放心那些劳什子神族,但幸好陌千叶跟着一块去了。”

    “等等,你说陌千叶?”云星承着急问道:“他怎么醒的?!”

    石言玉也想到了,不恨曾经是为了陌千叶不肯离开陌灵的结界,也就是说他们关系也并不简单…

    楼冥一看这两人态度,就知道他们根本还没释怀。

    “你们两个啊,思想觉悟还不够呀。不恨被种了情蛊,不是陌千叶也会别的男人们。你们应该要庆幸,陪不恨的是陌千叶。他有焚天圣火,真闹个鱼死网破,神龙宫怕是先在神留阵内就烧得一干二净了。”

    云星承皱了下眉头,转了下剑锋,哗啦一声,插进剑鞘里,看向石言玉,“不恨种了什么情蛊?”

    石言玉神色黯然,没有说话。

    楼冥目光从云星承身上,滑到了石言玉脸上,露出一丝了然,“云星承可能不清楚,你应该很清楚不恨的情况。一个男人的精液是不够让她活下去的。现在这么多天了,她身边怕是不止一个陌千叶。你们要是离开,就是主动给她机会找别的男人。神龙宫也是非同小可,你们是不是真的抱着必死的决心要去救她呢?”

    “救。”云星承回应的很快,又顿了下。

    原来不恨……

    “先把她救出来再说……”

    楼冥嘴角微微勾起,看向石言玉,“你呢。”

    石言玉对上他的目光,“我知道不恨是神族人。也许,不用我们救她,只要找到办法联系上她就可以。”

    “神族有很多狗屁不通的族规。”楼冥极为不屑道,“其一,神族嫡系不得与外人通婚结合,甚至包括神族自己偏远的旁系,一切都是为了要确保神族血脉纯粹洁净。如果你觉得这样还无所谓的话,我们是可以不用救不恨了。”

    石言玉低吟道,“那就凭我们三人怎么把不恨带出来。”

    “我有一计,我们三人缺一不可。”

    楼冥从空间里摸出厚厚一册法卷,“我们魔族与神族渊源颇深,这些都是魔族先辈对神留阵的记录与解析,我想以你的天赋,破了神留阵有些困难,但是找到漏洞进去应该没问题吧。”

    “我们昆仑亦有些研究,但大多是零星的阵纹记载,连完整的阵法图都没有…”石言玉打开,里面赫然是完整的阵法图。&a u.xyz&&_blank&&u.xyz&&

    他迅速翻了几页,笃定道“最多十日。”

    “不急不急,你慢慢研究,能破了那龟壳最好。“

    楼冥心头冷笑一声,然后对云星承毫不留情道:“你太弱了。神族三大神祀都是元婴,你至少也得是元婴才不会拖我后腿。”

    云星承焦急道,“可…那我怎么来得及…”

    他是因为吸了太多怨气化魔,修为有从筑基一下子突破到金丹,但怎么可能在数十日内突破到元婴,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来得及~”楼冥转身,下巴指了指走道的尽头。

    “那尽头就是魔族的血池,里面有很多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鬼魄,极为残暴嗜血,若没有魔珠压着,每条鬼魄时时刻刻都想着夺舍重生,逃离血池。”

    墙壁上的烛火闪烁不定,连带着楼冥脸上的表情也隐晦不清。

    “但我不会把魔珠给你,因为真正强大的鬼魄看到魔珠是不会出来的,只有那些弱小濒临湮灭的鬼魄才会走投无路缠上你。你吸了那些弱小的鬼魄也会增进魔力,却不可能让你短时间内突破到元婴。”

    “可以,我不要魔珠。“

    “你可想清楚了。那些强大的鬼魄活了几百数千年,生前修为甚至有可能是元婴,如果你要被他们反噬夺舍,我会毫不犹豫摧毁你肉体扔进血池沤肥,你的魂魄也将永永远远地困在此。”

    第一次发图文,能看到见楼总管在谆谆善诱,给云星承甚至石言玉辅导心理准备么,23333

    嘘,小声点

要接受她有三四五六个男人吗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