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3p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伪3p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伪3p

    不悯一愣,很爽快应下来,“好。”

    但如果时间再来一次,如果他知道不后面会发生什么,他决不会把陌千叶带过来。

    倒是陌千叶对于不悯的到来更诧异一些。

    他是神族六司之一,地位超然,却亲自替不恨跑腿传话?

    更何况一路上不悯行动鬼鬼祟祟,越看越可疑。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天池宫,便闻到了一股花木的熏香。

    “啊~嗯~”

    甜腻娇媚的声音如细针般穿过耳膜。

    陌千叶脚步一顿。

    不悯却先一步闪身进去。

    难道是不恨!?

    陌千叶反应过来,连忙跟上,可撩开纱幔,不悯已经消失不见了。

    走进院里,白柱走廊连绵环抱,却是一个人也没有。木柩门窗开开合合,风吹过来也只有轻扬的纱幔。

    连女子的呻吟也不见了。

    陌千叶皱眉,加快了脚步,从右边开始一间间地找,终于在转角的第一个房间里,看到了不悯。

    他半躺在床上,背对着窗,听到了声音没有回头,只是连忙将身上的被褥压得严严实实。

    陌千叶绕过窗,从门口进去,“不悯司老…你这是?”

    “~是陌天师呀……”

    不悯瞥了陌千叶一眼,又急急背过身。似有些无措,耳尖可疑地渐红起来,身体绷得又僵又硬。

    心跳如鼓,声音大到不悯都怀疑陌千叶是不是听到了。

    他怕陌千叶是不是看出点什么,又不得不强装镇定。

    只求怀里的人能安分一些……

    他原本听到声音是怕不恨又把衣裳扯了,便先一步甩了陌千叶进来。

    果然不恨已经脱得一干二净,却蜷缩成一团,四肢贴合在一起,瑟瑟发抖着,像刚出生离了母亲的幼兽,无依无靠,可怜至极。

    小时候她哭着找他的模样,像针般刺在他心里。

    “玉儿……”

    不悯本没有多想,只是将被褥盖在她身上。

    谁知不恨就像攀了枝的蔓藤一样缠了上来。

    “…别~”

    丰盈娇软的雪乳垂挂着从他小腹滑到了胸口,两条修长细腻的腿紧跟着搭在他身上,又张开去夹他的腰。

    他脑袋就“轰”地一声。

    愣愣地由那双柔夷缠上了脖颈,拉着他往下堕。

    “玉儿!你清醒点…”

    不悯不知道在说不恨还是自己,手试着推开人,可掌心一碰到那幼滑的肌肤又猛地弹开。

    五指紧紧攥成拳头,还能感受到那一抹入骨的细腻。

    他浑身变得燥热,像在油锅里反复煎熬着。

    偏偏这时候陌千叶找来了。

    慌乱之下,他只能用被被褥将不恨盖在身下。

    “我…突然觉得有点冷。”

    说完,不悯都想把自己舌头给咬下来了,他却来不及懊悔。

    不恨将手伸进他衣服里了……

    别摸…啊~别捏~

    陌千叶……

    “那不恨呢?”

    不悯强忍着把被窝里的不恨扔出去的冲动,紧紧拽着被单边缘。

    “她…哈…”

    她握住了那里。

    肉刃根本不听指挥,在她掌心兴奋地跳动着。

    “你怎么了?”

    陌千叶靠近,“不如我先替你看一眼!”

    “不要!”

    不悯背脊猛地躬起。

    不恨要将他的龟头塞哪里去?怎么这么滑…这么湿~

    “嗯~”

    “我看司老极为难受,还是让我看一眼吧。”

    陌千叶这么说着,手却为爪朝被褥伸去。

    不悯反应很快,身子半起,左手捏法反击回去。

    陌千叶便右手与他盘旋,左手要去扯被褥。

    不悯右手也要用上,灵气到一半却突然停了。

    “啊~”脸色似极为痛苦,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下。

    陌千叶便趁机将被褥整个扯开。

    只见一颗水蜜桃似的翘臀,压在男人小腹上方,正努力吞咽着一根粗硕雄挺的男器。

    他眼看着那稚嫩得被撑得透明的花口,淌着淫水,又往下吞进了一截脉络盘结的肉根。

    “啊嗯~”

    他甚至看到了男人腿间的阴囊一鼓一鼓着,似想一鼓作气冲进去。

    “不恨!”

    陌千叶咬牙,急忙去拉人。

    不悯又怎么会让他碰不恨,一起身,两手环住她的腰,主动将肉棒整根插了进去。

    “啊!”

    不恨爽得一个哆嗦,丰满的乳房紧紧压着不悯的胸口。

    磨啊磨,蹭啊蹭,肉穴绞啊绞,将肉根咬得死死的。

    “啊嗯啊~”不悯也紧紧抱着不恨,像抱着一块花皂,既享受她的滑顺,又怕她溜了出去。

    眼前的空白来得太过突然,像耳旁烟花绽放。

    来不及多享受,便是转瞬即逝的美丽。

    不恨察觉到体内那根的软弱,不满地嘤咛着,肥美的臀部贴着人家硬实的小腹,不停扭啊扭。

    “嗯嗯~我要~我要~”

    不悯极为羞愧,又觉得心神荡漾,肉根欲要再雄起,人却不见了。

    陌千叶抱起不恨,看见那丑陋的肉棍从她下体拔出发“啵”地一声,一摇一晃又全然充了起来。

    他一脸冰霜,声音有几分森然,“不恨到底怎么了。”

    不悯这才缓过神来,目光忍不住一直流连在那张湿漉漉的小穴上。

    它还饥渴着呢,不停蹭着陌千叶的衣裳,哭嗒嗒地流着水。

    “哼。”陌千叶找出一件披风盖在不恨身上,整个遮住不悯的视线。

    “我也不知道……”

    不悯有些丧气地垂头,他竟然对玉儿做了那种事……

    那可是他从小一把屎一把尿悉心呵护的妹妹呀。

    他又忍不住瞥了不恨一眼,得不到肉棒,她若撒泼般在男人身上扭啊磨的。

    “她之前…还有些理智,说只有你能救她。”

    也不知道等她清醒过来,还记不记……

    陌千叶眉头锁得紧紧的,又将不恨抱到床上,“你让开,我要替她全身检查。”

    不悯也不知怎么的,就往里挪了挪。

    还硬挺的肉棒随着动作晃了晃,惹了陌千叶一记飞眼。

    不悯有些尴尬地捂了捂,连忙将衣服盖到身上。

    陌千叶不再去管他,将不恨放到床上。

    灰黑色的外袍松开,不恨娇嫩透粉的肌肤像破蛹化蝶一般,美丽得让人挪不开眼。

    不悯这才发现陌千叶的衣裳也被扯得松松散散,裤子似乎都往下掉了几分。

    “别走别走~”

    不恨却还不肯罢休,双腿夹着他的腰,白嫩的小手一拉一扯,掏出一根热烘烘的大肉棒。

    “哼~别扯…”

    命根子被拽住,陌千叶刚放下不恨,又不得不两腿跪到床上。

    嫩嫩的屁股一抬,又吃到了新鲜坚硬的大肉棒。

    “啊哈~插深点,插深点~”

    肉棒才进一小截,不恨又不停地往里拽着。

    陌千叶咬牙,干脆整根插了进去。

    不悯生气道:“你做什么!”

    “哼~”

    陌千叶轻蔑一声,向来冷若高山,不染烟尘的面容却多了一丝难堪,纠结。

    像在透明里染了一点颜色,便是最美的色彩。

    “闭嘴…”眼角漫开了红晕,却还有一丝不愿放下的高傲。

    “我在替她检查身体。”

    ——

    来个小剧场

    “我在替她检查身体。”

    不悯怒道:你骗谁呀

    陌千叶冷笑:你冷又是骗谁

    伪3p

伪3p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