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坛之下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神坛之下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神坛之下

    云星承就起来穿衣服,绕过屏风,在万历等一众惊诧的目光中,走了。

    一群人卡在了门前面面相觑,都不敢进去,又忍不住好奇地往里看。除了门口一地衣裳,却又什么都看不见。

    不恨再也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

    楼冥将她拉进怀里,随手抹了抹眼泪顺到一把鼻涕,一愣,又若无其事地擦了擦。

    “有什么好哭的,他脾气那么犟。能这样相安无事地离开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不恨默不作声,只是哭得更伤心。

    石言玉突然开口道:“在你心里,他就这么重要吗。”

    不恨抬头看他,泪雨朦胧,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如果我把他找回来,你会高兴吗。”

    会爱我多一点吗。

    “师兄……”不恨下意识去拉他的袖子。

    石言玉拂下她的手,勉力一笑,“我不希望你心里一直挂记他。我会把他找回来,让你们当面说清楚,要断也要断的干净点。”

    万历等人又看着另一个男人从房间里出来,地上的衣服还有一套。

    石言玉随手又在门上加了一道屏障。

    “刚才那个人从哪个方向走了。”

    众人齐齐一指,再回头,人就像烟雾般飞走。

    不恨回过神来,“不行,他的伤还不没好!”

    楼冥把她拉了回来,“放心吧,只是去找人又不是打架,再者他布阵那么厉害,自保没问题的。”

    不恨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不行,我也要去。”

    “那不行。”楼冥把不恨抱的更紧一些,“你现在一个人出去,我才不放心。”

    万历踌躇了半晌,觉得里面没什么动静了,便高声说道。

    “玉真人,万某有要事相告,可否出来一见?”

    过了一会不恨走了出来,神色冷淡。

    如果不是楼冥还衣衫不整地跟在后面,万历还以为刚才听到的一些叫声只是错觉。

    “若不是情非得已,我也不敢来打扰玉真人。”

    “只是现在那些流民太过猖獗,我们本想闭城几日好好整顿,不想那些流民有好几个武艺高强的,占着人多势众冲散了守卫军,撞开城门,还挖破了城墙,我们只好不得不重新开启城门。现如今人都挤在神坛前,还请玉真人出来坐镇,先稳住那些刁民的情绪。”

    楼冥嗤了一声,“你们实力不济,事情闹大了这才求过来。”

    万历行了个礼,“我们是凡尘俗子,总有太多逼不得已。若真不管这些流民,怕他们今日便会冲进城主府,还望玉真人看在这些日子的交情上能出手相救。”

    “那就去看一看吧。”

    不恨要踏出去发觉有三道结界,往后看了楼冥一眼,“我不出城总没有问题吧。”

    楼冥挥手把结界破了,“只要在我身边就行。”

    这还是不恨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

    密密麻麻,每一处缝隙都塞满了人。

    她一出现,那露出脑袋的面孔一张张都转了过来。

    “是神女!就是她!”

    人群像海啸般突然往前涌。

    守卫军拿着盾,紧紧靠在一起排了三层阵才将人群阻拦下来。

    “不要慌!不要乱!”万历连忙走上前去。

    “神女已经答应出来看诊,大家稍安勿躁,一个个来!惊扰到女神医谁都看不了病!!”

    不恨径直朝亭里走去,一路走过去竟有不少人开始跪地膜拜。

    先开始是临近神坛的一片,后面紧跟着越来越多人下跪。

    等不恨转过身来又是一片黑压压的后脑勺。

    她稍稍一愣,然后淡定地将最后的补魂丹溶解进药缸里。

    这些药量估计也就够今天了,也不知道让万历去采购的灵药到了没有。

    等真正开始看诊,下面又开始乱了起来。

    不恨也不在乎,耐心等着。她向来只管救人,救的人是谁并不关心。

    楼冥没有坐下来,他站着看得分明,调笑道。

    “你这便宜捡来的神女名号可比那些神族人还要有声望,这一个个可真把你当神看了。”

    不恨有些无奈瞥了他一眼。

    好一会第一个看病的大汉才抱着一个五六岁小孩踏上台阶。

    不恨看着那小孩觉得有点奇怪。

    “什么女神,我看是女魔头还差不多!”

    突然一道女声响起,随着灵力散播开。

    只见一个穿樱红色散花裙的女子从人群上方飞过,单脚旋转立在了另一方神台上。

    细长的手指狠狠指向不恨,“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神女!她是被昆仑驱赶的逆徒,打着昆仑旗号在此招摇撞骗迷惑人心,大家不要再被她骗了。”

    ……

    众人寂静了一会,开始议论纷纷。

    “什么是昆仑?”

    “这个女人是谁……刚刚是不是轻功飞过去的?”

    守卫反应过来,调了人要去驱赶,被万历给拦了下来。

    他急得浑身冒汗,暗自焦急。

    这陆雨菲怎地出尔反尔,现在又出来了呢!

    不恨忍不住轻笑出来,站起来走到前方,与陆雨菲相望。

    “我从未说对外宣称自己是昆仑弟子,而救人向来凭的是我自己研制的丹药。你现在突然跳出来对着所有人公布我是昆仑弟子,这到底是昆仑借我的旗号,还是我借昆仑的。”

    “你!你这个贱人还在狡辩!”陆雨菲怒不可遏,右手从怀里扔出一个东西,如天幕般展开,甚至还有不恨的画像。

    “看清楚了!这是昆仑的通缉令!这个妖女包藏祸心,图谋不轨,与魔族勾结偷走了昆仑圣物,她现在说是救你们,谁知道给你们吃的是什么!”

    原先抱着孩子上台阶的大汉突然朝不恨冲了上来,还说道:“快救救我的孩儿吧。”

    不对!

    不恨身子还未动。

    一颗泛光的黑珠半圆弧度运动猛地将大汉连带他怀里小孩都推了出去。

    一直面无表情的小孩在半空中轰然炸开,大汉褪了一层皮,露出了青皮犬牙,翻滚着停在半空。

    “二九宫主和其他族人就是在神坛下!大伙上呀!”

    ——

    嘻嘻嘻,你们一直念念的师尊快出现了

    神坛之下

神坛之下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