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三)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4p(三)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4p(三)

    第一时间楼冥想了放弃万城,先离开云星承这个不定时弹药,任他们三人闹得天翻地覆,又怕三日后机会被打乱。

    紧接着他想到如果杀了云星承……

    玉不恨不会坐视不管,昆仑九婴恐怕也会被吸引来。

    “你们玩的倒是开心啊。”

    云星承突然笑了起来,也只是扯扯嘴角,双眸黑曜得越发诡谲莫测。

    “啊哦~别…嗯~嗯嗯~轻点嗯~”

    石言玉已经射过很多次,肉棒越发持久忍耐,在绵软的后穴里不停顶着撞着。

    不恨才高潮过,身子绵软又敏感至极,向来紧闭的后穴被男人肉棒撑开,陌生而又刺激,呻吟根本停不下来。

    又没有楼冥在前面顶着,两人做着做着就跪到地上。

    通体白润透粉的身子跪趴在地,唯有蜜桃般娇臀高高抬起。乌发从背部滑到一旁,露出女人昳丽淫媚的容颜。

    像是从古书画走出的仙子,却被剥尽衣裳,在尘埃灰泥上,被男人用粗俗的雄根肆意地侵犯占有。

    “哦!太深~啊~啊到底了呀~啊嗯啊~”

    好像除了楼冥,没有人发现屋里又多了另外一个人。

    就在楼冥以为云星承要爆发的时候。

    “天都亮了…”

    下一刻,云星承似自嘲般说了句,目光冰凝成渣,竟开始解衣裳盘扣。

    “这么久,也该轮到我了。”

    楼冥有些诧异,云星承想开了?

    石言玉亦转了过来,突然勾唇。

    “那一起来呀,前面还有一个洞空着呢。”

    不恨突然被抱起来,坐在石言玉怀里,两腿大张挂在他臂弯上,就像小孩要尿尿的姿势。

    不同的是她前面肏得红肿的花穴里流着是男人浊白的精液,后面被撑得透明的菊穴吞的是男人硕大的阳茎。

    淫靡而浪荡。

    气场倏地一变。

    楼冥手指一扣,摸出了魔珠。

    云星承却又沉了下来,不紧不慢地将衣服鞋袜都脱了干净。

    赤脚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一脚踩在不恨大腿的嫩肉上,在往前一点他就碰到了花穴,沾着灰尘的脚趾头就会陷进阴穴里。

    “你为什么这么骚,这么让人失望呢。”

    “如果是个男人有根棍子就能肏你,那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云星承也低下身,怒涨的肉棒对着那还流着别人精液的淫穴。

    整个插进去。

    “我就应该干死你,肏烂你!”

    “啊!呜…”

    不恨扬颈,双眸紧闭,睫毛飞快颤动着,泪珠从眼角泌出。

    云星承视若无睹,强硬地掰开她大腿,彻彻底底将怒涨的肉棍插了进去。

    “哼!”

    不恨咬牙,身子下意识向后躲。

    石言玉一手环住她,一手遮住她的眼睛,也不作声,也不动了,只是低头吻着她的鬓发,将眼角泪珠舔掉。

    云星承看着眼红,动作越发凶暴。

    “这样贱的女人,你竟还宝贝着。你莫不是就喜欢看她被不同男人肏了吧。”

    石言玉瞥了他一眼,将不恨下巴转过来吻了下来。

    云星承撞得更凶,一下一下,捅到底,再彻底拔出来,猛地撞进去。

    唔!

    不恨险些咬了石言玉的舌头。

    媚肉在快速收缩着,刚要拢紧肉棒却扑了个空,还未反应过来,缩小的肉缝又被猛地被肏开。

    整个阴穴被云星承肏得又酥又麻,刺激得她大腿一直在颤个不停。

    特别是因为前面激烈的操弄,她后穴也跟着瘙痒了起来。

    含着石言玉的肉棒,不停蠕动着。

    似在催促着什么。

    “哼~”

    石言玉没忍住,也轻轻晃了起来。他前面也忍得很难受,云星承撞得那般用力,每次插进去肉穴传来压迫震动都像在对他示威。

    久而久之他也不甘示弱。

    两人隔着一层酥嫩软肉,相争肏弄互不相让,将不恨夹在中间,肏得又哭又喊,坐都不敢坐下来。

    楼冥看得唇干舌燥,如果云星承只顾着肏不恨,忘记发疯,他自也乐得配合。

    等石言玉射了被挤出来,他就顶了上去。

    他还是希望这两人好好的,感情稳稳的,便将不恨压在了云星承身上。

    他坐在不恨臀上,把肉棒对准后穴插进去的时候云星承还看了过来。

    楼冥舔了舔嘴,“她现在就缺男人肏,你看她还咬我咬得多紧。”

    他略微起来一些,媚肉夹着肉棒被带出了,又被他狠狠肏了进去。

    “啊嗯!”

    不恨叫了出来,脸贴着云星承的胸口,似心跳有些快。她转头看去,先是一片光洁如玉的胸膛,喉结在轻轻滑动着,消尖的下巴轮廓似清减了许多。

    她一冲动就轻轻含了那下巴。

    云星承一愣,倏地就扭开,抿紧嘴,下颌骨线绷成一条,脸侧肌肉不停往里吸着。

    石言玉转过不恨下巴,半硬的肉棒对了上去。

    不恨顺从地张嘴含了进去。

    她本来是不喜欢口交的。

    现在似乎也能接受了。

    云星承保持着姿势,很久都没有动。

    楼冥把一切看在眼里,然后掰开不恨的臀瓣,肏得更加用力。

    他每肏一下就压着不恨只能在云星承身上磨着。两人做着最亲密的事情,却又互相躲着彼此的目光。

    “哦嗯~爽啊~不恨的屁眼都这么好肏,啊~我要天天肏死你干死你。”

    楼冥口无遮拦,又故意把不恨菊花肏得噗嗤噗嗤响,大肉棒整根整根地肏进去。

    他看着云星承从面如死灰到死死瞪着他,又咬着嘴,一脸不言而喻。

    “不恨爽不爽嗯?三根大鸡吧同时伺候你,喂你吃,把你三个洞都撑满满的。你是不是欢喜死了~”

    连石言玉都开始瞪他。

    他肉棒又完全充起,在不恨嘴里进进出出,速度越来越快,将人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啊哼~”云星承皱眉叫了出来,额头也泌出了一层汗液。

    他被压在最下面,用不了大劲,臀部却也忍不住开始往上顶着。

    不恨觉得自己真是快死了。

    欲仙欲死。

    像楼冥说的,一直有男人在肏她。

    有时候两根一起,有时候三根一起。

    一会儿肏她屁眼,一会儿肏她花穴,甚至干脆连她嘴一起肏。

    连着三天,她沉沉浮浮,生生死死,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

    浑身黏黏糊糊,都是男人的精液,汗水,口水。

    她后面快不行了,想装晕。

    楼冥又把她给肏得叫出声来,云星承就跟着肏,似真要把她肏烂一般。

    再后面石言玉忍不住也会上。

    “够了,真的够,啊~”

    “啊嗯嗯嗯~”

    云星承在背后肏着她屁眼,石言玉舔着她的胸,楼冥在前面挖着她阴道里的精水,一边挖,一边大拇指还蹂躏着阴蒂。

    “啊哈~不行了,真不行了~我要尿出来了……别,啊~快停~快啊。”

    “玉真人?玉真人?”突然屋外传来一阵嘈杂。因为云星承破了阵,万历带着一群人竟开始朝这屋走来。

    “有人来,你好像更兴奋了呢。“楼冥手指速度不减,还将拇指按在阴蒂上快速揉搓。

    “啊!啊!不行!真…尿了啊~!”

    不恨腰肢一扭一扭着,竟真喷出了一股淡黄色液体。

    “哼!”云星承也被不恨屁股这么一绞射了出来。

    “玉真人?是你在里面吗?”有人敲了敲门。

    不恨不住喘息,还没有从自己在高潮中失禁回过神来。

    “你也把我们榨的差不多了,不如让外面的人也进来肏你。”

    “啪!”

    不恨回头扇了云星承一巴掌。

    其实她高潮得浑身都软,那一掌又有多大力呢。

    不恨却觉得她掌心都震得发麻,传到心头却是山崩地裂的痛。

    “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云星承脸被打歪了过去,他咬了咬口腔内壁的肉。

    “正好,我也肏腻了。”

    眼泪倏地就流了出来,不恨连忙低头,觉得自己很丢脸。

    “那还不快滚。”

    4p(三)

4p(三)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