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是你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是你

    仙缘洞府对云启明来说并不算陌生。

    当年在昆仑拜师学艺的时候进去过一次,后来为了引诱楼冥又进去过一次。如今已是第三次了。

    即便如此,要在仙缘洞府里找个人也无异于大海捞针。

    唯一不同的是,他早已结婴多年,世上鲜有惧怕之物,多的却是时间。

    这仙缘洞府是昆仑始祖留下的秘境,听说他当年是化神飞升,这一介秘境便留了下来福泽后人。

    如今世道浇漓,人心不古。修真界亦逐日衰败,数百来再无人化神飞升。

    如此富饶之地自然免不了旁人的觊觎,若不是有九婴坐镇,再加昆仑与各门各派都签订协议,每十年愿意交换弟子互相交流。恐怕便是昆仑也难逃灭门的厄运。

    虽说交换,却鲜少见昆仑弟子外出,大多是各门各派送些弟子来昆仑。

    云启明当初在昆仑呆了二十年,如今的九大元婴有他的师长,亦有他的同门好友。

    陌灵便是其一。

    以至于他在干涸的熔岩洞里找到昏迷不醒的云星承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陌灵。

    被岩浆炙烤过的地面还是一片焦黑,寸草不生,唯有一具残破的形体躺在那里。

    云星承身上已没有一处肌肤是好的,面容模糊,全身皆是被熔岩吞噬见骨的血肉。

    若不是熟悉而微弱的气息告诉他还活着,云启明以为自己找到的只是一具尸骨。

    云启明跪坐在他身旁,小心翼翼地将人扶起。

    “阿承,爹来救你了。”

    那双杀过魔,砍过妖,掌握千千万万人命数的手不禁有些颤抖起来,怕这破碎的血肉之躯彻底分裂,化作乌有。

    云星承身上的灵气只剩一丝,护住最重要的心脉。也不知是他熬干了岩浆,还是岩浆消磨了他。

    人虽未死,却如活死人般毫无知觉,被烧毁的地方也长不出新肉来。

    云启明不敢动他,在仙缘洞府里呆了近两年,日日夜夜用灵气灌溉,佐辅洞里的仙草,以及云起山庄的灵泉喂养,才勉勉强强让云星承重新长出血肉来。

    意识却无论如何都唤不回来。

    云启明耗尽大半灵力撕不开仙缘洞府的结界,只能等三年一次的试炼开始,才带着云星承飞了出来,一路直奔玉心山脉。

    陌灵有魔珠,也许能唤醒阿承。

    未想还没到便远远看见玉心山脉上的九幽冥火。

    “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人敢攻打玉心山脉不成?”

    楼冥出来的速度比不恨想象中要快。

    她才引出一缕豆大的冥火,人就飘忽至眼前。

    伸手竟要将她带走。

    吓得她直接将手上的冥火扔了过去。

    两人相距甚近,那团幽火里的危险气息让楼冥直接亮起手中的黑色圆珠,瞬间将冥火吸了进去。

    “怎么会!”

    除了黑牌,这还是不恨第一次见到可以直接吸收灵气的东西。

    楼冥也不恼这女的要烧他,转着珠子,对不恨笑道。

    “我能拿回这宝贝还真是多亏你了。”

    “若不是你坏了那小子心境,陌灵又怎么会把它拿出来救命。”

    不恨心里咯噔一下。

    那珠子还异常好看,明明通体漆黑,在阳光下呈现一种透亮,似有星海金沙流转,熠熠闪烁。

    “你把这珠子拿走了,那陌千叶怎么办。”

    “那又与我何干。”

    不恨扫了一眼后面的石壁,心头不由焦急起来。也不知里头怎么样了,陌千叶被救成功没有,陌灵为何还不追出来抢珠子。

    “那你要怎么样,才会救他。”

    楼冥歪头看她,忽而一笑。

    “你该不会想着拖住我,好等陌灵追出来抢魔珠吧。”

    白色的雪风刮起两人的衣袖,黑发与丝带随之舞动。衣袂飘起又荡下,不恨冻得红肿的脚丫在雪地里额外的刺目。

    楼冥向下瞥了眼,又收回目光。

    “身为人类修仙第一门派弟子,居然是靠魔界圣物结婴,登上元老之位,她怎么有脸又真的敢出来跟我抢魔珠。“

    “他们一个个自诩正派,私下里手段卑劣得连我这个魔头有时候都叹为观止呢。他们,根本配不上这些皑皑白雪,配不上世人的崇拜敬仰,那雪里深埋的烂泥才是他们!”

    楼冥微微扬起下颌,似笑非笑,眼底的冷意似千年寒冰,便是在艳阳下亦丝丝入扣。

    “你要做什么!”

    不恨惊呼,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魔珠在他掌心悬空,飞快地转动起来。

    “你不是想让陌灵追出来么,我在帮你呀。”

    说罢,刚才吸入的冥火倏地从魔珠窜出。

    不同的是先前一缕火苗,此时的九幽冥火吸足了魔气,壮大数十倍。

    以流星坠落之势倏地击向不远处最高的雪峰。

    不恨眼看着,幽绿的火苗舔上了冰川,越烧越旺,满山的冰雪在迅速地消融崩塌,化作一股雪水奔流倾泻而行,露出了里头封藏前年的黑土石岩。

    “你疯啦!”

    不恨不清楚这魔珠到底是何物,一缕幽火被它吸收再放出竟有如此威力。

    “走!”

    楼冥要来抓不恨,被她拼死挡住。

    “这可是你最后机会了,如今这昆仑你怕是也留不住了。”

    不恨气急攻心,无论如何,都是她的九幽冥火烧了玉心山脉,就算不是她放的,也很难扯清楚了。

    “想都别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入魔!”

    “楼冥!”

    陌灵气急败坏地冲了出来,甩着拂尘就要朝他攻来。

    “我本来是想放你一把,可你偏要自寻死路,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哈哈哈。”

    楼冥长笑着,转身就跑,身影在半空中留下数道残影,竟还是朝不同方向而去。

    “陌灵你偷我魔中圣物百余年,还私自修行结婴,你已不是人是魔!”

    “是魔!”

    “是魔!”

    最后两字如回响般在空气中回荡,传至整个昆仑。

    陌灵气得血海翻涌,正要去追。

    半空中又出现四道身影。

    一瞬间,空气浓稠得似停滞一般。

    几位元婴大能放出的威压,不恨根本就承受不住。

    “哼,猖狂小子,竟敢闹到玉心山脉。”

    说着一个扛大剑的直接冲天消失。

    有位头发花白的长者,目光幽幽地盯着陌灵。

    “说一下吧,魔族圣物是怎么回事。”

    陌灵咽了咽口水,艰难说道,“师傅,我……”

    “今日真是好热闹。不如我也来凑一脚。”

    云启明走两步,刚刚还远在天边,如今就已近在眼前。

    不恨看到他背上的人,差点叫了出来。

    云星承……

    不想下一刻,云启明闪现在她面前。

    粗大的手掌直接捏住不恨的脖子,龇牙裂目。

    “是你!”

    ——

    抓了不少虫,看来果然不能闭眼就发

    错字错句一大堆

    是你

是你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