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再检查下我身体有没有好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要不要再检查下我身体有没有好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要不要再检查下我身体有没有好

    不恨腿上的肌肤柔润细腻,似倾倒了奶乳一路丝滑地蔓延到两腿中间。

    一溜烟的白,覆盖着淡淡的莹光,漂亮的有些不真实。倒是藏在中心的蜜穴,被他肏弄得又红又肿,还渗着他刚射出来的精水,一切显得鲜活媚艳。

    淫秽得不堪入目,却亦是致命的诱惑。

    万般邪念破茧而出。

    他想再次进入不恨的身体,用肉棒狠狠地肏她,捅开那道小穴,是真的为了找出魔精,替她驱除魔气么?

    还是自己早动了私心,起了妄念。

    贪婪眷恋着那一霎欢愉?

    “哼……”

    陌千叶瘫倒在不恨身上,额头泌出细细的汗珠。

    体内的灵气如绷直的线断开,乱做一团,丹田内的境界崩塌得比他想象的还要快。

    “啊!”

    陌千叶撑起身体,脖颈处青筋暴起,再睁眼双眸腥红。

    他随手扬了件衣服盖住不恨的裸体,踉踉跄跄跑出了内室,在药架上不停翻找,打碎了数排丹药,最后找到了一瓶九转回清丹整个倒入嘴里。

    “咳咳!!”

    药丸卡住喉咙,陌千叶半跪了下来,忍不住咳嗽起来。

    向来梳理齐整的头发散落在额前,他一手撑地,又吐了血,染了衣裳。

    周遭都是散落的药丸,以及碎瓶片。他狼狈不堪,像是高高在上的云头拽入凡尘。

    神像被精心供奉,睥睨着众生,当有天落入了泥潭,它却无法自拔。

    不恨做了很长的梦。

    梦见娘亲带她逃了出来。

    保护她们的仆人都一个个在面前死去。

    她们不得不混进一群流民里,又脏又臭,她甚至能看到一群跳蚤从一个人头上跳到另一个人头上。

    那是年幼的她见过最恶心震惊的画面。

    可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和母亲提过想要回去。

    即使那个宫殿是她见过最为精巧绝伦,富丽堂皇的地方。干净的纤尘不染,连地砖都能照出人影的模样。

    那里无一处不是精雕细琢,金玉堆砌。

    连她的服饰也需要四个仆人穿戴一个时辰。繁复的衣饰经常压得她喘不过气来,走不了远路。最多便是如玩偶般被人抱着,坐在神坛之上。

    明明身边有很多人,却没有人会和她说话,陪她玩耍。

    无论她怎么哭闹,撒泼,他们终有办法让她安安静静下来。

    神坛搭得很高,那是她呆过最冰冷寂静的地方。

    如今她虽然和那些人一样脏,但却可以和娘亲在一起。

    娘亲会和她说话,会带她到处走走,会抱着她唱歌哄她睡觉。

    她终于不像祭坛上的一块糕点,一壶酒了。

    不恨睁眼。

    那座白玉神坛还历历在目,娘亲却不在了。

    不恨不由缓缓呼了一口气。

    幸好楼冥不在了。

    又倏地想起,昏迷前楼冥让她吃下了魔精,要逼她化魔。

    便连忙检查丹田的状况。

    奇怪,魔气居然都不见了。

    不恨又查了下黑牌,里头竟然蕴含着滔滔不绝的魔气,吓得她连忙退了出来。

    也就是说黑牌帮她吸走了魔气,那楼冥人呢?

    不恨起来,身上的衣袍滑了下去。

    里头是她未着一缕的酮体,腿心传来异样的感觉更是让她一愣。

    张开腿,男人的浊物已经干涸地黏在阴唇上。

    不恨咬唇,面色不佳地用净术清理身体,一站起来,居然又有稠液从小穴滑了出来。

    她就干脆站着,连施了数遍净术,连身上皮肤都磨红了,才罢休。

    走出内室,地上一片狼藉。

    那可都是价值连城的丹药!

    不恨下意识有些心痛。

    后面一想,辛辛苦苦捏药丸的是陌千叶又不是她。

    然后目光才落在一角的陌千叶身上。

    不禁有些头疼,陌千叶脸色并不好,周遭灵气亦很混乱。

    先前应该是和楼冥大战了一场。

    她身上盖的还是陌千叶的衣裳,那楼冥对她做了什么……是不是也都被看得一清二楚了?

    不恨不禁地捏了下耳朵,有些不自在。

    她一直觉陌千叶高傲孤冷不染烟火,他肯定是觉得这些腌臜的事情不堪入目,污了他的密室。

    这才宁愿在外面打坐,也不愿在里面呆着。

    不恨本是想着替他把那些丹药碎片收起,好歹陌千叶也算是救了她。

    不想才捡起他膝前一颗丹药,陌千叶倏地睁眼,一把攥住她的手腕。

    “怎…怎么了…”

    不恨声音有点虚,因为陌千叶嫌恶的目光太明显了,好像她在旁边连呼吸都是错的。

    “噗!”

    陌千叶又吐了一口血出来,将她推开。

    “进去!”

    “啊?”

    “我说让你进去!”

    “哦!好!”

    不恨连忙麻溜地滚进内室。

    金丹的威压太可怕了,再呆一秒,感觉陌千叶都要吃了她。

    不恨回到石床上打坐,默默叹了一口气。

    陌千叶肯定是看到了,不然反应不会这么大。

    罢了,厌恶便厌恶吧。

    如果他会因此早点放她出去,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不恨对黑牌里的魔气有点犯愁,这不是水灵气她也吸收不了。

    幸而提炼了几天倒是缩成了一小团,只是愈发浓黑如流水般。现在黑牌里一边是魔气,一边是灵气,倒是泾渭分明。

    不恨持续不断地将体内灵气导入黑牌,又从黑牌倒回身体,顺着全身经脉周转。

    这种经脉顺畅无堵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灵气一直反复着,一点一点修补不甚稳固的境界。

    她一个大周天结束,便察觉到有东西砸了下脑袋。

    睁眼正好看到一颗丹药掉在自己两腿之间。

    陌千叶冷哼一声,表情看着比往日还要冷峻几分。

    “我这可不是让你来闭关修炼的。”

    不恨讪讪,掐指一算,竟是过一个月。

    “咳咳,陌师尊你的伤已经好了吗?”

    不提还好,一提陌千叶脸就黑了下来。

    “还坐着干什么,出来!”

    让人进去的是你,出来的也是你。

    不恨心头暗怼,还是乖乖地跟了出去。

    “陌师尊,你让我出来做什么呢?”

    地上的混乱都已经收拾好了,陌千叶身上穿着也换了一件。

    看来他还出去过又回来了。

    也是,好歹也是峰主,真消失了一个月怕是会引起昆仑动荡。

    不像她,被陌千叶抓进来这么久,似乎也没什么人在意。

    石言玉……

    也许只有等他闭关出来,才会有人来找她吧。

    “你发什么呆,我跟你说的听到没有。”

    “嗯…”

    他说了什么……

    “你最好忘掉那天发生的事,那只是个意外,我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救你,找出魔精,听到没有。”

    原来如此,不恨有些欲哭无泪。

    一个月前的事情陌千叶居然还没翻篇。

    不恨重重点了下头,“是,那就是个意外。我还昏迷了,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陌千叶倏地看向她,“你,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恨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是啊!”

    所以师尊能不能别再用避如蛇蝎的眼神看她了。如果她当时是清醒的,绝不会让陌千叶撞到那一遭事。

    她可没想过要亵渎冰清玉洁的陌师尊。

    陌千叶表情变了又变,最后看她的目光还是带了控诉。

    “好,那是最好。”

    不恨觉得,简直是莫名其妙。

    陌千叶给了她一沓丹方,不等她高兴,发现很多都是她炼过的初级丹方。

    “这些都是初级丹方,很多我都会了,不如练练中级的?我要是当上了高级炼丹师,是不是就能帮你炼丹了?”

    “哼,略懂皮毛就敢班门弄斧。”

    陌千叶瞥了她一眼,“你炼丹的基础差得不行,能成功炼出丹药是因为你能将灵气融入,强行凝结。这法子在初级或简单的中级丹药里还凑合,再往上你连一颗丹药都炼不出来。”

    不恨不服气,嘴撅得跟小鸭子一样。

    “呵,你不信?那你看我炼一遍。”

    陌千叶目光扫过那嘟嘟的小嘴,“要是看一遍都没看出个名堂来,那就把嘴给我收回去。”

    不恨看了一遍,悄悄把嘴给抿了回去。

    她从没想过一个初级丹方也有这么多讲究。

    草药的顺序,每次放的药量,对应的火候,一切都是有条理的。

    “尸蛇草药性毒,要先大火过一遍,再以小火慢煎才能和鸢草的药性融合。但尸蛇草若是与蟾蜍皮一开始便要用慢火温煮。”

    “这一切百草大纲都不会告诉你,唯有熟能生巧,一点点摸透它们的药性。等什么时候你不融入灵力,还能确保每炉丹药都是十颗,那你就可以炼初级了。”

    不恨倒吸一口气,“每炉都是十颗?这怎么能保证。”

    陌千叶不言不语,掀开了炉盖。

    里面不多不少正好是十颗极品丹药。

    面对不恨惊诧的表情,嘴角都不由上扬起来,“我都还没要求你丹药的品阶呢。”

    不恨佩服的五体投地,天师的名号在初级丹药上将能见分晓。

    几乎两眼放光说道,“师傅,这些你都会教我的吧。”

    陌千叶脸色一变,“什么师傅,你是剑心峰的人,可不是我的徒弟。”

    被如此毫不留情地拒绝,不恨都有些习惯了。

    不是就不是吧,会教她就行,还省得她行大礼尊师道。

    “对了陌师尊,我最后一次泡药浴被楼冥打断了。你要不要检查下我的身体到底有没有好透?”

    要不要再检查下我身体有没有好

要不要再检查下我身体有没有好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