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交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不能交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不能交

    时机一到,莫长风和罗永和便合力再次开启仙缘洞府。

    只是开至一半,蓦地感受到一股阻力,洞口始终无法完全打通。

    两人面面相觑,不由凝重起来。

    这里头有二十多位昆仑弟子,其中还有不少是名门之后,特别是云起山庄的云星承,潇湘溪宛的何冰,虞楚陆家的陆雨菲,甚至还有秦子隐的亲传弟子石言玉。

    这几人要是因为他们两人之失困死在仙缘洞府里,怕是才平稳百年的修真界又要闹得天翻地覆了。

    只是洞府一旦开启便不能停,两人盯着那半开的洞口却分身无术,不能进去一探究竟。

    莫长风急得额头冒汗,朝身旁弟子喊道,“快!去请秦老头!”

    那弟子吓得一愣,连忙点头正要走,不远处晃来一阵虚影。

    “老夫来也。”

    秦子隐立在空中,看着阵法脸色惊变。

    竟有人能强行撼动仙缘洞府的阵法,甚至以阵压人,让莫长风和罗永和都脱不开身。

    便是他自己都一定能做到。

    罗永和看他一动不动,不由说道:“师弟你可看出什么了没有!这洞府不会崩塌吧。”

    “莫急,老夫这就进去看一眼。”

    秦子隐身形一闪化作流光从裂缝钻了进去。

    仙缘洞府里的十多位弟子等了半晌,眼见时辰要过去了,洞口却依旧迟迟不开,难免躁动了起来。

    陆雨菲左顾右盼,一直在人群里穿梭着。

    云鸠跟在她身后,面色凝重。

    如果云星承真像菲菲说的那般掉入一道裂缝,直到裂缝合并都还未出来的话……

    他不由深深打了一个颤栗。

    云启明也不会放过他的。

    “快看那边,洞口是不是开在那了!”

    众人顺着看过去,只见西南方向确实又开了一道口。

    “那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

    “诶,已经有个女的往那飞了。”

    陆雨菲眯眼看去,朝裂口飞去的可不就是玉不恨!

    当即放出玉葫芦追去。

    “菲菲!”

    云鸠阻拦不及,也连忙跟上。

    一个两人都去了,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也都断断续续跟上了。

    毕竟仙缘洞府阵法变化万千,洞口变了方位也未尝没有可能。

    石言玉看到后面紧接而来的身影,压下胸口气血,强行催动起灵力。

    “你快出去!我会在人赶到前将洞口封上。”

    “那你呢!”

    不恨已经靠近了洞口,略一回头,一道道光影如飞箭袭来,她甚至都能感受那夹带而来的汹涌。

    “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快,就是现在!”

    洞口瞬间扩大足纳一人通过。

    不恨略低身快速通过。

    “玉不恨!”

    陆雨菲疯狂催动着灵力加速,眼看着那洞口越来越小,最后在眼前合上,凭空消失。

    她立定回头,扬起绫罗对着石言玉,“你把玉不恨藏去哪了!”

    石言玉缓缓收气,突然捂住胸口,双膝一软,跪地吐了一口浓血。

    “诶,这洞口怎么又不见了。”

    有其他人赶到,目光在石言玉和陆雨菲身上来回。

    “番才就是这人开了洞口,我们合伙逼他再开一次就是了。”

    陆雨菲攥紧绫罗,倏地朝石言玉袭来。

    云鸠全转身将攻击拦下,按住陆雨菲。

    “你疯啦,他是秦师尊的亲传弟子。被这么多人看到你伤他,你还要不要在昆仑呆下去了!”

    “你放开我!”

    陆雨菲死命挣扎,双目腥红:“我就是要杀了他替阿承报仇!若是阿承不在,谁稀罕呆在这昆仑!”

    接着便扬声说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能开启洞口的只有他,不逼他,你们是想困死在这里吗!”

    众人有些犹豫,何冰却先一步从狞兽身上下来,快步走到石言玉身边。

    “你没事吧。”

    石言玉没有说话,只是坐起盘腿运气。

    只是不到一周天,嘴角又溢出一道血迹。

    “石师兄!”

    何冰撑住石言玉,只觉得他体内灵气极为紊乱。

    隐隐觉得不妙。

    正想替他运转,原本洞口开启的地方破开一道口子,一团光影冲了进来。

    眨眼间一个长须老者便到了眼前。

    “秦师尊!”

    “师尊你是来带我们出去的吗?!”

    有几个弟子暗庆幸番才没动手。

    何冰松了一口气,“秦叔你快来看,言玉好像要不行了。”

    秦子隐心头一跳,一过来看到爱徒面色铁青,气息虚弱,顿时怒不可遏。

    “这是怎么回事!”

    陆雨菲挣开云鸠,冲了过来,“师尊,是石言玉以一己之力破开阵法,放走了玉不恨!”

    秦子隐又惊又心痛。

    “洞口本就要开启,他为何要这等蠢事!”

    这般强行以自身之力扭转阵法,是最为伤身伤神,稍不注意就可能境界崩坍,元神破灭。

    “还不是因为玉不恨!这玉不恨害云星承坠入烈焰悬崖,至今下落不明。她却在石言玉帮助下逃之夭夭。还望师尊和昆仑秉公处理,绝不能放过让那个小贱人逍遥法外,否则云起山庄也不会罢休的!”

    ……

    丹心峰的丹鸾宫里倒是难得聚集了五位峰主。

    光洁如镜的砖面上孤零零的只有不恨一人身影。

    莫长风几乎是咬碎了银牙,猛地拍了下桌面。

    “干脆直接把她绑了交给云启明算了!”

    “不可。”

    秦子隐低头,咳嗽一声说道。

    “仙缘洞府向来讲究的是个人机缘,无论好坏,昆仑向来不插手弟子在里头发生的事情。这次也不该破例,更何况这云星承是第二次入内,本就该做好一去不复还的准备。”

    莫长风眯眼看他,“我看你是在替你那宝贝徒弟求情吧。他擅自改阵,害一干弟子差点困死在境内的事情我还没找他算账呢,你倒还有脸开口说话!

    怎么,就你弟子金贵,我弟子困在里头生死不明就是活该了?!”

    “我弟子现在已经身受重伤,都在闭关调息了你还想怎么样!”

    从开始就一言不发的不恨倏地抬头。

    “石言玉他怎么了!”

    秦子隐瞥了她一眼,没好气说道。

    “放心吧,还死不了。”

    罗永和轻笑,掌心把玩着两颗转珠,“要我看啊,这事皆由此女而起,也该由她而止。云启明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就算把此女交出去都不一定能泯灭元婴的怒火。”

    杨旭阴恻恻说道,“那他还想怎么样,找昆仑问责么?我们能交出弟子出去,已是极大的面子了。”

    莫长风应和:“对,把她交出去吧。最近鬼修猖獗,魔修不止,我们修真界更该齐心协力。”

    陌千叶轻轻吹开茶叶,缓缓说道。

    “此女不能交。”

    莫长风惊讶,“为何?!”

    陌千叶微不可查地发出一声轻哼。

    “因为她在我会坛上,各门各派面前声情并茂地讲述了自己被冤枉追杀一事。”

    “更何况,除了陆雨菲一面之词,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如果我们此时把她交出去,其他人会怎么看我们昆仑?为了平息安抚元婴修士的怒火,把无辜的弟子推出去?”

    罗永和不置可否,“不过是个小弟子,应该没有人在意吧。”

    正常可能是不会有人在意。

    可是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吻了我。

    陌千叶倏地把茶杯搁在桌面,目光冷得掉冰渣。

    “反正不能交。”

    不能交

不能交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