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报答我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拿什么报答我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拿什么报答我

    “我说了,我不是天族人。”

    不恨抛下石言玉大步跨出山洞,外面却是一副完全陌生的环境。

    她根本无法从那些树林,山头形状判断出云星承所在的方向。

    站了一会儿,不恨还是转身回去了。

    石言玉依然躺石板上,连姿势都没变过。

    似乎早料想到她还会回来。

    “你能带我回那个山谷吗。”

    石板上方正好有道裂口,阳光进来,他单手在浮光中比划运算着什么,良久才说道。

    “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你,就活该毫无怨言地为你着想付出?任你使唤?”

    不恨看向一旁,“你并不喜欢我。”

    石言玉气极反笑了,“我不喜欢你,我是喜欢自虐吗?”

    “不喜欢你能跟你进仙缘洞府,能把你从悬崖边缘拽了回来,能用尽灵力替你稳住境界?还带你躲开那些窥伺者?”

    “你知不知道你一朝筑基有多惹人眼红,在这里他们已经不会在意师门法规,只会千方百计从你身上挖出筑基的原因。你现在还要主动回去自投罗网。啧,你是嫌命太大,还是指望云星承会从熔浆里跳出来保护你?”

    不恨慢慢走了回来,跪坐在石言玉身边。

    “我,只是想确认他是否,还活着。”

    石言玉不为所动,“仙缘洞府还有半天就会开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如果他不能出来,跟死也没有区别。”

    不恨五指攥紧,指甲深深陷进皮肉里。

    倏地又站起来要走。

    石言玉一把拉住她,把人压在身下。

    咬牙切齿道,“玉不恨你真的很不听话。”

    “嗯…”

    不恨一颤,男人身上传来的压迫感竟让她身子起了反应。

    特别是被他压到的大腿以及小腹处起了一层酥麻感,让人不由想蹭弄止痒。

    不恨故作镇定地侧过脸,掩盖了情绪。

    “你的恩情我会记得,出去后我会还你。但现在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我的人生,我自会负责。”

    石言玉气得后牙槽痒痒的,头低下来,手掐着不恨的下巴,对上她的目光。

    敏感地察觉到不恨压抑的鼻息。

    双眸微微眯起,硬实的胸膛缓缓向下压住了绵软的娇乳。

    “嗯…”

    甜腻的喘息从不恨鼻子发了出来。

    石言玉咧嘴一笑,“你拿什么回报我呢?身体吗?”

    “啊~”

    不恨咬了咬下唇,“你起来~”

    石言玉将她丰满的胸乳压扁,小腹贴着小腹,轻轻磨着。

    “声音都软了~真可爱。”

    他咬住不恨的耳珠,湿腻的舌头伸进耳洞里。

    “啊嗯~”

    不恨抓紧他衣物,脸上再也挡不住春色。

    石言玉动作越来越大,他几乎将不恨整只耳朵含进嘴里,手从衣领探进去捏住那团嫩乳。

    “呀~”

    娇嫩的乳尖被男人夹在,左右揉搓着,硬成小石子。

    又被他手指弹拨着,敏感的一颤一颤。

    石言玉从她耳后顺着脖子吻下来,身子也下挪,手指摸了她两腿间。

    “别~不要~”

    不恨有气无力地推着他。

    石言玉干脆一口咬住她的乳头。

    “啊!”

    不恨抱住他的脑袋,挺起腰背。

    她左边衣裳扯到了肩膀,似软雪堆砌的娇乳丰盈挺翘。

    水润的嘴唇从顶端吻下来,又一路舔了上来。

    舌尖挑拨压碾着嫣红的茱萸,然后一吸。

    “啊嗯~”

    不恨两腿并紧磨了磨。

    “不要~不要再吸了啊~”

    石言玉手指还在她大腿处呢,被夹得动弹不得,就干脆拔出来去脱她的裙子。

    不恨被翻过身跪在石板上,两腿紧闭着,圆润的屁股高高撅起,形状漂亮的跟水蜜桃一样。

    石言玉不禁凑进去闻了闻,一股幽香混着淫水的味道。

    他把不恨臀部更加抬高,紧密的臀缝下两片肥厚的阴唇,颜色白净漂亮的似半透明的花瓣。

    轻轻剥开便能看见娇妍近粉色的花口,晶莹水润,小小的一口吐着淫液。

    石言玉伸长舌头去接淫水,只是轻轻一碰。

    “啊!啊嗯~!”

    不恨剧烈晃着翘臀,声音又软又黏,像蛛丝般缠绕着男人的神经。

    似上瘾般,石言玉一下又一下不停舔着娇嫩的花口,淫水越舔越多。

    “啊嗯~嗯哦~嗯嗯嗯~别舔了嗯~嗯嗯啊~”

    不恨上半身几乎瘫软在石板上,臀部已经被石言玉抱住,想躲也躲不了~

    高潮来得又快又猛。

    大量的淫水喷到了石言玉脸上。

    透明的粘液从他鼻尖滑落,到嘴里有点咸还有点甜。

    还蛮好吃的。

    石言玉抱着不恨腰臀,连带着臀瓣上的淫液都舔干净。

    不恨又是一阵小高潮,不停哆嗦着。

    石言玉将粗大的肉棍抵到花穴。

    惊觉那粉色花朵真的很小。

    就一个龟头便将花口堵住了。

    龟头在穴口蘸了不少淫液,试探着往里弄。

    “啊~”

    不恨额头枕在手臂,闭着眼轻喘。

    半个龟头进去,那花瓣便撑得有些透明,边缘颤巍巍翕动着。

    似在适应又像要把他挤出去。

    石言玉忍住强插进去的欲望,龟头退了出来,又塞进去。

    “啊嗯~”

    不恨臀部下意识往后压,龟头还是离开了。

    反复几次,花穴已经泥泞不堪,瘙痒难耐,每次龟头出去甚至还会发出“波”的声音。

    不恨动作越来越大,花穴甚至主动套弄吮吸着龟头。

    “嘶~”

    石言玉差点整个肉棒就插了进去,强忍着退出来,没好气地拍了不恨屁股,声音喑哑道“别咬我~”

    “嗯~”

    不恨声音里都带上一丝哭腔:“快进来嘛~小逼好痒,好想被肏~”

    石言玉觉得不恨的花穴还是小了,固执说道,“在弄一会,这么进去你会受伤的。”

    “不会的不会的~”

    不恨一个劲摇头,“你就这样肏进来,我想被你干~被你的大肉棒…啊!”

    石言玉倏地肏进一半。

    那窄小的花穴果真将他的巨根吞了进去,尽管紧致得让他头皮发麻,却还能感受到它在不停蠕动收缩着。

    明明之前已经肏过不恨,可是亲眼看见那张小嘴把他吞进去,石言玉还是觉得有丝不可思议。

    最妙是那种紧密相连的感觉。

    他轻轻操动着,不恨便嘤嘤地叫个不停。

    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一根火热硕大的肉棒就完完整整肏进不恨的嫩穴里。

    “啊!”

    不恨皱紧眉头,“痛~”

    石言玉也不住吸气。

    不恨的肉穴又湿又暖,紧紧裹着他的命根子还不停翕动着。

    真要人命。

    ——

    本来应该走剧情的,但是突然很想写肉,像写家写了,咔咔咔

    拿什么报答我

拿什么报答我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