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选择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选择

    石言玉却突然开口说道,“师妹这是在向各位师尊讨要东西呢。练气一层不多赏赐些符篆丹药法宝傍身怎么能保命。”

    被自家宝贝徒弟点到名,秦子隐倒是爽快地拿出一沓符篆还有五把阵法旗。

    “这五把阵法旗有二十五种变化,路上可以让石言玉慢慢教你。”

    陌千叶摸出了一支玉瓶,手指竟比瓶身还要莹白透亮,指间一弹便飘到不恨怀里。

    “这是复莲丹,可以修复你经脉,练气五层没有问题。”

    眼看两人都拿了东西,莫长风一脸肉痛地从自己收藏里挑了半天。

    “这是断情剑,可长可短,可断灵气。剑身轻盈,比较适合女子。”

    不恨愣愣地看着怀里满满当当的东西。

    就这么一会儿,这些宝贝都是她的了?

    秦子隐是阵法师亦是高级画符师,这一沓符篆足以卖出天价,更别提那五把阵法旗和横断剑都属于特殊法宝,是有市无价。

    陌千叶给的复莲丹却是最打动玉不恨的。

    市面上没有什么丹药真的能修补经脉,她也从未听过复莲丹。但陌千叶言之凿凿,她对复莲丹的功效毫不怀疑。

    不恨甚至相信他肯定还知道其它丹药或是丹方能修补她的经脉。

    石言玉也有些惊讶另外两位也能这么慷慨,不由说道。

    “三位师尊可真是大方啊,玉不恨你还不快磕头谢过。”

    这时候再拒绝就显得很不识相了。

    玉不恨先一步走了出来,石言玉打着哈欠,走到她身旁,两手互相插在袖子里。

    “玉师妹不必太过感激。你我虽素不相识,字里却都带了玉,想来也是一种因缘际会。”

    不恨走下台阶,“师兄何必要带上我,何剑锋师兄修为深厚,剑法了得,带他不是更好吗。”

    “他啊。”

    石言玉一脸嫌弃,悻悻说道,“这何剑锋严肃无趣,和他师傅一样较真。若真和他一块上路,这一趟怕是免不得要风餐露宿,奔波辛苦了,哪里比得上师妹你来的赏心悦目。”

    两人走出丹鸾宫,周遭草木相映花香带着风来,与剑心峰上的肃清截然不同。

    “既然如此,石师兄也不介意我整顿一晚,明天一早再随你出发吧。”

    石言玉目光从一旁枝头掠过,眼尾扫到玉不恨。

    “你确定现在不和我走?如果我们现在出发,还能在天黑前赶到泸州城,那里的夜灯与美酒真的是人生一大快事。”

    不恨闻言侧目,她还是头一次见到修真者对人间如此流连的。

    “夜灯和美景今天或明天都会在那,有些人却不会在原地等你。”

    石言玉怔愣,莞尔一笑,“小师妹这是要去和情郎告别了?”

    陆雨菲在树上听着指甲一道道刮过树皮。有点焦虑,如果石言玉不走:她根本没机会下手。

    玉不恨没有否认,朝他颔首,转身离去。

    石言玉却在原地观赏了一会儿花花草草,然后伸了个懒腰。

    “罢了,送佛送到西吧。”

    随后才慢悠悠地离去。

    陆雨菲等得心急如焚,待他一走,就要去追玉不恨。

    “诶?!”

    怎么回事!

    陆雨菲转了一圈又回到树下。

    之后一阵寒意爬上背脊。

    她根本就没看清石言玉是什么时候设了阵法!

    之前听闻石言玉是这一代里最杰出的阵法师,但没想到他造诣这么深,一草一木在他眼里皆可布阵。

    ——

    云星承将乔羽书赶走,他说的话却留在脑海里怎么也赶不出去。

    玉不恨和乔羽书是两情相悦的?

    他们已经在一起两三年了……

    他们可能也只是一时在闹别扭。

    云星承心乱如麻,一整套剑法下来也不知道自己练了什么。

    干脆收了剑回去。

    他说过自己是很严格的,练剑最忌讳半途而废,是一天都不能落下的。

    飞剑化作一道光在山头一转便消失不见。

    云星承回到洞府前,开门的一瞬间又迟疑下来。

    他在纠结什么不恨和乔羽书的关系。

    那他和不恨又该是什么关系。

    昨夜,他们那么亲密无间,情动缠绵,那还只是普通师兄妹关系吗。

    根本不是……

    他根本无法说服自己。

    云星承蹲了下来,头痛欲裂。

    陆雨菲小时候扎着辫子跟他背后,突然冲到前面把他拦下来。

    “承哥哥,我长大后要嫁给你!”

    当时他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了。

    “好。”

    可是……

    为何他心里没有一丝期待欢悦。

    “云星承!”

    不恨落地,飞奔到他身旁。

    “你怎么了,快让我看看你的眼睛!是阳毒发作了吗?!”

    云星承撑脑袋的手松开,缓缓抬头,星眸如曜,黑白分明。

    “你是怎么知道阳毒的?”

    不恨笑得有些无奈,“你是不记得我了。我却永远不会忘记。”

    像云雾里传来的钟声,惊起了满林子的鸟,再寻去已无踪迹。

    “我们之前认识?为何,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哼…”

    云星承头痛得更厉害,几乎垂到地上,潜在白色皮肤下的青筋暴起,像有什么要挣脱而出。

    “星承,星承?!你这是怎么了!”

    那日他阳毒发作,危在旦夕的画面如影随形。

    不恨心慌不已,费力地将他挪到了石床上。

    云星承抱着头蜷缩一团,额头不停冒着冷汗,像薄纸浸湿后的脆弱。

    不恨试了试灵气进入云星承体内,被挡了一下又很快放她进来。

    体内灵气虽然汹涌却还算温和,丹田也很稳定,这也不像是阳毒发作。

    “怎么会这样……”

    不恨退了出来,倒了一颗清心丹喂给他,不停替他擦着汗。

    “怎么办,我查不出问题来。要不我把你师傅叫来?”

    “不要!”

    云星承拉住她的手。

    “别走……”

    “好…我不走。”

    不恨就静静陪着他,半个时辰后他呼吸才逐渐平稳变得绵长,昏睡了过去。

    天色由明转暗,又渐渐亮了起来。

    天井投了晨曦进来,在石床上打出一层光圈,连两人身形都变得透明起来。

    一个吻如花瓣般落在云星承眉间。

    “我知道你和陆雨菲从小青梅竹马,感情甚笃。我不奢望你会爱上我,只希望你以后别忘了我。”

    玉不恨松手离开。

    她之前是想用云星承来报复,但是如果选择对他来说这么痛苦。

    她可以放弃。

    哎,本来想在临走前推到云星承的,后面想想还是算了

    鉴于这么多讨厌云鸠,我建议大家要多留言多收藏多投猪猪

    不然我就放他出来恶心大家

    云鸠……

    选择

选择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