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纯可爱还不是被舔得yin水横流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单纯可爱还不是被舔得yin水横流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单纯可爱还不是被舔得yin水横流

    “怎么可能!”

    元香先一步冲了上来责问,“你看清楚了吗?她可是和我一起进内门的,怎么会是外门弟子!”

    那个看守的记名弟子也不敢得罪元香,有些无奈说道,“真的啊,不信你们自己看。”

    他往元香和不恨灵牌都输了灵气。

    “内门弟子的灵牌是白色的光,记名弟子是灰色的。她的可不就是灰色的。”

    一白一灰的亮光同时升起,照在不恨脸上的表情晦暗不清。

    元香有些紧张,“不恨,你没事吧。你说,会不会是陆师姐搞错了?”

    不恨轻笑。

    两指在嘴边发出一道清亮的响声。

    一只通体黑色,毛发浓密油亮的独角兽欢快地从天边飞奔而来。

    “咦,这不是那天陆师姐和云师兄牵的那只黑色独角兽么。”

    小黑直朝不恨奔来,还亲昵用脸蹭着她的手。

    元香惊讶,“它怎么和你这么亲近……”

    不恨没回答,翻身骑上小黑,便飞快离去。

    “不恨!不恨,你去哪呀!”

    元香的声音在小黑极速飞奔中已经变得很遥远。

    呼啸而过的疾风将她发丝吹到额头,又全部向后吹开。

    光洁饱满的额头下,双眼是灯笼般含着摇曳的怒火。

    小黑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情绪,一路奋力狂奔,直朝陆雨菲院子而去。

    上次来不恨就发现陆雨菲在院子外面设了结界,防止他人擅自闯入。

    不恨将胸口的黑牌扯下,捏在掌心。

    “冲过去!”

    小黑听话的一头要撞上那淡淡的光圈。

    在下一刻,光圈碰到不恨手中的黑牌,如阳光下的泡沫,一击即碎。

    陆雨菲猛地坐起来,慌张无措地推着还趴在她腿间的男人。

    “起来!嗯~起来…有人破了我结界!”

    不恨骑着小黑只身而入,星驰电掣地闯到屋前。

    可能是因为设了结界,房屋的门窗都洞开。

    檐下海棠,雕花窗前,宽大的木榻上女子一丝不挂半坐起来,香汗淋漓,脸上还残留着沉迷情欲的味道。男人只着了条裤子,刚从她腿间起来,唇上一片水亮。

    不恨眼疾手快地放出千纸鹤照下这一幕。

    “玉不恨!你敢!”

    陆雨菲瞳孔倏地放大,是极度的恐惧害怕,目光一瞬不眨地盯着不恨,连忙踢着旁边的男人。

    “快!拦住她!快去拦住她啊!”

    玉不恨抓回千纸鹤,掉头就跑。

    怕被人追上,小黑瞬间激发,几乎眨眼间便只剩下一点。

    “快追啊!把她抓回来!绝不能让她逃出去!”

    陆雨菲几乎是歇斯底里,若不是她赤身裸体,没有一件法宝能追上独角兽,她早自己跳了出去。

    男人一个响指换好衣裳,中分的短刘海下一双圆眼却平静无波。

    “放心吧,她逃不了。”

    说着,他跳上剑朝不恨的方向疾行而去。

    他确实不急,灵兽跑得再快也比不上他的剑。

    直到他看见,一人一兽站在断崖边上,她一身素青色曳地罗裙几乎与天一色。

    远处的群山巍峨,天高云淡。

    不恨转过身来,及腰长发纷飞,嘴角带着淡淡笑意,像是等了他许久。

    “真是好久不见了,云鸠。”

    云鸠收起剑,朝她走来。

    “把千纸鹤交出来,再以道心发誓绝不会让第四个人知道,我便放你走。”

    不恨看他,“嘴巴不先擦擦吗。”

    云鸠下意识摸了下嘴,早就干了。

    知道不恨在耍他,有些恼火地放下手,黑煞着脸。

    “快点交出来,别逼我动手。”

    不恨一点也不怕,还朝他靠近。

    “陆雨菲的滋味如何?应该很美味吧。否则你怎么敢给云星承带绿帽子。嘻,你说他要是知道你们俩的奸情,会怎么样?会成全还是惩罚你们?”

    云鸠圆眼微微眯起,飞剑突然出鞘,砍断了来风,剑锋抵在了不恨脖间。

    “那你就得死。”

    “真是冷血无情啊,你这是有了新欢就忘了旧情人么。”

    剑刃又近了一些,云鸠警告:“别把菲菲跟你相提并论,你不配。”

    “呵,她是陆家大小姐,我自然比不上她身份尊贵。但如果不是我,你又怎么可能有机会靠近陆雨菲?”

    “是你把我和云星承之前的事情告诉了陆雨菲吧。”

    不恨看他,又往前走一步,锋利的刀刃划破了她的皮肤。

    鲜血如珠一颗颗溢了出来,似朱砂染开,在莹白的肌肤上尤为鲜活香艳。

    “可偏偏云星承又什么都忘了。她明明在意的要死,却又什么都问不出来,只能把委屈伤感往肚子里咽。嫉妒猜疑让他们的感情有了缺口,也让你有机可乘。”

    “但你心底也委屈吧。抱着心爱的女人,她心里想的却是另外一个男人。在人前,永远不能露出一丝爱她的破绽。只能孤单地看着她牵着云星承的手出双入对,琴瑟和鸣。你就不伤心,不嫉妒,不想将陆雨菲完全抢过来么?”

    不恨还要往前走,云鸠却先把剑了收起,眉头紧锁。

    “你到底想说什么。”

    “只要你帮我一个忙,我可以帮你彻底拆散陆雨菲和云星承。”

    云鸠不屑,“就凭你?菲菲天真可爱,单纯又善良,你连她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云星承怎么可能为了你这么一个放荡虚伪的女人抛弃菲菲?你要是真能成功勾到云星承,三年前就该成功了。”

    “呵,天真可爱,单纯善良还不是背着云星承,在你身下被舔得淫水横流。”

    “玉不恨!我说过不要把菲菲和你这么低贱的人相比!到现在菲菲都不肯失身给我,一心还想着把第一次给云星承。不像你,为了一点丹药符篆就可以出卖色相。”

    “对于你这种吃干抹净还要反头过来杀我的,那些丹药符篆可比你有价值的多了。”

    不恨随手往脖子施了水疗术,伤口很快就愈合,血液却干涸在衣领上。

    每次,她受过的伤,承受的痛苦都会牢牢记下。

    在她心里添薪加柴,终有股难以湮灭的恨。

    “而且,你又怎么知道我三年前没有成功。”

    单纯可爱还不是被舔得yin水横流

单纯可爱还不是被舔得yin水横流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