恼羞成怒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恼羞成怒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恼羞成怒

    云星承瞳孔微睁,剔透的琉璃珠子还倒映着花穴收缩的画面。

    他原以为睁眼会是一副伤势惨重,鲜血淋漓的画面。

    结果却是如此活色生香,淫靡绮艳。

    “你…”

    “你,你怎么能睁眼!”

    不恨连忙起身,慌乱地将裙子盖下,恼羞委屈。

    “不是说好不睁眼的吗!”

    “我……”

    云星承莫名有几分心虚,脸上浮现几朵可疑的红晕。

    他真的不是想偷窥,只是担心不恨的伤势,谁知却将她最私密娇贵的地方看得一清二楚。

    “我…对不起,我…是不该睁眼。我还以为你……哎,你那里怎么会被人……”

    不恨看到云星承脸上还沾着她混着男人精液的淫水,听到问话后愈发羞赧,无地自容。

    狠狠瞪了云星承一眼,将人推开。

    “这个不用你管!”

    不恨夺门而出,骑上小黑几乎算是落荒而逃。

    甚至忘记将云星承手上的贞洁棒拿走。

    云星承蓦地被推到地上,手上的玉棒敲在地面发出一阵清脆响声。

    他闻声看去,就这么一碰,地上已经染了一条湿痕。

    云星承脸上又开始烧起来,想起他刚才就是捏这么根玉棒在她体内搅动抽插着,手指甚至挤进那花穴里揉捻斯磨着。

    是那么软,那么湿……

    云星承倏地将玉棒甩开,不敢再想。

    走到房门,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地上那根玉棒。

    不恨临走前那一眼还历历在目。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蓄着水雾,羞恼,悲愤,不堪,脆弱,编股成一段欲说还休。

    云星承又回头将那根玉棒捡了起来。

    细看上面赫然有乔羽书铸四个字。

    不恨才练气一层,给她下阵法的人却是筑基中期。怕是她不愿,也是挣扎反抗不得的……

    云星承握紧手中的剑,还是转身离开。

    人生而不同,各人有各自要走的道。

    玉不恨也许很可怜,很无辜,却并不关他的事。

    ——

    罗柒和陆雨菲一前一后地走了出来。

    一人笑面春风,一人阴沉不语。

    罗柒先一步扔出自己的葫芦,人坐上去了也不走,笑看着陆雨菲。

    “陆师姐何必如此丧气,师傅向来刀子嘴豆腐心,想以前我们俩刚拜入师傅门下,他多次说要把我们赶走,最后还是留了下来。师姐有这功夫伤心,倒不如想想怎么提高自己的炼丹术吧。”

    陆雨菲嗤笑,扔了一把玉笛,站在罗柒对面。

    “罗师妹有功夫管别人闲事,倒不如把修炼提上去。从喊我师妹到师姐,这三年来师妹似乎一直没怎么进步呀。女人红颜易老,师妹还是要多花点心思提高修为吧。”

    “哈,我又不是师姐你,还有一位十七岁筑基的道侣,又哪会那么在意容貌问题。不过也是,现在你们还能说是姐弟恋,再过几年怕就要说是母子恋吧,也怪不得师姐没心思炼丹了。”

    “罗柒!”

    陆雨菲像被砸到痛楚一般,气急败坏,满脸涨红。

    “我和阿承是同龄人,从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用不着你这儿胡说八道。”

    罗柒捂嘴笑不露齿,“哎呀,真情投意合那你小白受伤,怎么也不见云星承来看一眼,或是他把那只黑的给你骑呀?”

    “他最近比较忙而已,再说独角兽本就是一人一只,我飞行法宝多的是,何必抢他的。”

    罗柒不由看了眼她脚下那把玉笛,下意识摸了摸身下的葫芦,脸上闪过几分嫉恨。

    再抬眼间,却间陆雨菲身后有一块黑点靠近。

    罗柒仰头大笑,“师姐说云星承的黑色独角兽,可是在那个女人身下骑着?”

    “不可能!”

    陆雨菲看去,却见玉不恨真的骑着小黑从山下飞来。

    “整个昆仑只有一只黑色独角兽,难不成那位姑娘骑的是一头黑驴?师姐,也不是我吓唬你,整个昆仑中意云星承的姑娘不知凡几,要是我也会忍不住担心,师姐又何必死撑,我懂的。”

    懂个屁!

    陆雨菲气炸了,“嗤,你是什么人,也敢和我比?我从不担心他变心出轨,因为我一直清清楚楚他心底只有我一人。这小黑我自会问清楚,怕就是她自己偷来骑的。”

    “呵,该说师姐天真呢还是自信。”

    陆雨菲懒得再理会她,催动玉笛临空将玉不恨拦了下来。

    “谁让你骑这只黑色独角兽的!”

    玉不恨倒没想到,她还没去找陆雨菲,人就自己送上来了。

    安抚了下从陆雨菲出现后躁动不安的小黑,不恨才说道。

    “它偷吃了灵草,云星承便把它赔我骑几天。”

    陆雨菲脸色才缓了过来,依然目露怀疑。

    “就这样?你们…有没有别的事情?”

    “没有。还是师姐希望有别的事情?”

    陆雨菲轻哼,神色得意瞥了眼后面跟来的罗柒。

    “那我可以给你一件飞行法宝,以后不准你再骑小黑。”

    不恨忽而笑道,“陆师姐,我其实已经把百草纲目背下了,当不用再去灵田,我自然也会把小黑还回去。”

    “你这话的意思,若是要继续在灵田干活,就还要骑着小黑?”

    “对。师姐也知道我修为低级,有飞行法宝也用不得,自然是灵宠方便了。”

    陆雨菲觉得玉不恨可真是不要脸。

    “行,三天你就已经把百草纲目背下来是吧。那你跟我来,我考一考你。若是失败,你就继续回去看田,并且把小黑交黑我。“

    小黑吓得扬蹄,若不是不恨一路哄着安慰着,它都不肯再走了。

    陆雨菲还没有筑基,不能在山上开辟自己的洞府,但是也是一人独门独院。

    一进来院子里就有不少草药在晾晒处理。

    陆雨菲连着指几个,不恨都说出名字来,甚至把药性功效都背了出来。

    “……你还真全背下来了?”

    “那陆师姐什么时候教我炼丹呢?”

    陆雨菲叹了口气,“你倒是也挺努力,就是资质太差。我当时派你去灵田也存了几分磨炼你的心思,实话告诉你,丹心峰没有练气一层可以炼的丹药。就算最基础的辟谷丹你也炼不成。”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炼不成。”

    “不是我不让你试,是师傅最讨厌自不量力和浪费的人。连我丹炼不好都要被骂呢,我要是真让一个练气一层进炼丹炉,师傅那真交代不过去。”

    不恨沉默半晌,“那我在一旁观看总可以了吧。”

    “我最近比较忙,没有时间带你。这样吧,我给你换一片近的灵田,里面有不同草药,你再去认认。小黑也就别骑了,让灵气多动起来,才修炼的快。等你练气三层了,我就教你炼丹。”

    不恨气极反笑,“我也不强求师姐抽空教我,其他人也是可以的。而且,看顾灵田是记名弟子做的事情吧。师姐一而再再而三哄我去看顾灵田,不觉得过分么。”

    记名弟子和外门弟子实际没有太大区别,只是记名弟子专门由内门看管,比起外门弟子可能多一些资源。

    但与内门弟子相比,依然是千差万别。

    陆雨菲捏着胸口的小辫子,转过身来。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实话告诉你。你是我带进丹心峰的,便归我管。你的一切就要听从我的指示和安排。你不听不想做也可以,按规矩连续三个月未完成任务的弟子会被驱逐出峰。”

    陆雨菲靠近不恨,“我劝你还是乖乖种田吧,这种事情你便是投诉师门也没用,因为负责管理你的人就是我。”

    “除非有一天,你的修为能超越我,将我踩在脚底,让喊我不得不喊你一句师姐,否则你在丹心峰的一天,就别想脱离我的掌控。”

    ——

    第二更很快也就来了么么哒^3^

    恼羞成怒

恼羞成怒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