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o穴在流水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sao穴在流水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sao穴在流水

    草屋就坐落在田埂边上,里面不大,一张小床贴边放着,左边放了小案几,右边木架上摆了各种瓶瓶罐罐。

    云星承将不恨抱到床上,她顿时像烫熟的红虾蜷缩起来,一手捂着肚子嘤咛着,另一手抓着他衣袖不放。

    “帮我~”

    小床太矮,云星承蹲了下来平视着不恨,手碰了下她滚烫的额头,不由皱眉。

    “怎么帮你?”

    不恨迟疑半晌,贝齿轻咬下唇。

    “我想请你帮忙解开我身上一道阵法。”

    云星承一愣。

    “哪,哪个地方?”

    不恨羞得无地自容,盯着自己的手将裙摆抓皱。

    “你能闭上眼吗?”

    又偷偷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个地方,有点不方便让人看到。”

    ……

    草屋只开檐角开了两个小口,屋里阴暗闷热,两道光束带着浮尘暗涌,悄然落在床上。

    未看清床上情况,女子细碎的呻吟透着隐忍难耐,似戏幕开场前的叹息,不知所起,而引人入胜。

    云星承闭着眼,额头鼻尖上泌出淡淡的汗液。

    他不由咽了咽口水,有点紧张,“我,我伤到你了吗?”

    “没,没事…我感觉阵法有所松动了。”

    不恨面对着云星承,两条细长的腿张开搭在床沿,在昏暗里依然显得莹润白净。

    裙子被撩到大腿根部,一只男人的手隐没在裙摆下。

    “那我在试试,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湿,很滑,不太好抓。”

    不恨羞红了脸,突然有点庆幸让云星承闭上眼。

    云星承几次抓住那小圆棍都滑了手,便往里伸一点顿时碰到一团湿软的肉。

    “呀…”不恨轻呼,腰腹猛地缩起。

    手指像触电般迅速收回。

    云星承揉捻着指尖滑腻,有点困惑。

    这是流了很多汗吗。

    “对不起……我会尽量再小心一点。”

    不恨也很难熬,那玉棍在云星承小心翼翼地触碰,一直在她花穴里转动,斯磨,搅得淫水越流越多。

    她都怕云星承听到流水的声音。

    “你…来吧。碰到也没关系,我…想快点把阵法解除。”

    那手又轻轻往里带了一些,碰到敏感蚌肉的时候,不恨又是一阵喘气。

    “啊…没事,继续…”

    云星承碰到底觉得还是太短,又往里揉了揉想挤出更多圆棍。

    “哈啊~”

    不恨双手向后撑着床,屁话微微抬起来,大腿线条绷得紧紧的。

    云星承只觉得那块肉异样的弹软,手指像陷入温暖的泥潭一般。

    他发现越往里挤便能摸到越多的圆棍。

    “呃…快…点…”

    不恨忍住了把他手夹住,摇屁股求他顶弄的冲动。

    女人痛苦的呻吟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云星承眉头越皱越紧。

    他觉得有人用这根圆棍刺伤了不恨,还施了阵法不让她轻易取出利器。

    而这湿濡的液体就是她的鲜血。

    只是想着,心头的怒火便难以克制地翻涌起来。

    到底是谁对不恨下手这么狠。

    云星承却不敢再耽误,挖开她的伤口,两指紧紧握住那凶器,然后开始运行灵气,不断冲击着阵法。

    “啊!嗯~啊…”

    不恨甩着头发,两股灵力在胶着,玉棍便在窄小的肉穴里不停颤动着,震得她媚肉发麻酥痒,紧紧咬着棍子不放。

    云星承灵力还是更胜一筹。

    玉棍开始一点一点往外挪,将壁肉也带了出来。

    “嗯~”

    扯到一半的时候,阵法已经完全破碎。

    云星承一鼓作气,将剩下的整个拔了出来。

    “啊!”

    不恨腰肢往后几乎倒成拱桥,嫩逼里的淫液倏地喷射出来。

    云星承只觉得眼皮被什么溅到,下意识睁眼。

    进入眼帘的却是一副淫靡至极的画面。

    两条大腿内侧的肌肤,细幼嫩白,没有一丝杂毛暗沉。

    肥美的阴唇半开,护着一朵极为娇艳淫媚的小花。

    那花口翕动着,略白的淫水淌流着,似乎异常饥渴难耐。

    让人很想塞点什么东西进去,堵住这张淫荡的小嘴。

    ——

    丹心堂内常年有灵火烧着炉鼎。

    袅袅青烟带着药香蔓延到每个角落。

    陆雨菲和罗柒两人跪在中间,眼观鼻鼻观心,绝不乱瞄乱看。

    一会儿听到上头有些冷清的声音。

    “罗柒先起来。”

    “谢师傅!”

    罗柒咧嘴一笑,随着起身,视线从地上的绫罗帛袍一点点上移,纤细如玉的手指,如缎黑发,最后对上他赛雪欺霜的面容。

    眉心一簇火焰,鲜明妖艳,与他眼底的冰霜截然不同。

    罗柒瞅了一眼就连忙把视线收回来。

    师傅长得再美,也是高山雪莲,有人为了看一眼而坠入悬崖粉身碎骨,最安全的做法就是对他敬而远之。

    “陆雨菲,自己看你炼的是什么玩意,连最基础的丹药都不能到达高级,你还练什么丹。这些都是垃圾,跟稚子手搓泥丸没有任何区别。”

    陆雨菲连他的衣角都不敢看,双眸盯着自己的膝盖。

    “师傅,徒儿最近是在忙着突破练气十二层,想要筑基,所以才会把丹药练得乱七八糟的……我下次不会了。”

    白慕漓冷笑,根本不吃这一套。

    “罗柒修为比你低,丹药却比你漂亮的多。你要是无心在此,趁早离去,我们丹心峰不要只会浪费材料的废物。”

    sao穴在流水

sao穴在流水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