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肏也要肏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不想肏也要肏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不想肏也要肏

    小夜宁静,不宽的河流里似盛满了星光,微波粼粼,偶尔有鱼儿翻身出来。

    不恨将自己沉入水里,身体随着水流摇摆着。

    四周的水灵气开始加她胸口聚集,围城一道光圈,最后隐没进黑牌里。

    “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毫不受控制一般,又想起这句话。

    不恨更加往下沉,水压造成的气泡咕噜噜地往上飘。

    他怎么能,真的忘记了。

    那么多个夜晚,他们几乎坦诚相见地泡在灵泉里。

    他是一点一点地将她支离破碎的经脉缝补起来。

    也是一点一点敲碎了她坚硬的心墙。

    他阳毒再次发作的那天,比第一次更加凶险。她害怕他会死,哭着求着,想要帮他排泻阳毒。

    封闭而闷热的灵泉洞里,她哭得撕心裂肺。

    当那隐忍而坚定的吻落在她眉心的时候,她还以为一切都不一样。

    不恨觉得鼻尖酸涩,眼角偷偷滑下一颗泪珠。

    原来,她以为会珍藏一辈子的回忆。

    他却说忘就忘了。

    不恨在沉底躺了很久,直到黑牌再也装不下灵气,才骑着小黑回山上。

    内峰的灵气比外门浓郁干净,黑牌估计可以更快将灵气提炼出来。

    月光似练,将她屋子前面的身影拉得很长。

    是乔羽书。

    不恨先放了小黑,让它找个舒服地方歇息,也免得乔羽书看到问东问西的。

    乔羽书听到声音,走了出来。

    “不恨,你这一天去哪了?怎么给你发千纸鹤和传声螺都没有消息。”

    “没有听到。”

    不恨有点累,略过他往屋里走。

    乔羽书跟了进来,“你这是怎么了。”

    不恨坐在床上,将头枕在被褥上。

    “我今天忙了一天,很累。”

    乔羽书本来还想说什么,看她一脸疲惫便安慰道。

    “新弟子入门杂事是有点多,但是后面只要每个月按时上交任务,其余时间是很自由的。”

    “像我最近就抽空帮你做了一个新玩意,你要不要看看?”

    “是什么?”

    不恨连头都不抬,乔羽书自己锻造的东西总是华而不实,第一次还有点新奇,后面她都没什么兴趣了。

    “当当当~”

    乔羽书往桌上一挥,摆出了个巨型千纸鹤。

    “嗯?”

    不恨有点惊讶,“飞行法宝?我能用?”

    “对!我还在它肚皮底下按了很多灵石,所以每次你只要花一点灵气就能飞起来了,你要不要试试?”

    乔羽书有些期待的看着她。

    “不了。”

    如果没有遇见云星承,没有小黑,她或者还有兴趣试试。

    但现在,她太累了。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身心俱疲的感觉了。

    乔羽书也坐在床边,心疼地摸着她的脸。

    “你做什么了,这么累,脸都瘦了。”

    不恨侧过脸。

    “我今天不想做。”

    乔羽书动作一僵。

    “为什么?你入内门之前,我们不是几乎天天做么。”

    他趴了下来,压在不恨身上。

    “不恨,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的心都放你这了,可你一进内门,就都不理我了。”

    “唔!”

    乔羽书低头狠狠吻住不恨。

    双手按住她的头,吮吸啃咬着她的唇,将舌头钻进去撞上一口禁闭的牙关。

    乔羽书就伸手去扯不恨的衣裳,布料撕裂,一抹银白肚兜裹着两团圆硕的乳峰,纤细的绳子绕在脖颈上几乎挂不住。

    “不恨~不恨~”

    乔羽书没忍住,咬住那尖尖的一点。

    “啊嗯~不要~”

    不恨去推他,男人就往外扯着她乳头。

    痛得她缩紧肩膀,不敢再用力。

    乔羽书更加肆无忌惮,急不可耐地收着不恨的裙子。

    另一只手解下裤子,握着肉棍挤开窄小的肉穴。

    “啊~”

    不恨花穴根本没有多少水,这么硬挤进来像是要将她撕开一般。

    “哼~”

    乔羽书也不太舒服,干涩的肉穴拴得他阴茎发疼,他却还不肯退出来。

    只是用力又往里塞了一段,抱着不恨的腰肢,上面啃着她的乳,下面轻轻插着,慢慢磨着。

    淫水很快就被逼了出来。

    “这么快就湿了,可见,你还是很想我肏你的,对不对?”

    “嗯…嗯~不要~”

    乔羽书抬起她的腿,整根捅了进来。

    “啊!”

    不恨仰首,双手紧紧攥着他的肩膀,胸口挺起,被口水舔得发硬的乳头蹭到了他脸上。

    乔羽书毫不客气地将它大口含住,一只脚挤进她两腿间,耻骨相抵的地方不停耸动着。

    “啊嗯~嗯呢嗯嗯~”

    不恨忍不住娇喘嘤咛,浑身开始透着淡淡的粉,像靠近花蕊的颜色。

    娇嫩,芬芳,遭遇暴风雨洗礼的时候,也只能颤巍巍地挨着。

    乔羽书又将不恨翻个身,从后面肏了进去。

    大力撞击着她的屁股,粗黑的肉棒时隐时现,搅得淫水咕叽咕叽地响。

    “啊~嗯~太深了,哦!好用力,啊嗯~啊啊~”

    不恨越说着,乔羽书干得越大力。

    干的她受不住往前爬,乔羽书就跟一步,在不恨快掉下床前,又被拉了起来。

    善于锻造敲打的大掌将她双乳紧紧抓住,用力揉捏着。

    “啊嗯~啊~”

    嫌这个角度肏得不够深,乔羽书一只脚站在地上,另一只脚踩在床上,如法炮制摆弄着不恨。

    掰开她的臀肉,阴茎从腿间空隙狠狠地肏了进来。

    “啊!啊嗯,嗯嗯~哈~啊~””

    不恨双手扶着床柱子,平坦的腰腹如海草般收缩着,高耸的双乳随着男人卖力抽插,几乎蹭上了柱子。

    “哦!嘶~哈,别咬~哈。”

    乔羽书知道不恨快高潮了,另一只手还摸到前面阴蒂,不停揉着它。

    “哈啊~啊~不行了。”

    不恨如遭电击,屁股主动撅起来,挨着男人的操弄。娇嫩的奶乳夹着圆实的床柱,磨得皮肤发红。

    乔羽书也很配合地大力抽插起来。

    “啪啪啪啪!”

    淫水顺着大腿滑下,肉棍挤到身体最深处,咕叽咕叽碾压着。

    “啊!啊!不行了,哈~要去了,啊~”

    “呼~呼~等我,哼~一起~”

    乔羽书将不恨死死抵在床柱子上,射出了浓浓精液。

    “嗯哼~”

    不恨腿软,要往后倒。

    乔羽书抱着她,顺势倒在床上。

    满足地抱着她,亲着她的头发,“你看,我们还是很合拍的。你也很喜欢我这样肏你对不对?”

    不恨瞧着桌上那个千纸鹤,突然觉得自己确实很低贱。

    也许,三年前的那一丝妄想,早就该断了。

    “你走,我不想见到你。”

    不恨闭上眼。

    “不恨……”

    “走啊走啊!我不想见你!”

    不恨将自己埋进被褥里,死死拽着,怎么也不肯再看他。

    “不要逼我恨你。”

    乔羽书一脸受伤,慢吞吞地起身。

    “你是不是有别的男人了?”

    不恨头闷着,没理他。

    乔羽书咬牙说道,“好,我可以走。但是你要塞上这个贞节棒。除了我之外,任何男人碰它我都能感觉到。”

    不恨感觉到下体被一阵异物入侵,却浑身提不来劲。

    不想见到乔羽书,更不想和他说话。

    高潮后的空虚,懊悔,无奈将她坠入深渊。

    她听到房门开合的声音,眼皮子也越来越重,最后失去意识。

    ——

    抓了虫^3^

    不想肏也要肏

不想肏也要肏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