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了个苦力工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找了个苦力工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找了个苦力工

    当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的时候,不恨已经把灵田里的露珠都采集一遍,还找到不少昨晚她背住的灵药。

    之后就开始忙着松土,除草,驱虫,施肥,这每一项都需要用到灵力。

    不恨起身看了一眼,灵田几乎占据了整片山坡,绿浪层层翻涌,最后隐没在天边。

    练气一层的灵气根本就不够用。

    不恨站了一会,还是摸了一把胸口。

    一道光闪过,黑色影子若隐若现,不恨从黑牌里吸了灵气又接着干活。

    当太阳升到半空的时候,不恨才弄完三分之一。

    整片山坡被晒得闷热至极,一丝风也没有。

    汗如雨下,滴在灵草上很快又被蒸发。

    不恨开始变得烦躁,长时间持续输送灵气让她经脉隐隐作痛,而且到后面她都是机械动作,根本就忘了要背灵草。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是头!

    不恨躺在田埂上,用衣袖遮住脸。

    试着背了一会百草纲目,不知不知就睡了过去。

    直到耳旁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不恨将袖子挪开,刺目的阳光让她差点睁不开眼。

    眼前一团黑不溜秋的,不恨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再睁开不知是哪里跑出来一只黑不溜秋的小驴在灵田啃着。

    她的灵草!

    “吁吁!快走开!快走!”

    那黑驴快步走了两步,又跳到另一边接着吃,还一路踩死不少灵草。

    “你这秃驴!”

    不恨正要用水球扔它,发现它身上还有不少伤口,皮都掉了,露着粉粉的肉色。

    一时不忍,就只用定身符将它定住。

    灵田里已经一片狼藉,有被吃剩光秃秃的根茎,还有被踩的灵气都散了。

    不恨越看越气,额头青筋突突的,瞪着这只脑门上还有只角的黑驴。

    “你把我田都踩坏了,怎么赔我?杀了你做驴肉火烧怎么样?”

    “吁!”

    黑驴吓得前蹄一扬,竟冲破了定身符,临空飞了起来。

    “还想跑?”

    不恨朝扔了个水泡,将它困在里面,勾着手指让水泡飘过来。

    突然,一道剑气,水泡凭空破碎。

    黑驴撒野飞到一人身后。

    不恨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遇到云星承。

    她倒是想起来,这黑驴不就是他昨天牵的那只独角兽么。

    只是一天不见,毛都烧没了,丑不溜丢的。

    不恨胡乱想着,不知道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三年前的最后一面,他的愤怒悲伤还历历在目。

    “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云星承揉着小黑的秃头,有点迟疑说道。

    ……

    不恨从没想过如此老套的搭讪方式,竟会如此伤人。

    她呼吸一窒,忍不住在他眼底寻找什么。

    只是那双眼眸,如雨后潭水,清澈平静,波澜不惊。一点也看不到曾经的狂风暴雨,惊涛骇浪。

    不恨突然想笑。

    原来,她真的和那些鸟儿兔子没有区别。

    她侧过脸,指了指那片乱糟糟的灵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你灵兽把我的灵田搞成这样,你说该怎么赔我?”

    云星承低头瞥了肇事者一眼,小黑轻轻喘气,弯着脖子往后躲。

    “你想要什么?”

    不恨笑得不怀好意,心头的抑郁难以宣泄。

    “我什么都不缺,就缺个干苦力的。”

    她朝背后宽广的灵田挥挥衣袖,“看见没有,从这到那,这一大片田都归我管,在被破坏的灵药重新长出来之前,你必须每天都要来帮我。”

    ……

    “我晚上要打坐,早上要练剑,就下午过来可以吗?”

    不恨一愣,连忙应下,“当然可以!”

    她其实都没指望云星承会答应的,只是想着先提高要求。毕竟修真者虽然寿命更长,但对于漫漫仙途来说还是极其短暂的。

    没有人愿意将时间耗费在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两人一起行动,果然快了很多。

    主要是云星承速度快,灵气也足,不恨借着练气一层的幌子,中间打坐歇息了好几次。

    其实因为经脉问题,她很难靠打坐恢复灵气,但样子总得演一演。

    在太阳落山之前灵田终于被两人收拾完。

    两人都累得不行,云星承还脱了鞋子,挽起裤腿,毫无形象的坐在田埂上歇息。

    但他做起来不显得粗鄙落魄,倒有几分洒脱肆意。

    他玉冠有些散,几缕碎发落在脸侧,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唇,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

    “这个给你。”

    不恨递给他一瓶晨露。

    云星承看了看,抬头喝了口。

    “还不错。”

    不恨在给小黑施水疗术,闻言抬眸朝他一笑。

    “主要是谢谢你,今天真的辛苦了。”

    她眼底似装满了揉碎的阳光,连带着傍晚的风都温柔起来。

    云星承转头,两手捏着小小的瓶子。

    看着被天边的云彩染成金黄的灵田,不由皱了皱眉头。

    “这么大的灵田,每天只有你一个人?”

    “是啊。”

    不恨挠着小黑的下巴,施完水疗术后就变得格外亲近她了。

    “你该不会是反悔了吧?”

    云星承起来,一手提剑,一手给自己施了净衣术。

    “我明天会早点过来。”

    不恨似想到什么,连忙站起来,“对了,这个小黑能不能借我骑啊?”

    “你放心,我不会白骑它的。我会给它喂食,疗伤还有洗澡。你也知道我练气一层,又不会飞行术,每天往返山上山下真的很麻烦。”

    云星承若有所思。

    “好吧。”

    找了个苦力工

找了个苦力工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