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惭形秽 - 100加更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自惭形秽 - 100加更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自惭形秽  100加更

    云鸠却哈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弯腰捧腹,飞剑也左摇右晃起来。

    不恨只能蹲下来稳住身形。

    良久云鸠才停了下来,抹着眼角泪珠说道。

    “好笑好笑。这真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事情了。”

    不恨慢慢站了起来,却只到他下巴左右。

    云鸠俯视她,眉眼间高高在上的蔑视清晰可见。

    “你该不会一直以为云星承之前是喜欢你的吧?”

    不恨没有说话。

    云鸠似感叹无奈说道,“阿承这个人啊,从小就特别有主见,也很执拗。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很早就有了自己的道心。小时候练剑不小心伤了飞鸟兔子,他都会捡回来治疗照顾,喂食,梳毛,甚至和它们聊天说话。你以为他是善良心有大爱,可等那些飞鸟兔子伤好了,他前脚刚放生,回头又跟我们一起抓鸟阿兔子烤着吃。”

    “你信不信,你和那些飞鸟白兔没有区别。真正能让云星承一直挂在心上的女人,只有他娘和陆雨菲。”

    ——

    云鸠带着不恨到了登记处,走了两步回头看她还呆愣站在那里,不由嗤笑。

    “怎么,是还没从打击回过神来,连路都不会走了吗。”

    不恨没有动,琉璃珠子有些淡漠扫了他一眼。

    “我不要入剑心峰。”

    云鸠的耐性已经告罄,手一抬,打算把她捆也要捆进去。

    “不恨!”

    乔羽书从天边出现,速度极快地往这边飞来。

    “你救星来的倒快,可惜来了也没用。”

    云鸠丝毫不担心,就双手环胸等着。

    几个眨眼睛乔羽书便落在不恨身边,拉着她问道。

    “你没事吧。”

    不恨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乔羽书倏地将目光看向云鸠,“云师弟,要是没事我就带不恨走了。”

    “这怕是不行呢,乔师兄。”

    云鸠有些懒散说道,“师傅已经开口让不恨入剑心峰呢。”

    “什么……”

    不恨这才开口说话,“羽书你能联系上陆雨菲师叔吗?她之前说也要收我,这事怎么也得让她知道才行。”

    云鸠脸色突变。

    传声螺里女子气急败坏的娇嗔清清楚楚传了出来。

    “云鸠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趁我不在偷我的人,玉不恨我已经报备上去给师门了,你可不能让她进剑心峰。你要是这么做,我就告诉阿承你欺负我~”

    云鸠败阵下来,有些头疼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了,不会跟你抢人。真的真的,我现在就把人给你送去丹心峰,行了吧。”

    这边乔羽书也在和不恨商量,他是把人都扔在一旁赶过来看不恨的,现在得赶紧回去把那些人带回锻心峰。他也可以把不恨带上,但今天可能是去不了丹心峰了。

    “嘻嘻,云鸠哥哥你真好。”

    不恨听着莫名一阵鸡皮疙瘩,朝乔羽书笑道。

    “放心吧,这里已经没事了,你去忙你的。”

    ——

    云鸠把不恨带到丹心峰的半山腰就撂挑子走人。

    “你既然这么喜欢丹心峰,那就好好走一走,看一看。”

    不恨无奈,只好往脚上贴了两道生风符,开始认命爬山。

    脚尖只轻轻一点便滑出去三四米。两腿交叠间,她就像在山林中飞了起来。

    若是在人间,这绝世轻功也不过如此。

    但跟真正飞行术相比差了十万八千里也不夸张。

    幸好丹心峰是各个山峰最平坦矮小的,山上时不时能看见大片开垦出来的灵田,种植着各类草药植被,山风吹过的时候,点点灵气在田间飞舞,浓郁的草木气息扑鼻而来。

    不恨正撑着一颗树歇息,她体质是弱项,不到一个时辰便累得不行。

    然后她就看见一匹同体白色的独角兽,带着轻灵的长鸣从她有顶跃过,飞向山顶。

    再看去,已不见独角兽的身影,只见枝头交叠覆盖,葱葱郁郁,似永远看不到山顶。

    元香就坐在陆雨菲背后,老远就看见青山绿水间有抹出尘轻盈的白。

    微风吹动她的纱裙,就像一只在花丛飞旋采蜜的蝴蝶。

    只是惊鸿一瞥,便在瞳仁里留下深刻的倒影。

    “是不恨!”

    元香有些激动叫起来了,然后有些期待地看着陆雨菲。

    “陆师叔,可不可以把不恨也接上呀?”

    陆雨菲往下瞥了一眼,摸了摸独角兽纤细的长颈。

    “不是我不想接她,只是小白只能骑两个人。”

    元香讪讪低头,觉得脸上有些热。

    陆师傅真的是人美心善,连这么稀有的灵兽都愿意让她坐,又怎么会故意不带不恨呢。

    不恨低头又往腿上拍了两道生风符,加速朝山顶冲去。

    等她赶到山顶的时候已是香汗淋漓,双腿软的不住打颤,发髻也乱了,几缕湿漉漉的黏脸上,好不狼狈。

    不恨扶着石拱门不住喘息,轻薄的衣裳几乎都粘着身上,像第二层皮肤般包裹着胸前的丰盈,那两团乳肉像雨后春笋拔地而起,紧实圆翘,随着急促的呼吸似乎随时要破衣而出一般。

    罗晔本来是要伤心离去的,转头撞上这幅美景,顿时愣在原地,嘴巴都忘记合上了。

    直到后面背后传来一阵欢呼起哄的声音,他才连忙闭了嘴,欲盖弥彰地抹了下嘴角。

    然后看清不恨的脸后,又结巴起来。

    “这,这位,道友,你没事吧?”

    不恨透过他,目光直直地朝后面看去。

    山顶空地上其实聚了不少人。

    可不恨的目光只能停留在那个牵着黑色独角兽,临空踏风而来的少年。

    他一身天蚕冰丝而裁,风吹起衣袂间也见一丝皱褶。头上青丝如瀑,整齐束在白玉发冠之中。面若敷粉,唇若施脂,双眸却干净澄澈得宛若天山之巅那片明镜仙湖。

    眼波流转间,似能看见人间万象。

    不恨不禁有些自惭形秽。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沾满尘埃的鞋尖,皱巴巴的衣裳,恨不得立即找个地方藏起来。

    却又舍不得,就这么离开。

    然后她看见一袭烟霞色的女子如片轻云般飞快扑进他怀里。

    自惭形秽  100加更

自惭形秽 - 100加更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