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情调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师徒情调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师徒情调

    云鸠射完后才想起来还要带不恨去复命。

    一脸阴郁地起身穿好衣裳,见不恨还瘫软在地上,交叠的双腿间还有可疑的液体流出,喉结不由动了动。

    挪开视线,不耐催促道。

    “快点!”

    不恨这才慢吞吞地起来。

    膝盖和手肘都磨得破皮发红,突然站起来像针扎一样疼。

    不恨给自己用了一个水净术和水疗术,身上的伤口包括云鸠弄出的痕迹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全身又干净漂亮得像刚剥出壳的蛋白。

    云鸠看她从储物袋里找出一身新衣裳换上,不由轻哼一声。

    “乔羽书对你倒挺大方的。”

    他从后面抱住不恨,带上飞剑,长风呼啸而过。

    云鸠贴着不恨耳鬓,像欢爱后的情侣你侬我侬一般。

    “我真好奇,乔师兄要是知道你被我这样彻彻底底肏弄过,还会不会对你这么好?”

    不恨扭开头,耳朵也是她的敏感点。

    “剑心峰快到了,你确定还要抱着我?”

    云鸠没动,一会儿还是松开不恨,甚至往后站开一些。

    不恨心里头冷笑。

    迎面正好来了一个人,是先前跟云鸠一起的王子健,看见两人有些吃惊道。

    “诶,云鸠你怎么才回来,我都从巡逻营回来复命了。”

    云鸠有些无奈瞥了不恨一眼,这动作让他看起来有几分孩子气。

    “这位道友刚才伤口复发,我只能找个地等她先调息再带回来。”

    不恨就静静听着他胡扯。

    “哦。”王子健也没深究,可能是云鸠人畜无害的脸太有欺骗性。

    “那你快去吧,别让师傅久等。“

    “嗯。”

    昆仑其实大大小小有数十个山峰,但是只有五峰一脉才是内门核心。

    五峰有剑心峰,丹心峰,锻心峰,兽心峰,阵心峰。

    顾名思义每个山峰有各自擅长和钻研方向,但主流都修真,除了核心秘法不会外传,五座山峰即是合作又是竞争关系。

    除此之外,还有九位元婴修士全部都退隐在玉心山脉。除非昆仑发生重大变故,各个峰主一般都不会去玉心山脉打扰九位大能修士。

    云鸠带着不恨穿过剑心峰阵法,首先入目的是一片辽阔的修炼场,场内不少人,有两两对决,有兀自练剑,甚至还有光膀子扎马步的,大多是男人,女的就零星几人。

    场中竖着一柄巨剑,锈迹斑斑,人从一旁飞过都照不到身影。

    云鸠带着不恨在门外等了一会儿,前头哼哈的声音还时不时传过来。

    “进来吧。”

    随着声音,房门自动开了起来。

    不恨原本以为会见到一个风仙道骨的中年男人,没想到是个赤脚大汉,坐在一堆冷兵器里,拿着一块白布不停摩挲抚摸,时不时露出痴汉的表情。

    云鸠显然是习惯了,脱鞋进来,遥遥对着莫长风那堆宝贝行了礼。

    “师傅,就是这女道友将鬼修吴昊逼出原型来。”

    不恨一愣,没想到云鸠会这么说。

    “哦?”

    莫长风倒是终于把头抬起来,上下打量着不恨。

    “不应该吧,王子健可是说那鬼修挺厉害的,连何剑锋都打不过。这么个练气一层能把鬼修逼出原型?诶……”

    莫长风微微眯起眼,气场突变,不复刚才抠脚大汉的模样,连原本拉渣的胡子都透露了几分高深莫测的味道。

    不恨本来不紧张的,神经也莫名紧绷了起来。

    不可能,云启承那个元婴老变态都没看出来,这个金丹后期更不可能。

    莫长风把视线收了回来,空气似又重新流动起来,他专心致志地磨着剑,有点不以为意说道。

    “这女娃儿没什么问题,带下去吧。”

    云鸠没动,反而说道。

    “师傅,徒儿有个不情之请。”

    莫长风有些困惑抬头,手上动作却没停。

    “什么事?”

    “师傅,您把不恨收入剑心峰吧。”

    不恨倏地看向云鸠,正要说话,莫长风比她还先一步说道。

    “不行,修为太低,经脉断过,便是单灵根也废了。”

    不恨心倏地往下沉,像挂了块石头一样,连呼吸都沉重起来。

    云鸠不由看了不恨一眼,迟疑道,“经脉问题有这么严重吗……”

    “你说呢,路都断了,还怎么走?更何况这通天大道是一般人能走的吗。”

    云鸠抿了下唇。虽然他之前也觉得玉不恨的仙途渺茫,但是,他才意识到。

    不恨是单灵根。

    这么拔尖的天赋,三年却依然只在练气一层。

    云鸠挠了下头发,用那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莫长风。

    “师傅~她虽然只是练气一层,但是在内门比试上连赢三场,可见她还是有不少福泽机缘的。”

    突然不恨扑通跪了下来,朝莫长风磕头。

    “不恨自知身有隐疾,不敢妄想入剑心峰。而丹心峰已经承诺会收弟子入门,师尊也不必感到为难。”

    莫长风本来无所谓的,听这话轻笑出来。

    “听你这意思,还瞧不上我们剑心峰了?”

    不恨大惊,“不是……”

    “闭嘴!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云鸠有些恼火瞪了她一眼,回头朝莫长风行礼。

    “师傅,不恨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我们剑心峰高手如云,她怕是牵累了剑心峰的名声。”

    “那就让她去丹心峰。”

    “可是师傅,经脉受伤也不是无药可治。若是有川续断然草,我们就能治好不恨的经脉。那以她单灵根的资质让给丹心峰不是太过可惜了吗。”

    莫长风动作停了停,“川续断然又哪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多少人冲着它还魂丹的名头去,结果魂都丢在仙缘洞府里。”

    不恨心跳有些漏拍。

    她一心要入内门,就是为了半年后可以进入仙缘洞府寻找川续断然。只是找到的机会太过渺茫,她才又将希望寄托在炼丹上。

    云鸠脸上藏不住失落,“师傅真的不能收不恨吗?她虽然经脉残缺,但一直很努力修炼,从未想过放弃。师傅不是一直说大道漫长艰难,天赋只是奠基石,唯有坚持不懈的人才能走得更远吗。”

    不恨眼皮忍不住直跳,云鸠这副热血心肠的模样。

    真是让人胃疼,想吐。

    莫长风撩眼,瞅了瞅他这位关门弟子。

    天赋是好的,可惜心境不稳,始终不能将心放在修炼上。

    “罢了。既然你喜欢她,就她为徒吧。”

    云鸠一脸纠结,他都还没收过徒,那不恨岂不就是他的大弟子?

    “徒儿明白了。”

    “明白就退出去吧。”

    莫长风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出去,不住摇了摇头。

    都是儿女情长在作孽啊。

    云鸠要是像云星承那样让他省心就好了。

    不恨跟着云鸠走出来,脸上像凝了层冰霜。

    “我不会入剑心峰。”

    云鸠倒是想开了,大弟子就大弟子吧。

    师傅和徒弟~也蛮有情调的。

    他舔了舔嘴唇,似笑非笑看着不恨。

    “这可由不得你。”

    云鸠拉着不恨,有点迫不及待,“我先带你去登记入门,再带你去看休息打坐的地方。”

    不恨先跟着云鸠走,在飞剑上他指指点点介绍着剑心峰的情况。

    “虽然剑心峰相比丹心峰是寒苦一些,你要是呆不习惯,可以来找我。”

    云鸠搭在不恨腰间的手捏了捏,色气十足,“在我身上休息打坐,会更舒服一些。”

    不恨身子往后靠,主动软进云鸠怀里。

    拉过云鸠的手将她腰肢抱住,另一只手则向后摸到一团软肉,指尖像跳舞般拨动挑逗。

    “你,你在做什么……”

    云鸠呼吸明显变粗,想推开不恨,却又没有动。

    任凭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命根撩拨的半硬。

    “留我在剑心峰,你不怕我又和云星承纠缠不清么。”

    ——

    今天凌晨还会放一张

    师徒情调

师徒情调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