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男人们是不是没用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你的男人们是不是没用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你的男人们是不是没用

    山间寒风吹拂,不恨低头视线被凌舞的发丝遮住。

    “我已经离开了云起山庄。我不是你们泄欲泻阳毒的玩物,我已经入了昆仑,是内门弟子,是你的同门。”

    不恨抬头,眼底燃着熊熊星火,“我和你们没有任何差别。也一点都不比你们低贱!”

    “哈哈哈。”

    云鸠像听到了什么天大笑话,笑得前仰后合,张嘴时候露出有些尖锐的牙齿。

    好不容易他停了笑,眉目似染上山间的寒意,轻蔑傲慢。

    “你还真以为过了内门比试就是我师妹了?你道为什么一个金丹修士都没来?因为你们不配。嗤,三年了还在练气一层,等你筑基怕都七老八十了吧。”

    云鸠龇着牙靠近,圆圆的眼睛眯起,弯成了小月牙,似天真无邪,吐出的话语却是淬了毒。

    “倒不如趁现在年轻,让人多快活快活,否则你还有什么用?”

    云鸠两手攀上她的娇乳,大力揉捏着,肥嫩的乳肉似水般从他直接溢出指缝。明明他的手掌也不小,却怎么都不能将那两团巨乳包住。

    而且云鸠长得偏小,看起来就像不知事的少年好奇地玩弄着大人的胸乳。

    “啊~嗯~”

    不恨痛得叫出声来,怒视着云鸠。

    “啧,好像比以前还大,看来这三年没少被男人捏吧。”

    “哼~”

    不恨咬紧下唇,乳房揉捏成各种形状,娇嫩的乳头被冷风吹硬,被云鸠用力拉扯着,似要将它拽下来一般。

    恨意,痛苦,愤懑像座小火山在她身体里灼烧着。

    “你,嗯~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去。”

    “嗯?”

    云鸠漫不经心从鼻尖发了轻声,余光都懒得施舍,他有点揉上瘾了。

    这对奶子又滑又嫩,娇颤颤的,染得他满指香柔。若是含在嘴里,拿舌尖逗弄着,也不知是否会化作一滩春水。

    “啊嗯~“

    不恨娇喘,云鸠一口含住了她大半的嫩乳,柔韧的舌头不停舔弄着她硬如石子的奶头。

    吮吸一会见不出奶水,又拿后牙槽磨着。

    “嗯!嗯啊~”

    不恨仰颈,双腿忍不住拢紧。

    先前被吴昊玩过的小穴又出水来,在大腿根处湿漉漉的。

    蚀骨的瘙痒从下面传来,一点点,越来越深入。

    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

    不恨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臂膀,将细棉拽出了皱褶。

    “你有什么,了不起。哈~你也不过是,云起山庄的家奴,云星承的走狗。啊!”

    不恨肩膀痛苦地蜷缩起来,眼角带着泪光,她却笑道。

    “哈~你还不如我!至少我现在是自由的,你呢!你逃得了云起山庄吗!”

    “玉,不,恨!”

    云鸠从她胸口起身,眼底蕴着一层阴霾,阴森可怖,像麦梗焚烧后的滔滔浓烟。

    “啊!”

    几乎下一秒,不恨只觉得脚下一空。

    心跳涌到了喉咙,身子如有引力般向下掉着。

    不恨看了一眼云鸠。

    狂风吹鼓着他的衣裳,未绑起的黑发在他身后飞扬着。

    那张不大的圆脸在寒风显得格外的冷漠,眼睁睁看着她如沙袋般向下坠落着。

    她身下是轻透云雾索绕的深渊,黑洞洞,似巨兽张开的大嘴,等着猎物的掉落,便将其撕得粉碎。

    不恨张开手,除了最初那声惊慌,她显得格外镇定。

    透过层层云雾,云鸠身影变得模糊不清,不恨立即拍出了几张符篆。

    层层护罩在她身上支起琉璃的光圈。

    在撞上地面时候,最外层的土罩碎了,不恨在金盾和水幕里安然无恙。

    不等她起来,金盾和水幕像被风刮了一般碎开。

    “哼~”

    不恨摔在了地面,云鸠踩着剑立在她面前。

    将不恨完全笼罩在阴影里。

    “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云鸠落地朝她一步一步走来。

    不恨挣扎起来,往前跑。

    嘶啦——

    裙摆被撕碎,两条白嫩的腿在太阳下泛着莹润。

    “啊!放开我!放开我!”

    不恨被云鸠从背后拦腰抱起,小腿在半空踢踏,挣扎着。

    云鸠一手扣住她腿心,一手捏着她爆乳,恶狠狠地咬着她耳珠。

    “贱人,看你还往哪跑!”

    “云鸠你个混蛋!流氓!啊~”

    手指抠进不恨的嫩逼,只是一挖便带出一泡淫水。

    “嗤,真骚,都已经这么湿了~”

    “不,啊嗯嗯~不要啊~”

    不恨摇头,脸上已是酡红,贝齿咬着朱唇,眼底像是要揉出水来。

    她看见自己干净的阴户上搭着男人的大手,食指和中指早已埋了进骚穴。

    大拇指剥开肉缝蹂躏着阴蒂,滋溜滋溜的水声在抽动间清晰传了出来。

    “嗯嗯~啊~”

    不恨身子软得不行,几乎靠在云鸠身上。

    被撩了一天的骚穴饥饿难耐,媚肉翕动着,不由紧紧含着那两根手指。

    “两根手指就叫得这么浪,贱人,还装模作样地想跑,我看你是巴不得我狠狠肏你!”

    云鸠将性器放了出来,与脸上的青嫩相比显得格外的粗壮成熟,红硕的龟头挤进两腿间。

    不恨看着他掰开自己肥厚的阴唇,抵着粉嫩的肉穴,肏了进来。

    “啊!”

    不恨仰头。

    脖颈伸长,肉棒挤在狭窄的肉缝里,一点一点往里插。

    “啊哈~太,太粗了~”

    不恨低头,还有大半的肉棒在外头,磨着她的肉壁,进进出出。

    “呼~怎么还这么紧。是不是你的男人们都太小,不中用。”

    云鸠拉高不恨的腿,将它挂在自己臂膀上,下半身毫不留情地,死命地往里肏。

    “啊!哦!哦!啊~”

    不恨有些受不住地叫道。

    云鸠的肉棒太粗,撑开她的褶皱,磨碾着每个敏感点。

    只是插进半根,快感便如潮水般涌来。

    云鸠嫌站在不方便,将不恨按在地上。

    四肢着地,小腰沉了沉,臀部如小母狗般高高翘起。

    云鸠跪在她身后,看着那朵漂亮的花口被自己粗暴的捅开,那两片肥厚的阴唇夹着肉棍,一直隐藏的阴蒂也露了出来。

    形状漂亮白净,让人忍不住狠狠操弄,看它淫乱吐着淫水,主动吸着肉棒。

    云鸠连肏了几下,终于将整根肉棒插了进去。

    “哈啊~”

    轻微的电流从尾脊骨传到头皮的时候。

    他突然觉得,就该将不恨留在昆仑,留在剑心峰。

    什么时候想肏就什么时候肏,让她彻底沦为自己的胯下玩物。

    毫无尊严,只配泄欲的存在。

    太困了去睡了,为什么老是到晚上才思踊跃

    你的男人们是不是没用

你的男人们是不是没用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