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下作低贱,任人玩弄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最是下作低贱,任人玩弄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最是下作低贱,任人玩弄

    乔羽书立即将不恨护在身后,“师兄,你这是要做什么!”

    何剑锋目光有些阴沉,倒是先把剑收了起来。

    “这女的刚才和鬼修在钟里呆了那么长时间,却安然无恙出来了,怕是也有点问题。”

    “我都认识不恨两年了,能有什么问题!我敢用性命担保,她绝不是鬼修,跟鬼修也扯不上任何关系!”

    何剑锋冷哼一声,“我怕你已经被这女的迷得神魂颠倒,哪里还分的清好坏!”

    “两位师兄何必争执。”

    云鸠抱着剑,目光扫过乔羽书怀里的不恨,说道。

    “内门比试还没结束,师傅也只是让我们来看一眼。如果乔师兄觉得这位姑娘没问题,我先带去见师傅,问几句也就将人送回来,乔师兄何必这般紧张。”

    乔羽书却是不妥协。

    “不恨刚才也受了伤,我要先带她下去疗伤。”

    何剑锋脸色铁青,“乔羽书!师傅要见人,你也敢拦吗!真以为有莫师叔护着你就无法无天了?”

    不恨按住了乔羽书,“不过就是问几句话罢了,我去就是了。”

    “不恨~”

    就算不恨从来没说,乔羽书多少还是能感觉出来她身上是有些秘密的。

    不恨朝乔羽书安抚地笑笑,转头对何剑锋说,“不过我既然按照何师叔的要求去见师祖,何师叔是不是也该按比试规矩判我赢了?”

    何剑锋踌躇,“等你证明与鬼修没有瓜葛后再说吧。”

    乔羽书扶着不恨起来,嗤之以鼻,“师叔,大庭广众之下做人可不能言而不信啊。不恨可是连赢三场,她有资格进入任何一座山峰。”

    何剑锋又细细看了不恨一眼。

    因为番才一阵厮打,她面色有些苍白,靠在乔羽书身上越发显得弱柳扶风。在衣袖间露出的十指跟葱段似的纤细修长,又如何能练剑。

    倒是她神色坦荡,只练气一层在众多筑基修士威压下却安然自若,和那鬼修交手时亦不见她慌张失措。

    只是这般,越显得更加可疑。

    “罢了,要是其他山峰不收,我们剑心峰会收下她。”

    陆雨菲是想到什么,连忙说道,“师兄放心吧,我们丹心峰会收留她。练气一层进剑心峰也是个笑话。”

    不恨目光和陆雨菲对上,她却不屑般,很快将视线移开。

    何剑锋无所谓,对另外几个剑心峰弟子说道,“云鸠带人见师傅就行。你们几个立即去巡营关卡通知有鬼修混进来,要严加巡逻检查,绝不能让他继续留在昆仑。”

    “是!”

    几人应下纷纷离去。

    只有乔羽书还不放心地拉着不恨的手,“你别怕,这内门比试快结束了。一结束我就去接你。”

    云鸠有些不耐,两指出剑,一脚悬空踩在剑上。

    “师兄,我们该走了。”

    乔羽书眯眼看他,阳光在少年背后有些刺眼。

    一束黑发只是尾端草草绑了结,两缕须发在胸前飘荡着,不似其他人规规矩矩束发,倒有几分散漫随性。

    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便已经成功筑基,皮囊保留在了最好的年华。乔羽书莫名有点嫉妒,他筑基的时候已经二十九岁,虽然容貌保持得依然年轻,但那澄澈的眼睛和年轻特有的朝气是骗不得人的。

    乔羽书亲了亲不恨的额头。

    对上她诧异的目光,只是笑笑。

    “去吧。”

    不恨上了云鸠的飞剑,听到了他冷哼一声。

    不等她说什么,脚下的剑如离弦的箭蓦地飞出去。

    若是两年前,不恨只怕要紧紧抱着他才能避免落剑。

    此时,她脚却像粘在剑上一般,任凭它左突右转,屹然不倒。

    又甩过一座山峰,比试的山头完全被甩在身后看不见。

    倏地,云鸠一脚将剑停在悬崖上,转身一捞,将不恨按在了山壁上。

    “哼~”

    不恨忍不住皱眉,背脊撞上了凸起的石块。

    云鸠抬起她的下巴。

    美人蹙眉也是美的,眸色空蒙,泛着淡淡水光,鼻梁秀丽,挺翘的弧度恰到好处,似鬼斧神工雕出来的一般。

    那抹唇色清丽,皓齿内鲜,似有幽兰徐来。

    “玉不恨。”

    云鸠本来有很多话要说,最后只是有些不甘地道出她的名字。

    “我还以为,你要一直装作不认识我呢。”

    不恨有些紧张地贴在石壁上,眼前脚下皆是万丈深渊。

    她还不会御剑飞行,除了眼前这人,她似乎没有别的依靠了。

    云鸠有一双猫儿似的眼睛,又圆又大,这让他看起来总显得有些小。

    但他早已长成,腰背挺直的时候足足比不恨高了一个头。附身低下来,似乎能完全把她包进身体里。

    “你来昆仑做什么。”

    不恨觉得他靠的太近,那缕须发时不时撩到她脸颊,有点痒,就顺手帮他夹到了耳后。

    “昆仑就在这,我为什么不能来。”

    云鸠抓住她的手,女子的手骨细弱得像一捏就会断。

    “玉不恨,我劝你不要再搞什么手段。云起山庄放过你一次,可不代表会再放过你一次。我警告你,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有多远就滚多远!昆仑是浩然正派,不欢迎你这种忘恩负义的小人!”

    不恨嗤笑一声,“忘恩负义?你对我有恩,还是有情义?我怎么不知道。”

    “那云星承呢!”

    云鸠咬牙切齿,“他为了治疗你的经脉,擅自打开圣泉,被雷鞭挞关禁闭,还差点失去上昆仑的资格。他对你已经是够仁至义尽了!”

    “而你是怎么回报他的!在他阳毒发作时候,眼睁睁地看他入魔赴死!你这个贱人!明明是已经被我操烂的骚货,还故作矜持,当自己还是冰清玉洁的么!”

    云鸠一想到云星承因为这女人差一点陷入万劫不复,胸口的怒火愤懑便难以平息。

    目光停留在了她高耸的胸乳上,突然一手撕扯着不恨的衣物。

    “云鸠!”

    不恨拿手挡着,轻薄的衣裳被扯做碎片被风吹走。

    “还有那个乔羽书,你没让他肏个够,他能那么尽心尽力维护你?嗯?”

    “那也不关你的事!”

    “呵,玉不恨,你要认清自己的身份。”

    云鸠大掌捏着她裸露出来的娇乳,力气之大似要将其捏爆一般。

    “哼~”

    不恨吃痛,随即咬紧牙关。

    ”你不过是云起山庄买来泻阳毒的阴女,最是下作低贱,任人玩弄。”

    撒花,收藏满百了我是不是要加更啦~

    但今天应该不可能了,亲们要做个带珠而来,在收藏而去的小仙女啊,这样我更新就会快快的,爱你们,么么哒^3^

    最是下作低贱,任人玩弄

最是下作低贱,任人玩弄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