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仄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逼仄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逼仄

    不恨轻笑,“那很抱歉了,我今年就要入内门。”

    她已经在等了两年,下一个五年对她来说,太久太久了。

    “今年?”

    吴昊有些错愕,但还算有风度。

    “也行,我叫吴昊,你要是改变心意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不恨看见乔羽书频频看过来,笑道。

    “估计是没这机会了,我男人吃醋了。”

    吴昊想到等会还要在乔羽书面前比试,不由讪讪地摸了鼻子。

    内门比试总共有三轮,最后各个山峰负责考核的师叔依照比试时候的表现来选拔心仪的弟子。

    不恨第一轮运气不错,对上一个练气二层的外门弟子,她甚至没使用什么法术,只是用火爆符简单粗暴地将他轰下台。

    “好!打得好。”

    乔羽书一个劲鼓掌。

    陆雨菲笑他,“好在哪,没有展现任何法术技巧,只知道胡乱扔符篆。这运气好对上一个练气二层,但后面有不少练气五六层呢,特别是一些修炼多年的老油条,她这点小伎俩怕是没用的。”

    乔羽书不在意说道,“那就再扔,火烧符,雨针符,土盾符等等一个劲扔,那还赢不了?”

    “呵,那她也要有灵气使用才行啊。”

    陆雨菲摇了摇头,“你看吧,她刚一口气扔了七八张火爆符,灵气应该没剩多少了。”

    乔羽书又笑了,“她还有丹药呀。”

    陆雨菲惊愕,然后似笑非笑,“乔师哥,这人该不会就是传说中你在外门豢养的小情人吧。”

    乔羽书将茶杯搁下,嬉皮笑脸靠近。

    “如果我说是,小师妹能否赏个人情,收她入丹心峰如何?”

    “嗯哼,等她赢了第二场再说吧。”

    陆雨菲话没直说,心中却是不屑。

    真当他们丹心峰什么货色都要么,练气一层,亏师兄说得出口。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轮到不恨第二场比试。

    说巧也巧,第二个与不恨对决的是穆小柳。

    她朝不恨一笑,当即跳上台。

    穆小柳是练气四层,没有特别强,但是吊打练气一层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恨不会飞行术,便慢悠悠地朝台上走去。

    元香就站在阶梯那,看到不恨连忙拉住她。

    “不恨你上去就认输吧,一旦认输就可以停止比试了。”

    “为什么要认输?”

    不恨莫名其妙瞥了她一眼,走上台阶。

    “你不是她对手的!”

    元香急得不行。

    不恨朝台下看去,目之所及,每个人都觉得她会输。

    “不恨,你要是现在肯跪下来跟我磕头道歉,我就当你是认输了!”

    穆小柳主攻木系法术,从腰间抽出一条木藤,迎风抖动,甩到地面便是清脆的一声。

    “呵,我这条木须藤最喜欢打人脸呢。”

    台下有人听到还先急了,“哎呀,这太狠了,还要毁容。”

    “姑娘还是算了吧,你这么年轻,下一届再来也不迟啊。”

    不恨倒是风轻云淡,从腰间储物袋里祭出罗天钟。

    “灵器!”

    “还是能让练气一层使用的灵器!这女的到底是谁?”

    众人惊呼。

    穆小柳更是立即开启金盾,直呼“你,你这是作弊!”

    不恨懒得理会,又从腰间摸出三张符篆。

    火爆符先扔两张,将她金盾打得摇摇欲坠。

    逼得穆小柳不得不四处逃窜,奋力甩出的鞭子,却都被旋转的金钟挡住。

    又是两张火爆符,金盾还是破碎了,穆小柳翻身落地。

    雨针符却紧接而来,她立即一个狗打滚。

    再抬起头来,脸上已有两道被针划过的血痕。

    穆小柳笑得有丝狰狞。

    “怎么不攻击了,是不是灵气耗尽…”

    话音未落,不恨倏地又扔出一张火烧符。

    大火凭空烧起,但凡沾上一点星火,便又迅速火燎起来。

    “啊!”

    穆小柳尖叫,大火从衣袖烧到了全身。

    木藤落地,她痛苦地在地上翻来覆去,最后直接掉出了擂台。

    全场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结局。

    一个练气四层竟活生生被练气一层逼得滚下擂台!

    尤其是看到穆小柳浑身焦黑惨烈的模样后,更多人是心有余悸,还好自己没对上这女的。

    谁受得了这么土豪的打发,灵丹符篆跟不要钱似的,更要命的还有灵器护体,这谁打得动她啊!

    “不对,这女娃有点怪异。”

    吴昊一愣,“哪里不对?”

    “她灵气在第一场应该就耗得差不多,第二场不该这么轻松。”

    “可她不是有在吃灵丹么。”

    吴昊看着不恨吃了颗丹药,然后慢悠悠地走下台。

    “还是不对,她太过迎刃有余了。练气一层发动灵器都很勉强,她却控制得稳稳当当,甚至还能接二连三地甩出符篆。她要么隐藏了实力,要么有其他宝物相助。这绝对不是练气一层该有的实力。”

    吴昊笑起来,“有意思。”

    连着两场胜利,乔羽书兴奋地像自己赢了一般,得意的不行。

    “师妹你看怎么样,她第二场也赢了!”

    陆雨菲也是无奈,“你都把罗天钟给她了,我还能说什么。”

    “那师妹是答应收她了?”

    陆雨菲转移话题,“这再看看吧。到目前为止她都是靠你帮忙赢的,我想看她自己的东西。”

    到第三场,不恨的好运算是结束了。

    吴昊站在台上,一口白牙在太阳下显得有点刺目。

    “真没想到第三场居然是对上你。”

    不恨之前倒是有预料过可能会对上练气五层以上的对手。

    五层以下她有十足把握能赢,但吴昊却是练气八层。而他给不恨的感觉,又不像只有八层。

    这是个很难缠的对手。

    “那你会让我吗?”

    吴昊略一扬眉,“凭什么。”

    不恨没有说话。

    那她只能勉力一战了。

    比试一开始,不恨又招出了罗天钟。

    吴昊微微眯起眼。

    她果然还有余力。

    不恨没有像之前一开始就扔符篆,吴昊也没有动。

    两个人在场上,你看我,我看你。

    有人在台下忍不住说道,“这两人看上眼了?怎么还不打?打啊!急死老子了。”

    还是不恨先开始动手,火爆符和火烧符一同祭出。

    两张符篆互相作用,爆破声接二连三响起,火势汹涌,几乎蔓延了半个场地。

    土盾符又紧接而上,封锁了吴昊可能会逃跑的路线。

    但是袅袅烟雾中不恨没有听到吴昊的任何声音。

    不恨手上捏着几张符篆,紧紧盯着那团烟雾。

    倏地一道身影凭空出现,不恨几乎下一秒甩出了雨针符。

    吴昊却是轻轻一挥,丝毫没有滞留,一掌直接朝罗天钟击去。

    轰!

    不恨只觉得一震,输向罗天钟的灵气险些断开。

    还未喘过气来,第二掌又紧接而至。

    明明看起来朴实无华的一掌,不恨却觉得眩目震耳,人不禁往后退了两步。

    眼看第三掌要落下,不恨连忙催动灵力。

    罗天钟倏地变大,直接朝下罩住吴昊。

    千钧一发间,一条金链甩出,勾着不恨的腰肢一同进了罗天钟。

    “不恨!”

    乔羽书倏地站起来,要飞向场地却被剑心峰的师兄拦住。

    “师弟别急,比试还没结束。”

    不想陆雨菲也站了起来,紧紧盯着乔羽书,“你说什么?不恨?她是玉不恨?!”

    罗天钟内又窄又小,只能容下两人。

    偏偏吴昊又格外壮硕,整个空间就显得更加逼仄。

    “你把金锁收回去,我才能施法把罗天钟收走。”

    不恨平视着吴昊胸膛,她手并着腰一块被金锁缠绕住。她没想到自己也会抓进罗天钟,导致钟内的攻击手段一点都施展不了。

    吴昊却突然笑了起来,将不恨按进怀里,手揉着她的腰背,一点点向下。

    不恨想躲却挣扎不了,男人坚硬的胸膛随着喘息起伏着,口鼻间全是他特有的浓烈气息。

    连空气都变得灼热起来。

    “不恨,答应和我双修吧。出去我就认输。”

    嗯~不恨的男人还是会很多很多

    逼仄

逼仄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