瘙痒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瘙痒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瘙痒

    视线突然被遮住,不恨还有点懵,听到这话气得不行。

    “乔~啊!你,你干什么~”

    不恨看不见,只能感觉一颗毛绒绒的脑袋在她腿间滑动着。

    湿软的舌头从大腿内侧一路滑到了腿心。

    “啊嗯~不要啊~”

    青天白日,绿荫草地,她两条腿白得像片清云,又软又滑,舔一舔都要融化一般。

    “小骚货连亵裤都不穿,是不是就等我来舔你。”

    不恨将头上裙摆拉下来,乔羽书的软舌已经滑到了私处。

    “啊嗯~”

    她的私处长得很美,光洁如玉,没有一丝杂毛。阴阜张得鼓鼓囊囊,就像白面馒头,从中间挤出了一道小缝。

    乔羽书的舌头就在小缝上滑动着。

    舌尖涎着口水,在肉缝中摸索着,在里面寻到了一粒小珠子。

    “啊~不要~”

    不恨身子微微颤抖,倏地抓紧身下的草地。

    像是寻到肉蚌里的珍珠,是全身的命脉,是珍而重的那一点,只是轻轻一撩拨,不恨便要不行了。

    扭着腰,摆着腿,一手抓住乔羽书的头发,却随着那条软舌越发深入而不知所措。

    不恨的阴户实在太过肥美,乔羽书不得不把她腿分开,才能看见深藏的小穴。

    那一处从大腿连过来都是干干净净的白,小小的两片,像雨后刚抽的花芽,中间带着粉。

    他情不自禁就舔了上去。

    这张小嘴无论他亲多少次,玩了多少回,总又变得粉粉嫩嫩,不知情事一般。

    可谁又想到,这小逼早就被他粗大的阴茎插入,深深浅浅,彻彻底底地肏弄过。

    “呀~”

    他舌头伸进来了。

    不恨五指张开紧紧抓着他头发,将原本整齐的发冠抓乱。

    觉得朗朗乾坤下被男人舔弄着小逼太过色情,便又自欺欺人般将裙摆盖下。

    可如何能遮住男人埋在她腿间的身影,甚至伴随着滋溜的水声显得更加暧昧浪荡。

    斑驳的树影照在她身上,娇唇嘤咛,粉面含春,蝤蛴玉颈,散乱的衣襟露着一道深深的鸿沟,淫靡绯艳,而又颓然。

    “啊嗯~别,嗯,别吸了~快进来啊~”

    不恨双腿夹着他脑袋,扭着屁股,软舌已经不能满足她了。

    乔羽书却不听她的,甚至半坐起来,捧着她臀部更加疯狂津津有味地舔吸着。

    “啊嗯,哈啊~啊~!”

    不恨躺在了地上,臀部高高翘起,完完全全暴露在阳光下。

    她甚至能感觉到来不及咽下的淫水,在顺着臀缝流下。

    “乔!嗯~羽书!”

    不恨有些恼了,乔羽书这才抬起头来。

    “小恨是在求我肏你吗?可是我还没有吸够你的淫水呢~又甜又骚,吃不够~”

    说得这般淫荡,却笑得一脸纯真。

    像证明自己说的,乔羽书还一边看着她,一边伸长舌头舔着她的小穴。

    “嗯~”

    这样不轻不重舔着,让不恨更想要了。

    看来乔羽书还不打算满足她。

    “~”

    不恨主动挺起腰肢,将一条腿拉开,手指主动摸索到自己的小穴,滑过阴蒂时她身子一颤,叫得更加娇媚了。

    “啊~好想要呀。”

    不恨两根手指也挤到了穴口,夹住他的舌头,像一条小蛇在挣扎一般。

    她又顺势将手指插入骚穴,轻轻插着还淫乱呻吟着。

    “嗯嗯~好痒,嗯~小骚逼好想吃的大肉棒哦~”

    乔羽书呼吸一窒,把早已肿胀的肉棒放了出来。

    硕大的龟头将花口完全挡住,差异太大,看得很让人担心是否能塞得进去。

    “嗯~快来肏我~”

    “欠操的小荡妇!”

    乔羽书不甘叫道,肉棒却毫不留情地插入。

    “啊!哦~!”

    窄小的花口被迫撑开,辛苦地含着肉棒,表皮都被撑得有些透明。

    “啊哈~”

    乔羽书也不禁叫了出来,“放松点,欠操又咬这么紧!”

    说着肉棒又进了一些。

    他便迫不及待轻轻抽插起来。

    “嘶,哦~不恨~我的小恨恨~”

    大半的肉棍还在外面,只是半根不恨便觉得花穴被撑得很胀,压住了瘙痒。

    “啊!嗯~嗯嗯~”

    淫水顺着肉棍流出来,没一会整根肉棍就被涂得油光水亮,青筋缠绕,显得更加狰狞粗大。

    “啊!啊!啊~”

    乔羽书开始使力,像要打破壁垒般冲撞着,试图将剩下的肉棍也都塞了进去。

    “啊!啊哦~啊嗯~!”

    乔羽书一下又一下,不快却很重,将她紧密的媚肉撞开,挤压着她的敏感点。

    “啊哦~!”

    肉棍终于整根插了进来,乔羽书也倾覆在不恨身上,两人下半身完全结合在一起。

    “哦~不恨,不恨~啊~”

    乔羽书抱住她整个臂膀,一边叫唤着她的名字,一边毫不迟疑地抽插着。

    “啊嗯~啊~啊嗯~”

    不恨忍不住呻吟,怕被人听到,便咬着他的肩头。

    紧嫩的小穴完完全全被粗大的肉棍插入,随着淫水泛滥越插越顺,不禁让人惊叹,那么小的洞真能塞进那么大的棍子。

    不恨只觉得被肏得浑身酥麻,男人的阳刚气息,里里外外将她充满,填补了她纯阴体质的空虚。

    暖洋洋得像午后暴晒过的被褥。

    泻过之后,两人喘得都有点厉害。

    不恨吃饱后又嫌乔羽书重,推了推他。

    “起来,太重了。”

    乔羽书本不想动,何奈不恨一直催促,才不情不愿地起来。

    “用完就甩,不恨真是狠心呢。”

    不恨没放心上,脸上还残留着春情,一边整理着衣裳一边说道。

    “都是因为你老这样胡来,我的名声才越来越臭。”

    乔羽书心虚。

    偷偷瞄不恨几眼,看她没有在置气,才又笑嘻嘻地凑上来。

    “不恨~你猜猜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不恨本想站起来,结果腿软,扶着篱笆,不由睨了他一眼。

    “什么?”

    “嘿嘿,你猜猜。”

    她干脆靠着篱笆坐下,有点懒洋洋说道,“丹药?符篆?”

    为了让她能顺利通过内门比试,乔羽书没少给她丹药符篆,光是那一沓最基础的火爆符,不恨在门外干了一年还不一定买得起。

    更别提更高级的符篆丹药,简直是有价无市,门外弟子攒够了灵石也不一定能买到。

    乔羽书摇了摇头,有些得意从乾坤袋里摸出了一个金色小钟。

    “这可是个保命灵宝,罗天钟。”

    “灵宝?”

    不恨有些阴郁,“我灵气驱动不了灵宝。要是最低级的法器我还能试试。”

    “灵宝已经是我最低级的了,再低我可没脸送你。”

    不恨笑笑不说话。

    乔羽书连忙又说道,“不过你放心,我知道你灵脉受过伤不能大量使用灵力,所以我已经找舅舅帮忙修改过,一点灵气就能驱动的,你试试?”

    昆仑境唯一的锻造宗师居然愿意来修改灵宝。

    不恨看着还不如她巴掌大的金钟,开心亲了乔羽书一口。

    “谢谢你!”

    乔羽书被亲得喜滋滋的,然后看着不恨专心致志研究着罗天钟,又有些低落。

    “不恨,我只盼你开心,但是进了内门后你可千万别忘了我。”

    不恨低头操控着金钟,为了不伤害孱弱的灵脉,她对灵力的控制早已炉火纯青。

    “胡思乱想什么呢,你这么好,我怎么会舍得忘了。”

    “可是内门有很多比我厉害的师兄,他们肯定也会很喜欢不恨的~”

    不恨将金钟变大,容下两人便是极限,更多灵气便要伤损灵脉了。

    她将两人罩在金钟里,双手缠上乔羽书的脖颈,亲了亲他不满嘟起的嘴巴。

    “放心吧,我又不是灵石,哪能谁都喜欢我。”

    “我可比喜欢灵石更喜欢你。”

    乔羽书紧紧抱住不恨,那句话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你要是一直留着外门就好了,这样我便能一直护着你。

    送猪猪收藏评论的都小天使,抱住^3^

    瘙痒

瘙痒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