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被人看到的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会被人看到的

      不甘雌伏 NPH 作者:沐沐

    会被人看到的

    天不过微蒙蒙亮,不恨便开始忙碌起来。

    她要趁太阳出来之前,在灵田先收集六瓶晨露,五瓶上交,一瓶自己收起来。

    不恨在昆仑派当门外弟子已有一年多,主要便是照料这片灵田。

    每日收集晨露,除草,杀虫,浇水,到中午便可以清闲下来。

    这在很多外门弟子眼里可是份肥差,毕竟很多人从早忙到晚,到夜里才有时间静下心来打坐修炼。

    所以当有人路过,看到不恨悠哉地躺在篱笆下睡觉晒太阳的时候,心里难免唾弃。

    “啧,晚上陪人睡还不够,白天还要睡。白瞎这么清闲的差事!”

    穆小柳抱着一堆喂养灵兽的草料,很是不甘,她喂完灵兽后还要给它们洗澡搓身,又累又脏,忙活到太阳落山才能结束。

    元香怕不恨听到,有些为难,“我们还是走吧,早点忙完就可以开始修炼了。”

    “啧,也是。我就不信她还能靠陪睡通过内门比试。她最好祈祷不要在比试上碰到我,否则我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实力,把男人伺候得再好,也只能在外门种田浇水!”

    穆小柳故意说的很大声,却见不恨睡得依然安稳,连动作都不曾变化,不由气得直接走人。

    元香看着不恨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跟上穆小柳。

    乔羽书来的时候,一片树影正好投射在不恨脸上,细碎的亮光在她唇上滑过。

    饱满,鲜艳,就像挂在枝头悄然成熟的红樱桃。

    意外撞见,便如获珍宝。

    “不恨,醒醒,这儿太阳大,我带你到屋里歇息?”

    不恨有些不耐地翻个身,继续睡觉。

    乔羽书咧嘴一笑,跟着躺下来,身子从后面贴上,腰胯在她挺翘的臀部磨着。

    “你确定要在这里,嗯?”

    “嗯~”

    不恨呓语着,没有睁眼。

    没有得到反对,乔羽书顺势抱紧不恨,手伸到她胸口楼捏着,充盈柔软的触感让他有些兴奋,情不自禁叫唤着。

    “不恨~不恨,哦~我的乖不恨~”

    她的臀部就像装满水的皮球,又软又有弹性。

    肉棒已然硬了起来,更加用力顶着,磨着。

    “嗯~恨恨,小恨~”

    乔羽书有些深情地在她耳畔呢喃,伸着舌头舔了舔,又将小巧的耳垂含在嘴里,吮咬着。

    然后舌头再顺耳郭形状,一圈一圈转进去,最后几乎将她整个耳朵含在嘴里。

    “啊嗯~”

    不恨有些受不了,她耳朵极为敏感,比起乳头也不逞多让,她总觉得有条湿腻的小舌要顺着耳朵钻进她身体里。

    “哎,别~别咬了~嗯~”

    乔羽书有些连连不舍吸了她耳朵一口,然后顺着下颌一点一点舔过来,抬起不恨侧脸,吻住他垂涎已久的朱唇。

    “嗯~”

    手掌从衣领间探入进,隔着肚兜捏住了波涛汹涌的大奶,大力揉搓着。

    他寻到了顶端上一点,大拇指和食指掐着,来回揉捏着。

    “唔~嗯~”

    不恨被闹的不得不睁开眼,有些生气地咬了下乔羽书伸进她嘴里的舌头。

    “啊!”

    乔羽书吃痛叫了出来,大着舌头委屈说道。

    “你咬疼我了。”

    不恨抿了下唇,语气也软和下来。

    “那我看看,有没有咬伤。”

    乔羽书立即张嘴,将舌头伸了出来。

    男人的舌头像怪兽的一般,又宽又长,不恨看了一眼便挪开。

    “好了没事,没咬伤。”

    乔羽书不满地将不恨压在身下,撒娇道。

    “还是疼~要亲亲~”

    说着又将舌头伸出来,几乎对上不恨的嘴唇。

    不恨看着树枝上明晃晃的太阳,说道,“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会被人看到的。”

    没想到乔羽书却耍了脾气,“不要,我就要在这里。”

    乔羽书执拗伸着舌头,大有不死不休的趋势。

    不恨无奈,也伸了舌头出来,舔了舔被咬过的地方。

    “嗯~”

    乔羽书一脸沉迷,两条一大一小的软舌在空气中互相打绕转圈,连午后阳光都变得暧昧起来。

    没忍住,乔羽书狠狠将不恨的舌丁吃进嘴里。

    不停转换着角度深吻着不恨。

    “哈,嗯~”

    舌头被扯得有点疼,乔羽书不停地在她嘴里掠夺,收刮着,连空气都变得稀薄。

    不恨略一挣扎,乔羽书反应更激烈,甚至得寸进尺地拉扯她的衣裳。

    单薄的衣裳哪里经得住撕扯,哗啦一声,外衫被直接撕开。

    “唔!”

    不恨拿脚踢他,被乔羽书压住,还趁机掀起裙摆翻盖住她的脸。

    “这样就没人能看到你了。”

    看过不甘雌伏的可以当做是前传,没看过也没关系,后面人都会出现。

    会被人看到的

会被人看到的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