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3.两条白臂正挽着男人胳膊娇笑

他只是想睡我(H) 作者:无可言说

63、63.两条白臂正挽着男人胳膊娇笑

      一晚上男人摁着她干着好几次,直到将储存了两天的滚烫精液全部射进子宫,才心满意足翻身下来,摸着女孩白嫩的乳轻声说道:
    “庄语的事我只是想教教你,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为什么要开除她?很多事宁枉勿纵。你现在还小,不懂得世上人心的险恶,毕业后你是要跟在我身边的,到时候会接触到不少秘密,你对朋友的感情很容易被他人利用,最后成为攻击天新的武器,还记得两年前我那次车祸吗?”
    一想起那件事,小小心里一紧,不由伸出手搂住男人劲瘦的腰,轻声问道:“都那么久了,伤口不是都愈合得很好吗?怎么还是会疼?”
    齐茂自嘲笑了笑,“可能我心里病了吧!”
    他的父亲,为了讨情人的欢心,竟然向自己亲生儿子下手。
    男人低头吻了吻怀里的女孩,还好他从z城带回了世上最好的止痛药与安慰剂,每次一难受,小东西总是担心不已,蹙眉想各种方法给他缓解,特意去向专业师傅学习按摩、推拿、还用蒸过的海沙袋给他热敷。
    每次只要看见她,浑身的戾气都会消散,心里空着的那一块儿总会被填满。
    “那我没有交朋友的自由了吗?”女孩头伏在男人胸前,闷闷地说。
    “你交朋友我不阻拦,”男人顿了顿又说道,“要是偷偷在外面认识些不叁不四的人,敢给我戴绿帽子,看我不把你屁股打烂。”
    你才交些不叁不四的人呢!出去应酬带着一身香气和口红印回来,还有脸说自己,其实到了a市后,齐茂管她管得紧,除了a大同学,她也没有认识认识其他朋友的机会。
    那晚之后,男人似乎从教导她上面发现了乐趣,在公司也不避讳把她叫去自己办公室,拿一些过去的会议决定让她谈自己的看法。
    她哪里懂这些?
    连后来齐茂聘请了新的助理,却没有开掉宋绾绾,她都想不明白呢!
    女孩有点不高兴又有点吃醋把心中疑问说了出来,男人勾勾唇,告诉她:“宋绾绾在我身边工作了好几年,核心的事虽然她不知道,但以防万一,还是得把人控制在自己手上更放心。”
    小小点点头,齐茂说什么就是吧!
    现在都大四了,班上同学计划留学的留学,找工作的找工作,只有自己什么也不用想,不需要担心,齐茂早把一切铺设好,她只要乖乖待在他身边就可以了。
    **
    周六下午,室友朱岑约她出去逛街,小小答应了,放下手机,不自觉笑了笑,说是一个寝室的室友,可除了午休,晚上她从没有在学校宿舍睡过,马上要毕业了,各奔东西,以后见面的时间就更少了。
    朱岑平时活泼得像只刚出窝的喜鹊,叽叽喳喳爱说爱笑,今天明显心里有事,眉眼落寞静静搅着杯中的咖啡。
    小小敏感察觉到她的异样,轻声问道:“岑岑,你怎么了?”
    朱岑抬起头,抿了抿嘴,开口道:“小小,我准备和david结婚,毕业了就出国。”
    “……你决定了?”
    她感到很不可思议,david是美国人,比朱岑大了近二十岁,学校的外教老师,朱岑以前一直犹豫要不要答应他追求,怎么突然就决定结婚了?
    “我想清楚了,以前我觉得david年纪大,工作只能算过得去,一直看不上他,想找个条件更好的,最近接触了一些朋友,华人女性嫁给白种人的,和她们聊了才知道,都说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想通过婚姻跨种族很容易,可跨阶层的却非常少,基本上你是什么层次,嫁的那个白人也就是什么层次, 白人更不容易因为一个人容貌年龄的外在条件就降低他们的阶层标准,英语中有个单词realistic——务实,所以我想开了,其实我又有什么过人之处?这次申请的学校offer都没有下来,david说结婚后,以他配偶的身份申请就容易得多,说起来还算高攀了他。”朱岑自嘲地笑了笑,昨天接受了david的求婚,心里很乱,也就眼前的女孩可以倾诉下。
    小小不知道怎么说,她确定觉得两人年纪相差太大,其它经济方面的问题倒从来没有考虑过。
    两人默默坐了会儿,朱岑好像又恢复了她活泼的本性,拉着女孩的手,说道:“走,陪我去逛街!”
    她给自己打气,同意嫁给david的选择是对的,男人在她答应求婚后,很有诚意的把自己的卡给了她,让她去买喜欢的东西,婚姻不就是各取所需吗?
    她把自己的青春美貌给了男人,那获得物质享受也是天经地义的。
    她们去了a市最豪华的商场,刚到一楼化妆品专柜,朱岑已经迫不及待奔过去一只只试起了口红,小小百无聊赖四处张望,不经意看到缓缓下行的扶梯上站着一对男女,女人个子高挑,身材极好,低胸修身连衣裙展示出凸凹有致的好身材,两条白臂正挽着男人胳膊娇笑。
    --

63、63.两条白臂正挽着男人胳膊娇笑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