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ourouwu.c Om 47、47.男人喉结滚了滚(80

他只是想睡我(H) 作者:无可言说

xrourouwu.c Om 47、47.男人喉结滚了滚(80

      a市皇朝夜总会,一群男人抽烟喝酒,话题当然离不开女人。
    “孙成明那小子,结婚后被老婆管得太紧,叫他出来聚聚都不敢。”
    “要我说还是因为他没出息。”蒋明笑道,“结婚了又怎样?还怕老婆?人鹏飞也结婚了,可不像他那熊样,让喝酒就喝酒。”
    有人调笑道:“孙成明可不是怕老婆,怕他那位老丈人呢,好不容易请来的金佛,当然得好好供着。”
    齐茂单独坐在一边把玩着手机没说话,别人却不肯放过他。
    “齐少,你现在也不和我们一起玩,带回来那小姑娘又买房子又弄学校,养了好几年,还没腻?藏得和宝贝似的,都不让我们见见,”
    “她要念书,你以为和你们一样?”齐茂点上烟,深吸了口,缓缓吐着烟圈。
    低头又看了眼手机,平时小东西都会给他发信息问什么时候回去,今天也没个信,这是睡着了?
    刚才说话的男人一脸不以为然,嗤笑道:“和我们一样有什么不好?会投胎也是种本事,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福分。女人嘛,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要么就是想在事业上和男人争高低,要么就为了渡金以后找个好人家,要我说啊,有那闲工夫还不如多花点心思好好伺候你,好歹跟你这么多年,以后打发她的时候,想要什么没有?”
    齐茂没回应,望一眼窗外墨墨的天,乌云密布想要下雨,右腿隐隐又有点疼,前年遭遇了场车祸,去机场的路上轿车刹车突然失灵撞在隔离桩上,司机当场身亡,他小腿骨折躺床上休养了好几个月,当然能猜出是谁干的,可出院后所有证据被抹灭得干干净净,无从查起。
    “我先走了。”他把烟摁灭在烟灰缸,站起身。
    “哎,别急啊,这才来多久?”男人一把拖住他,“知道你现在喜欢学生妹,今天来了批新货,是真嫩,还没有开苞,尝尝。”
    齐茂微抿的嘴角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淡淡吐出几个字:“没兴趣。”
    这些出来卖的能有什么好玩意?外表装的再清纯也掩不住骨子里的骚浪贱,吃过山珍海味,谁看的上这些腥臭鱼虾?
    **
    轻轻打开门,公寓客厅的灯还亮着,柔软的灯光洒下来好像把刚在夜总会心里那一点空隙全部填满了,小东西又在沙发上睡着了?
    进入董事会后,应酬越来越多,说过让她别等自己先回房间睡觉,小东西可能被上次他出车祸的事吓坏了,晚上都要看到他回来才能安心。
    每次看着她睡眼惺忪强撑的模样,心里不是不心疼的,可又暖暖的,喜欢这种有人等他回家的感觉。
    “你怎么还没有睡?”
    小小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他声音欣喜回头喊了一声,“你回来了?”
    “你在看什么?”怎么眼睛红红的,哭了。
    男人拿起碟片上的图案看了看,一部鬼片,他皱眉道:“还是红港买的那些?大晚上一个人看这个不怕吗?”
    去年她生日带她去红港购物,她倒好,珠宝不要,买了一大堆书和碟片回来。
    “这主要是讲爱情嘛,女鬼和书生很感人的,你看女鬼要投胎转世,书生用肩膀死死挡着门板,害怕漏进来的阳光照过来会让她魂飞魄散,那个伏妖道士告诉他,女鬼已经走了,书生才怔怔回头,可是再也见不到她了,他们真得好可怜,一开始相恋就注定了要离别,还不如不遇到呢,书生会娶妻生子,女鬼转世也会忘了他的。”
    “你们女孩子就喜欢看这些无聊的肥皂剧,说到底不过因为那个男人没有能力,如果他有能力改变一切,想和谁在一起就能永远在一起。”
    “可世界上的事又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
    “好了。”齐茂打断她,心里隐隐有点不高兴,今天不给他发信息,看见他回来也不像以前一样扑上来搂着他脖子亲,光知道看看看,语气冷了下去,指挥她,“去给我倒杯水。”
    “哦。”女孩按上暂停键,起身去接水。
    她今年都二十岁了,出落得比十五六时更动人,粉色睡裙下是白嫩光洁的身子,行走时优美的腰臀,两条长腿又细又滑,似乎都能想象抚摸上去的质感。
    男人喉结滚了滚,感觉比刚才更渴了。
    --

xrourouwu.c Om 47、47.男人喉结滚了滚(80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