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rourouwu.c0m 24、24.你摸摸,我水多吗?(

他只是想睡我(H) 作者:无可言说

xrourouwu.c0m 24、24.你摸摸,我水多吗?(

      皇朝夜总会包厢的沙发一角,齐茂脸色冰冷,眼睛锥子般盯着墙上的巨幅显示屏
    妈的,他就不明白了,追他的女人从城南排到城北,个个都想得到齐家大少爷的垂青,偏偏那个叶小小是异类!
    退房租赶他走,自己不过操了她一次,她又不是没爽到,就小野猫一般扑上来又打又挠,搞得自己一脸的伤。念在小东西年纪小不和她一般见识,好声好气哄着,从来没对哪个女人这么耐心过,可她倒好!趁自己睡着的时候竟然偷偷跑了。
    他齐茂是洪水猛兽?会吃人?
    妈的,别以为跑到山沟里躲起来就找不到她,想滚就滚吧,穷乡僻壤的地儿,最好让蚊子把她那一身细皮嫩肉啃得稀烂!
    还是回a城和兄弟们在一起好啊,美酒美食照应着,女人漂亮知情识趣,他又不是犯贱,还非她不可了?
    不想见自己,自己还懒得见她呢!
    发小蒋明凑过来:“哥,刚吃饭怎么没大见你动啊?是不是z城好吃的东西吃多了,聚福楼的厨子不和你口味了?有啥好吃的给我们介绍介绍呗,回头我找你去!”
    妈的,他怎么知道有什么好吃的?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云水镇,都是小东西做饭伺候他。
    说了不想她,怎么又提起了?
    操,烦不烦!
    齐茂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仰头灌了下去。
    在座的都是人精,一看齐少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就知道他心情不好,大少爷脸上那几道红痕虽然已经脱痂,但印还是在的,不用说也猜到是女人的杰作,敢把齐少脸挠成这样还让他郁郁不乐的女孩,他们也很想见识见识。
    “哥,不是说z城山清水秀出美人,这次收了几个?”
    男人冷冷瞥他一眼,美人?瞪着圆圆的眼睛只会气人。
    “没有。”把那双恼人的眼从脑海赶走,齐茂点了支烟靠在沙发背上,一脸的阴沉冷峻。
    霍子言坐过来碰了碰他肩膀,低声说道:“上次你让我家老头子弄那事,成了。怎么?真上心了?还准备弄a城来养着?才十几岁的小妹妹,玩起来很带劲吧!”
    “我心情不好,别提这个了。”
    齐茂心里就像塞上了一块大石头堵得慌,妈的,a大、a大附中这都是别人烧香拜佛求都求不来的福气,她还躲起来不见自己!没眼力的小东西,活该一辈子受穷。
    霍子言偷偷又看了眼齐茂脸上的红印,心里犯起了嘀咕,这是上手了还是没上手?
    不想那么多了,漂亮女人多的是,把他哄开心就好。
    男人打了个响指,服务生会意地打开门,一群美女款款鱼贯而入。
    “这可是为了你回来特意准备的,都是a货,刚进校的大学生,嫩着呢。”
    齐茂抬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霍子言把厚厚一沓钞票扔茶几上,对着女孩们说道:“今天晚上你们谁把齐少伺候高兴了,我另有奖赏!”
    蒋明在旁边一个劲怂恿:“哥,挑一个呗,你选了我们才好选。”
    齐茂睨了一圈,伸出食指朝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点了点,“就她吧。”
    “房早开好了,叁个6的套房,好好享受。”霍子言笑着把房卡塞到男人手里。
    齐茂领着孙淼去了楼上房间,坐在床上看她脱衣服,连衣裙滑落在地,蜂腰翘臀,胸罩一解开,两团白嫩嫩的奶子弹出来,看着挺不错的样子。
    女孩全身只穿了条丁字裤,乖巧得跪在男人身边,拉开他的裤链想伺候他。
    “你叫什么名字?”
    “孙淼。”
    她抬起头含情脉脉望着男人,齐少好帅啊,刚进包房第一眼就被他吸引住了,英俊的脸线条流畅,眼珠黑而有神,冷冷清清的眼神扫过来,她就想像现在这样跪在他脚下舔舐。
    想不到齐少真的点了她过夜,他问自己名字的声音那么好听,还有……
    看着还没有硬起来都鼓鼓囊囊的一大团,女孩想着一会儿就要被这么英俊的男人压在身下操弄,下面顿时湿得更厉害了。
    “孙淼?”男人重复了一遍,“你这名字……”
    女孩拉着男人的手轻轻放在自己花缝上,目光潋滟,咬着唇低声道:“齐少,其实我本来叫孙妙的,来皇朝后妈妈给改了名字,说我身体敏感,水多,一定会让男人觉得妙不可言,齐少,你摸摸,我水多吗?
    她开始抑制不住呻吟起来。
    ps:(yuzhaiwu.work)哈哈哈,你们猜齐少睡不睡?
    800收加更奉上,下次加更400猪猪,感谢收藏投猪猪的小天使,爱你们!
    --

xrourouwu.c0m 24、24.你摸摸,我水多吗?(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