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给我摸摸,它难受(微H)

他只是想睡我(H) 作者:无可言说

8、8.给我摸摸,它难受(微H)

      女孩盈盈的眼全是雾气,晶莹的泪珠要落不落悬在眼角,齐茂觉得自己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猛得撞了下。
    真是个傻丫头啊,哭什么?
    他又不是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以前那些女人前仆后继上演着一幕幕蹩脚的滑稽戏,自以为是的勾引手段只会让他暗自冷笑,心中厌烦不已。
    可如果是眼前这个小丫头,高兴的时候会笑着喊他吃饭,伤心了就像现在这样咬着唇抽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让人忍不住想把她抱到怀里好好疼惜。
    “我不是故意的……”
    小小哽咽着,一颗泪珠静静滑落到唇角,心里委屈得不行,她刚才真的是想事走神了,齐先生突然伸手到她面前,被吓了一跳,才会手忙脚乱把面粉打洒的。
    “傻丫头哭什么?我又没有怪你。”
    齐茂把女孩搂进怀里,伸手擦拭她脸颊的泪珠。
    夏天衣衫单薄,软软糯糯的小身体乖巧地贴着自己,男人只觉浑身燥热难耐。
    真缠人啊!
    做了好吃的想他夸奖,现在犯了错还要他来哄!
    不过小丫头很聪明,善于揣摩,很多话不需要他说出口,她就能心领神会,没有冰箱,懂得把葡萄西瓜浸在井水冰镇后再端给他。这一周的饭菜做得非常合他心意。
    看在把自己伺候得不错的份上,那就哄哄吧!
    “好了,不哭了。”
    齐茂低头吻上女孩光洁的脸颊,舌尖轻轻卷走眼角的泪珠,嗯,真好,连眼泪都是甜的。
    鸡*素了一段时间了,现在温香暖玉在怀,男人血脉贲张,恨不得一把撕开女孩的衣服,让她光着屁股跪在自己脚下,把粗壮的阴*捅进小嘴顶着喉咙抽插,快射精时拔出来将白浊全部喷在这娇艳的小脸上。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小丫头刚做了错事正惶恐不安,太激进只会吓着她。
    他托起女孩尖翘的下巴,低头吻住她柔嫩的唇瓣,小小睁大眼睛,脑子一片茫然,她从没有和别人这么亲密过,呼吸紊乱得快要站立不住。
    齐茂将她抱得更紧,慢慢把舌头伸进试探,小小这才反应过来,紧闭着唇不让他深入。
    “宝贝儿,乖,把嘴张开。”
    宝贝儿?
    好像从没有人这么叫过自己,她从小没有爸爸,妈妈忙着工作,改嫁给陈爸爸后,那个“家”里也是一切以陈孜为重,她的需求从来都是排在后面。
    “宝贝儿。”
    男人温柔磁性的声音仿佛伊甸园里高高挂着的红苹果,泛着迷人的光,诱惑着她。
    “我想亲亲你,乖。”
    齐茂吻住她的耳朵,小小脑子渐渐一片空白,一时恍惚,张开嘴与男人缠吻起来。
    齐茂被她突然的主动惊喜到不行,裹着香滑的小舌吸裹吮吸,鸡*硬得快爆炸,解开腰带,拉着女孩的手低喘着往自己裤裆伸去,
    “宝贝儿,给我摸摸,它难受。”
    一个肿胀的硬物被塞到手里,小小脸颊涌起两片红潮,蓦然清醒过来,扭着脸羞得不行。
    自己刚才都干了什么啊?
    --

8、8.给我摸摸,它难受(微H)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