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剧情章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逃跑剧情章

      可庾握住她的手,看得出她也跟她一样忐忑不安。
    “可庾,你买的是哪里的机票?”
    她猛地回过神,翻找着口袋,“我没钱,只能买个最便宜的机票,可是又没护照,不能出国,好像是个离海最近的省市。”
    云苏苏忽然皱起了眉头,急忙翻找着口袋。
    “可庾,我没有身份证。”
    她一愣,瞪大眼睛,“你身份证呢?”
    “我…就没有过这种东西,我的东西全在他们那里。”
    “哎呀怎么不早说!等下还有时间,机场应该可以办一下临时身份证。”
    她顿时松了口气。
    “抱,抱歉,我也是刚刚才想起来,需要带上身份证。”
    可庾握住了她的手,“没关系,你只要能跟我一起走,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谢谢。”
    该说谢谢的是她才对,如果没有她,可能现在还要迷茫的被困在地狱里。
    通往机场的高速一路相当顺畅,司机一直在加速,可眼神却撇着倒车镜。
    没过一会儿,问了一句,“后面好像一直有一辆车跟着啊,怎么甩都甩不掉?你们认识吗?”
    云苏苏急忙回过头,看到的却是一台白色的车子,她对那五个人的了解,没见过有这种车子。
    她不认识,转头看着可庾,却见她瞪大了双眼。
    “可庾,你认识?”
    她抓紧她的手,忽然用力起来,“那个车是我主人的……”
    “不可能,怎么会他不可能发现我出来了,绝对不可能。”
    可庾慌张无措的快要哭了出来,却一直摇头说着不可能,绝对不会被发现,她做的面面俱到。
    可看车子越来越近,下一秒她就慌乱了,对着前面的司机大吼着,“停车,快停车!”
    对方一脸难以置信。
    “这可是高速,你让我怎么停车?不可能啊。”
    “我让你停车啊!”
    她直接伸手去打开车门,那司机吓了一大跳,急忙把车行驶到应急带里,可庾开了车门,抓住云苏苏的手。
    “快出来!”
    她还不明白,可显然她已经慌乱了,也只能跟着她跑出车里,高速上货车居多,风鸣而来的车声舌燥不已,她跨过了路边的应急的栏杆,下面是一片杂草丛生的树林,这里是高速周围的路,全都是没开发的森林。
    “你要做什么?”
    她心生不妙,可庾抓着她的胳膊,“快点过来啊!你还想不想逃了?被抓到,你知道有什么样的后果吗?我会死的,你也会死!被他们活生生折磨死!”
    云苏苏心脏忐忑不安的跳动,那辆白色的车子也停下来了,她没有犹豫,跨过栏杆,被她抓着手往杂乱的树丛里跑去。
    这条高速是建立在山体上的,再走几步就是悬崖,她还在不停的往前狂奔,看得出她有多害怕,云苏苏抓住她的胳膊。
    “可庾你不要命了吗?跑慢点,下面很可能是山沟!”
    “我就是不要命了!我回去会死的,我会死的!你懂什么,那种生不如死的疼痛你经历过吗?至少他们不会让你死,可我不一样,他就是要把我活生生的折磨到死!我会被他关一辈子,一辈子啊!”
    她大吼着痛哭了出来,松开了她的手,抹着眼泪不顾周围的坚硬的树枝往前跑。
    云苏苏只能跟上,她不明白,她说过她的主人是处女控,把她下面会玩坏,为了留在他身边只能拼命的讨好。
    可为什么现在的说辞完全不一样了?她跟她主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可庾,慢一点啊!”
    车子停下,车门打开,男人白色的西装裤裹着修长笔直的双腿,黑亮反光的皮鞋踩在地上,商程音走去了栏杆处前,黝黑的眸子如寒冰般发出阴冷的光。
    脸上还带着阴森的笑容,拿出了手机,拨通出去。
    “你们家的宠物逃跑了,郑先生。”
    可庾摸着眼角的泪,脸上被树枝划的全是线条剌痕,突然猛地脚下一空,整个人往下坠落。
    “可庾!”
    云苏苏往前想要拽住她,不料整个人往前栽去。
    密密麻麻的丛林中往下窜出两个人,坠落掉进下面无尽的悬崖,风刮打在脸上,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又猛然恢复一片寂静,下面的森林中惊动鸟儿乱飞起来。
    无尽的深渊,黑暗的令人麻木,全身抽疼,她闭着眼睛,不知道失去了多少时间的知觉。
    耳边有好多人的声音,好疼的,睁不开眼睛,好难受……嗓子干,想喝水。
    她试图挣扎着,却只颤动了一根手指。
    好像逃跑成功了,自己踩在悬崖下不停的奔跑,周围自由的空气好香甜,清新吸入鼻腔,她有自由了,好开心,再也不要回去了。
    “云苏苏!”
    一声刺耳的吼叫,将她猛然拉回现实,眼皮颤抖着睁开,面前突然冒出的脸,重新害怕的牙齿打颤起来。
    她想动,才发现自己胳膊和腿被打上了石膏,额头上被包裹着纱布,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郑毅攥紧了拳头,咬着牙眼眶微红,他们全部都是一副担心而怒气的模样,以为会打她,郑毅咬着牙怒气腾腾低吼警告,“你再敢乱跑,我就把你四肢断了!”
    一声寒气扑面而来,身后有医生过来拉住他的胳膊,“病人现在刚醒避免情绪激动,请你们先出去。”
    几个人护士走过来将床边的窗帘拉上,蓝舵钳住郑毅的肩膀,“行了,好不容易醒过来,别再吼她了。”
    一个医生拿着仪器对她全身做着检查,一旁的几个护士拉起她的病号服,安慰着她情绪不要太激动,也不用害怕。
    “呜这是哪……哪。”她无措的哭了出来,她明明记得自己已经逃走了。
    “医院,你跳崖了,两天才被找到,昏迷了一星期,有什么事好好沟通,不要做这么过激的举动,差点成植物人了知道吗?”男医生语重心长的说着,摇了摇头。
    她瞪大着眼眶,泪水一涌而出,软嫩的脸颊全是剐蹭伤口,小巧的鼻子上或许是被虫子咬了,鼻尖流血用创可贴黏住。
    手背和大腿上更为严重,头发被树枝和杂草扎的已经不能看了,只能将她的长发剪掉,成了齐耳短发。
    “可庾……可庾呢?”她激动的询问着,拉住护士的手,“跟我一样坠崖的那个女孩呢!”
    “没有啊,只有你一个人被找到了,你说的是什么人啊?”
    刹那间她屏住了呼吸。
    她逃走了吗?还是出事了?
    自杀/可庾逃跑下场/血腥慎入/生不如死<五原罪(重口调教)(魏承泽)|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綪上◢んAǐτAΠɡSんUЩU◢(海棠sんυ屋),◢℃0m阅读后续/8197429
    新御书屋—⺌Ηd τ㈨㈨.Πéτシ
    自杀/可庾逃跑下场/血腥慎入/生不如死
    她从重症监护室被推到了顶楼的私人病房,看着里面站着的几个人,冷汗已经被吓了出来。
    等到医生走后,门关上,郑毅便走过来掐住了她的脸,愤怒的把她的脸颊掐的凹陷进去。
    “云苏苏,真是给你脸了是不是!你敢给我逃跑?你觉得死了就能离开我们了?你要是真想死我现在就弄死你!”
    蓝舵抓住他的胳膊,“行了,她好不容易才救回来,你再说这些话做什么!”
    郑毅快气疯了,他垂在身侧的手都是颤抖的,根本不知道在她没醒过来的那几天,他有多疯狂,又气又可怜,恨不得就这样把她掐死,什么害怕的心情都没了,死人是不会逃跑。
    许辛沉默的低头看着她,脾气格外暴躁的人,这时候竟然一句话也不说,脸上沧桑的好像几天没洗脸一样。
    云苏苏即使再害怕,她也想知道,“可庾……可庾在哪里?”
    谭岚看着她,“你是说商程音的那个女奴,一起跟你跳下悬崖那个?”
    她含着眼泪不停的点头。
    谭岚笑了,双手撑着病床,低头问道她,“我倒想知道她是怎么给你洗脑的,让你一块儿跟他逃走。”
    她哭哑着突然沉默,却看他笑容中带着威胁。
    “不说吗?”
    “呜是可庾,带我逃走的……她说她也是被人折磨,她的主人是处女控,会把她玩死…”
    听到这话,季杜直接笑出了声。
    “处女控?她是这么跟你说的?”
    “云苏苏,是我们太高看你的智商了,没想到比想象中的还要低。”
    季杜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脸,挑起眉头的说道,“你知道那女孩是什么人吗?她跟商程音签了一辈子的奴仆协议,这可是她自己签的,就在两年前,穷鬼一个,只要跟着商程音就不让她饿肚子,她亲手画押签上的东西。”
    “然而现在跑了,你说她被抓回去会被怎么折磨呢?什么处女控,根本就没有的事,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骗你,跟她一块儿走,才撒出来的谎言。”
    商程音这人也喜爱折磨,而他折磨人,却是怎么疼怎么来,这次她敢跑,抓回去后果可就很严重了。
    云苏苏不相信,她为什么要骗她?为什么要说这种谎言?就只是为了要让她跟她一起走吗。
    季杜掐着她的脸,“可别再哭了,这次逃跑的事我们不追究,就当是你被哄骗了,好好养伤,等伤好了我们再算账。”
    好像是一场永无止尽的噩梦,她也不停的反复着去想,如果真的逃跑成功了,她如今又是会在哪里。
    可庾即使骗她了,那也不是她的错,她一定是受不了那种折磨,才想尽办法逃走的。
    为什么要受这种痛苦,是不是死了就能结束了,如果跳崖真的能够死掉,现在一切都没痛苦了,她恨死他们了,她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
    哭了一个晚上,泪水染湿被子,把她一天喝的水,全部用眼泪排了出来。
    等到第二天早上,护士来送餐,五个人去了医生办公室,对于她的病情商讨了一个治疗方案。
    等到他们再回来的时候,便看到她一只胳膊艰难的拿着什么东西往脖子上划,在最前面的谭岚直接跑过去握住了她胳膊。
    “你在干什么!”
    手心里拿的是一个塑料片,看着一旁的塑料餐盒,明显是用牙齿咬下来的,格外锋利,脖子上已经划出了两道血痕,再重一点后果不敢设想。
    “你想死?”
    难以置信的暴怒声,郑毅大步走过去红着眼睛就要扇她,蓝舵急忙抓住他的胳膊。
    “够了!”
    吼声震聋欲耳,云苏苏已经被吓得哆嗦,绝望的放声大哭起来,“让我死啊!你们让我死啊,弄死我啊,凭什么这样对我,凭什么啊!”
    “闭嘴,你给我闭嘴!”郑毅气的全身发抖,“再敢有寻死的想法,我让你生不如死!给我闭嘴!”
    他眼眶猛然间红了起来,刺耳的哭声不断,谭岚捂住了她脖子上流血的伤口,“拿点止血的东西过来。”
    把她的脖子包扎好,哭的太用力,身上的每个肌肉都在使劲,只能捂住她的脖子不敢让伤口裂开。
    郑毅像是疯了一样,如果不是蓝舵和季杜控制着他,他怕是真想把她折磨的生不如死。
    没过一会儿,许辛进来了,手里拿了个电脑,将病床旁的桌子挪在了她的视线以内,将电脑打开。
    “你不是想看看那个叫可庾的女孩吗?我这就让你看,给我冷静点!”
    屏幕突然播放出来的视频,刚开始一片黑,紧接着画面开始变化,出现了一个,四肢被完全绑在黑皮椅子上的人。
    黑长的蛇鞭,突然往下甩到她的身上,凳子上的人颤抖的发出刺耳的尖叫,身子裸体,画面的角度能够看到她那张哭哑悲惨的脸。
    男人粗鲁的声音从另一头传过来。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敢违背我一次命令,就让你断一条腿!”
    “不……主人,我错了,你饶了我,饶了我啊!”
    “两年来你表现的很好,没有敢违背我一次命令,这是第一次,恐怕也是最后一次。”
    鞭子突然扔下,镜头前走过去了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看不到他的脸,却看到他在回来的时候,手中拿了一把刀子,只觉得背脊都窜过了一抹冷意。
    他走到了她的一只脚前,画面被他的背影挡住了,听到了一声绝望的惨叫。
    “啊!主人,主人我不敢了!可奴错了,对不起主人——啊!”
    那是可庾的尖叫,眼泪一下子滚烫的落了下来,刀子扔在了脚边,发出清脆咣当的声音,等他的背影离开了镜头,只见那只脚无力的垂着,从脚尖不断的落下刺目鲜红的血液,里面血肉翻出,筋被挑断。
    “不……不要。”
    云苏苏不停的摇头,呼吸在颤抖,她不能相信,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不要,“不要啊!”
    画面停止,播放结束,许辛合上了电脑屏幕。
    “看到了吗?这就是她的下场,还在依依不忘呢?这段视频可是商程音亲自发过来的,说是要让你看看,给你一个警告,再敢听她的话跟着一块逃,她的下场会更惨。”
    许辛掐住她的抬头,寒意中的眸子愤怒,“你还敢死吗?不然就像她一样,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医院囚禁/花园中的调情/做我们的小母狗/淫水泛滥的指交/舔干净自己的淫水<五原罪(重口调教)(魏承泽)|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綪上◢んAǐτAΠɡSんUЩU◢(海棠sんυ屋),◢℃0m阅读后续/8201458
    新御书屋—⺌Ηd τ㈨㈨.Πéτシ
    医院囚禁/花园中的调情/做我们的小母狗/淫水泛滥的指交/舔干净自己的淫水
    双手被绑到了病床的栏杆上,脚腕也被铁链子栓了起来,防止趁他们不注意做一些过激的行为,可是根本就没这个可能,他们轮流守在她的病床边盯着她,就像盯犯人一样。
    没了一点自由,甚至还想着自杀。
    医生说她反应太过激动,应激反应导致无时无刻想寻死,应该疏导开她的心情,缓解情绪。
    操她是不可能了,除了每天把她关在病房里喂饭,迟早都得闷出病来。
    她吃完早饭后便睡着了,输液里面给她加的有催眠药物,一觉睡了好长时间。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病房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云苏苏有些欣喜,想动才发现自己的手脚全部被链子绑了起来,发出清脆零碎的声响。
    希望又差那间破灭,她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就算能动了,她的腿也不会走路,连窗户都爬不过去。
    过了几分钟,病房门打开了,蓝舵回来了,他换了件衣服,白色卫衣和黑色的工装裤,好像很喜欢链子和金属,几乎每件裤子上都垂着长短不一的铁链子,叮咚的发出响声。
    特意带了一个黑色的眼镜框,不让自己那双眼睛在她身上过分暴露出狠烈的情绪,走到她身旁垂下头,扑面而来的清甜的洗发水味道。
    “想出去走走吗?”
    云苏苏本就毫无波澜的双眼,却因为听到这句话,微微睁大了。
    黝黑的眸子笑着眯起,戴着眼镜的原因,整个人看起来温和了许多,过分俊逸儒雅的脸,让她竟然没那么害怕。
    “想……”
    无意识的脱口而出,蓝舵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额头,力道很轻,像是在抚摸着残碎的娃娃。
    “想就听话,我带你出去透透气。”
    她还在呆呆的看着他的脸,就听到他已经将绑在病床旁的链子解开了,脚上的也打开了。
    蓝舵推了轮椅,拿来绳子,给她裹上外套后,将她的手腕跟自己的绑在一块,抱到了轮椅上,腰上被系上安全带,慢慢推着她走出了病房。
    这是她一个多月以来,第一次接触到外面清甜的空气,医院后面就是个小花园,还有一片人工湖,今天的天气不怎么热,太阳被云朵笼罩着,空气夹杂着泥土树枝,格外好闻。
    紧绷的神经,刹那间松懈了下来,蓝舵把她推到了草地上,扳下刹车,坐到一旁石头上,转头调戏着她软软的脸。
    “风景好看吗?”
    她看的出神入化,思绪早已飘渺无边。
    太阳又被笼罩住了,灰沈沈的天,忽而来一阵凉风,她拼命的吸着鼻子,贪恋这清香的味道,试图还再多闻一点,鼻头泛红了。
    蓝舵专心致志的盯着她,叫了一声。
    “苏苏。”
    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没有反应,挑眉的惊讶,弯腰在她耳边压低声音。
    “小云儿?”
    还是没反应,蓝舵诧异,深锁的愁眉,苦恼抬起她的小脸,“非要我叫你小母狗才答应吗?”
    云苏苏闭上了眼睛,好像是无视他了。
    头一次被她这么无视,竟然觉得有些好笑,手臂撑着石头,身子微微向后倾斜,两个人的手腕还被一条长长的绳子绑在一起。
    他扬唇轻笑,几近妖娆,略有微卷的中分刘海,被风吹成了斜分。
    “小云儿在生什么气呢?命大被救了回来,老天爷都不想让你离开我们呢,乖乖呆在我们身边,做一辈子的小母狗不好吗?”
    这次她终于走了反应,机械的转过头,僵硬着身子,问他。
    “为什么要做你们的狗?”
    “……”
    “我是人啊。”眼珠子在滚烫的泪水中翻滚,“不是畜牲。”
    “原来小云儿是在为这个生气啊。”他坐直身子,指腹擦着她的眼角,“既然不想做小母狗,那你肯听我们的话,乖乖让我们满足吗?”
    云苏苏扯起了嘴角,脑袋往后仰躲避开他的手,“你们都不肯听我的话,满足我,还要强迫我满足你们,从头到尾都是在轮奸,你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
    蓝舵眯起了眼睛,镜框下被柔和了很多,却依然阻挡不了里面的戾气。
    “啊…小云儿生气了呢,好感动,竟然第一次生气,有点开心呢。”
    他笑了,解开她外套的第二个纽扣,那只骨骼分明的大手直接穿进里面,摸到了她的裸体,轻轻抚摸着她软嫩的奶子,指腹剐蹭着软软的奶头。
    她想躲开,在一个狭小的轮椅上,无论她怎么躲避,反倒都是在迎合着他。
    没用多久,蓝舵便捏着她的奶头拉扯了一番。
    “硬起来了呢,发情了吗?”
    她是人,不是畜牲!
    抬起手要把他的手拿开,力气怎么抵得过他,那只手越来越猖狂,在她两乳之间不停的揉着,力气也越来越大,奶头几乎要被掐红,奶子被揉成各种形状,在他过分修长的手指中,显得格外淫荡。
    她疼哭了,却不发出声音,抓住他的手腕,身子软弱无力的靠在后面。
    蓝舵突然把她从轮椅上抱到了自己的腿上,薄唇亲昵的在她耳边亲吻着,敏感的耳朵开始泛痒,他突然将外套粗暴一拉,右侧的奶子挤了出来整个暴露在空气中,冷风吹来让她皮肤敏感的出现了一层颗粒。
    “唔不!”
    难以忍受的捂住自己胸口,双腿打上石膏并不能动,只有一只手护住胸前,蓝舵还在亲吻着她的耳朵,只不过另一只手已经掀起了她的外套,往什么都没穿的胯下抚摸去。
    低沉磁性的笑声让她身子猛地一抖。
    “小云儿被调教的真好,下面大发洪水了,真的好浪啊。”
    中指剐蹭在外阴上,挑逗抚摸阴蒂,花穴的开始不停的收缩,从里面吐出一波又一波的淫水,染湿了他整个手掌心,空虚的阴道被他中指插了进去,看她扬起脖子,发出微小的呻吟声,紧致的连一个手指都能满足。
    蓝舵抽插了两下,水越来越多,将她屁股下的外套布料全部染湿,一副苦恼。
    “真是的,淫水都打湿了呢,小云儿就这么想要吗?”
    她斜倒在他的怀中拼命摇头,难受的紧促起眉头,“我不要……出去啊。”
    “可你的小骚逼不是这么说的啊。”
    想低下头吻她,却因为眼镜的原因十分不方便,只能趴在她的耳旁不停的舔着稚嫩的小耳。
    口水声啧啧在耳边作响,全身猛然间颤栗起来,眼泪受不住的往外流,阴道里的手指仍然在里面模仿着性交的动作,淫水已经从大腿上流到了小腿。
    “小云儿好淫荡啊,脸红红的,是在求我操你吗?”
    “没有……出去,手指出去!”
    他听话的抽了出来,空虚的阴道夹紧,整个手上全都是淫水,没给她开口反驳,将中指插入了她的嘴里,笑的一脸温柔。
    “要好好舔干净自己的东西哦,小云儿最乖了。”
    手指直接卡在了她的喉咙里,看她窒息的张大嘴巴,每个手指都轮流在她嘴里抽插了一遍,舔的干干净净,将口水抹在了她的奶子上,低头趴在她胸前吸住红肿的奶头。
    “呜啊……”
    一只手无力地推着他的脑袋,指缝抓住坚硬的短发,口水顺着嘴角淫荡的往下流,粗喘着呼吸扬起头,像在被人强奸调戏着的荡妇。
    朦胧中,她眯起眼睛,看到了草坪不远处的石桌前,在那边坐着的四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一直坐在那里朝这边看过来。
    更多文zんаηɡ請媊徃:яоUЯΟùWù(肉肉楃).Οrɡ
    --

逃跑剧情章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