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需求灌尿/吃精液/逃跑邀约/跪地挨操求饶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变态需求灌尿/吃精液/逃跑邀约/跪地挨操求饶

      早上醒来,他们不操她,但她要满足他们变态的需求。
    跪在浴室里,接受着他们晨尿的冲刷,还要尿进她的肚子里,堵到吃完早饭再排出来。
    昨天才说的精液拌饭,今天就给她吃上了,已经吃过很多次,味蕾麻痹这种味道,在他们兴奋的眼神下,她张大嘴巴的吞咽。
    “小母狗好吃吗?”
    云苏苏汪汪叫着,见他们露出满意的笑。
    刷过牙把肚子里的东西排出来,才去上课。
    学校的集体活动很多,她避免不了要接触更多的人,可那些老师就像是把她无视掉一样,有关派发什么任务也从来不点她的名字。
    下课后,紧张不安的坐在凳子上祈求不要有人过来,否则就会听见她身体里小声嗡嗡的振动。
    已经尽量忍住不让淫水流下来了,可这不是她能够控制住,好难受,身子格外敏感,稍有刺激就会高潮。
    微红的小脸,全身散发着蒸汽一样的热气,紧张不安的坐在那里,像一个正被受欺负小东西,她自己丝毫没注意到这样的表情有多诱人。
    肩膀猛然间拍了一下,阴道下意识的收紧,反而让淫水出来的更多了,急忙抬头,她却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
    样貌过于普通,头发齐剪的下巴,她是上次舔她的女孩…是个奴,记得她自称可奴。
    “好巧啊,我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你,还以为看错了。”
    她满是惊讶的坐到她身边,“你也是美术……”
    话没有说完,便看到她潮红的小脸,诱人的让她眯起眼睛,恍然大悟的点了头。
    “哦,我懂了,看来他们连上课都不放过你啊,下面一定夹着东西吧?”
    云苏苏的脸更红了,可却因为她什么都知道,却安了心。
    “你,也是这个班的?”
    “不是哦,我隔壁的,刚才路过走廊的时候看到你了,全教室里就你长的最特别,跟一个小朋友一样,还以为是谁欺负你了,你都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多想让男人把你摁在地上强奸。”
    看着她有趣的反应,她却翘高起了嘴角。
    “既然是同一届的新生,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吧。”
    她拿过她的本子和笔,在上面写下,可庾。
    好奇怪的名字。
    “不用误会,我姓可,第四声的那个。”
    “啊我,我知道,我叫……”
    “云苏苏,我也知道。”
    她眯着眼笑的时候,眼睛总会成为一条缝,让人看不清楚,她到底是真的在笑还是在假笑。
    “给你看个东西。”
    说着,撩起了自己身上的长裙,直接到大腿根上,云苏苏看到她大腿内侧一片青紫,很明显是被用力掐的,光是看着都觉得吓人,她露出难以置信的眼神。
    “你觉得疼吗?”
    这还用问吗。
    她放下裙子说道,“前几天我去做了处女修复膜,我跟你说过吧,我的主人是处女控,可他根本就不把我当人看,连做爱都这么粗暴,这里是他亲手留下的,他说我的贱穴烂掉了,要把我活生生折磨死。”
    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好可怕,云苏苏听着心跳不稳的喘着气,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跟她说这些?
    还是说她跟她想的一样,也找到了像同类一样的存在。
    “苏苏,你痛苦吗?”她歪头问着,表情怜悯,那种眼神忽然让她心脏有些疼。
    放在膝盖上的双手逐渐紧握成拳,可庾却突然伸出手,抚摸到了她的手背上,难过的询问着她。
    “如果我说,我想逃离这里,你会不会跟我一起走?”
    “对不起,我知道说这些可能不太合适,但我真的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我想逃的远远的,逃跑已经在计划,可当我看到你跟我一样,我也想帮你一把,你能不能,也帮帮我?”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被这种压力和痛苦折磨坏了。
    “我要怎么帮你?”
    “你答应跟我一起逃跑吗?”
    云苏苏咬着下唇,垂了视线。
    她何曾又没想过,每日每夜都在想,甚至她觉得她的幸福,就是逃离他们的身边。
    “可是,我怕被发现,我担心会被抓回来打。”
    可庾握紧了她的手,“我也害怕啊,可如果不离开,我要一辈子受这种痛苦,光是想想我就没办法接受。”
    她想跑,可是没有那个勇气。
    上课铃响了,可庾松开了她的手,拜托着她,“你好好为你的未来打算一下,我会再找你的,拜托你,只要在逃跑路上跟我做个伴就行了,我真的很害怕,如果有你在,我会鼓起勇气带你一起跑走。”
    “拜托了。”
    她祈求着,看着教室里的人逐渐都进来了,起身匆忙的往外面走,谁知道她那条腿下又忍着怎样的疼痛。
    “怎么心不在焉的!”郑毅敲了敲她的碗盘,猛然回过神,表情一愣。
    五个人把视线都放在了她身上,直勾勾的看着她。
    云苏苏张了张嘴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许辛冷嘲的一声,“想挨大肉棒了?”
    “不……嗯。”
    体内的跳蛋加快速度的震动,她用力的加紧双腿,丝毫不知道这种欲言又止的表情有多么让人猜忌和迷人。
    郑毅扔下筷子,“不吃了。”
    起身拽着她的胳膊就走,几个人也站起来跟上。
    学校最西边是个非常老旧的教学楼,里面已经搬空了,随时准备盖一栋新楼,这里当然不会有人来。
    阴森而破旧的空楼里,她跪在地上挨操,呜哇的抓住面前蓝舵的大腿,“好痛,好痛呜啊!不要操了主人,母狗错了,呜呜母狗错了!”
    郑毅掰着她的屁股冷漠的往她子宫里顶开,紧嫩的小穴如此湿润,太过于粗大的东西,又顶开了她才两天没有被操的地方,刚进去都能感觉到撕扯开的触感。
    狭小的阴道被迫撑得很大,她哭求着受不了的绝望。
    “你没错,也不用求饶,是在喂你饭呢,别哭啊,食堂里的饭看样子你都吃不下去,只能给你精液了。”蓝舵揉着她的脑袋,笑的满眼都是宠溺,可却格外可怕。
    季杜踢了踢地上的碎石子,烦躁的看着她,“只有一个洞能操,屁眼进去又得裂开,憋死我了,咱们能不能轮着来啊?一人一天,这样也操不坏她。”
    “是个注意,但是你能忍得住四天不操她?”许辛靠着身后的柱子,嘲笑。
    季杜扯了扯嘴角,“说的也是啊。”
    他们想着办法主意折腾她,却丝毫不肯听她任何的呼救,木偶式的性爱娃娃,好像成为他们发泄的工具就足够了。
    像个畜牲一样跪地被操/宫交/内射/爬过去给他舔/吃精舔干净地上的/慎入<五原罪(重口调教)(魏承泽)|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綪上◢んAǐτAΠɡSんUЩU◢(海棠sんυ屋),◢℃0m阅读后续/8188716
    新御书屋—⺌Ηd τ㈨㈨.Πéτシ
    像个畜牲一样跪地被操/宫交/内射/爬过去给他舔/吃精舔干净地上的/慎入
    公寓里有个很大的环形泳池,三面环绕着落地窗,下午的阳光格外刺眼的照射进来,透过单层玻璃窗,清楚的打在里面糜烂性交的两人身上。
    呼救声和求饶声滔滔不绝,淫荡的身子跪在泳池边缘的瓷砖地,曲曼裸体的身子,格外妖娆的撅起臀部,扬起头来,头发被扎成了两个马尾,攥在许辛的手中。
    他兴奋的笑着,胯下不断的往她身体里进攻,啪啪的声音在宽大的泳池周围回响起来,她的求饶声格外能激起他的兴奋。
    “贱货不爽吗!老子大肉棒日的你舒服不舒服!说话啊,爽还是不爽!”
    云苏苏嗓子尖叫的都快要扯烂,哭哑着配合他,“爽,母狗好爽,主人好大啊,呜饶了母狗吧,母狗真的不行了!”
    “怎么会不行么,骚逼这么浪,流水流的下面全都是,说你还想挨四个肉棒我都信!”
    头发快被全都扯掉了,头皮好痛,他的鸡巴戳进了脆弱的子宫里面,宫交对她而言就是性爱的折磨,痛苦不堪的捂住肚子求饶。
    “主人放过母狗啊……母狗要烂掉了,呜啊放过我,真的不行了。”
    看她阴唇都被拍红,紧盯着身下两人的交合处,不断抽插,那淫水滴的跟没关紧的水龙头一样,在地上形成一小滩的水渍。
    “操死你!哪来的那么多事,烂掉就再给你做一个骚逼,这么紧还操不坏,你不就是天生让男人操的吗!”
    “呜救命,救命啊!呜啊母狗要死了,主人放过我。”她惨痛不已的仰着头,脖子仰的都快断掉了。
    泳池里传来的季杜声音,冲着他吆喝,“行了啊你,收敛点!你要把她玩坏了可跟你没完。”
    “随便让人日的东西,哪会这么轻易的玩坏?她巴不得这样做呢!”
    蓝舵看的一身火气,憋气直接潜入了水底泄火,忍着氧气不足的大脑迟迟不把头露出水面,下面憋的都快要炸了。
    终于坚持不到一分钟,他猛地冲破水花,灌入耳朵中,淫荡的叫声又来了,抹了一把脸,将湿漉漉的头发往后抹去。
    喘着气看着那边好似永无止尽的性爱,前面的人像个畜牲一样,跪在地上嗷嗷大哭着。
    水下,他揉了揉硬起来的东西,忍不了的游了过去。
    面前突然出现满身湿润的男人,带来全身的寒气,让她打了个冷战,云苏苏求救的抓住他冰凉的大手。
    “救我……救救我,主人求你啊,母狗要死掉了,不行了呜呜呜…”
    许辛见状,往她里面一捅,拍打着她肿的臀部,“救什么救!见谁都给我叫救命,没看他也是来操你的吗?我操你操的不爽是不是?老子这么大的东西,还捅得你不舒服?”
    她绝望的眼泪已经哭不出来了,慢慢的松开面前人的手。
    蓝舵拍了拍她的脸蛋,轻声吐了一句,“真可怜啊。”
    是啊,她真的好可怜,究竟为什么要承受这种事情,她还要被这样干多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自由。
    “不过我也很可怜啊。”
    他指着自己硬起来的肉棒笑着。
    谭岚靠在泳池边缘翻了个白眼,“行了吧,一个个折腾她算了,再让她发烧,可就不好治了,脆弱的跟个蚂蚁一样,许辛你轻点。”
    他拍着她的屁股皱眉,“拜托,我已经够轻了,这骚逼也太小了,还想让我怎样?能不能找个办法把这逼给捅大点?”
    “扩阴器?”
    蓝舵笑着,“那她怕是会疼死。”
    “不要,不要主人,求求主人们饶了我,呜啊饶了我,求求你们,我给你们操,呜呜母狗会坏掉的。”她痛哭着泪流满面。
    只是一句话,谁也没当真,巴不得让她的逼紧一点,夹的才够舒服,就是捅着捅着就得流血。
    从不远处又飘过来了烟味,那边地上早已经摞满了烟头,郑毅坐在沙滩椅上,眼睛目不斜视的顶着这边。
    看她哭的那么可怜,蓝舵到底忍住了,没强制操他小嘴。
    许辛在她逼里面射了出来,闻着的烟味引起了他的注意,转头看过去,看到那边的男人潇洒的坐着,目光却不离她,手指尖夹着半根香烟,飘渺的白雾往空中飘去。
    云苏苏瘫痪在地上,精液不断从下体流出,粘在大腿上。
    许辛拍了拍她的屁股。
    “跪起来,爬过去给他舔。”
    他指着郑毅,那边的人也无动于衷。
    云苏苏酸疼的爬不起来,低声哭着,许辛却抓住她的头发,“我让你爬起来滚过去!”
    格外愤怒的声音,她害怕的用尽全力,摇摇晃晃地朝着郑毅爬了过去。
    停留在他的面前,求饶的目光看着他,可他却一句话也不说,面无表情的眼神,盯着她的脸,好像在打量着什么。
    眼泪掉了下来,吸着鼻子,她低头俯到了他胯间,拉下黑色的泳裤,看着他半硬着的肉棒,用舌头舔了舔龟头,眼睁睁的看着它全部硬起来。
    郑毅熄灭了手中的烟,他只是做了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也没有开口制止她,一下子让她的心脏沉落到了谷底。
    熟练的口技舔着肉棒,含住往舌根处压下去,喉咙挤压住龟头,将自己的脑袋不断上下,嘴巴成了穴,来回抽插起。
    偏偏他们都没说话。只剩下她不断舔着肉棒的口水声,耳边连她急促的呼吸都一清二楚,跪在地上的骚穴里还不停流出许辛的精液。
    刚发泄完的人下了水了,泡在冰凉的泳池里,嘲讽的轻声一吐,“骚货。”
    她永远都摆脱不了骚货的名字了,说的没错,只是不敢违抗他们的命令,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随便撅起屁股来给人操,更随便的张开嘴巴舔着性器,她也不会有一丝反驳的怨言。
    就像现在精液射进了她的嘴里,也要全部的咽下去,抬头谢着他赏赐的精液,再趴在地上舔干净从阴道里面流出来的白色精液和淫水。
    她何尝觉得自己不是个人,马上完全的被洗脑成一条人人可操的母狗,全都是拜他们所赐。
    所以,当可庾再来找到她的时候,她没有犹豫的点头答应了,虚无缥缈的逃跑计划。
    更多文zんаηɡ請媊徃:яоUЯΟùWù(肉肉楃).Οrɡ
    --

变态需求灌尿/吃精液/逃跑邀约/跪地挨操求饶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