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自由/开学前的暴力轮奸性爱/喝尿/害怕的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破碎自由/开学前的暴力轮奸性爱/喝尿/害怕的

      低烧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从家里转到了医院,生怕她出什么问题,要是再送来晚点,脑子铁定会留下创伤。
    五个人忍了一星期没动她,一直以来发泄的性爱成了憋屈,每日每夜都对着她的脸去撸,烧退了之后,也该开学了。
    她嚷嚷着要去上学,哭的不省人事,因为是在医院,几个人也不敢动她,她报考的志愿是楠市的美术学院,可他们早就把她的志愿给改了,就在隔壁市的师范大学。
    以她的成绩,不可能考不进去,五个人的成绩很差,但手段关系多,必定会跟她一个大学,只要不在本地,出了外省,她的人身自由就在他们的手里,捏的死死。
    还想着逃离他们,不可能的。
    掐断了她所有的想法和退路,她就只能乖乖听他们的话,一边哭着,一边跟她妈妈打电话,身边的几个人眼神凶狠的威胁着她,胆敢说错一句话,她就完蛋了。
    “呜……我没事妈妈,我只是,感冒了。”
    袁宜在那头叹气,“多大的人了,你要照顾好自己才行啊,上大学妈妈又不在你身边,而且最近很忙,也没办法去送你,有什么事就跟妈妈打电话。”
    “呜嗯,知,知道了妈妈。”
    “还有啊,谈恋爱这种事我不管你,但你是女孩子,要好好珍惜自己啊,别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
    她咬着牙忍住哭腔,拼命嗯嗯着。
    直到挂完电话,眼泪再也忍不住的往下掉,红润的脸颊被哭的泪水满流,两只小手拼命的擦着眼泪。
    谭岚放下了电话,冲她一笑,“多少天没操你了,规矩都快忘了不少,到学校老实点,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准跟别的男人接触,懂吗?”
    她呜呜的点头,“懂……懂。”
    明明就差一步就可以逃离他们,可他们把所有的出口都堵死了,宁愿跟她同归于尽,都不愿意放她一马。
    开学的前一天晚上,她被折磨的不省人事,暴力的性爱把她弄得满身青紫伤痕,五个人轮流着强上她,甚至把她抱起来三个人一块进入她的身子。
    小嘴里也被肉棒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他们没有尽头的在她身上发泄着,积攒了许久的性爱,终于如愿以偿的在她身体里射出。
    以至于最后,她痛的苦不堪言,仅存的一点力气,在地上趴着想要爬出卧室,明明知道改变不了什么,还是心有不甘的折腾。
    季杜踩着她的脚踝,用力往下压,将她所有逃跑的想法打消,呜哇的大哭出声,嘴里被尿进来的尿液堵住,呛得直咳嗽,还要跪在地上舔干净他们的东西。
    房间里传来绝望的呼救和痛哭,云苏苏不停的求饶,最后奄奄一息,倒在地上狼狈不堪,脸上尿满了肮脏的液体,精液从穴里面不断往外流,她失去了神志,昏睡过去任由他们摆弄。
    五个人的做爱都带着一股想要占有她的劲,一点都没留情,恨不得想把她操死在身下,几个人什么话都没交流,唯一不变的,就是争强着把她摁在身下操。
    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车上了,加长的迈巴赫中,前面有司机在开车,五个人坐在后面,她躺在他们的腿上,中间隔板挡住,双腿分开,郑毅在给她抹着药。
    “醒了?”
    云苏苏全身都没力气,疲惫的张着嘴巴呼吸,胯下的那只手往她穴里塞着伸入,她害怕的抖着身子,“不要……不呜。”
    “不操你,想睡就睡,等会到地方再叫醒你。”
    大腿疼得好难受,云苏苏闭着眼睛,她全身都光裸着,一丝不挂,暴露在空气中,因为太过害怕他们,呼吸声都在颤抖。
    隔壁市离这边并不远,那边已经收拾好了一个住处,三百平的高层公寓足够他们有着做爱空间,全部都是为她量身打造。
    第一天的报道,她没有去,也不需要她去,腿疼的就下不来床,还何况走路,连爬着都困难。
    对陌生的环境,她显然尤为的恐惧,醒过来看着周围宽大敞亮的卧室,左边就是高层的落地窗,外面强烈的阳光照射进来,她害怕的发抖,缩在床上哭了出来。
    她趴下床想要逃离这里,床太高,直接膝盖跪在了地上,瘫软趴倒,整个身子蜷缩了起来。
    “呜……呜啊。”
    听到动静的几个人连忙走进来,郑毅把她从地上抱起来,看着她磕红的膝盖,拧着眉头,“爬下来做什么?不老老实实在床上呆着。”
    从昨晚哭到现在,嗓子都沙哑,依然在流着眼泪。
    许辛走过去,手指并不温柔地擦着她的眼睛,冷笑着声。
    “下面水多,上面的水也多,你这水是怎么流的,这么多啊?”
    她对他十分恐惧,眼球都快要瞪出来,许辛不满的皱着眉,“你这么怕我做什么?操你操的不舒服了?”
    蓝舵拉走他,“行了别吓她了,昨晚操的那么狠,今天不怕你才怪,让她好好休息。”
    郑毅轻拍着她的背,“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她拼命的摇着头,已经怕到不行了。
    “不要操我……别,求求你们,求你们。”
    “好了好了,不操你,今天休息一天,想吃什么跟我说,明天就该上学了,不吃饭可不行啊。”
    他的声音难得的温柔,云苏苏缩在他怀里,摇着头什么都不说。
    昨天操的太狠了,今天是时候得弥补一下。
    安排上了一桌子的饭菜,几乎全部都是她想吃的肉。
    太过大的房子,她只是看着都觉得恐惧,更不要提她光裸着身子坐在餐桌前吃饭,五个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她的身上,看着她怎么一口一口地吞咽下去。
    “这张小嘴长的这么好看,用来吃饭都是浪费,应该每天都吃鸡巴,吞精喝尿,小嘴才有用啊。”
    她吓得手中勺子直接掉,呜呜的又要哭。
    许辛噗嗤的笑了,“开个玩笑,好好吃饭,吃完才有力气。”
    谭岚瞪着他,“能不能把你嘴巴闭上!没看到她现在吓成什么样子。”
    “呦呵?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昨天晚上可是咱们几个轮流把她给操晕的,难不成只是我一个人的错吗?有本事你们别上她啊!”
    郑毅拍着桌子,“够了!让她好好吃饭。”
    许是他的吼声太大,云苏苏吓哭了,坐在凳子上,蜷缩抱住自己伤痕累累的身子求饶,“别操我……不要打我,母狗错了,母狗错了。”
    餐桌上一片寂静的哑语,看着她的反应,几个人拧起了眉。
    夹着跳蛋上课/淫水大发流湿凳子/跪地舔大肉棒吞精/淫话羞辱/慎入<五原罪(重口调教)(魏承泽)|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綪上◢んAǐτAΠɡSんUЩU◢(海棠sんυ屋),◢℃0m阅读后续/8184845
    新御书屋—⺌Ηd τ㈨㈨.Πéτシ
    夹着跳蛋上课/淫水大发流湿凳子/跪地舔大肉棒吞精/淫话羞辱/慎入
    几个人商量好了给她时间先适应生活,不去操她。
    但还是避免不了的折腾着她,开学上课的第一天,就让她下面夹着跳蛋,给她穿上了内裤,以防跳蛋夹不住掉下来。
    她的专业也是他们给她决定的,五个人都是金融学,当然也想把她捆在身边,可昨天看她那么害怕的表现,又临时给她换了她喜欢的美术系。
    早已被他们折磨到不知道该怎样正常生存,失去了他们的包围,自己一个人坐在教室中都在发抖,身下的跳蛋在最低档不停的震动。
    她看起来太胆小了,也有不少人跟她搭话,结结巴巴的回应着那张小脸巨可爱,引来周围的人都跟她积极聊天。
    云苏苏不知道该怎么办,特别是有男生要跟她说话,她害怕的都要哭出来,敷衍的话也说不好,几个成群结伴的女生约她中午去食堂,她却摇头不敢答应。
    害怕的身子在发抖,她的周围好像被朦上一层黑雾,夹在穴中的跳蛋不停的提醒着她,不准跟男人接近。
    美术院跟金融系中间隔着两个图书馆,学校很大,下课她也坐在教室没敢走,等待着他们过来。
    下面的跳蛋逐渐增强,穴中湿润的淫水越来越多,内裤已经湿透了,裙子下,臀部不由自主的蹭着冰凉的板凳,好难受…
    教室人已经走空,那五个人已经从前门进来了。
    季杜朝她大步走过去,“让我看看小淫娃流了多少水啊。”
    她羞耻的闭上眼睛,把双手攥紧放在膝盖上,感受到他的手往她胯下抚摸去,摸到了一片湿润。
    “啧啧啧,这是大发洪水了吗?下面都成小水潭了,就这么想要吗?”
    他的指尖穿过内裤,往她湿漉的阴道里插入,再将手指拿出来时,上面已经全是水了,两根手指粘在一起张开,中间拉扯着银丝。
    “瞧瞧,这是什么?嗯?”
    她低着头不敢看,收缩起阴道,季杜直接将手指插进了她的嘴里,见她不敢反抗的舔弄干净。
    郑毅手中拿着什么按钮,对准角落里的监控按下,红光闪烁的灯熄灭了,门和窗帘全部被拉上,寂静黑暗的教室里,只剩下他们几个人。
    “好吃吗?问你话呢。”
    “好……好吃。”
    “吃的是什么啊?”
    “呜母狗的淫水。”
    “呵。”季杜眯起了眼睛,隔着内裤去揉着她的骚穴,淫水泛滥流了他一手。
    “都把凳子给弄湿了呢,等下要舔干净才行哦。”
    她湿着眼眶求他们,“把跳蛋关掉……拜托。”
    许辛掐着她的下巴抬起头,弯下腰猛地逼近了她。
    “你这张脸怎么也这么淫荡呢,本来今天不想操你,但是光看你这张脸,就让人兴奋了,该怎么办啊?”
    她相当害怕,眼泪争相恐后的涌了出来,许辛撇嘴。
    “又哭?”
    “你是水做的吗?真是的。”
    他烦躁的松开她,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挠了挠头发,听起来十分不愉悦的叹了口气。
    蓝舵趴在她面前的桌子上,撑着脑袋轻捏了捏她的鼻尖,“爱哭鬼啊,操你也哭,不操你也哭,你想怎么样?我们都忍的很难受了,别再做那些勾引我们的动作了。”
    云苏苏吸着鼻子,声音嘟囔,“把跳蛋关掉…”
    “关掉小骚逼不就很难受了吗?能受得了吗?”他嘴角勾着坏笑,云苏苏肩膀一抖一抖的吸气。
    谭岚轻挠着她的下巴挑眉,“行了,也不逼你了,帮我们舔一舔就饶过你怎么样?”
    只要不操她,她都心甘情愿,下面疼的连进入一个手指都让她痛的想哭。
    地上放了几本书,让她破红的膝盖跪在上面,牙齿咬住皮带解开谭岚的裤子,几个男人在一旁撑着头看,恨不得先把自己的东西塞进她嘴里。
    蓝舵半弯下腰,让她屁股撅起来,手指绞弄着淫水泛滥的骚穴,手指往里面戳进去,水声咕噜噜的响,内裤往下拉,里面粘稠的淫水往下流着,大腿上粘的都是。
    “啧啧啧,骚逼流水流的真多啊。”
    她敏感的小穴竟然还收缩了起来,夹的他手指,都开始想让他往里面操了。
    “是不是想要肉棒了?”
    “呜,唔唔!”她嘴里含着鸡巴摇头,谭岚摁住她的脑袋。
    “好好舔别乱动,不会操你放心吧。”
    郑毅有些忍不住,拉过她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胯间揉了两下便硬起来了,索性直接拉下裤子,让她握住肉棒撸。
    嘴里的鸡巴顶到了喉咙,看她口水流下来,谭岚擦着她的嘴角把她口水吃进了自己嘴里,摁住她的头把龟头戳了又戳,嗓子被直接顶开,喉咙被迫夹紧龟头,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窒息的反呕,眼睛快翻了白眼。
    谭岚爽的倒吸一口冷气,又急忙把肉棒拔了出来。
    “小淫嘴,主人的肉棒好吃吗?”
    他把鸡巴往里面戳了戳,云苏苏含着眼泪点头,舌头舔的更加卖力,她知道如果不这样做,他就又会把肉棒塞进她的喉咙里,难受的窒息。
    若是几个人轮流来让她口,怕是一下午的时间都不够,更何况只有中午的休息时间。
    最后也只让谭岚射了出来,看她把精液咽了下去,手心被搓红,郑毅也没释放,憋的一肚子气!
    下面的淫水被蓝舵给擦了干净,又擦干内裤后重新穿上,跳蛋始终在她里面塞着,把开关摁到了最高,她跪在地上拿着纸巾擦干被自己淫水流湿的椅子。
    吃饭的时候淫水不停的往下流,又染湿了凳子。
    被五个人包围着坐在中间,难免会有不少人频频回头看,可却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听不到的地方,那边淫话不断。
    “是这米饭好吃,还是我的精液好吃?”谭岚笑着问道。
    她低头红脸,“精…液。”
    “那下次把精液拌成米饭给你吃怎么样?”
    云苏苏只敢点头,不敢说拒绝。
    许辛撑着头手中拿着鸡腿啃咬,哼的一声,指着那碗紫菜蛋花汤,“这里就该尿进去让你喝,吃饭这么慢,喝尿还挺快,既然这么不想吃,待会儿就拉到厕所给你喂饱。”
    “不……不要,我吃饭,吃饭。”
    她吓得挖着一勺米饭就往嘴里塞,可嘴巴里全都是精液的味道,甚至已经想起了尿液的味,又咸又腥,她知道自己永远逃离不了这两样东西。
    更多文zんаηɡ請媊徃:яоUЯΟùWù(肉肉楃).Οrɡ
    --

破碎自由/开学前的暴力轮奸性爱/喝尿/害怕的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