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烧不止/睡意中舔弄手指的淫荡/舌吻/醋意/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高烧不止/睡意中舔弄手指的淫荡/舌吻/醋意/

      她菊穴撕裂,阴道流血,喉咙擦伤,又发烧了。
    依然是在郑毅的公寓里,找来了私人医生给她吊水,他坐在一旁看着,一边包扎自己的伤口,云苏苏躺在床上神志不清,烧的都快四十度了,红透的脸像是一只闷虾蒸熟了,急促的呼吸着喘气。
    楼下,更狼狈的人还躺在沙发上,许辛全身上下血迹斑斑,眼睛肿得只能眯起来,身上青红一片,脖子上也被掐出了勒痕,一个手腕还被握的脱臼。
    谭岚给他接上了,看他还想要张着嘴巴骂人。
    “你省省吧,没看人都快气疯了,她也发烧了,你不准去动她,不然上面那位非得打死你。”
    郑毅就在二楼,听得一清二楚,沉默的坐在床边不语。
    换水换了三瓶,她依然高烧不止,再这么下去,估计脑子能烧坏,身上的伤口又涂了药,拍着她的脸,试图叫醒她,睡梦中的人嗯嗯呀呀,说着不要,怕是在求饶。
    用温毛巾帮她擦了擦身子,身上於青的疤痕,看着有些吓人,朦胧中听她说着
    記住首發網阯HаiτаΝGsんひωひ(海棠書屋).℃OM什么饶了我,郑毅垂着头,把她的眉角抚平,沙哑的声音。
    “好好睡,没人动你。”
    许辛费劲全力的撑着身子坐起来,酸疼的身子被打得面目沧痕,不忍直视,一旁的谭岚,好心提醒着,“你可别上楼动她,不然你非得被打的从二楼摔下来不成。”
    他冷笑一声,肿着眼睛冲着二楼吼道,“老子要涂药!把药箱给我拿下来。”
    被打成这样,还有吼的力气,真是不容易。
    下一秒,二楼的栏杆处,扔下来了一盒药箱,差点砸到他的头,正想冲着楼上吼,谭岚及时捂住他的嘴巴,“你省省吧!”
    她睡了一天,还没醒,高烧不退,五个人根本不敢睡觉,要是真出事了,那还了得。
    “操的是有点狠了啊,真可怜。”季杜抚摸着她的额头,一副怜惜。
    昏迷不醒,饭也吃不了,只能给她输营养液,找来了两三个私人医生,都说是高烧性的持续昏迷,到底也没一个管用的。
    蓝舵在床边守着,楼下的人正在做饭,郑毅和许辛现在是彻底水火不相容,一个沉着脸在厨房,另一个坐在卫生间的马桶上思考人生。
    他盯着床上的人,慢慢的伸出手指,抚摸着她干燥的唇,熟透的小脸粗喘着呼吸,心脏跳的很快,他将手指插进了她的嘴里,眯着眼睛,模仿着性交的动作,来回抽插。
    睡梦中的人,竟然无意识的在舔着他的指尖,被调教出来的动作格外熟练,绕着指头旋转不停,手指抽插的速度也逐渐加快,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蓝舵几乎看的有些痴呆。
    “真淫荡啊。”
    都被调教成这个地步了,果然本性里的淫荡还是无处不在,真想把东西直接塞进她的嘴里,看看是不是睡着了,也能像舔手指一样吸的他这么爽。
    搅弄着她的口腔,口水已经流的到处都是,他实在忍不了了,将手指拔了出来,撑着床,脸便凑了上去,张开嘴巴含住她的樱桃红唇,舌头不断的侵入。
    捏住她的脸颊,迫使嘴巴成了O形,口水过渡进她的嘴里,搅拌的十分猖狂。
    吸着她的舌头,不停的往嘴中拉,红嫩的脸蛋,粗喘的呼吸,都妖娆不已,甚至能想象到她躺在他身下,用这副模样勾引着他。
    真可惜啊,那种放浪诱惑的动作恐怕是她一辈子都做不到的,都对他们害怕到谷底了。
    闭上眼睛,亲吻的陶醉,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已经逼近的人。
    衣领被拽,猛地向后一拉,衣服卡着喉结窒息,蓝舵惊恐的往后倒去,幸亏反应及时的扶着地板。
    “你他妈在干嘛!”郑毅满脸醋意的瞪着他。
    蓝舵撇了撇嘴,“你看不出来吗?我在亲她啊,就像王子亲吻沉睡的睡美人那样,说不定会被我吻醒呢。”
    恶心的比喻,让他直接用厌恶的眼光瞪着他。
    “她在发烧,不准动她。”
    “我都不介意她嘴里的病毒,你在这嚷嚷什么呢,还是说?”蓝舵站了起来,两个人不相上下的身高,平视的视线,调戏的看着他,“吃醋了?”
    面前的人竟然格外平静,甚至没有反驳他,拿着毛巾走过去给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
    “别不理我啊,她可不是你一个人的,要说多少次才懂,你不能因为你的占有欲就不能让我们动她,你想把她带走,我们可不愿意。”
    郑毅听得不耐烦了,甚至想伸脚踹他。
    “闭嘴!”
    “果然是吃醋啊,火气真大。”
    他笑了声,转身下楼。
    高烧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才终于转变成低烧,也醒了过来。
    依靠营养液输水的两天,让她本来就瘦弱的身子,变成了跟皮包骨一样,脸颊上的肉都凹陷下去了不少。
    看到周围站着的人,害怕的抖着身子哭了起来,拉着被子拼命的说对不起。
    “母狗错了,呜不要操母狗,求求主人了,求主人。”
    她甚至要跪在床上磕头,许辛直接吼了一声,“闭嘴吧你,给我躺那!”
    云苏苏眼眶汹涌的冒出眼泪,呜哇的一声,蜷缩着身子用手抱头,“不要打我,求求主人了不要打我!母狗知道错了。”
    “你吼什么?”蓝舵拧着眉头。
    他狼狈的坐在凳子上,一半脸上贴着创可贴,脖子上还缠绕上了纱布,一身伤痕,不都是为了她打出来的,能不气吗?他都快要气死了!
    郑毅坐在床边,另一只手还拿着碗,上前准备搂着她的脖子,“坐起来先吃点饭,你两天没吃东西了。”
    皮肤刚一接触到他手指尖的温度,云苏苏就疯了一样的挣扎,尖叫着又哭又吼,拼命的双手摆动着挣脱他。
    “不要!不要!不要打我,我错了不要打我!”
    郑毅皱了眉头,“没人打你!”
    他还没抓着她在空中飞舞的双手,一只手突然朝他袭来,啪的一声,扇到了他的脸上,脸被扇的歪了过去。
    许辛撑着头哦吼一声,“胆子挺大啊,看来是调教的不够。”
    另一只手里的碗啪嗒落在地上,脆弱的瓷碗摔成了碎片,里面滚烫的粥也洒了出来。
    已经神志不清疯狂挣扎的人,丝毫没有注意到他沉入谷底的脸色,还未发觉着危险的来临。
    --

高烧不止/睡意中舔弄手指的淫荡/舌吻/醋意/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