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在浴室被三人操/深喉吞精/插嫩穴菊穴/喝尿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跪在浴室被三人操/深喉吞精/插嫩穴菊穴/喝尿

      她被拉到了浴室,门外殴打声不断,震聋悦耳的令人害怕,可她面前的才是现在最应该害怕的,三个人分别脱下了裤子,她想尖叫的大哭,却任何声音都不出来。
    她眼泪往下不停的砸,拼命摇着头,甚至起身就要往后跑。
    “呵,还真是不知好歹啊。”
    季杜冷笑,两步就把她抓了过来,揪着她的头发往地上甩,在她腹部踹了一脚,看她疼痛窒息的脸色,痛苦捂住腹部,呼吸都提不上来。
    他却笑了,伸出脚往她脸上一踩,碾轧了两下。
    “这两天在这里过得舒服吗?嗯?”
    她说不出话,好难受,腹部好痛,脸也好痛,只有不停的哭。
    “我问你话呢!”他的脚用力往下压,谭岚抓住他的胳膊往后扯。
    “够了!”
    “郑毅把她抓过来的,你把气撒在她身上做什么!”
    季杜眯着眼睛,看见她倒在地上,伤痕累累的身子,他们弄得淤青,还没有下去,眯着眼睛,气出了怒火。〖
    “没什么,就是感觉很不爽,凭什么她就心甘情愿的能跟着郑毅走?那家伙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蓝舵拉住她的胳膊,揉着她红肿的脸,“要听话。”
    把她拉到了浴缸前,跪着,拍了拍浴缸边缘,“扶稳了。”
    她知道该来的还是要来,逃不掉的,即使她再难受,这些人也不会放过她。
    “呜……求求你们,轻点。”
    “呵,你乖乖的,当
    記住首發網阯HаiτаΝGsんひωひ(海棠書屋).℃OM然会轻点。”季杜拍着她的脸。
    没有任何的润滑,强行挤入的撕裂,让她瞬间崩溃。
    云苏苏昂起头,张大嘴巴惊呼不出来,却看到蓝舵踏入了浴缸中,慢慢的蹲了下来,面前就是他挺直的巨物,正直直的对准她的脸。
    一边抚摸着她的头,笑容很是令人颤抖。
    “不想让我动粗的话,就乖乖自己含住。”
    她知道他们的脾气,即便表现出来的再温柔,暴戾的性子也不会改变,张大了嘴巴,收住牙齿,舌头舔转在龟头中,往下慢慢吞去。
    “嘶,嘴巴好骚,喉咙是又骚又紧啊。”
    舒爽的往后一仰,靠在了浴缸边缘,她的嫩穴里插着季杜的肉棒,只有一个位置还闲着了。
    谭岚的手指抚摸到她的菊穴口,轻声一笑,“可要忍住了,这里也好久没操了,不知道是不是比原来的还要紧。”
    云苏苏惊恐的双眼随着变大,她永远都忘不掉插入身后菊穴中的疼痛,呜呜的摇头,即便嘴里含着巨大的东西,也能听出来她的反抗。
    谭岚无视了,撸硬起棒身,龟头顶在十分小巧的菊穴上,那小小的东西,闭合的十分紧,都看不到一丝洞,随着他挺身往里面顶去,紧致的菊穴开始往两边扩张。
    对她而言,是种撕扯开身体的疼痛。
    “呜,呜呜!唔唔唔!”
    “闭嘴!”
    蓝舵揪起她的头发,恶狠狠的警告,“给我老老实实的好好舔,少动那些歪心思,操你有反抗的余地吗?”
    没有,没有……她知道没有,可是还是好痛啊,真的好痛!
    用来排泄的地方竟然被强硬的往里塞入,那么粗大的肉棒,顶着她的肠子,一种异物的排斥感,想要拼命的把它挤出去,却又不敢用力。
    随着他的插入,季杜日着她的穴也吸了口冷气。
    “啊越来越紧了,操!你这骚逼真不是盖的啊,这么疼还夹的这么紧,不就是迎合着想被操吗?看看你多贪吃,一个人吃三个肉棒,还不够满足你呢?”
    蓝舵摁住她的头,鸡巴往她食管里面插进去了,她窒息的脸色涨红,眼睛快翻上了天,甚至刚才吃的饭都要全部吐出来,男人却跟她的反应截然相反,舒爽的眯起眼睛。
    “喉咙好紧,真骚啊,想不想吃精液了?这几天郑毅有没有让你吃,嗯?”
    他将肉棒扒出来听她的回答。
    “说话!”
    云苏苏拼命地咳嗽着,眼泪奔流下,昂着头啊啊的求饶,“有……有啊,慢一点,呜呜求求你们了,我好痛,母狗真的好痛啊,要裂开了,撕裂开了!”
    蓝舵重新把肉棒给插进去,堵住她嘴里的话,邪肆一笑,“既然都吃过他的了,那等一下也要把我们的全部吃进去,好好给你补充一下营养,两天没吃到我们的精液,肯定想死了吧。”
    身后的两个人默契地发出笑声,她神志不清地随着他们的晃动,身子胡乱摇摆着。
    耳边好像又听到了门外传来的殴打声,辱骂声,可她已经听不清是谁的声音了。
    好痛苦,如果能一死了之也不错,身子痛的不行了,肚子胀的快要破掉。
    菊穴根本没有一丝的润滑,肠子出于本能保护分泌出来液体,她的身子已经沦为他们的玩物。
    不知道究竟操了她多长时间,舌头已经麻木的不能动了,全靠着喉咙帮他夹紧。
    直到嘴里面被喷射出大量浓稠的精液,才逐渐换回她的理智,蓝舵摁着她的脑袋命令。
    “吞下去!”
    没有一丝的犹豫,她咕咚两声全部咽下,又急忙伸出舌头给他舔干净。
    “真乖啊,小母狗,想不想喝尿?”
    眼睛哭的红肿,双手扶着浴缸,边缘都在颤抖,她满脸都在说不想,可却只能硬着头皮点头,哭腔的声音说着讨好他的话。
    “想,想,要喝主人的尿,求求主人赏给母狗。”
    “当然可以满足你,嘴巴张大了。”
    温热的尿液灌了她一嘴,甚至有些故意打在她的脸上,看着她眼睛被打湿的闭上,吞咽着他的尿,内心充实感相当满足。
    啪啪声回响在空寂的浴室,身后的两个人也分别要射了出来,抓过她的头发,纷纷插进她的嘴里,让她一滴不漏的咽下去。
    “真乖啊母狗,嘴巴骚的跟个精桶一样,专门用来喝男人精液的,你这胃里怕是已经怀了不少的孩子吧?”
    季杜狞笑着嘲讽,云苏苏哭的力气都没了,抓住她的头发松开,她整个人趴在了地上,身子疼痛又害怕的抽搐起来,凌虐完后的奄奄一息。
    门外的殴打声也停止了,戛然而止的安静。
    突然,浴室门被打开,就在以为许辛要来发泄的时候,看到的却是郑毅那张狼狈不堪的脸。
    一个眼睛被打成红肿的凸起,鼻血不断的往下流,嘴角裂开,一半脸的颧骨高高翘起,甚至衣服也被打的破烂不堪,裸露出来的皮肤上都是青紫的痕迹,可想而知,打斗的激烈。
    他粗鲁的喘着呼吸,扶着门框,眼睛看向倒在地上抽搐的人,歪歪扭扭的走了过去。
    季杜挑眉,“呦,你赢了啊。”
    可他似乎是高兴的太早,紧接着,迎面上来就是一拳。
    打死都没料到的人,硬生生的挨了一拳,眼睛瞬间疼的跺脚。
    “我靠你他妈疯了!”
    谭岚抓住季杜的衣领,对着他说道,“郑毅,你该冷静冷静了,不会真爱上她了吧?你觉得,她能接受你吗?”
    站在原地的他身子歪斜,却看着地上昏迷的人,嘴角自嘲的一勾。
    --

跪在浴室被三人操/深喉吞精/插嫩穴菊穴/喝尿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