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吃饭边操/讨好勾引/狼吞虎咽的饥饿/浴缸中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边吃饭边操/讨好勾引/狼吞虎咽的饥饿/浴缸中

      他速度放慢,干脆停着不动了,让她好好吃饭,下面夹紧着他的东西,云苏苏不断的收缩着小穴,完全是情不自禁,却把他给夹的相当难受。
    “嘶,骚逼就这么想让人操吗?”
    她吞咽着大块的肉,坐在他的腿上晃动起了臀部,故意说着淫荡的话,“主人操我,操我啊,求求你快点操我,呜母狗的骚逼想要舒服,要舒服嗯啊。”
    郑毅抽了一巴掌她的屁股,“这可是你故意勾引我的,不操你简直对不起你这骚逼!”
    他提着她的臀部往上撞击着,粗长的肉棒快顶到她的胃里,云苏苏嗯嗯哇哇的叫了起来,嘴里面都喷出来不少的饭菜,她肚子涨起来,淫水不断的往外流。
    “嗯好舒服,啊好爽主人,操死我,操死我啊!嗯嗯……”
    坐在他身上上下下晃荡,胸前两个乳房上下抖动起来,在空中飞舞着,要是里面有奶水,必定会四处乱溅,她扶着桌子嗯呀的尖叫着。
    敏感的身子被他顶了几十下便高潮了,郑毅笑着掐住她的阴蒂,拉扯一下。
    “你这身子被调教的可真骚啊,插了没几下就大发淫水,真不愧是任人操贱的母狗。”
    她含泪摇着头嗯呀着,“只给主人操,主人把我不要把我给别人操,求求主人……嗯骚逼,只想被主人操啊。”
    高潮过后的余温,让她身子软弱无力地趴在餐桌上,淫水堵满了肚子,而身后的人并不停下,反而操的越来越用力,顶的肚子里的水咕噜咕噜作响。
    她看着饭桌上面前还没吃完的饭菜,连筷子都用不上了,双手抓着往自己的嘴里塞,拼命咀嚼,生怕这些菜待会吃不上就被夺走。
    肚子已经很饱了,甚至他的东西还插在
    記住首發網阯HаiτаΝGsんひωひ(海棠書屋).℃OM下面,可她偏偏就是不知道饥饿,一个劲儿的往嘴里吃,米饭噎在喉咙里,郑毅往她花心上一插,搂住她的腰往下坐,几乎是直接顶到了紧致的子宫口里。
    “啊咳!”
    喉咙中的米饭喷了出来,她眼泪流的到处都是,依然扒拉着饭就往自己的嘴里塞,双手上沾满油水。
    郑毅愣了一下,揪着她的头发往后仰,这才看清她在干什么,怒吼一声,“你他妈是几辈子没吃过饭?老子有说不让你吃吗!你想把自己撑死是不是?”
    被他吼得大哭起来,云苏苏呜呜的摇头,嘴中塞满了食物,两颊鼓了起来,“要吃……要吃饭,主人们不给我吃,呜母狗不想喝尿,想吃饭。”
    “我他妈给你饭吃!你的主人只有我,这些不准给我吃了!”
    他把她抱了起来,转身就往一楼的浴室走,肉棒还插在她的子宫口,顶着她疼痛,随着走路步伐的一插一抽,淫水流到郑毅的大腿上,从两个人的交合处不断往下滴落。
    “把嘴里的东西给我吐出来!”
    他命令着,即使再想吃下去,也不敢违背他的命令,张大嘴巴吐到了马桶里,郑毅拍着她的背,用杯子接来了一杯水让她漱口,谁知道她直接把自来水给咽了下去。
    郑毅怒吼着扣着她的喉咙,“谁让你喝那水,都给我吐出来!那水不是让你喝,是让你漱口的!”
    云苏苏被掰开张大嘴巴,他修长的手指往喉咙里戳去,看见他可怕的神情哭着,“母狗太渴了,呜对不起主人,母狗渴了呜呜。”
    哭的满脸都是眼泪,郑毅就是想生气,也气不起来了,这些不都是他们调教给她的吗?罪魁祸首还是他们,哪有资格生气。
    他忍下情绪,“等会就给你水喝!那水不是用来喝的,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主人。”
    他抱着她坐到了浴缸里,拿来花洒给她洗脸,自始至终两个人的交合处就没有分开过,大肉棒仍然紧紧的插在她的蜜穴之中。
    脸洗干净了,就该洗身子了,浴缸里慢慢开始放水,郑毅挤着沐浴露往她柔软身上抹去,云苏苏不停地扭动着臀部,想要进行身下的活塞运动。
    郑毅看出了她的目的,往身后的浴缸上一靠,“既然这么想被操,那你就自己动,鸡巴只要插到你骚逼里就开始发浪,你这骚穴刚才在高潮过,又想要了?”
    “嗯……想,想哈。”
    她开始扭动着身子,疯狂的往下坐,胳膊撑着浴缸边缘,提起臀部,又狠狠地往下一坠,整个重量跌坐在他的身上,爽的男人倒吸一口冷气。
    “嘶,这么紧,子宫又骚的想吃精液了?”
    一边流泪,一边点头,“想吃,想吃啊,大肉棒顶到子宫口了嗯,好舒服,插进去了,请主人把精液射到母狗的子宫呜,子宫好想吃。”
    深情的双眸桃花眼眯起,他攀着浴缸坐直身子,一手抓住她胸前的奶子重重一捏,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往她嘴巴里插去,磁性的低音炮声在她耳边咬合着。
    “这么想吃精液,要是在肚子里怀孕了怎么办?就不怕生个孩子出来吗?”
    “啊主人的孩子,母狗给主人生孩子啊,让主人操大肚子嗯,流奶水给主人喝,求主人射精给母狗。”
    她的嘴里还含着他的食指,声音含糊不清,却让他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得让他压低了眉头。
    “今天是怎么了?以前可不是这样的,还是说已经被调教发浪到这种地步了?”
    但凡是提到怀孕的字眼,她都会激烈的反抗挣扎,要么是哭,要么是摇头说不要,哪会像现在这样迎合着他?
    云苏苏舔着嘴里的手指,口水不断的往下流,红润着小脸,娇娆喘声不断。
    “求主人,别把我给别人操,就给主人生孩子嗯,母狗只想让主人操啊。”
    她拼命地晃动着臀部,磨的肉棒在她骚逼里面硬的越来越难受。
    郑毅从鼻腔中发出一声闷哼。
    “满足你。”
    浴缸中的水渐渐被灌满到脖子上,郑毅换了个姿势,让她跪在浴缸里,头刚好能浮出水面,他则跪在她的身后,开始猛操,两个人激烈的动作,让浴缸里灌满的水涌入下去。
    “啊……好棒,主人好大啊,水,水灌进骚逼里了,好多,好胀嗯啊!”
    他的抽插太猛,带动着浴缸里的水,啪啪声不断,随着他的抽插,往她扩大的骚逼里面灌入,顶着狭窄的阴道流进子宫里,肚子里面全是被灌进来的水,而他的肉棒在里面,爽的不行。
    “真她妈的紧啊!全是水,可真湿,你不就是想这样被我操吗?操不死你,浪货!被这么多人操过的骚逼还这么紧,怎么就没把你的骚逼给捅烂!”
    “呜……呜太快了,啊,骚逼只给主人操,主人捅坏母狗的骚逼吧…啊,啊嗯。”
    泪湿的脸上沉沦下欲望,逐渐深陷于情欲的泥潭中,她把所有的自尊抛在了脑后,发浪求着他,不要给别的男人操,什么都做的出来,只要不回那个地狱般的噩梦里。
    --

边吃饭边操/讨好勾引/狼吞虎咽的饥饿/浴缸中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