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的噩梦/试图挣扎逃脱惨遭暴力/威胁抽鞭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绝望的噩梦/试图挣扎逃脱惨遭暴力/威胁抽鞭

      她目睹了残忍的一幕,亲眼看着他们是怎么把他给踹成性残废,男人瞪大眼睛,眼球都要凸出来,好像一个活死人,被踩着嘴巴叫不出一声,只能发出唔唔的痛苦声。
    云苏苏觉得这是个噩梦,她一边哭着一边往后爬,害怕的看着他们的暴力。
    察觉到她的动作后,五个男人同时默契的停下动作,朝她转过头,即使是在白天,也掩盖不住他们身上散发阴冷寒气。
    他们不是一路人,永远都不可能会是,可偏偏要伸出魔爪的将她带入地狱,她觉得自己受尽羞辱,崩溃的大哭出来。
    “呦,小母狗看样子是害怕了啊,那行吧,放过他了。”
    许辛踩着那男人的脸,幽幽一笑,“你真以为会让你白白看活春宫呢?这回是你这辈子最后看的一场,以后这里,可没办法做人了哦。”
    耳边随来传来一声轻笑,而他却疼的已经昏了过去,许辛抱起地上不停哭着的人,搂在怀里,一副温柔的轻拍着她的脸。
    “哭什么?让你受委屈了?”
    她哭的声音却反而越来越大,刺耳的焦躁人心,下一秒就见他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
    “嘴巴给我闭上!别觉得给你脸了,再哭接着操。”
    可她的眼泪止不住,喉咙嚎叫的发出大哭声,如此一样的绝望,许辛掐着她的脖子咬牙,“老子让你闭嘴没听懂!”
    郑毅走过来钳住他的手腕,“把手给我拿开!”
    “呦,你还敢命令我?信不信我直接掐死她!”
    “你他妈别逼我!”
    眼看两个人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蓝舵走过去,拽住她细嫩的胳膊,直接将她拉了过来。
    “吵架归吵架,拿她威胁算什么事?当我们几个不存在了?”
    蓝舵撑着她的小腿抱起,把她抱在怀里,“该回去了。”
    云苏苏把脸埋在他胸膛中,哆嗦着身子不停的哭着,膝盖上跪在土地满是灰尘,头发上也粘着杂草,狼狈的发丝乱糟糟的成了一团。
    “呜……我要回家,我想回家,回家……”她喃喃自语的说着,明知道他们不会同意,依然扯着哭哑的喉咙。
    蓝舵捏着她的小脸,表面笑着,“小苏苏可不要觉得我不会生气,就在我怀里耍赖皮,你应该知道我们最不想听的都是什么话,真惹我不高兴了,受苦的还是你自己哦。”
    她打着哆嗦哭的呼吸乱成一团糟,蓝舵低下头,趴在她的耳边。
    “别忘了你妈妈还在我手里,我故意让她在公司坐上了设计师总监的位置,现在应该正是沉迷于权利和金钱的时候。”
    人性,经不起考验,可也会崩溃。
    她的眼泪从游乐场出来后就没停过,回到别墅后,刚把人放下来,她便一边哭着一边往角落里爬,甚至攀着窗户想要爬出去。
    这一举动直接惹恼了蓝舵,拿起一旁的鞭子,三两步的走过去,扬起鞭子往她小腿上狠的一抽。
    “啊!”
    她跪在地上,蓝舵扔下手里的东西,把窗户给关紧关严实,低头冷漠无情的脸看着她,“你想跑?”
    她害怕放大声音大哭,爬着往门口走,结果那四个人全进来了,摇着头的可惜。
    “看来母狗又不听话了,三番两次的想逃走呢,真不知道到底是谁给你的脸,非要教训一下你才满意对吗?”
    她呜哇一声摇头,后退着往床角缩,一个男人她都反抗,不过更不要说五个。
    “我不要被操了,我要回家,呜呜……呜啊我要回家!放过我,你们放过我!”
    “啧,怎么还是学不乖呢。”
    季杜捡起了地上的皮带,直接往她身上抽打下去。
    ‘唰’冰冷的皮带划过空气重重的扇在她的头上。
    云苏苏抱住自己的头蹲在床脚,疼的哭声哀嚎不止,鼻涕不断往下流着吃进嘴里,喉咙的叫声都快扯烂了。
    “放过我,放过我啊!救命,呜呜你们放过我吧……我什么都没做错,我什么都没做,呜……呜呜啊,让我回家,我要回家!”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弯着腰抱着自己的头,横冲直撞,准备冲到门口。
    许辛抬起脚就是一踹,力气少说也用了七成足,直接把她踹到了床头的柱子上,脑袋重的闷磕上去。
    云苏苏捂住自己的腹部伸出手求救,呼吸难以忍受的提不上来气,脑袋疼的眼泪涌出,眼睁睁的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一脚踩在她的手背上。
    “啊!”
    许辛蹲下来,非常不温柔的拉着她的头发,抬起头。
    “你什么都没做错?你做的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想逃走!懂吗?”
    指缝拽着她的头发,疯狂的往后撕扯,头皮就要被扯烂,她绝望的瞪大眼睛,整个面部都跟随着头皮的扯动往上提起,喉咙中竟然绝望的发不出一丝叫声。
    谁来救救她……救救她。
    “我问你懂吗!”
    震聋欲耳的吼声,暴怒在整个房间。
    她快要翻了白眼,嘴巴张大,模糊不堪的语言从她嘴里急忙吐出来。
    “懂了……懂了呃…”
    眼睛别提瞪的有多大了,就如同临死前的征兆。
    身后传来脚步声,抬起脚,郑毅大力踢开他的手腕,抓着云苏苏的胳膊提起来抱在怀里,一手插兜冷漠的直视着许辛。
    “你想弄死她是吗?”
    他噗嗤的乐了,翻身直接坐在了地上,抬头看着他,摸了摸鼻子。
    “我想弄死她?你又给这当什么菩萨呢?怎么当初你强奸她的时候也没见你有多正义啊,现在,你反过来想搞我?不觉得有点太自大了吗!”
    他却不吭声了,抱着云苏苏就要出去,身后的人突然滕然而起,一声怒吼。
    “你今天给我一个答复,要么就给我滚!”
    他转过头,朝他迎面上来的便是一拳,摁住怀中人的脑袋紧紧搂住,硬生生正面受了这一拳。
    鼻酸脸痛,整个五官都狰狞到了一块,往后退了两步,低着头,血液从鼻子里往下开始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你他妈疯了许辛!”谭岚大吼着过来拉住他,他却一把甩开。
    “我疯了?你哪只眼睛看着我疯了?郑毅,我忍你很久了,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要么就给我自始至终的强奸她,要么出局!你给这装他妈的好人啊!”
    他一步步往后倒退着,撞到身后的柜子,抱住她的手使不上力气,云苏苏惊吓的抓住他胸前的衣服,使劲的往他怀里缩。
    许辛把这一幕看在眼里,从细微的哼笑声,笑的声音越来越大。
    “可以,可以!你洗白的很成功啊,我他妈今天就不信打不死你!”
    “许辛!”季杜冲上来,两个人摁住他的身子往后退着。
    谭岚抓住他的衣领,顶住他准备向前的身子,咬牙启齿,“你给我冷静点!再打下去你也滚!”
    記住首發網阯HаiτаΝGsんひωひ(海棠書屋).℃OM
    --

绝望的噩梦/试图挣扎逃脱惨遭暴力/威胁抽鞭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