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奴的自述/骚逼里塞葡萄/淫水泡软不能夹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一位奴的自述/骚逼里塞葡萄/淫水泡软不能夹

      云苏苏被拉去了书房里,还有那个奴也跟了上来,许辛握住门把眯起眼睛。
    “跟你的同伴好好玩。”
    他关上了门,腿软的跪趴在地上,那奴突然绕到她的身后看着她红肿的穴。
    “你被操的很严重,涂过药明天就能好了。”
    她急忙爬起来躲开她的视线,“你……会说话?”
    她也是的女生,长的很普通,算不上有多好看,齐耳的短发被剪的很整齐,爬过来凑到她的面前笑。
    “你可以叫我可奴,奴在主人面前是不能说人话,除非主人吩咐,可很显然我的主人并不喜欢我说话,他比较爱我像条狗一样跪在他面前汪汪叫。”
    云苏苏听着她口中的一番话觉得好不可思议,甚至是害怕的想往后躲,感觉她才是被操控丧失欲望的奴隶,好可怕,她并不想融入进这个圈子中。
    “你怕我?”可奴笑着朝她爬过去,“你看起来好胆小,为什么这么胆小的你会沦为那五个男人的性欲机器呢?也许是因为你太过听话,好调教了吧。”
    她自问自答着,冲她眯眼一笑,“你真是太胆小了,要是我,也会第一选择你做奴,连反抗都不敢啊。”
    她一步步的往前爬,云苏苏甚至想站起来跑,结果被她猛地扑上来摁倒在地上。
    “不要,放开我!”
    她在笑,眼中很高兴,“你真好欺负啊,我都想欺负你了,好可爱。”
    “呜你放开我……”
    云苏苏被摁着胳膊,光裸的身子毫无隐私的被她看的通透,想要捂住胸口觉得好难受。
    可奴低下头,张嘴舔住了她的奶头,含在嘴里用舌头灵活的来回舔舐,吸的啧啧做响,奶头在她嘴里硬了起来,可爱的不行,整张脸埋进了她的胸前。
    “呜不要,不要!”
    她尖叫着踢着双腿,用尽全身力气,连她也快压不住了,可奴松开了她,云苏苏捂住胸口往后退,羞愤的红了眼睛。
    她笑了起来,“你可真是可爱啊,只是可惜,高潮的时候看不到你的脸,也想看看你淫乱的样子。”
    好过分,好过分!
    云苏苏想要出去,才发现书房的门被锁上了,她躲在门后抱着自己,目光警惕的看着她,仿佛在警告着不要过来一样。
    “呐,你的身子真的好好看,能告诉我你怎么保养的吗?”
    她抱着自己不吭声,可奴眯着眼笑,“不说的话,我就扑过去了哦。”
    “没……没保养过,我没保养。”
    “没保养下面的穴为什么这么粉嫩啊,还没有毛发,难不成天生是这样吗?”
    她闷嗯一声,羞耻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
    可奴一副羡慕,“我也想要,别看我这样,其实下面已经做过好几次手术了,都是根据主人的喜好做的。”
    她笑着慢慢往她身边爬过去,垂下来的胸部很大,才发现乳头上穿刺的挂着银色的环,咖啡色的乳晕晕染的很开,只听她说道。
    “我的主人是个处女控,他特别享受给人破处的感觉,所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让我去做一次处女膜修复,到现在我已经做过无数次了,里面都开始要操烂掉了,如果不是我口技好,主人恐怕早就把我扔掉了。”
    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跟她说这样的事情,她不想听,也根本听不下去,只觉得好恶心,为什么会有这么变态的人存在。
    “你别过来……别过来。”
    就在这时,门开了,可奴停住了步伐。
    郑毅进来往门后看了一眼,不出所料的看她瑟瑟发抖的躲在那里,把她抱了起来,对那奴说道。
    “你的主子要走了,快点过去。”
    云苏苏缩到他怀里不敢抬头,被他抱到了卧室。
    几个人都在卧室里面,郑毅把她放在了地上,许辛坐在一旁的凳子上吃着手边的果盘,剥着橘子冲她招手,“过来。”
    她只是身子僵硬了一秒,便朝他的爬过去,许辛抬起她的下巴,在她口中喂了个橘子,甜甜的味道在她嘴中蔓延开来。
    “好吃吗?”
    “好吃。”
    “转过去,把屁股对着我。”
    她照做,阴唇被他的手指顶开,好像被塞进去了什么冰冰凉凉的东西,他拍着她的屁股命令放松。
    云苏苏尽量放松小穴,越来越感觉东西不对劲,软软的还是圆的,她这才突然想起那盘果盘里有葡萄。
    “好好给我夹着不准烂掉!也不准掉地上,敢掉下来就打你一巴掌。”
    又不能用力,又要夹紧,她崩溃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生怕一用力,脆弱的葡萄就化成了一滩紫水。
    谭岚过来了,在他的面前蹲下伸出手指,挑逗着她的乳头,葡萄连续被塞进去了六个,才堵满整个小穴,许辛拍着她的屁股
    “骚逼还挺能吃的,好好坚持,等你什么时候用淫水把这葡萄给泡软了,什么时候拿出来。”
    面前的人掐住她的奶头笑,“这可是那个男人给我们的调教花招,不过看起来,你还挺受用的。”
    她呜的一声,闭上眼睛,拼命忍着,让自己不去想身下的东西,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在胸前,可即便她不去想,他们还是想尽办法的折腾她。
    蓝舵拿来了乳夹,夹在她的乳头上,云苏苏下意识的就想连带着阴道也夹紧,排斥里面的异物,想放松都难。
    “求求主人……不要折腾母狗了,会夹烂的。”
    “夹烂什么?”蓝舵问。
    “葡…葡萄。”
    “用什么夹烂?”
    “呜阴道。”
    谭岚在她垂下来的奶子上轻扇一巴掌,“再说。”
    “啊……骚逼,用骚逼夹烂啊,不要打了主人,母狗受不了呜呜呜。”
    她真的害怕惩罚,不停的求饶哭着,季杜邪笑着往她屁股上一拍,反应激烈的闪躲尖叫,几个人笑了。
    “这么怕夹烂啊?那你下面流水了吗?要把葡萄用淫水泡软给我们吃才行啊。”
    “呜呜母狗在流水,主人不要打母狗。”
    云苏苏红涩着眼眶求饶,软软的小脸上尽是难受不已的绝望,谭岚抚摸着这张惹人可爱的小脸。
    “快点流水才行啊,流不出水我们的得帮你才是,奶子撅起来,让我们扇。”
    她摇着头绝望的往后退,身后就是许辛,踢了一脚她的屁股,“还不快点照做!”
    “呜……呜呜。”
    她的目光甚至求救的抬头看向郑毅,只见他坐在一旁的凳子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一切,打量着一个宠物的眼神,让她心生绝望。
    記住首發網阯HаiτаΝGsんひωひ(海棠書屋).℃OM
    --

一位奴的自述/骚逼里塞葡萄/淫水泡软不能夹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