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辱/抱出来一边操一边涂药/放浪勾引着操她

五原罪 作者:魏承泽

羞辱/抱出来一边操一边涂药/放浪勾引着操她

      云苏苏伤痕累累的跪在地上,撑着胳膊往前爬,痛哭的摇头,“放过我,放过我……真的好痛,你们放过我。”
    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里,好痛啊,看着面前地下室的大门,用尽全身力气往那里爬去,朝着铁门伸出一只小手。
    站在门口的蓝舵,抬起脚将她的手踩了下去,力道不足以让她喊疼,却让她更强烈的挣扎。
    许辛收拾好身后的铁链,回过头来冷视着她。
    “母狗,你还想爬去哪呢?给你脸了吗?”
    对他害怕过度,只是听到声音,人还没走过来就哇哇的啼哭出声,尖锐的声音像是一种防备,她毫无尊严的身体被他们当做玩具一样对待,残破不堪。
    谭岚先过来,抓起她的头发往上抬起,对她笑,“你乖一点就不打你了,怎么学不乖呢,张开腿勾引着操你会不会?”
    那笑容对她来说好可怕,云苏苏眼泪鼻涕混合在一块,闪躲着要躲避开。
    “把她腿掰开。”许辛拉下裤子,准备好好给她一个教训。
    “我不要啊,救命!救命!”
    嘶哑的喊叫扯破喉咙,她拼命挣扎着,谭岚摁住她的双手,用膝盖压住一条腿,强硬拉开。
    许辛笑的肆意,走过去用脚轻踢了一下她红肿的骚穴,看她痛的扬起脖子,就觉得是在勾引。
    “救命……救命。”
    眼中的泪水续满的已经看不清了,地下室的门突然被用力一踹,门口的蓝舵急忙回头看去,外面的大门锁被打开。
    郑毅踢着门踹开,手中拿着钥匙,冷笑,“你们可以啊,把人藏到这种地方,白白找了这么长时间呢。”
    “你又想来违反约定?”
    “想多了,我只是把她带回去休息一下。”
    郑毅抱起地上血痕累累的人,冷漠的视线无一例外的环扫着他们。
    “想把我踢出局,想都别想,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为了个女人打架。”
    云苏苏奄奄一息的呼吸着更自珯吖移,脆弱不堪的身子被折腾的抬不起一根手指,躺在他的怀里却被身子里的药折磨疯了,呜咽的哭着试图想得到什么。
    郑毅把她放到了床上,拿来抹布给她清理着身上的污渍,蹲下来擦药。
    她一直很不老实,抓着他的手腕哭哑,“主人,操我,操操我,要吃主人的肉棒,想吃,我好想吃。”
    要是平常她躲还来不及,哪会说这些荤话。
    知道是身体中药起的作用,他低着头继续给她处理伤口,摁住她的手腕。
    “别乱动。”
    她哭了出来,拼命折腾着身子想要靠近他,郑毅颇有无奈,揉着她的额头,“乖一点,让我给你涂药。”
    “呜主人,主人。”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他的温柔,似乎她更依赖这种情绪,撑起身子,用手环绕住他的脖子,整个柔软的奶子压在他的胸前,抽噎的颤抖着。
    “要主人操我,求求主人操我。”
    記住首發網阯HаiτаΝGsんひωひ(海棠書屋).℃OM 她的腿缠绕住他的腰身,郑毅把手往下伸去,摸到了红肿的小穴,指尖轻轻插进,过分温和的口音在她耳边询问。
    “流水了吗?”
    身子随着一抖,插在穴里面的指尖触碰到了一丝湿润。
    “真是个小淫娃。”
    他解开了裤子,一只手抬起她的屁股,撸动着肉棒逐渐硬起来,把她阴唇掰开,一寸寸的往他肉棒上坐下去。
    云苏苏仰着头,娇娆的眯着眼睛,下面似乎是终于被完美的性器填满重叠。
    “好舒服,啊主人,好大,肉棒插的好舒服嗯,好舒服啊!”
    她的阴道夹的很死,郑毅摁住她的腰直接往下一压,粗长的肉棒捅入子宫。
    “嗯啊!”
    过分刺激的淫意声,让他别提有多想狠狠的操她了。
    “我要给你抹药,你乖一点,别再乱动了。”
    郑毅把她放平在床上,自己站在床边,下身还连接着交合,拿起一旁的药膏涂抹在她的胸前。
    情意迷乱的人只感觉的到舒服,抬起头来眯着眼睛看他温柔的动作,挺起奶子更加用力的送到他手中。
    “好舒服主人,嗯下面好大,快插我啊,插我,爽死我嗯。”
    他额头青筋一跳,眼看着她要挣扎起身,急忙将肉棒抽出来,再往里一顶。
    “啊嗯!”
    云苏苏舒服的不行,一只手摸在鼓起的腹部上,脸上洋溢着过分幸福的笑,“主人好大,肚子被插起来了,顶的好舒服啊,好爽。”
    郑毅拉开她的手,“别碰,那里是伤口,等会儿再插你,现在乖一点知道吗?”
    “不嗯,现在插我,操我啊,骚逼好痒,想被主人的大肉棒磨,求求主人快点插我。”
    郑毅忍得都快要发疯了,指尖沾着冰凉的药膏往她鼓起的腹部上涂抹药膏,上面凸起的形状都是他的,恶意的往下压了压,阴道
    实在是紧的过分,他都快忍不住要射出来了。
    “别乱动,再动打你了!”他威胁着,却没想到她变本加厉的扭动着身子,一个沉迷在性爱中放荡淫乱的人,呻吟着求他。
    “主人扇我,扇我奶子啊,给主人打,操我,快用力操我,小骚逼好想被主人操,快点,快点嗯啊。”
    他涂药的手劲都加重了,臀部挪动着往里一顶,几声娇娆的娇喘,郑毅受不了的扔下药膏,抬起她的双腿狠狠往里抽插了十几下。
    最深入的宫交让她发了疯的淫叫,刺激的淫水大流,下面发了洪水,灼热的木棍子往她逼里面倒插,啪啪混合着水声,淫水落的满地都是。
    “好大,好爽嗯……啊,爽啊,主人好爽,太快了啊……嗯嗯救救我,骚逼……爽啊。”
    郑毅抬起她一条腿弯曲,拽住她的胳膊直接把她平反转过来,逼里的肉棒绞尽磨了两下,她刺耳淫荡的尖叫着。
    “让我看看你的背有没有受伤,给你涂药呢,老实点。”
    再正经不过的话,下面却狠插着粗大的肉棒,云苏苏直接跪在了床上,等他停下不动后,自己挪动着白嫩嫩的屁股一前一后的插着淫穴的肉棒。
    “啊好舒服,主人,好舒服啊,快插死母狗,母狗要爽死啦,啊嗯舒服。”
    她闭着眼睛享受着自己的抽插,胸前的奶子甩了起来,郑毅低头看去,她的阴唇已经红肿的不像话了,红嫩的就快要流血一样,依然激烈的自己晃动着屁股要插。
    “嘶……真是一天都离不开男人啊,逼里面什么做的,快把老子给夹射了,骚货。”
    “嗯……是,是给主人量身定做的骚穴啊,生来就是给主人操的,快,操我……啊,好快,主人啊啊啊……好舒服,顶进去了…嗯…啊子宫,顶进子宫去了……”
    无人问津的药膏躺在一旁再也不管了,郑毅掰着她的屁股就往里面暴操着,被她勾引全身都死心塌地的想要日死她。
    “骚狗,插死你,大肉棒来给你逼止痒,顶死你!”
    --

羞辱/抱出来一边操一边涂药/放浪勾引着操她

- 肉文屋 http://www.womeikan.com